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二重境(中)

04

忍足炯炯有神的看着迹部去掰凳子腿,觉得自己没那个技术,于是乖乖去翻柜子和抽屉。然而他遗憾的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破盒子。

没有工具,迹部当然也没有点亮徒手拆工具的技能。于是刚刚打开那个盒子准备看里面是什么的忍足眼睁睁看着迹部举起那个椅子掂量了一下重量,然后走到了门后。

“呃,”虽然知道这是局势所逼,可是迹部提着个凳子这个画面还是有说不出来的搞笑。“我说……”

“?”迹部歪了歪头,不解的看他。

算了,忍足随手把从盒子里拆出来的那盘磁带装进兜里,也掂了把凳子,站到了门后。“这些柜子怎么办?等他撞开?还是我们自己挪开?”

迹部短暂的犹豫了一下。等他撞开不知道要等多久。挪开的话,万一前脚挪开,门外面那个东西就撞进来,根本来不及还手。

忍足挑了挑眉,“我们有两个人。这样吧,”他指了指门口,“我们挪开一部分桌柜,你躲在门后,等它朝我扑过来的时候就从身后狠狠的打它。”

虽然这个设想很粗糙,但也只能这样了 。迹部想了想,冲忍足抬了抬下巴,“我们换个位置。”

忍足眼底闪过浓浓的促狭,“想好啊?这里可是正对着那个东西的。至于它的长相,你还记得我们刚刚从窗外看到的楼下那群仿佛发霉了的肉的鬼吗?你确定你有心理准备?更何况,”看着迹部正准备点头,他接着补充,“万一他要是还有智商的话,左边更危险。”

“……”一个到处都是漏洞、实质核心是随机应变的计划,迹部一时有些为难。

“别想了。”忍足注意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没时间了。”

摸清它撞门的频率,他俩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把柜子挪开一部分。然后迅速回到自己计划中的位置。

一,二,三……

两个人盯着那个岌岌可危的门框,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里的凳子。

数到八的时候,那个在撞门的东西由于力道过大扑进屋里的时候一个踉跄没站稳。

迹部从身后一板凳狠狠的砸了下来。力道、时机都把握的无懈可击,忍足也补上一板凳。随即根本不等看清那个东西的长相,迹部拽起忍足侑士就开始往楼道里跑。

但他们都忽略了一件事。刚刚他们之所以会进到那个奇怪的房间,是因为突然响起来一阵铃声,周围的门不明来由的都被推了开来。

此时,走廊上的他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像是普通的初中生单纯的聚在一起聊天,但是明显辨认不出原貌的长相非常直白的阐明了他们的身份。

所有鬼的目光一下子聚集到身上的感觉让人头皮发麻。但迹部没来得及有过多的犹豫,甚至没有分出来一丝注意力给那些东西。身后那个体貌健壮的东西已经追了过来,他攥紧忍足的手腕,在走廊中跑的飞快。

他们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关心这些走廊上年龄幼小的鬼,但并不意味着他们毫无动作。也许是看到他们的同类在追着两个人类跑,他们突然动了。

迹部拉着他跑的更快,可是下楼梯也就是这么一回事。没有人拦的话,迟早会被赶上。忍足有些焦急,要不他断后让景吾先离开,可是景吾肯定不会同意。趁转转弯的时候,他匆匆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05

迹部上气不接下气的撑着墙壁,“干吗突然停下来?”

忍足无奈的看着迹部说话的时候还要回头看一下身后,解释,“身后那个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停下来了。”说着,他微微迟疑,“我可能是眼花,刚刚好像看到有东西在拦它?”

“什么东西?”

忍足摇摇头,伸手拉起来迹部,“这已经是三楼了,我们继续往下吧。”

二楼明显暗了下来,昏暗的只能看到个影子。忍足看了看周围,感觉非常不对劲。那种微妙的、满含恶意的感觉。

“先出去再说。”本打算下到一楼就往大门走。但迹部这才发现他想的太简单了。通往一楼的楼梯不知道为什么被锁上了。那种老旧的铁门,上面的锁链全是斑斑点点的锈痕,迹部低头准备研究那个锁。但光已经暗的不能再暗了。“给我点光。”

迹部攥着他的手一直没有松,忍足瞥了一眼也没有指出这一点。从兜里拿出手机照了一下那个锁,然后微微皱眉。“你觉得这是不想让下面的东西上来还是不想让上面的东西下去?”

