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十四)关于绯闻对象

又名 见到绯闻对象的正确态度 

整好领带正准备要去上班,就收到了忍足助理的电话。迹部诧异的扬眉,他不是刚走没多久?

“嗯?”

“迹部大人!”

迹部已经能很淡定的听她叫这个称呼了,“怎么了?”

“啊,那个,侑士说他今天出来的忙,忘了带要拍杂志时的衣服。我现在正在努力忽悠人家。所以能不能……”

迹部觉得他大概能猜到她要说什么了,“我现在让管家……”

“啊……不是,你不是也要上班吗?顺路的话就不要再麻烦管家啦。”

看了看手表,迹部无语的转身上楼,“等我二十分钟。在哪儿呢?……找到了。”

“景吾?”看到他,忍足满脸诧异。不过一秒后立即从座位上站起来迎过来。周围那么多人看,迹部无奈的任忍足将他抱了个满怀,“你的衣服。”

忍足把他按到座位上,“等我会儿。”等会儿?迹部看了看表,反正都迟到了,不差这一会儿。相比起来,他更想看工作状态的忍足侑士。

“诶呀,大人你总算来了。不过我都没想到杂志社老板也会来。”美亚坐下来,一气儿喝了一杯饮料。迹部看了眼饮料,蹙眉,但是扫了眼周围的人,还是没开口。大人怎么了?美亚懵了一秒,幸好她也了解迹部。于是在一种仇富和吃到狗粮的复杂感觉中,出声安慰,“侑士想喝的话我会给他买好的。”

迹部点点头,挑眉继续看她。美亚眨眨眼,使劲儿卖萌。迹部抚额,她跟慈郎真像啊。“侑士这是被欺负了?”他跟美亚说的是如果忍足被欺负,就通知他。只要忍足侑士还在,他就是忍足少爷。其他人哪管他怎么回事。他们会想什么会做什么,迹部不用想都能明白。忍足不讲,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吗?“一会儿就被欺负了。”美亚嘟囔。迹部没留意。

因为忍足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他很少看到这个状态的忍足,迹部饶有兴致的看着忍足一身打扮。他穿着一身牛仔。牛仔衣牛仔裤加长靴。显得肩宽腰狭腿长。

可是忍足穿衣风格一直很固定,偏优雅贵气的正装。即使是在一起打网球的那几年,他也多穿冰帝校服。冰帝校服可是优雅贵气的代名词。即使是他们私下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也经常穿休闲服。所以说,也就是说,迹部从来没见过他这么有少年感。

忍足偏偏头,不知是看到了谁,本来对着迹部笑的肆意的一双桃花眼瞬间退回到了原来的温和有礼。“好久不见。”迹部也看到了忍足的一系列表情,疑惑的看过去,然后看了眼美亚。

迹部从座位上站起来,转身,笑着伸手,“宫本,好久不见。”美亚得意的比了个胜利的手势,就听到忍足幽幽的声音,“你故意叫小景来的?”“情敌要自己解决的嘛。”美亚嘟嘴。“你就没搞明白这到底是谁的情敌?”忍足满脸一言难尽、有口难言。

为什么这么说,事情要拉回一周前一则娱乐新闻的出现。“宫本七月与忍足侑士一同吃饭?宫本曾向忍足告白?”娱乐新闻而已,两人都没当回事,但是两人不介意,不代表周围人不着急啊。

忍足妈妈不安又焦虑的看了看客厅自家儿子一脸漫不经心的看电视,犹豫了下,端着菜走出了厨房。“吃饭了。”

“侑士啊~”忍足妈妈欲言又止。“嗯?”忍足夹了口鱼,嗯,挺好吃,于是顺手给妈妈夹了筷子。忍足妈妈笑了笑,自家儿子本来就乖,跟迹部在一起后更温柔了。可是转眼又郁闷了。他的那个绯闻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明星出绯闻也不算大事,可是自从他俩公开后,忍足就没有过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缠身。没有什么人愿意因为想炒作就惹迹部总裁生气。所以这次也太奇怪了。更何况那个女孩子还跟忍足一个学校,还告白过?

“妈你怎么了?”忍足津津有味的吃了会饭发现自家老妈从刚刚就没说过话。“侑士,我知道当时你和景吾向我们坦白的时候我说的话不对,态度也不好。”忍足妈妈叹了口气,侑士有他自己的判断力没错,可万一……?当年他们对景吾态度那么糟糕,如果侑士这是想放弃了,她还怎么面对景吾?景吾那么好的孩子哟。真是作孽。

忍足皱了皱眉,“妈,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忍足妈妈更加担忧,他现在这是不想提起景吾的名字了吗?

妈妈不好开口,但是谦也可没这种顾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他虽然曾经跟迹部还是对手,可是相处这么久,对于迹部景吾这个人他还是很敬佩的。尤其跟忍足侑士一比,谦也鄙视的看了侑士一眼,真不知道迹部景吾看上他什么了。

忍足一脸莫名其妙,“又怎么了?”“你敢说你不喜欢她?”忍足挑了挑眉,一脸你怎么问这么无聊的问题,“我爱他啊。”谦也盯着他看了两秒,转身就离开了。听得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住,忍足有些不爽有些不解,“又发什么疯?我说爱景吾跟他什么关系?”

