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看不见的爱人

                                        (一)

随手把小提琴放到一边,忍足懒懒的躺了下去。一向带着笑容的唇角慢慢拉直,平日里积蓄的寂寞突然就毫无防备的流露出来。
他抬手盖住眼。

…… 
嗯……?下午好像还有课?
这个念头没有停留一秒就被他打入冷宫。
……算了,不上了。好困啊。

“嘶。”忍足猛地坐起身,一脸懵逼的看着教室。
这里是练习乐器的教室没错,但是这个时间不该有人的。可刚刚,他明明感觉有谁向他的耳朵吹气。 也许是……错觉?
揉了揉眼睛,他猝不及防的打了个哈欠,果然还是好困。 那就继续睡吧。 
嗯。 

没过多久,忍足就又一脸困惑的坐起了身,这是什么情况?刚刚也是错觉? 

如此循环,没睡足的忍足暴躁。“到底是谁啊?”空荡荡的教室没有回复。怔了怔,他推推眼镜,想自己可能需要去看一下医生了。 
既然醒了,要不要去上课?自我挣扎了会儿,果然还是不喜欢上这门课啊~

他实在太磨蹭了。本来不准备开口吓人的迹部受不了的从角落里 走出来,“你到底还上不上课了?”
不知道是早有准备还是没缓过来以为自己在梦里,忍足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鬼啊!”反而是……

哟,这个鬼的声音还挺好听。华丽悠扬。很少单从一个人的声音中就能听出来逼人的贵气。第二次的,他觉得自己该去看医生了。
抬头,他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迹部已经走到了他眼前,“不是被吓到了吧?”

下一次打网游的时候,能带他一起就好了。这个人拉仇恨值的能力绝对Max好吗?漂亮的丹凤眼里若有若无的蔑视,微扬的唇角透漏出来的嘲讽意味。

他受不了的抬了抬眉梢,“在一般的套路里,鬼一出场就意味着要杀人了。我只是在想你是不是也是?”
按捺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迹部言简意赅,“不是。”
忍足笑了笑,随手把外套披到肩上。
迹部皱皱眉,面无表情的看着忍足的手摸过来。“咦?”忍足诧异的推了推眼镜,“原来是真的可以穿过去啊……”

虽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但是……
迹部表情瞬间阴沉下来,捏了捏手指。忍足迟疑的看着眼前的人突然收了所有的情绪,近乎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哦~忍足同学你怎么会想起问这种问题的?”乾放下手中的本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被他狂热的眼神盯的毛骨悚然的忍足嘴角抽了抽,尽量平声道,“就是突然好奇这种情况。既然大家都这么说,那会不会鬼也不是空穴来风的存在?”
乾收回眼神,继续记着实验数据,“我不清楚。不过我曾经看过类似的记录,是说一个男的突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出现在熊本市。然后被抓了。虽然没人说,但大概是被做了实验。”
“……”忍足表情不太好,其实他大概猜到结局了。“那找到原因了吗?”

“不知道。”乾轻笑了一声,“这就是科学的迷人之处啊。”

 

“呀,果然还是不能相信啊。”忍足看了看远处推推搡搡的同学,笑着点了点头,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他不是没看到那时候对方黯然的眼神……
他要不要去道个歉呢?

“我是迹部景吾。”听他乱七八糟的叫着各种诸如:那个谁?那个特别喜欢学习的鬼?之类的称呼,迹部受不了的开口。
“你总算出来了啊!”忍足松了口气,双手支到钢琴盖上,“嗯,我是忍足侑士。”看着迹部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他继续叹气,“我是来道歉的。”
“把本大爷称呼为那些低等生物本来就是你的错。”迹部扬了扬下巴,一脸傲慢。

“不是说这个……”噎了噎,忍足识相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嗯……那个,你一直都在这里吗?”
看着迹部没有表情的盯着他,他摊了摊手,“以后都来这里找你?”
“晚上到楼顶天台,至于白天,除了图书馆……”迹部意味深长的弯起唇角,突然另起了一个话题,“你知道本大爷是怎么开始注意你的吗?”

“……”忍足思索了无数种剧情,从哈姆雷特复仇式:你知道吗?我就是被跟你有关系的人害死的;到玛丽苏小说式:我暗恋你很久了虽然死了也想传达这份心意;最后才再到普通的:我死的时候最后一个碰到我的人就是你……

没注意到忍足漂移的注意力,迹部摸着泪痣没忍住大笑了起来,“你还记得那节课你们老师怎么说你的吗?”忍足微微抬了抬眼睫,他说的不会是那个……

“忍足同学,我得提醒你,下次请别再交错作业了,尤其是别人给你的情书这种东西。我老公差点以为我外遇。”

哦。果然。忍足捂住脸,幽怨无比,那节天文课他已经不敢去了,又不敢逃课。真的是……“迹部,你……”
“嗯,”迹部根本没有忍笑的意思,“就是那节课。我会在。”
忍足“……”
你仿佛在刻意逗我玩。



tbc  
终于可以闲下来认认真真舔我两个男朋友了。

评论 ( 5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