迹部明白他的意思,按理来说锁都是从外面锁住的,也就是说,就算锁,也是从一楼锁住。但这个锁是从二楼锁的。最大的可能是,下面比上面更危险。他轻轻推了推那个门,门应声而开,迹部景吾顿了顿,用一种飘忽的语气说,“本大爷可不会开锁。”

“…………”

苍老又诡异的铁门后面,是一片沉的没有杂质的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不清楚。

忍足握紧迹部的手,“还要下去吗?”

“我也很想说不用下去,”不自觉的,迹部的声音也压的很低,“但不下去我们去哪儿?我说过会带你出去的,放心。”

“……要不,我们去楼上看看?”

鼓多少勇气都被消磨掉了。迹部被忍足气的要死,“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怕黑。上面还有一个东西在追我们呢。”

说的也是。忍足硬着头皮应了,然后打开手机照了照前路。正要走的时候,突然表情一僵。

他僵的太像一块木头板了。迹部皱了皱眉,刚要说话,然后目光瞥到了忍足右腿。

……

迹部没来得及思考是不是不太华丽,所有的表情就被惊成了一片空白。但幸亏早些年锻炼的底子还在,手还本能的想把忍足拽到他身后。

没有拽动。

迹部就保持着拉忍足侑士的姿势跟趴在地上拽着忍足右腿的那个鬼对视了……不下一秒。

那个小朋友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迹部。要是换成一个长相可爱的四五岁人类小朋友,这个动作可以理解为可爱,但一个面容恐怖、血肉模糊、血污和尘土交织的鬼,有多少心理素质都不够用。

忍足咽了口口水,想叫迹部注意他身边的情况。

不止一个。

这样长相恐怖的鬼不止一个。

而是一群。


迹部鼓足勇气移开目光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个情况了。

在忍足手机光所照亮的视线范围内,有很多很多这样的鬼。很小,五六岁小孩那么大,血肉模糊,分不清男女。比他们在楼上看到的更小一点,可是,他猜不透他们的想法。楼上的那些在他们逃跑的时候虽然有动静,可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一丁点儿伤害。而这些……

“抱歉,是我们无礼的闯进了你们的地方,打扰到你们了。”迹部突然站直,语气礼貌且温和的道了歉。

忍足眉毛跳了跳。

漫长的寂静。

就在两人以为这种沉默要持续下去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小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要离开。”

忍足和迹部困惑的皱起了眉。

然后声音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对,你们竟然要离开。”

“哥哥姐姐们救了你们,你们竟然不领情。”

“大人都是坏人。”

“你们离不开的。”

“把东西留下来。”

……


迹部一头雾水的看忍足,他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拿他们什么东西了?还有,他们说谁救了我们??

忍足努力理解了半天,结合他带孩子的有限经验,想了想,突然轻轻哦了一声。也就是这一声,让那些小孩子都安静了下来。“你们说的哥哥姐姐,是不是楼上那些孩子们?”

孩子们?迹部满脸的茫然和问号。

然后有小小细细的声音轻快的应道,“是啊是啊。哥哥姐姐超级厉害,读书比我们多好多。”

“是他们帮我们挡住那个坏人的吗?果然好厉害。”忍足点点头,然后他从兜里掏出那盒磁带,“那么……你们说我们拿的东西就是这个吗?”

这不就是一盘磁带吗?哦,不是忍足自己的,他没在忍足那里见过,所以……是忍足刚刚从楼上那个屋里拿的?

他怎么什么都敢拿!迹部不可思议的看着忍足。

淡定淡定。忍足用小指在他手心挠了挠,继续哄小朋友。“我们不是想逃跑,也不是不想帮忙,我们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而且,下面太黑了,我们害怕。”

他竭力保持镇定的把那盘磁带递给抱着他腿的那个鬼,“要不,我交给你们?”

那个鬼瞬间松开手躲到了那群鬼的最后面。而这,让忍足侑士诧异的以为自己得到了一个神兵利器。“这是什么?”

“磁带。”一个脏兮兮看不清样子的鬼小心翼翼的开口,是一个弱声弱气的小姑娘的声音,“以前有跟你们一样的大哥哥大姐姐,大姐姐告诉我们,这能让坏人被抓起来。”

“但是我们找不到。”

这回忍足真的开始茫然了,“就在那个开着门的屋子里……”

“我们上不去,而且,那是坏人的屋子。如果我们进去了,哥哥姐姐会不舒服。”

迹部一直保持安静的状态听忍足哄他们开口,但这回,突然非常强势的插进了话题,“不舒服?被打?”

