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意外04—05

01  02—03

04

“正好,侑士,那套西服我让他们改了改,你一会儿再去试试,应该合身了。”迹部妈妈笑着冲忍足招了招手,然后突然感觉不对,“你们今天竟然都不加班?”

……两个人面面相觑,然后换了个位置。

迹部妈妈蹙了蹙眉,看着她儿子有些抱歉的冲她笑了笑,然后拘束的坐到了一旁。而忍足侑士则皱着眉,一脸深思的坐到了她身边。

……???

当然这时候,迹部妈妈还不知道接下来这个表情在她脸上出现的频率会更高。

“什么?”迹部妈妈不小心碰倒了搁在旁边的茶杯,然而她现在无心去管。“你说你才是景吾?而他是侑士?这么大了,这种玩笑不好玩。”

迹部——实际上是忍足正在擦桌子上的茶水,避免水流到迹部妈妈身上,烫到她。被迹部妈妈这么一看,只能扯出一脸“我也知道很扯可是景吾说的是真的”的微笑。

忍足——现在是迹部景吾则伸出手握住自家妈妈的手,“妈,你不要紧张。”看忍足把桌子擦干净,才继续开口,“我真的是你儿子,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迹部景吾从他小学在英国的第一次考试成绩说到他爸爸有一次因为喝酒太晚回家被迹部妈妈踢到客房睡了半个月,刚要接着说他妈妈及时让他闭上了嘴。“所以……”迹部妈妈艰难的打量了下两个人,视线着重停留在了忍足身上,“你才是景吾?”

刚刚被迫听了一耳朵迹部家机要秘闻的忍足侑士被迹部妈妈用复杂的眼神打量了一下,顿时生出幸好他现在的身体是迹部景吾不必担忧被杀人灭口的想法。他下意识的想伸手去推眼镜,然后又推了个空。

正跟妈妈解释情况的迹部景吾居然还抽空瞥了他一眼,语带威胁,“不准往我脸上戴乱七八糟的眼镜。”

你都能把我的眼镜摘了,我为什么不能往你脸上戴?忍足侑士内心疯狂的吐槽,但看了看一脸复杂的迹部妈妈,克制委婉的表达自己的情绪,“这样我不习惯。”

“你会习惯的。”迹部景吾冷酷无情的回应。



“你是说你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迹部妈妈听完他俩陈述,提取重点,“侑士是早上感觉有些头晕,请完假睡了一会儿,醒过来就是这样;景吾是突然头晕,正常之后就是这样?”

“嗯。”迹部点头。

忍足微妙的看了他一眼。作为当事人他当然知道迹部都省略了什么,但是看迹部妈妈这么担心他们,他有些小小的愧疚。

“医院……去医院有用吗?没用。”迹部妈妈自言自语的否定了自己的问题,有些慌,“我去找你们爸爸?”

“虽然这件事有点儿太……”迹部握住自家妈妈的手,“匪夷所思。不过目前我们两个都没事,妈你不要慌。”

迹部妈妈突然发现另一个问题,“也就是说,侑士,你还没有告诉家里人这件事?”

“不要担心。告诉您之后后我就会告诉他们的。”忍足立刻端正表情,认真的回答。

“那就好。”迹部妈妈思考了片刻,“景吾,陪侑士一起去跟他家人解释一下。我得跟你爸说一声。那你们明天就别去上班了?”

“嗯,明天下午请假陪侑士回家。不要担心我们,”就算这真的是平行世界的妈妈,迹部景吾还是不舍得让他妈妈太过担心他,“没事的。”





05

不管怎么变,学过的东西不会骗人。

在忍足顶着迹部景吾的脸跟忍足爸爸聊了半天临床知识后,忍足爸爸终于相信眼前这个小子就是他那个儿子。

“怎么回事?”忍足爸爸皱着眉头,上下看了看迹部和忍足。

迹部和忍足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开始重复他们说了无数遍的解释,“我们也不知道。突然感觉头很晕,醒过来就是这样了。”

忍足一家都是科学唯物主义者,能够大半夜巡视太平间都不虚的那种!让他们一时半会儿接受这种灵异的事件确实很难,但换个说法就没那么困难了。

“也许是你们两个人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磁场能量相近?”忍足绘里奈若有所思。

“谁知道呢?”忍足耸了下肩,然后被迹部瞪了一眼。忍足这才想起来,他现在顶着迹部大爷的外壳,想必这位大爷对这种看起来非常不华丽的动作是很抵触的。他叹了口气,冲姐姐点点头,“应该吧。”

