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起风了(中)

又名#作者和他的男主才是真爱#  

06

 

“我发誓,我真的没想到说出……的名字会产生这么大的连锁反应。”岳人努力把自己的头埋进胸膛,不敢把视线放在对面把睡衣松松垮垮穿在身上的迹部一秒。

忍足给景吾盛好汤,坐到旁边纳闷的看着岳人此刻的造型,“过来吃点?”

今天忍足侑士的声音怪怪的,至于奇怪的原因,岳人把视线从忍足脖子上奇怪的痕迹挪到一旁,疯狂摇头不敢细想,“你和你男朋友吃吧,你们肯定很饿。”

“???”忍足和迹部对视了一眼,放下筷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现在吃饭只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

“睡得晚么,我知道。”

岳人点头点的一脸诚恳,忍足简直不知道怎么解释比较好。再看看迹部景吾一点八卦主人公的自觉都没有,在一旁笑到吃不进嘴里东西,自暴自弃的翻了个白眼,低头扒饭。

虽然现在还不到吃晚饭的时间,但看着两个人吃这么香,岳人忍不住悄悄咽了咽口水。迹部动作一顿,突然开口,“你很怕我吗?”

不得不说迹部景吾想要获得别人的喜欢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忍足看着迹部坐姿微妙一变,整个人就环绕着一种名叫亲切温柔耐心的东西。再看看岳人,识趣的保持安静。景吾大概是想念慈郎了。

等洗完碗从厨房出来,迹部和向日两个人已经到了互相叫名字的地步了,向日甚至还邀请迹部一起去见他的那些画友。忍足倚在墙上,啧啧称奇。

大概是他杵的太不是地方,趁岳人不注意,迹部迅速甩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该干嘛干嘛。忍足无辜又委屈的一摊手,在迹部眼神变得更凶狠之前,识趣的做了个你随意的手势,先是进书房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去洗手间,揉吧揉吧脏衣服扔进洗衣机,接着开始打扫卧室。就在他打开文档码了两千字后他俩才结束交谈。忍足侑士看着敲了几下书房门就坦然推门而入的迹部嘴角一抽,“岳人离开了?”

“他本来准备跟你道别又怕打扰你,就让我代为转达了。”说着,他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关系这么好,被他卖了都不介意?”他就说忍足侑士一个普通写书的,没有背后推手怎么可能引起这么大的热度。他能猜出来的事情,忍足侑士没道理猜不出来。

一直看着他的忍足下意识蹙了蹙眉,站起来向他走过去。

“怎么,要动手?”迹部躺到沙发上眯着眼睛动都没动,“让你一只手你也打不过我。”

不知道他怎么养成的习惯,除了刚刚在岳人面前坐的还算端正,简直走到哪儿靠到哪儿。这一进门就往沙发上倒的样子比他自己还像个宅。忍足暗自摇头,蹲到躺在沙发上的迹部旁边揭他的睡衣。

迹部依旧没有动,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两句,“一言不合就动手动脚,我要报警。”

“你伤口是不是好的太快了?”看着迹部胸前和腹部的伤口,忍足眉头皱的更紧了。伤口痊愈是好事,但这才几天,迹部的伤口都结痂了,美国队长该有这恢复速度。

“你之前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他的语气有一丝困惑,但鉴于说话的内容,忍足一时间分不出来迹部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他之前怎么会见过这种情况?想到这里,他抬头笑道,“像你这样独特的存在,见一次就够了,哪儿来那么多好运气。”

迹部盯着他看了会儿,复又懒洋洋的半阖双眼,“说得对,哪儿来那么多像我这么优秀的人。”

“…………”

大概被他的自吹自擂吓了一跳,忍足静了静才重新开口,“岳人只是对出版社的大家没有什么戒心。”

“当然,”迹部压了压他的肩膀让他坐下,忍足索性坐到地毯上。大概是他的态度看起来很温顺,迹部嘴角翘了起来,“他哪有这个智商。”

“……”

“现在网上的事情你有打算了吗?”

忍足笑了几声,冲迹部一摊手,“我打算什么,当然是谁做的谁处理。”说着,他的目光带上了歉意,“不会让你困扰太久的。”

困扰?当然不,“我这么优秀的人成为焦点很正常。”

“……你出去。”

 

 

 

 

 

 

 

07

 

之后的几天一切都恢复了常态,除了迹部景吾的伤口非常挑战常识逻辑的痊愈了。这一度激发了忍足侑士极大的研究热情。虽然他写书并不涉足医学领域,但好歹家学渊源。对此,迹部只用了一句——“我的存在还不够挑战你的常识?”就成功阻止了忍足想抽他一管血带回家做研究的想法。毕竟跟其他人比起来,碰到这种事情的忍足侑士自己可能也不大正常。

另一个特殊的地方是开始总想出门的迹部景吾近些天连窗帘都不想拉开,更别提出门。“你真的要出门?”迹部瞥了眼窗外炽烈的日光,对忍足露出个“祝你好运”的同情脸。

忍足也非常无奈,这样热的天谁不想在家宅着呢?可工作上的一些麻烦总得去解决掉。“要我带什么回来吗?”

