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真心话大冒险引出来的一个梗

写着写着偏离了原来的脑洞。好气哦~

01

“真幼稚。”看着聚在一起商量玩什么游戏的一群人,迹部景吾垂睫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

忍足低头理着自己被挤得皱巴巴的衬衫,无奈的冲迹部笑了笑,“你要是知道他们准备玩什么游戏,你会觉得他们更无聊。”

迹部怀疑的挑了挑眉。

忍足耸了耸肩,拿过迹部手里的杯子,“别质疑,你当然需要参加。”

 

02

日吉不可置信的确认了一遍牌,无奈的表示放弃,“说吧。”

“确定不选大冒险?”

“……确定。”看着周围的小伙伴,日吉有些怀疑自己如果选了大冒险会被要求做出什么不得了的事。那就糟糕了。

“哈哈,这个问题我准备了一个学期了。”岳人站在沙发上笑得扬眉吐气,“你们都不准跟我抢。”

迹部无限镇定的跟环视了一圈的岳人对视,想起了忍足刚刚幸灾乐祸的话,“我觉得他们玩这个游戏十有八九是因为你。”因为本大爷?怎么可能?

 

03

“你最想对迹部说什么话。呵呵呵呵……”岳人笑得无限诡异,“答案我们都知道的哦,呵呵呵呵。说吧。”

日吉无限缓慢的扭头看着摸着下巴端详自己的迹部,唇角抽了抽,虽然他平时总爱说以下克上什么的。但是……不代表他真的不想活了啊。

“说啊。”

“快说快说。”

“啧啧,说啊,若。”

……

日吉咽了口唾沫,“岳人,我能换吗?”

“啊恩~不能。”迹部突然换了个姿势。手肘靠在沙发的扶手上,托着下巴,笑靥如花,眼神冷冽,“说。”

 


04

要死一起死。日吉深呼吸一口气,“以下的话不仅仅代表我的观点。“

“比赛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比赛就好了,为什么要做那么多多余的动作呢?知道你衣服多也不能经常扔外套啊?除了桦地,每个人都吐槽过这个。”

“这是岳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为什么你对慈郎那么好?他也想要你请他吃蛋糕,对他的训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明明接受过怎么对待女孩子的绅士教育,为什么还要对那些女孩子那么凶?这是侑士的话。”

“为什么你会有小镜子,为什么会有护唇膏?简直太不像一个男人了。这是泷和冥户私底下的谈论。”




05

……

沉默。

沉默就是今晚的冰帝众。

迹部冲着眼前的人点点下巴,笑容美好,“很好,还有什么话,来,当着本大爷的面来说。本大爷亲自给你们解答。“

“没……没有了。”岳人怂怂的坐了下来,无视了一旁泷痛心疾首的沙发还没擦的提醒。

“那就继续吧。”迹部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殷勤的给他递小蛋糕的忍足侑士,转手就给了安安静静靠在他身上笑的慈郎。


 

06

两局后,迹部沉默的看着眼前的牌,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整个气氛有那么一点儿紧张到凝固的味道。迟疑了一下,“本大爷选……大冒险。”

果然不是错觉。迹部抽了抽唇角,看着在他眼前沸腾起来的气氛,

“让部长做这个。”

“什么啊,我想看部长做这个。”

“我最想让景吾做的是这个。”

“反正都会死,我们选一个最好玩的吧?”

 

07

“什么?”迹部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女装?这是谁的提议。”

慈郎和泷迅速装死。

被众人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态度推了一把的忍足咳了一声,面色正经的推了推眼镜,“这是我们众人商量出来的提议。大冒险嘛,当然要玩的大点儿。刚刚岳人不是玩的更大吗?”

“就是啊,”岳人缩在忍足身后,“我刚刚可不仅仅冲男人表白,还kiss了他一下啊。”

迹部看着搁在眼前的红色和服和旁边的黑色假发,危险地眯了眯眼睛,“我是不是该表扬你们没有给我准备短裙什么的?嗯?”

慈郎弯了弯眉,“所以景吾你果然会比较喜欢短裙吧?我就说我的眼光不错。你更喜欢红色还是黑色?我觉得其他的……”

“闭嘴。”迹部忍无可忍的揍了慈郎一拳,“本大爷不穿。”

“小景,这样很不华丽哦~”忍足摇了摇手指,“刚刚你劝岳人的时候说的,愿赌服输。”

沉默了一瞬,迹部起身,“忍足侑士你过来。”

 

08

等迹部带着低气压去了隔壁之后,剩下的人悄声对话,“侑士怎么知道部长不会选真心话的?”

“哦,我问过侑士了,侑士说,‘像小景那样的人,是绝对不会在这种场合说真心话的。’”

“所以景吾要换衣服为什么叫侑士去?侑士会穿这个?天才的意思是什么都会吗?”

“以前也不会的吧。”凤不确定的想了想,“不过,侑士后来有专门学过。”

冥户翻了个白眼,“所以你应该问天才都这么无聊的吗?”

日吉啃着一瓣桔子,口齿不清的吐槽,“你知道你为什么是单身吗?”