这样……绘里奈跟忍足父母对视了一下,提出了一个另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生活的问题好解决。虽然他俩结婚这个事谁都无法接受,但总比跟其他不熟悉或是不认识的人一起生活好。

唯一的问题就是每天面对镜子里另一张脸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好在两个人多年损友,这种心理作用可以减轻点。

看着别人顶着自己的脸也很诡异,看着对方做出不符合自己审美的动作也很难受,甚至有点儿好笑。不过这一点也可以克服。不然你看,刚开始他俩看着自己的脸做出各种奇怪的表情时内心还宛如日了狗,现在两个人已经可以 勉强平和的对视……几分钟了。

可问题不在这里。

“工作怎么办?”绘里奈忧心忡忡,“你们专业又不一样。”

忍足眨了眨眼,踊跃发言,提出解决方案,“反正我做手术时也要带口罩,一直带着口罩不就行了?我们身材类似,再说我气质这么特殊,别人不会看出来的!”

不等迹部景吾踹他,绘里奈就代劳了他这一行为,“刷脸签到被你吃了?”

“开个玩笑活跃气氛,”习惯他姐一言不合就踹他,他淡定的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有别的方法我也不会请假啊。”

“啊……嗯。但我们又不知道得花多久才能找到解决的办法。”迹部回过神,正经的回答问题。绘里奈没注意,她踹了忍足之后,迹部盯着忍足看了很久。毕竟……那是大爷他的身体。从小到大,哪有人敢踹他!没看他自己都没踹吗!

忍足爸爸皱着眉,开始数落忍足,“当初你要是回家里医院工作,要请多久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的事?用得着考虑这么多?”

这话说的,忍足愿意去哪儿工作不是他自己的自由吗?就算是一时情急,这样的话听起来也太不合适了。迹部皱眉看了眼忍足,忍足一脸的无所谓,看起来好像并没有放心上,但怎么想他此时的情绪应该都不会好,不过这毕竟是长辈。



“……看起来结婚后我们经常一起回家。”显然以前的两个人不是第一次住过忍足的房间,迹部住过的痕迹非常明显。在忍足心不在焉的打量他房里两个人留下来的东西的时候,迹部有些尴尬的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忍足也任由话题一路往不着调上奔跑,半真半假的回道,“我不是对同性恋有什么歧视,但说真的,每次一听到结婚这俩字跟咱俩并列在一起,我总是感觉……怪怪的。”

“你还觉得本大爷配不上你?”迹部景吾提高了声音。多少人求着他跟他们交往他都不愿意,忍足侑士居然敢嫌弃他?“我还没瞧不上你呢。”

忍足莫名其妙的看着迹部景吾说着说着又把脸扭到一边,他当然不会以为迹部这是害羞不敢瞧他,“你什么毛病,看那边干嘛?”

……

迹部不情不愿的看了他一眼,一脸痛苦的又扭过头,“我对着自己的脸没办法生气。”

忍足一时无言。纵使相处这么久,不得不说,“迹部景吾,你真是个奇葩。如果真有可能的话,你最想结婚的人大概是你自己吧?哦——”忍足侑士恍然大悟,“这就是你纠结两秒不纠结了的原因?”

“难道我还能是因为你?”说着,迹部弯腰捏着自己的脸打量了一下,“要不是这里面住的是你,我真觉得跟我自己结婚也不失为最佳选择。”

忍足面无表情的把迹部的手拍下来,“别用我的手去摸你的脸。我也很嫌弃。”

看起来忍足情绪好很多了。至于忍足刚刚说的觉得奇怪什么的,他完全没当回事。他们俩的事情,说实话虽然有点儿奇怪,但目前为止也只是给他们工作上带来了一些困扰。大概……他若有所思。反正两个人都知道是假的,有什么关系?

不得不说,虽然两个人默契多时,在这件事上,迹部还是没有猜对忍足侑士的意思。

我怎么觉得局势越来越不受控制了,跟景吾的关系会不会太过了。忍足躺在床上发呆。其实这两天他跟迹部景吾已经是坦诚相见了!每天上厕所洗澡什么的,对方身上哪儿有道疤都知道。而现在,他们要把双方之间的感情再进一步,就算只是假的,到时候一切恢复正常后,他俩该如何自处?

———————TBC————————


评论(15)
热度(59)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