迹部摇了摇手指,等忍足关上门,他盯着电视上的节目看了会儿就开始走神。明明之前再热的天气再恶劣的环境他都能坚持下去,是什么时候变得娇弱了。他有些想不起来。他想要的、追求的、为之战斗的,一直是这样平静的生活。温度不能太热也不能太冷,床不可以太硬也不可以太软,衣服必须要每天干干净净再熨整齐,最好带着淡淡的香水味,手指上一个小小的割伤就能得到一周不用洗碗的待遇……他一直想回去,不管怎么样,那都是他的世界,他的同伴,他熟悉的生活方式。可这种生活只过了一周,他自诩坚不可摧的意志就开始动摇了。他非常怀疑,再回到那种生活他还能适应吗?

想了一会儿,他干脆起身去忍足的书房拿了一本书回来看。就这么优哉游哉消磨着时光,突然开始噼里啪啦响的窗户吓了他一跳。他抬眼一看才发现外面下起了大雨。这么大的雨啊,他摸了摸下巴,随后不以为意的去倒咖啡,忍足侑士应该是开车走的,用不着他操心。

于是忍足侑士开门的时候迹部整个人都惊了。“你怎么淋成这个样子?”问是问,但忍足浑身湿漉漉的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迹部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就赶紧推他去洗澡。

从浴室出来,忍足才有时间解释,“路上碰到一个小孩子出了点事,就下车帮了帮忙,谁知道雨这么大。哦对了,我给你带了一份小蛋糕,来尝尝?”

迹部注视了他几秒,在他看回来前移开视线坐了下去。忍足没察觉到问题,继续笑着说,“你先吃,我去做饭。”

这次迹部盯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进入厨房才低头沉默的吃那块小蛋糕。

从下午开始迹部景吾兴致一直不高,所以没注意到当天晚上忍足也没怎么说话。除了开始两个人聊了一整晚,忍足侑士话并不多,但之前他对迹部在那个世界的经历很感兴趣,两个男人聊起来也很愉快。

直到第二天起床发现屋里静悄悄的时候,迹部才发现不对。他敲了敲门忍足没动静,于是在屋里转了半天才在一个抽屉里找到钥匙打开忍足的卧室门。忍足侑士躺在床上一点儿反应也没有。怎么叫半天都没反应?迹部端详着闭着眼睛好像睡得很香的忍足,有些奇怪。想了想,他弯腰去摸对方的额头。在他眼里忍足侑士不是一个能对他产生威胁的人,所以察觉危险的时候只来得及伸手抓住迎面而来的那把匕首。

嘶……他眉毛忍不住挑了挑,随后困惑的发现忍足呆呆的看了会儿他流血的手才像突然回过神一样丢开手里的匕首,跑出去找药箱。什么情况?他皱眉准备扯些纸擦擦手上涌出来的血,随即视线被床上带着血的匕首吸引了。

那把匕首是纯粹漂亮的银黑色,刀身细长线条流畅,刀刃锋利,最特殊的是,匕首靠近刀柄处缠绕而上着一株玫瑰藤蔓的雕刻。非常具有观赏价值。

哦~原来是他?他眉目一松,唇角就带出了几许笑意。

伤口很大很深,横贯在迹部手心,相当触目惊心。忍足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帮迹部处理着伤口,不知道该说什么,结果不经意抬眼发现迹部另一只手正转着那把匕首玩。他手一抖,刚要提醒迹部别伤到手,就发现迹部正盯着自己看,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这把匕首能不能作为赔偿给我?”

忍足一时没反应过来他问得是什么,反应过来又觉得无语,“我可以再帮你做把一模一样的。”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迹部眼里的笑意更深,仿佛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让他连手上的疼都不在意了,当然,忍足想,他本身就挺能忍疼的。这都不是目前他要关注的重点,他小心帮迹部缠上绷带,“你都不问我是怎么回事?”

“因为我知道怎么回事。”迹部晃了晃手,感觉缠结实了,继续刚刚未竟的事业——摸忍足的额头,随后示意忍足先去吃退烧药。

忍足:“……???”

