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玛丽苏文里的忍迹

01

“小景,你再这样看我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呢?”迹部的眼神锋利如刀,仿佛能割伤人的灵魂。其他人看着忍足的眼神瞬间诡异起来,那意思:你瞎了吧?面对这样的眼神你也能调侃下去?

忍足优雅的使着刀叉,唇角笑意轻如春风。迹部淡定自若的收回视线,眼神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想多了。”

忍足擦擦嘴,看着早早结束用餐的华丽少年,一丝温和的流光闪过他深如寒潭的眼睛,“吃完饭能赏脸陪我散步吗?”

对他文绉绉的说辞,迹部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走吧。”

“小景看出什么了?”忍足双手插兜,表情温和又淡定。

迹部不紧不慢的看着眼前,“为什么这么说?”

知道自家部长的习惯,忍足半点都不惊讶,笑意翩然,“难道说你不是为了这两天的流言找我的吗?”

迹部偏头看看他,好看的凤眼带着难言的笑意,“或许该说看她们为什么这么喜欢你?还是该说看传说中换女友比换衣服还勤的忍足是什么样的人?”

“啊勒,小景,这么说好过分。你是在嘲笑我吗?”

“不,怎么会。”迹部收了笑意,表情又冷又傲,带着难掩的凌厉。

“你没告诉我就替我查了。”忍足站定。迹部跟着站定,看他。忽然忍足笑笑,“你就没有想过流言的真实性?”

许是没料到他会问这个,迹部难得表情空白了一秒,片刻他笑得自信,“我只要确定你没变就可以了。”

忍足恍然,这就是他刚刚看的?……终于,他忍不住吐槽,“迹部我说你的洞察力是X光吗?”

迹部淡定接招,“不,至少我看不出来你的大脑有没有出问题。不然,我肯定第一个替……”他偏偏头,“慈郎看看。”忍足忍俊不禁。

上午课间。
“侑士,”向日从班里跑出来看路过他们班的忍足。

“怎么了?”忍足意外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向日。

“他们为什么都那样说你?”忍足扬眉,恍悟,摊手,“岳人,你才知道他们这么说吗?好了,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已经是第n个这么问我的人了。”

向日沉默,俏丽的脸上还带着生气留下了的嫣红。

“好了,去上课吧。我会搞定的,嗯?”

向日点点头,拉着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过来的慈郎,表情还是有些愤愤。慈郎打了个哈欠,一双眼睛写满了懒散和困意,“不用担心啦。小景肯定已经查的差不多了。”

时间拉回午餐后。忍足看着眼前站的自然又笔直的身影,脸上渗出了止不住的笑意,“小景?”

迹部微扬下巴,表情漠漠的等待他的话。

“你是不是照顾慈郎他们习惯了,忘记我自己就可以搞定这种事情?”

微恼的情绪一闪而过,迹部垂下了长长的眼睫,语气平静又格外凌厉,“本大爷当然知道你可以自己搞定。可是在冰帝,本大爷不容许有这种不华丽的事情发生。”

他侧脸的线条精致的让人有很脆弱的错觉,但每个表情却都冷厉的难以接近。他叹了口气,迹部可真是……可爱啊。“是是是。放学我去找你?”

“啊恩。”

看着迹部挺直骄傲的背影,忍足表情依旧温和,但那双眼却仿佛突然淡下来了温度,深邃凝远,无从探究,也无法触近。他知道迹部这个人护短到一定境界了。可是这种事情,还是应该自己做的,毕竟迹部他是冰帝的王啊~让别人认为不公正的话不太好吧……

不过,他无奈的摊手,唇角的弧度有些微妙的上扬,“我又不能影响他的决定。”




02
放学后。忍足随意的走着,拐弯的时候却不小心被迎面而来的一个女生撞到。他拉了拉因随意挂着一个肩膀而下滑的书包,弯腰扶起面前的女孩子,语气柔和,“抱歉,同学,还好吗?”

那个女孩子抬头看了看他,表情慌乱,但眼神平静又带着莫名其妙的笃定,“还好。你呢?还好吗?我很抱歉。”

声音也意外的好听。仿佛接收到什么意外的信息,忍足微微挑了一下眉,眼中的惊讶一闪即逝。给了对方一个温和浅淡的笑容,“你没事就好。”眼镜后的眼睛像一汪深的触不到底的湖水,清澈却让人捉摸不透。

“总感觉很奇怪。毕竟你跟她没有一丝利益关系。”迹部双手交叠,靠在椅子上,神情冰冷。忍足接过资料,没有在第一时间打开,反而微微上前靠近他,“景吾~”看着迹部直直看向他,他温和一笑,“在冰帝,有我们两个联手做不到的事情吗?”