虽然忍足对于他这两天收到莫名其妙的谴责和鄙视目光不解和郁闷,但是好久没好好睡一觉了。过两天他还要给宫本的杂志拍封面呢。做出这个决定的忍足侑士没意识到他错过了一个发现真相的机会。

集团最近的工作氛围很好。迹部看着从他一进门到下班,员工们都一脸凝重的在工作,效率也高的可怕。迹部心情不错的想,那就别加班了。虽然他感觉最近员工都严肃的有点不对劲。

其实这两天他身边的人都太奇怪了。岳人不停的跟他讲他跟老婆之间的不愉快。这种事情都搞不定,他都替他觉得丢人。

还有幸村那家伙。把他约出去,什么都没说却不着边际的扯了乱七八糟一堆他见过的离婚案件。“你是不是傻?”他嗤笑了他一声,“我又不需要离婚。”幸村还是很淡定,“就是想找个人倾诉。”“你一个不做离婚案件的律师跟我讲离婚案?是不是有病?”要不是最后真田把幸村拖走,他都觉得自己要在幸村的声音中睡着了。

“你知道这件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真田给幸村关了车窗。“我不是怕万一景吾心情不好嘛。”幸村心情颇好的笑眯眯。“我觉得你说了之后迹部才会心情不好。”真田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但是为什么?幸村眨眨眼,“景吾给向日找律师的时候居然不找我。我很差吗?我不是他同学吗?”真田哑口无言。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

直到在法国正在打球赛的慈郎也打过来电话,他们才明白大家都在想什么。

时间线拉回来。迹部看了眼宫本,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后的。卡在发间的墨镜,精致的妆容,短衫高腰裤,红色高跟鞋,拎在手里的包包。点了点头,“这才像样。”宫本得意的晃了晃手里的包,“会长大人,我就知道会碰到你。”

一旁的美亚目瞪口呆,“侑……侑士?这是什么状况?”侑士板着脸,内心阴郁无比,“你没搞明白的情况。”

“所以谢谢当时会长大人的激励鼓舞,不然,我可能早就跟其它贵族女孩子一样早早的结婚了。”宫本喝着果汁。

忍足将切好的牛排换给迹部。迹部自然的接过来,对宫本点点头,“我只是不希望别人说冰帝出来的学生不过如此而已。”宫本眨了眨眼,吃吃的笑了笑,“不就是为了侑士嘛。要不是我对侑士表白过,你肯定不会理我。”

看着忍足一向冷淡的没什么情绪的桃花眼因为这句话弯出了一条好看的弧度,潋滟一片。宫本觉得心里有一个地方凉的彻底。

记得当时寝室卧谈。她暴躁的躺在床上滚来滚去,绫子终于没忍住一拍床板,震的全宿舍都看过来。“为今之际,只有下下之策。”阿瑶忍不住催促,“啊呀,你倒是快说。”

正在看书的和子的脑回路倒是难得的和绫子的和到一起了,“跟迹部搭讪。”她追男朋友为什么还要跟迹部搭讪?难道是练习自己的搭讪技巧?他们是好朋友没错,但是他们的审美观也一样吗?绫子以其八卦的敏锐性胸有成竹的开口,“据我观察,只要迹部跟你一说话,忍足肯定会忍不住理你。”

果然是这样。果然还是这样。他还是这样,轻易就能被迹部的一举一动牵动心绪。忍足侑士,“你是年少的欢喜。”当年她说的这些话,他其实都没有上心听吧。

低头吸了口果汁,她捂眼,“诶呀诶呀,要被闪瞎了。会长要请客。”忍足毫无所觉的吐槽,“好歹也是当了老板的人,还跟当年一样那么幼稚。”宫本撇嘴,“会长,他居然当着你的面跟我说话,跟我这个绯闻女友聊天!都不知道避嫌。踹了他跟我吧啦啦啦。”

迹部把刀叉放下,正在擦嘴,闻言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忍足慢悠悠的啜饮着红酒,“七月,下午继续监工?”挑拨失败,宫本不满的撅嘴,“我可忙着呢。要不是知道会长大人上午会来,我才不会来。”

“你觉不觉得你这句话哪里不合适?”忍足觉得他真的有必要提醒她了。“忍足同学~~~你知道初恋有多么的难忘吗?正好,你是我……”宫本幽怨的抛了个媚眼。忍足侑士,完败。

“好了,我要回公司了。买单。”迹部完全不想理两人无聊的对话。

提问:为什么大家怕他俩分手?
忍足妈妈(声音幽幽):看我儿子现在的职业你就知道我怕什么了。
谦也(白眼):我怕听他在我耳朵边儿念叨一辈子我们景吾。
向日他们(悲愤脸):你知道上次他们分手,分别找我们喝了多少吗?妈的,他俩酒量好了不起吗?
幸村(笑眯眯):诶呀,不怕。我给景吾打离婚官司哟

评论 ( 3 )
热度 ( 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