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七)关于坏心情

“小景?你怎么来了?”三个多月没见的爱人突然出现在他的拍片现场。没等迹部回答,忍足就望了把天,冲着一旁的导演抱怨,“我们能不能拍快点?我想我们景吾都想的出现幻觉了。”

“笨蛋。”迹部慢条斯理的走过去,从一脸懵逼的忍足面前走过,和导演握了握手,“您好。”忍足眨了眨眼,这个华丽的声线,这个嫌弃的语调,是他的景吾没错。“景吾,”忍足惊喜的上前抱住了他,“我好想你啊。”

迹部眨了眨眼,一直有些烦躁的情绪莫名其妙的平复了一点儿。“所以我现在在这儿。”忍足微微挑了下眉,拍了拍他的背。“来多久了?”“嗯…也不久,刚好看到你拍吻戏。”感觉到头顶一阵沉默,迹部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知道景吾不会生气。都是男人,理解事业对自己的重要性。忍足自己还戏称景吾已经与工作结婚了。但他还是担心景吾心里不开心又不愿意说出来。

可是…

他沉默的看着笑个不停的景吾,磨牙,景吾看到自己和别人接吻这么开心完全不能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

东京,敬业的美惠小姐盯了眼前的合同一分钟,果断拿起手机,“喂,迹部先生?…总裁让我有事情找您。…总裁去姬路城了。是。…因为最近总裁认为他工作的效率降低了。…那我把合同传过去了。”

挂了电话的秘书小姐不知道电话那边,迹部爸爸不可思议的看着迹部妈妈,“你看你家孩子成什么样了?不好好工作,就想着谈恋爱。我是这么教他的?”“我们景吾终于知道心情低落的时候做什么了。”迹部妈妈无视迹部爸爸的话,认真的感慨。

导演也很给面子的给忍足放了半天假。

忍足拉着迹部的手,“我现在换下衣服,我们去逛街吧?正好逛下姬路城。”触到迹部意外的沉默,忍足微微蹙了下眉,“这两天跟我一起住在剧组吧?”迹部抬头看了看他。“虽然这里条件没有五星级酒店好,可是有我啊。”“因为有你本大爷就要委屈自己啊?”迹部笑着翻了他个白眼。

忍足眨了眨眼,“我们要同甘共苦啊。”迹部扭脸看了他一眼,突然扭过脸正视前方,“先去吃饭吧。”“好。”“不过,在这之前…”

接下来的话淹没在唇齿间。迹部松开拉着的行李箱,单手拽着他的领子,带着迹部景吾特有的热情和强势,咬到忍足的唇上。忍足不以为意的笑笑,主动张开了嘴。

恋恋不舍的收回自己搁在迹部锁骨上的手,替迹部扣好扣子。“你穿这件衬衫真好看。”迹部出门时只随意穿了件酒红色的贴身收腰衬衫,领口惯性的微微敞着,露出精致的锁骨,脖颈的线条被衬得格外修长。明暗的光影交错间,他眉梢轻挑,唇角微勾,本来美艳的五官柔和了平时的凌厉,越发妍丽起来,如同漫天风雪中大片大片怒放到极致的红玫瑰,带着不管不顾的风情和摄人心魄的潋滟,却因为本身的气场,越发的骄傲矜贵.

“还有,”他弯腰拉起来迹部的行李箱,“刚刚,你确实是吃醋了吧?”“闭嘴。”顿了顿,迹部景吾傲慢的扬了扬下巴,“你管我?”

晚上,忍足侑士抱住懒洋洋靠在他怀里的迹部景吾,“最近心情不好?”迹部闭着眼动了动,“不然不能来找你?”“不是,”忍足吻了吻他的头发,“还记得高中那年我带你去知床吗?”迹部点点头。

被他的头发蹭的发痒的忍足忍不住笑着摸摸他的头发,“当时我就告诉你了,承认自己心情低落也没什么关系的。”

每个人都会有负面情绪,骄傲自信如迹部景吾当然也可以有。迹部景吾不一定要时时刻刻都充满勇气、自信骄傲。

“虽然现在我们都有工作了。可是你想的话,我还是可以带你去任何地方。”

他也可以任性、也可以随便发脾气。这是忍足侑士赋予迹部景吾的权利。

“我爱你。”

说看到吻戏是因为尊重自己的事业。吻自己是因为吃醋。想吃饭是因为觉得自己瘦了。

“可你不承认也没关系。”

迹部景吾可以一直不坦白。因为忍足侑士都会懂。

“所以,就不要有任何负担的依靠我就好。”忍足侑士起身关了灯。

躺下来,他看到爱人月色下的眼睛。那是他见过最美的蓝。最透澈的阳光下的海。而他在十多年前就毫无还手能力的撞了进去。

此刻它的主人正用那样的美看着他。华丽的声线被压的很低,“不用到处散心。”夜晚会让人变得感性。他感觉到爱人将手搭到他腰间。“你不是说有你吗?”

“是。”忍足摸摸他的脸,你有我。“那么,晚安哟~景吾。”

“晚安,侑士。”


其实两个大男人谈恋爱不一定会有我写的这么腻歪。@_@ 但是,管他呢,心情不好就应该好好的谈恋爱。

评论(1)
热度(45)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