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末日乐园au(这本小说超好看,大家去看叭!)

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是在欲望之城这个世界相遇的。当时是晚上,忍足侑士在屋顶休息,就听到地面上有打架的响动。虽然忍足确实敏感,但这次完全不能怪他。噼里啪啦一路打雷带闪电,动静大到这个地步,觉察不到的不是聋就是傻。他坐起来往下看了一眼,然后饶有兴致的点了一根烟。跟他的能力很像的样子,难道对方也来自“星期天”吗?

那个人看起来脾气很不好的样子,停下脚步一个字没说就伸手用雷电把前面几个人困在了一起,顺便击碎了对面扔出来的一个葫芦,抬脚踹了个痛快。正在猜测他什么时候能给对面几个人一个干脆的时候,对方突然伸手打了个响指,然后抬头看他。

忍足侑士感慨,没想到酒色财气四个字,他的欲望竟然落到色这个字上。...

暗恋悖论

“难道你不知道?”迹部景吾面无表情上前一步,表情的严肃和内心的茫然呈反比。不是都说,你喜欢上一个人,他是能感觉出来的,不回应都是因为不想回应吗?再加上忍足侑士这么聪明的人,他从来没想过对方不回应完全是因为他不知道。

忍足微讶,“不是我在自作多情?”恋爱心理学说,暗恋中有一种极为常见的现象,即你总会忍不住觉得对方也对你抱有相当程度的好感。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安抚。他以为之前感觉到的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

“……”

两个人尴尬道,“那……就这样?”

面面相觑几秒,两个人再一次异口同声,“嗯。”

————————————————

随便写个小段子。鸡汤博主、情感博主说的不能一概而论。...

起风了(中)

又名#作者和他的男主才是真爱#  

06

 

“我发誓,我真的没想到说出……的名字会产生这么大的连锁反应。”岳人努力把自己的头埋进胸膛,不敢把视线放在对面把睡衣松松垮垮穿在身上的迹部一秒。

忍足给景吾盛好汤,坐到旁边纳闷的看着岳人此刻的造型,“过来吃点?”

今天忍足侑士的声音怪怪的,至于奇怪的原因,岳人把视线从忍足脖子上奇怪的痕迹挪到一旁,疯狂摇头不敢细想,“你和你男朋友吃吧,你们肯定很饿。”

“???”忍足和迹部对视了一眼,放下筷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现在吃饭只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

“睡得晚么,我知道。”

岳人点头点的一脸诚恳,忍足简...

正好500粉(希望不要等我发了这篇之后跳回499🤔)

既然大家这么支持,那就……come  on

拿着你们的脑洞不要大意的来砸我吧。

(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能会把几个人的梗穿插在一起写成一篇文)

总之,请大家在评论畅所欲言

再一次,谢谢大家的喜欢。

(点梗如果不多,我就尽量都照顾到)
(如果超过二十个,我就抽两位写。抽到我的回复,我回的哪条写哪条)

一则 真人秀+弹幕体 的小段子

 一、   [23333迹部君的嘴角在抽]  [哈哈哈哈侑士说的dei,被人认出来影响任务,没人认出来伤自尊]  [化妆啊,化妆术拯救世界]  [强行认不出来]  [自欺欺人的伪装] 


“侑士,”迹部靠到忍足耳朵边,悄悄瞥了眼那边神情更为激动的两个妹子,有些僵硬的小声对忍足道,“那两个女孩子好像认出我们来了。”

忍足看了看迹部脸上的口罩和墨镜,挡地很严实,安抚的拍了拍迹部的肩,“不会的。她们完全看不见我们的脸。”


[这两个妹子23333333表情包get...

起风了(上)

又名 #作者和他的男主才是真爱#

01


忍足犹豫着没有关门,不知道哪里,他总感觉屋里有些不对劲。就在他犹豫的这两秒,黑暗里有人迅速把门踹上接着一把冰冷的金属就抵在了他脖子上,从触感来看,应该是一把匕首。

入室抢劫?忍足僵在原地拼命思考自救的办法。“大哥,您看我也没看到你的脸。我把钱给你你放过我行吗?”

他身后那个人没有说话,伸手按亮了灯。

忍足生无可恋。如果说没看到对方的脸他还有活命的机会,现在开了灯他还能怎么办?为什么要开灯,非要这么做吗?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意识到他刚进门时察觉到的异样是什么。他身后那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很好奇,”他身后那...

朋友们,咱们商量一下,我发开头和设定,你们脑补恋爱过程行吗(ಥ_ಥ)

我写了八千!

八千啊!

写的我心力交瘁!

回头一看,MD只是一个开头。我都不敢放上来T^T

继续年下倒追脑洞

忙完最后一个病人,忍足松了一口气脱掉白大褂整理东西关门正准备回家。旁边突然有个熟悉的少年音道,“终于下班了,等你很久了。”

忍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第一反应是伸手看表,“你怎么在这里?”

少年——迹部靠在门口的墙上,把手机塞回兜里,注意到忍足下意识看表的动作,眼角顿时弯了起来,笑意盈盈,“我周五下午没课。”他拖长了尾音,发现对方无动于衷,才颇觉无趣的继续道,“你爸爸让你带我回家吃饭。”

“……”忍足喉结动了动,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你为什么不继续保持第一次见我时的态度呢?”

他俩的第一次见面……迹部表情僵了一下,十五岁的他不服天不服地,对陌生人更是不往眼里放,看到忍足张嘴就是“大叔你找谁...


想写这么一个场景↓

迹部大概一直盯着地面发呆,发现他开门后,极为惊喜的抬眸。“你……”忍足不耐烦的打开门,刚想说什么,被眼前的画面冲击的所有的话都凝固在了喉咙里蹦不出来。

仗着身高优势,忍足轻而易举看到了对方睫毛上一颗水珠要坠不坠的在他睫毛上颤了一颤,随着迹部的动作轻轻滑过泪痣。

他动了动喉结,尴尬的把自己下意识放在对方身上的视线收回来。对方明显是冒雨过来的。一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向下滴着水,总有水珠不小心滑到眼睫上。濡湿的眼睫,淡淡的水痕,抬眸看他时惊喜又带着委屈的眼神,像他脑补无数次的场景,却比他想象中更动人。

忍足眼神蓦地柔软了下来。

于是理智给情感让路,忍足侑士终于给迹部...

可爱的双马尾,皇冠形状的钻石发卡,繁复的洛丽塔裙上精巧的蕾丝和缎带,再加上过分精致的五官,像一位真正的小公主。
小姑娘笑兮兮提起裙子,冲他们俏皮的行了个欧洲宫廷礼,“大家好,我是Oshitari Yuki。”

我今天的进度

忍迹家的小公主了解一下

1 / 16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