迹部收回他的视线,表情一分分缓和下来,“这样败坏你的声誉,她能从中得到什么?我反正不会相信‘全世界的女人都不爱你了,只有她一个人她就能跟你在一起了’这种鬼话。”

忍足笑,虽然担忧自己的小景很可爱,可是,这样面无表情吐槽的小景更可爱啊有木有?“我刚刚见过她。感觉她很奇怪。”

忍足微微皱眉想了想,“初中我见过她。但是……跟现在不一样。”他翻着手边的资料,“我记得那时候她一个人蹲在花丛中哭。”说完,他补充强调,“你叫我们去找慈郎的时候。”

迹部若有所思的抚着脸上的痣,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很明显的审视意味。片刻,他偏头,“好像是本大爷想多了。她给你写过情书吗?”

忍足挑眉,“你是说单纯的想让我注意到她?”

迹部理所当然的点头。忍足长叹一口气,“我只是在当时递给她一张纸巾而已。如果是你你也会的。哦?所以说……”

“所以说……”迹部意味深长的重复,只是眼神带着隐隐的笑意。

顿了顿,忍足决定不理会迹部,“还有,刚刚我碰到她了。嗯,怎么说呢?有很奇怪的感觉。”

迹部双手交叠微微侧脸,满是戏谑和调侃,“心跳的感觉?”

“不是,小景你不要乱说。但是那种感觉……”很像他每次看到迹部时的心情。“心跳好像突然加快了。如果是别人的话,肯定会误认为自己喜欢她。”忍足艰难的措辞着。

迹部挑眉,“认真的?”

“嗯。我很认真。”迹部低头,如果是别人,他当然不会相信他,这种荒谬的措辞。可是忍足侑士的话……他思忖片刻,“先观察一下?”
“好。”

不过,“你怎么这么肯定不是喜欢上她了?”
“小景,你今天没有事了吗?我们一起……欸?当然是因为我大概有喜欢的人了。”
“不告诉我?”
“到时候会告诉你的。反正你肯定会知道的。”
“嗯,我家今天有新菜单。你应该会喜欢。”
“这样啊,那我就打扰了。”
“啧,你能不能正常点儿说话?”

随着少年们的声音逐渐远去,风轻轻刮开迹部桌上的文件。最上方的文件静静的打开到一页,高二B班宫原玲。照片上的女孩子略带害羞的看着镜头,长长的黑直发,笑得可爱。


03
宫原玲默默的看着窗外。穿越到这里虽然很意外,但是在看到自己的学校叫冰帝时她就明白了,网王的世界。真是太意外了,她默默的想。只不过没想到自己附身的这个人跟忍足有这么深的渊源。她苦恼的想,其实她更喜欢迹部,可是...

她想起那次对迹部、忍足他们的惊鸿一瞥。他们两个都是气势逼人的少年,她犹豫着,迹部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高不可攀了,清冷到近乎凛冽。要接近的话实在是……可忍足就不同了。给人的感觉绅士温和,肯定很好接触吧。想起日记里那个温柔递给原主纸巾的少年,她感叹,哪怕知道他风流花心的本质,也忍不住让人产生好感。

而且渡边末的话,这果然是她看过的小说。

在那本书里,女主渡边末是一个智商超级高的黑道千金穿越而来。虽然穿成了迹部的青梅竹马,但是她对手冢更感兴趣。于是她从冰帝转学到青学。因为原主和宫原玲是朋友,再加上原主喜欢忍足的原因,千方百计撮合两个人。结果在此期间,忍足反而对她有了兴趣。同时,她和迹部也因忍足的原因屡屡相逢,迹部对她刮目相看,慢慢有了好感,不过,众所周知的是,女主和不二关系很好。就在大家都以为她喜欢的是不二时,她向越前告白了。


迹部出手压下了所有有关忍足不好的流言后没有什么大的动作。估计是观察她的目的。不过忍足疑惑的是为什么不告诉岳人他们有关这个女孩子的事。虽说迹部一直很照顾他们,但是毕竟不能一直护着他们。

迹部站在窗前,看着楼下同学们谈笑风生,是最纯粹的青春里的明媚风景。所以,扰乱这种宁静生活的人,不可饶恕。

“因为宫原玲跟慈郎和日吉的关系都还不错。”转身,迹部表情淡淡的陈述。忍足安抚的握住他的肩,“这不该是你心情不好的原因吧?”