 “……”冥户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什……什么?你说他们?”他的手指来指去,让人怀疑他的手下一秒就会抽筋。“我们还在这里,他们就……”

 众人好整以暇的眼神全变成了震惊和钦佩。他们只是想到他们有什么不纯洁的男男关系,没想到冥户已经想到了女装play换装play等问题。“是我等看问题没看到实质。”

 

09

迹部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忍足比平常亮了几分的眼神,“跟本大爷说实话,”他配合的伸手让忍足给他穿衣服,“你是不是很喜欢玩洋娃娃?今年生日送你一打?”

忍足认真的替他抚平皱褶,然后低头替他系着腰带,“我以为你会说我生日你会让我再帮你穿一次和服。”

“……”迹部自觉他还是要脸的。可是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不会真的打算让我穿出去让他们看吧?”

 忍足抬头看他。

迹部低头,“我知道是你想看。”

忍足不动声色的继续盯着他。

迹部想了想,试着让自己更加可怜一点,“我穿这个一点儿都不合适。毁了本大爷的形象很好玩吗?”

忍足笑了笑,站起身托起他的下巴打量着他。黑色的长发和绯红的和服,这个造型显得迹部都乖了很多。“不会。很好看啊。”

看着迹部瞬间黑了的脸,他忍不住又摩挲了一下迹部的下巴。然而笑着笑着就叹了口气,捂住自己的额头,“所以我这是自作自受?”

迹部低头看了看,恶劣的晃了晃手指,“交换一下条件。我不用穿这个出去,然后我帮你。”

忍足苦笑,“然后他们问我们这么长时间在干嘛?我说……喂。”他眼疾手快的扶起来怎么蹲都不舒服最终选择跪在他身前的迹部,“不用这样。”

迹部嗤笑出声,“你究竟在顾虑什么。”

“……担心外面的未成年?”

“……”

“开玩笑的。”
 


10

忍足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脱了吧。本来就是玩笑。我去一下……”眼前的画面太有冲击力,忍足有半秒没有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洗……洗手间。“

感觉到忍足的目光绕着自己转,迹部踩着刚刚脱掉的和服边扣皮带边冲着他笑,“可以。不过等本大爷一下。”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是足控呢?忍足蹙了蹙眉,视线不可自控的从迹部流畅的腰线和腿线上缓缓停留在了迹部赤脚踩着刚脱下的和服上的脚上。这么形容不太好,但他还是觉得……红色的和服衬得迹部的脚有种不自知的性感。

这时候的忍足侑士很好的诠释了什么叫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所以这种两难的局面就非常的正常了。

忍足手悬在空中,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比较好。按下去吧,这样不对劲。拽起来迹部吧,迹部手在自己身后的墙上,脚抵着自己的脚,他一动会不会让迹部摔倒?那样就太糟糕了。

他不停的胡思乱想,不敢低头。

但是如果那么乖乖的听话,也就不是迹部景吾了。

迹部非常缓慢非常缓慢的舔了一下,抬眼看着忍足笑。

一向高傲的人在你面前低下头,你想那是怎样的一种让人兴奋的场面?就像是一个灵魂在表示他的臣服。更别提那是你爱的人。你在他的灵魂里寻找到你们彼此的归属感。

忍足觉得他更兴奋了。这种感觉又太舒服让他完全不想停下来。不过说实话,他也停不下来。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停不下来。

他感觉自己正在失控。

真糟糕。

但……

反正迹部总是那个能让他失控的人。 

 

 

11

“本大爷只做我想做的事情。”迹部继续穿他的衬衫,不过张嘴说话的时候表情痛苦了一下。

忍足正认真查看迹部的脸,或者说是嘴。

迹部皱着眉躲开他凑近的脸,“你到底在顾虑什么?”

“我……”忍足抱歉的看着迹部。

“不舒服吗?”迹部斜睨着忍足,看着忍足迟疑的点头,无所谓的准备开门出去,“所以,我做我高兴的事,你有什么好愧疚的?”

忍足不是不知道。但是放在迹部身上,让他有一种糟糕的感觉。……他也解释不清这种心情。

迹部叹了口气,反身把忍足拉过来给了他一个很深的吻。

良久,迹部撑着门把手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这样出去真的需要担心未成年了。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开始点菜,再不吃他们就要饿晕了。”

 “景吾~”忍足压低声音,“这一次是为什么?”

因为你看起来想要并且需要。但迹部不会说出来。他闭上眼感受着耳边灼热的气息,“我以为我是你的男朋友。”

“你当然是。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是你。”





12

今天回去他就要在冰帝论坛上发一个帖子。

八一八我身边那对随时随地秀恩爱不在意场合也不要脸的队友。

说好的换衣服结果我们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说好的要换女装结果一个小时过后还是那套衣服。

说好的要请吃饭结果推门出来就和男朋友匆匆走了,连解释都没有一个。

说好的……

“迹部少爷说记他账上就好。”笑眯眯的服务员如是说。

咦?

部长大人这么好,那就不开帖了。



13

也许爱情和友情的相处模式、心理状态确实不一样。

但他们会搞定这个问题的。

景吾是这么告诉他的。

景吾的眼睛。

忍足低头吻了吻迹部的眼睛。

评论 ( 5 )
热度 ( 8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