那个小姑娘不说话了。

“你们只有告诉我们,我们才可以帮你们。”忍足也听懂了迹部在意的点。

“坏人不准哥哥姐姐穿衣服,我们也会被打。”

“……”

“……”

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孩子们的话隐含的意思让两个人有些毛骨悚然的寒意。“所以你们需要我们怎么帮忙?”迹部问。

“一个大哥哥说,我们把坏人也给烧死,就不会继续呆在这里了。”

“也?”

“嗯。以前坏人们打我,然后趁他和别的坏人出去的时候,我偷了火柴,在他回来后点了火。很疼的,可是我醒过来发现,虽然我们都死了,他却没有。我们都很生气,他却找了个坏人,把我们关到这个铁门后,还在三楼下了个封印。我们再也没办法去找哥哥姐姐们了。”

“不过这一次我肯定要把他彻底烧掉。”

“对的对的。这样就可以跟哥哥姐姐们在一起了。”

…………迹部第一次发现他也有这么哑口无言的时候。

“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们以前藏东西的地方,哦,对了,还有以前那些大哥哥大姐姐留下来的东西。”

迹部刚想问他们刚刚说的跟他们一样的人是怎么回事,忍足突然开口,“那些跟我们一样的大哥哥大姐姐都没有帮你们的忙吗?”

“有的有。他们有的帮我们打开了这个门,有的想帮我们解三楼那个封印,哦,这是很久之前一个大姐姐告诉我们的,”有个小孩子语气轻快的说,“不过没成功。”

“那其他帮不上忙的人呢?”

“当然死了呀。你们没在坏人那里看到他们吗?”那个小姑娘用一种大哥哥你怎么这么笨的语气,解释,“找你们来就是为了帮我们,但是总有好多坏人不愿意帮忙,有时候还会跟坏人一起。”

忍足继续淡定自若的问问题,“所以那些大哥哥大姐姐跟我们一样,都是因为你们出不去需要帮忙才被带来的吗?”

“对啊。”

“原来是这样。”忍足笑着点了点头。

迹部背后一阵凉意。什么叫被你们带来的?他之所以会在这个奇怪的地方就是因为他们?还有什么叫帮不了忙当然是死?这帮小朋友三观太惊悚了,不帮他们忙=坏人=该死?


06

迹部皱眉打量着地下室。

地方不大,连他家储物室都比不上。墙上有焦黑的痕迹,地上有散落的书包,各种样式的都有,大概是之前那些人留下来的。墙角还有一些破烂的玩具。

虽然比起刚刚所在的地方这里面要亮很多,但迹部也没有勉强自己往墙角看。真的太脏了。如果不是被这些小鬼盯着,他绝对会吐出来。

他说不清自己内心的感受。

一方面,他有些遗憾。如果这些小鬼说的都是真的话,这个所谓的孤儿院简直恶心透顶。无论从哪个角度,他们的遭遇都令人同情。

可另一方面,他们为了自己,把那么多无辜的人拖进这个地方,那些人也有自己的家庭,有爱他的人,有爱他的人。也许现在还有人还在执着的等着他,希望有一天能够等到他们回家。

忍足紧了紧握着他的手。

迹部神色复杂的看着忍足冲他笑。真是……我看起来那么脆弱吗?自己脸上的紧张和担忧都快放不下了还想安慰我?迹部突然一根根分开忍足的手指,反手握紧。

没有留一丝缝隙的十指交握。忍足一愣。迹部已经神色自若的垂眸思考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

也是。忍足尽力收拢跑偏的思维,有什么事回去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从这个鬼地方离开。


“你们也不知道封印怎么破?怎么可能呢?”迹部极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不要带有任何嘲笑、指责等容易刺激到他们的情绪。

但他还是失败了。他说完这句话,那个刚刚说话的、听起来是个男孩子的鬼就直勾勾的看了过来,不知道是不是主观情绪作祟,看起来阴测测的。

忍足侧身对着他,所以迹部也分不清忍足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是无意还是故意,突然把那盘磁带塞到了他手里,然后伸手拍了拍他的肩,“没事,总有办法。”


—————TBC———————

这个是很久之前构思的,绝对没有参考时事

嗯……我是个有坑品的人,努力一个一个慢慢把坑填完

没有写鬼故事的天赋,我也很抱歉

评论 ( 16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