“本大爷不是心情不好。”迹部下意识反驳。可是看着忍足一直温和看着他的包容的眼神,沉默了几秒,妥协的垂下睫毛,“我查过宫原玲。”他的眉蹙紧,“可是根本没有发现她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说呢?她身边的人感觉她变了,却说不清是什么时候。”

忍足了然,是这种处处充满变数的事情发展让他烦躁,“若他们好说,不管怎样肯定会听你的话,他们总不会突然犯傻。至于宫原玲,她还在冰帝。”

迹部抬眼看了看一直站在身边的他,表情缓和了一点,终于说出了他一直烦躁的原因,“本大爷完全不知道我的父母怎么了。他们突然暗示我他们很看好渡边家的千金,希望我多多照顾她。这一点都不符合他们平时对我的教育。真是不华丽。”

忍足靠在窗沿上。视线无意识的被屋里最耀眼的存在抓住就再也移不开。金发垂落,微蹙着眉,无意识的抚着泪痣。仿佛被阳光眷顾,随意站着就能让人感觉到耀眼和气势十足。熟悉的香味缭绕在他周围,突然有些恍惚。

迹部看看安静的忍足,即使他依然站在那里,可突然就感觉遥远成了一片深蓝色的海。犹豫了下,迹部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这方面你不是很擅长吗?”饶是他再怎么心思缜密,这方面他依然不如忍足。

忍足突然就有点淡淡的恼怒,“我也很少交女友。”

“想什么呢?”迹部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我是指怎么样能委婉的拒绝顺带不影响两家关系。”

看着一脸莫名的迹部,忍足眨眨眼笑了,“我觉得你自己上场就行了。你知不知道我们学校的女孩子怎么评价你的?”没想得到回答,他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迹部sama很完美啊。可是要说男朋友的话实在是太优秀了,让人会有压力的。那种气势那种气场,不知道什么样的女生能够配得上他。”

迹部面无表情,“呵呵。太完美还是本大爷的错咯?真抱歉哈。啧,认真的,本大爷不想应付这种事情。”

可惜这个时候他跟忍足的思维没在一个点上,所以忍足突发奇想,“你要是愿意以后都叫我侑士的话我就负责了。”迹部一脸卧槽,你智商被狗吃了么的表情。片刻看忍足一点改口的意思都没有,震惊,“你竟然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不。”忍足摊手,笑得狡黠,“我叫你小景你叫我忍足,我岂不是很亏?”迹部简直难以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就是他心目中的冰帝的天才么?思维这么的……他克制住抚额的冲动,冷冷看他一眼,将所有的鄙视之情通过白眼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后,不甘不愿的扭脸,“成交,侑士。”

“小景,原来你真的这么不喜欢她啊~”忍足意外。很难看迹部对一个女生表现出这么大的嫌弃。

“不是嫌弃。而是感觉有些不对劲。”将忍足的外套递给他,迹部边关门边说,“渡边家跟我家是世交?可是每当我仔细想,竟然一点有关的细节都想不出来。我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他表情费解。“你听说过她是我的青梅竹马这件事吗?”

忍足之前也有听过,渡边家千金,迹部青梅竹马什么的。他之前总是感觉很烦,一点都不想了解跟迹部关系这么好的女孩子好吗?可是迹部这么一提,他才恍然。如果真是他青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略带惊讶的看向迹部,“小景,你竟然会敏锐到这个地步。”

迹部比他更惊讶,“不是你那天问我她真的是我的青梅竹马吗?我以为是你先怀疑的。”当然,迹部永远不会承认当时他的初衷好像是为了拿出一份足够完美的履历让忍足看看他的青梅竹马有多么优秀。这么蠢绝对不是他。



04
“忍足,跟我出来一下。”迹部站在忍足的旁用手指敲了敲桌子。正在转着的笔直直摔了下去。放空中的忍足回神抬脸,惊讶。不是惊讶于迹部突然出现在他座位旁,当然他也很疑惑为什么。也不是惊讶于迹部竟然没有遵守承诺叫他侑士,本来就是开玩笑。他惊讶的是……迹部,竟然,会有这么烦躁不安的情绪!上一次还是与青学比赛之前。他站起来,椅子在地上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

