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十二) 终于轮到吵架的戏份了

时间是在他们十六七。充满活力的青春时光啊。

“会长,你能不能不要说出去昨晚我…”早岛咬着唇,有些尴尬。迹部轻描淡写的打断了她的话,“你也有我的秘密。”早岛看着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说完了?”她点头,“嗯。”

看着他离开,早岛蹙紧眉,会长的秘密?那是什么?她怎么不知道?啊!她诧异的瞪大了眼睛,难道会长说的是…昨晚在酒吧,他被男人搭讪的事情?

打量了一下校园,迹部思考了一下忍足会在哪儿。然后他毫不迟疑的选定了一个方向。

谁知道他怎么回事。迹部想着就开始生气。表情也越来越冷。本来在生徒室呆的好好的。他就接了手冢的一个电话,谁知道忍足突然就走了。

他果然坐在樱花树下。正曲起一条腿,悠闲的看着一本书。墨蓝的发轻轻垂到肩上,神色慵懒优雅的不成样子。也许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他漫不经心一抬眼,看了过来。

迹部走过去,“看的什么?”忍足翻着书页的手顿了顿,打开了封面。“王尔德?”迹部诧异的抬了抬眉梢,“你什么时候对他感兴趣的?”忍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

迹部诧异的看着从他来到他坐下都没有说话的忍足,他这是……心情不好?为什么?昨晚不还很兴奋的一起去酒吧吗?当时也没喝多少酒啊?头疼?

忍足正满心怒火不想搭理迹部,就感觉他伸过来手覆在自己头上。
…………

忍足反手就把他的手拉了下来,“我没生病。”

鉴于秘密太严重,跟过来准备对会长表衷心的早岛眨了眨眼,把视线从两人交握的双手移到天空,觉得自己应该撞见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怪不得两个人都没有女朋友,所以昨晚两人去酒吧,不是为了玩儿,是为了约会吗?嗯,确实很能掩人耳目。果然不愧是他们冰帝之王和天才啊。(大雾)

早岛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你到底怎么了?”迹部表情也不好了。想他迹部景吾对谁这么迁就过(慈郎笑而不语),忍足侑士竟然不领情?

他从来没见过迹部景吾这么生气的样子。迹部太骄傲了,不屑解释,不屑别人的理解。所以无所谓生气与否。难得看迹部唇抿成一条直线,阴沉着脸。忍足条件反射的,就想哄他开心。

……不行。

“想知道我为什么生气?”看着迹部满脸不悦,他绷紧表情,“昨晚你是不是救了早岛?”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个,迹部虽然诧异还是生气,“你也在场。”

“为什么有那么多方法,你非得说出来说那杯酒有问题呢?对,那杯酒是被下药了,但是我就不信你想不出来更好的方法,你就那么着急吗?”忍足开始控制不住脾气了,迹部知不知道他昨晚有多后怕?那是什么地方?能够给一个小姑娘下药能是什么人?他没有想过如果那个人恼羞成怒,他们两个高中生,能怎么样?对,他是迹部少爷,可是被打一顿或者怎么样,他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迹部满脸的诧异,以往忍足通常对他说的都是要保护女孩子,“她是个女孩子。而且早岛当时马上要喝下去了。”他提醒。

女孩子。忍足脸色更糟糕。“女孩子怎么了?你还记不记得昨晚被男人搭讪的是谁?”迹部脸色一变,审视他的眼神凌厉的仿佛在考虑哪里下刀最方便,“谁说要去的?”

……这件事是他错了。他这辈子都不会让他再那样进酒吧了。忍足紧了紧手指,拉回被偏离的重点(?),“看到她危险你就连后果也不顾了?”迹部觉得他这辈子也看不明白忍足侑士了。他不是深沉,他就是脑子有病。“是谁天天在本大爷耳边唠叨女孩子都很脆弱,要对她们温柔?”

“我让你对女孩子温柔的前提是让你能够安全。你知不知道昨晚你有多危险?她是冰帝的学生,但你是他们的爸妈吗?”忍足终于忍不住摔了书。

他是迹部景吾,他不跟人吵架。他不…去他妹的不。他这辈子就没被人用这种语气说过话,迹部也没忍住冒出来的火,“忍足侑士,你是不是傻?她是你的朋友!”

“她能跟你比么?如果昨晚你出什么事,我怎么办?”忍足这句话说的太委屈,迹部的怒火一下子被浇灭了。冷静下来的迹部一时不知道该不该生气。

虽然不至于怒极攻心,但是两人显然此刻说话都没过脑子。自然恢复平静的两人因为太尴尬,都没有细细思考这句话。

回过神的忍足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他没有对迹部发过火,这些话虽然是他的心里话,但他刚开始绝对没有想就这么说。缓了缓语气,“刚刚手冢找你有事?”

重新坐下去,迹部看了看收好书的忍足,觉得大概是没有问题了。嗯,果然他大爷是华丽的,他微微上挑了尾音,语调也愉快了起来。“嗯…他让我帮他照顾着点儿青学的。”

“答应了?”忍足眼神不自觉的深了深。“啊嗯。反正没什么事儿。”“是,没什么事,不知道谁的手腕上一次受了伤。不知道谁最近忙的没时间睡觉。”忍足不是不知道迹部对手冢的欣赏,可是…可是,太过了。他不是不懂迹部,可是每次看到他那么辛苦,他就又心疼又生气。

迹部不是智商高情商低的人。所以他敏锐的感觉到了,忍足不喜欢手冢?他一直都不知道。他有些惊讶。“你不是很欣赏不二吗?”“……”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躺下去,看着头顶开的极为繁盛的樱花树,迹部偏头看了看恢复淡定靠在树上的忍足,笑了笑,“其实你还是适合看恋爱小说。”忍足侑士低头对上了他的眼。他认真看你的时候,桃花眼里的光芒婉转低佪,像暗藏了无数可念不可说的情绪。“你不喜欢王尔德?”

放松下来的迹部不知不觉的闭上了眼,“啊嗯~你一个看恋爱小说都能被感动的家伙看什么王尔德……我不喜欢他。我觉得……觉得爱应……应该是很积极的能量。”

忍足神色不明的按着书页静默了几秒,“果然是迹部景吾。”只有迹部景吾,才会无惧于付出,这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他早就说过。迹部景吾的强大,来自于他的内心。

他的声线听起来感觉好像不太对。迹部想睁开眼看他,但他现在突然困的不行,像是这段时间所有的疲惫攒到了一块,倦怠的让他连眼都不想睁开。

他其实想说,“你怎么也是本大爷唯一亲口承认的天才,不要那么不华丽。”可迷迷糊糊间不知道有没有说出口,身边的人倒是彻底安静了下来。

那就睡吧。反正忍足在这儿。想到这儿,他连挣扎都没有,就沉入了梦乡。

  
“说睡就睡啊~”忍足低头看手边的人,苦恼,“等你醒了发现自己在草地上睡着了,肯定会冲我发脾气吧?这不怪我的,知道了吗?……不说话就当你知道了。那午安咯,景吾。”

评论 ( 4 )
热度 ( 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