 

 

 

 

 

 

 

 

 

08

 

忍足吃完退烧药,迹部拍了拍他的头顶,鼓励道,“乖,过来吃早饭。”

乖?迹部这个夸奖似的举动和语气瞬间把忍足侑士从内心无数翻涌的情绪中震回了现实。看着迹部往厨房晃悠,尽管情绪依旧难以言喻,忍足还是迅速拽住迹部,“你手还在流血。”

迹部不置可否的塞给他一杯牛奶,“吃了早饭去睡觉,睡醒我们再聊你的起床气。”

说不好是被迹部的态度噎的还是一大早的感冒症状,总之,忍足掐了掐眉心,头疼。“你对起床气有什么误解?”

 

 

昏昏沉沉的躺到床上,忍足几乎是立刻陷入了走马观花似的梦境中。

颠簸黑暗的车厢,凶神恶煞的坏人下一秒表情扭曲的躺在地上,有人捂着他的眼睛给他讲故事,爸爸妈妈担忧的表情,姐姐拉他却被他反手推到地上,心理医生的笑容,再也不敢去他屋里的家人,一把缠绕着玫瑰藤蔓的匕首,一个带着血腥味的怀抱,一堆雪白的纱布……这些似真似假的画面,纷纷扰扰的从忍足脑子里跑过,以至于忍足醒过来之后头仍然晕的厉害。

“醒了?”正巧迹部过来看他,见状微微皱眉,“头还是很疼?你的药是不是过期了?”

忍足勉强替他的药解释了一句,“没睡好。”

迹部低头思考了几秒,反身回客厅接了杯温水递给忍足。结果忍足喝完水抬眼的时候差点把杯子砸地上,“你……你脱衣服干什么?”

“陪你睡觉。”迹部言简意赅的回道,顺势一扬下巴,示意他挪地方。

头脑不太清楚的忍足还没思考明白自己睡不好为什么要他陪睡,就被迹部自然而然的动作说服了。忍足有些别扭的面朝另一边,避免离迹部太近传染对方。迹部也没因为这个看起来像抗拒的动作生气,而是把那只受伤的手放到忍足腰上,做出一个拥抱的姿势。

他又不是小孩子,忍足有些好笑的想,结果真的慢慢睡着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忍足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身,整个人都埋在迹部怀里。大抵是为了迁就他,迹部用一种看着就很辛苦的姿势侧靠在床头看一本书。因为照顾他,屋里空调温度调的并不低,被被子一捂,他这么抬头能看到迹部脸上薄薄的汗意。而他看书的神态还是很认真,大概是看到有意思的地方,脸上带着明朗疏阔的笑意。

真的完完全全看不出是经历过末日的人,忍足盯着迹部的脸发呆。然后看着看着重点就开始跑偏,视线也开始乱飞。轻薄的汗意让他整个人笼罩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色?他被自己的用词吓了一跳,但仔细想想又觉得非常贴切。从下颌到喉结,再到锁骨相接处的凹陷,锁骨。温温热热,很好摸的样子……

迹部翻了一页书,安抚的拍了拍不知道梦到什么在闹的忍足,吓得忍足一个激灵差点碰到迹部伤着的那只手,迹部另一只手拿着本书,被忍足这么撞没控制住平衡,幸而忍足及时扶住了他的腰。

“不用问我都知道你这一觉睡的特别好,但也不能用完就扔啊。”迹部莫名其妙的看着忍足放开他动作敏捷的挪到床沿。

“不是……因为……恩,我身上都是汗,需要去洗澡。”

迹部看着他跟见鬼了一样跑进浴室,自以为理解了原因,“洁癖太重也是病。”

 

 

迹部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看到厨房里忍足拿着菜刀发呆。“???还是不舒服?”

“没。”为了掩饰自己那一瞬间的局促,忍足明知故问,“你中午是不是也没有吃饭?”

迹部晃了晃手,“不会做。”

“马上好。”

“不着急,问你个问题,”迹部若有所思的把一直在看的书放到茶几上,“你现在有多大,二十三?”

“你是第一个把我的年龄往小里说的。”忍足把碗筷摆好,示意迹部过来吃饭,“我马上要过二十八岁的生日了,哦对,咱俩生日前后不差几天,到时候一起过吧。”

他该比自己小八岁的,怎么才四岁?哪里出问题了?迹部瞬间动摇了自己的判断,难道他认错人了?“你是不是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忍足的动作缓了缓,在轻描淡写一带而过和实事求是坦诚相待之间犹豫了两秒,想到迹部主动上床抱着他睡的举动,最后主动承认,“小时候被绑架过一次,之后就一直有些……过于敏感?虽然我看心理医生看的比较及时,但小时候的我比较难搞,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那时候的事情我忘了很多,见效不是非常快,所以后来我一直自己一个人住。”迹部的表情果然变得非常的难以言喻,想着,忍足补充,“我很久没有像今早这样了。不管怎样,你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在我还没睡醒的时候站在我床前。”这么说起来,他最近确实很频繁想起那一段时期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你真是神了,我没有说你就知道。”

迹部淡淡的说道,“我见过。”

毕竟他是从末日来的,肯定见过很多类似症状的人。忍足自动这样理解,没有多想这句话,反而更关注迹部此刻明显不是非常开心的状态。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人,他一边暗喜一边感慨。

 

 

 

 

 

 

 

 

09

 

白天睡太多完全没有睡意的忍足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第302次入睡失败后,伸手摩挲着枕头下的匕首开始胡思乱想。

迹部景吾迟早是要离开的,早知道会到这个地步他就该反复警告自己几次不要瞎动心。跳什么跳,跟这辈子没见过帅哥美女一样。不过这都第十天了,要是离开肯定早就走了,也许他没办法回去了呢?如果他不回去,那自己还有很大的把握能追到他。你想,他的来历背景经历过的事情只有自己知道的最清楚,跟这个世界联系最密切的就是自己,今天也能看出来迹部景吾这个人真的有保护欲,自己要是再多下功夫,多卖卖惨,也许就追到了呢。而且,他对自己一直很好,会不会也喜欢我呢?

可他要真的是钢铁直怎么办?网上有没有怎么掰弯一个钢铁直男的教程?不过他想留在这里吗?他还记得迹部说过,那个世界再差也是他生活的世界。想到这里,忍足就忍不住烦躁,喜欢一个人怎么这么麻烦。

说起来,他今天梦里见到的那些画面是他曾经的记忆还是梦里的假象?他爸妈说他因为创伤后应激障碍丢失了很多记忆,可就像他莫名的坚信梦里那个经常出现的背影是真的存在一样,记忆里一定有他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有一件事他一直没说。梦里那个人的声音跟迹部的很像,或者说,迹部年轻的时候声音应该就是那样。这个发现让他微妙的不太愿意细想。上一次他就发现了,从某个角度看迹部的背影跟他梦里的身影也很像。这么细究,感觉发展就特别的不妙。替身梗可是他最讨厌的梗。他不想到最后,发现迹部是他为了填补自己记忆里对某个人的空白而写出来的角色,他也是因此才喜欢上对方。这对两个人都是一种侮辱,也显得他自己很渣。

如果今晚能够梦到以前就好了。

 

 

大概是睡前许的愿望非常诚恳,忍足睡着之后果然做了一个梦。梦里天黑漆漆的一片,他蹲在一个墓碑前哭的真心实意,满心的惶惑。旁边有人问他大半夜不在家睡觉为什么在这里哭。大半夜墓地突然出现一个人是很可怕的事情,可年仅十岁的忍足不仅没有害怕,反而问那个人,“这里面的叔叔救了我,上次我还看到叔叔家里有一个比我还小的弟弟,但我却忘了他,不仅想不起来,还做了坏事。”

那个人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叫他过去把他搂到怀里,轻声细语的问道,“你都做了什么坏事?”他的怀抱里全是冷冷的血腥味,但梦里的忍足适应良好的靠到对方怀里,断断续续的解释,他是怎么伤到自己的家人,冷静下来又是怎么愧疚难过,怎么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最后跑到这里。“那你在这里不害怕吗?”

忍足揪着对方的衣袖,“有你在就不害怕。”

那个人亲了亲他的头顶,递给他一把匕首,在他耳边安抚他,“哥哥不在的时候,你就拿着它,这样就不会有坏人了。”小忍足迟疑着不想接,那个人笑了笑,“害怕自己拿着它伤到关心你的人是不是?所以你不是坏人,是一个特别好特别好的小朋友。坏人只能想到自己,你却能想到爱你、你也爱的人。同样,这个叔叔救了你,也是因为他是个好人。即使你不记得他,但你还活着,你的爸妈、他的同事,所有人都会记得他。等你这个很好很好的小朋友长大,你还会帮很多其他的人,那些人也会记得他。你会的,对不对?”

忍足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匕首。“我不会伤到别人的,下一次你可以检查。”

“乖,不过小朋友不可以大晚上跑出来,爸爸妈妈会担心你的。”

“那你现在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我爸爸是个医生,他可以帮忙治病。”忍足歪头看靠在墓碑上的人。看到那个人摇头,他又窝进对方的怀抱,“那我陪你。”

“恩,睡吧……要不要再给你讲一个故事?”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很快就昏昏欲睡了。忍足迷迷糊糊的拽着对方的手,“这次我要听你唱歌。”

——————————TBC——————————

往坑里撒把土

再一更大概就能完结(但你们也知道我总是到结局的时候会卡,但我保证一定会结局,真的!)

顺便捞一发点梗  评论持久有效

评论 ( 4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