“迹部?”忍足看着一路没有回头直奔学生会办公室的迹部,有些疑惑和担忧。什么事会让一向冷静自持的迹部有这样的表现。

坐在沙发上,冷静下来的迹部抚额,“我没事。刚刚只是想让你帮我整理些文件。没想到各部部长已经拿走了。”

“真的?”眼镜下忍足眼神深的透不进一点光。“嗯,去上课吧。”忍足点点头,走出了门。关门的瞬间,他回头看了眼静静坐在沙发上的迹部。单手支着下巴,一只手放在扶手上。一动不动。夕阳如火的微光在他璨金色的发丝上流淌。静寂的像一张油画。

听到关门的声音,迹部转头,眼神锐利。

同时,天台上宫原玲腿一软靠在墙上。气场全开的迹部景吾没有同龄人可以轻易抵挡的住。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刚刚的情景。

“书里的世界?无论我相不相信,这个秘密,”面对女生他难得抛下了绅士风度这种事。表情凛冽的像极地的雪,眼神凌厉,一向仿佛自带阳光背景的人第一次让人有如坠冰窟的错觉,“你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还有,离他们远一点。”

只要是有点智商的人都能看出来他是想保护身边的人。本来微微荡漾的心在瞬间急剧收缩,脸色不可自制的白了。他是动漫里一往无前、自恋慵懒的冰帝部长,他是小说里华丽、浪漫、一味求爱的高富帅,可现实中,他是凌厉、犀利敏锐的冰帝部长,迹部家的继承人。

“慈郎,你知道小景去哪儿了吗?”忍足笑笑,一脸好奇。

“不要问我。”慈郎皱眉,“我们刚刚跟小景吵完架。对了,也有你对不对?”慈郎看着他,眼神带着隐隐的指责。

忍足控制着自己的表情,一脸空白的想,自己肯定是听错了。吵架?小景?慈郎?谁不知道迹部最宠慈郎,若最尊敬迹部,怎么回事。“我什么?”

“怀疑小玲啊。小玲很可爱的。她一直都很喜欢你和小景。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小玲?”灵光一闪,忍足说不清是惊讶还是了悟的开口,“宫原玲?”看着慈郎的表情,他不动声色的蹙起了眉,“我很抱歉。”

背过身,他一向淡淡的表情瞬间带上了说不清的疑惑和深意,他们竟然为了宫原玲跟迹部吵架?那么迹部肯定是找过宫原玲了吧。他笃定的笑了笑。

“没有。迹部会长怎么会来找我?”宫原玲表情不自然的看着忍足。

表情这么难看,迹部有吓到她吗?“抱歉给你带来麻烦。迹部也是因为担心慈郎,我来是替他道歉。”

宫原玲疑惑的眨眨眼,莫非迹部已经告诉他了?好像有可能啊。她回想两人之间相处的氛围,越发觉得这是事实。不过,“本来就是这种说法太过不合常理。迹部会长也是因为担心他们。你可以告诉迹部会长放心,我会保持好距离的。”

“嗯,我明白。你不要太拘谨。”不对劲,非常不对劲。提到慈郎他们,她的表情是平静的。迹部吓到她的地方不是因为慈郎他们?那会是什么?还有不合常理?什么情况会用到不合常理?

宫原玲看着淡淡微笑的忍足,心情缓了下来,“忍足桑。”

“叫我忍足就好。”忍足笑容温和浅淡,温柔的仿佛亲切的邻家大哥哥。

“忍足同学,我很抱歉。”“嗯,我明白了。快上课了。不要太担忧。你可以去班级里找我。嗯?”忍足笑得柔和。

回身,忍足揉了揉脸,疑惑更深。到底什么事情让迹部连他都不告诉。会是什么事?迹部这种性格虽然让人感动,但是说实话还是让人有种淡淡的不爽感。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05
迹部不是没有注意到忍足跟宫原玲最近的接触频繁的过分,但是一开始忍足就很容易跟女孩子相处好,之前跟他关系好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也有可能他突然喜欢上她了呢?他没有理由让他不跟她接触。

至于宫原玲,他蹙紧眉,不行。好歹是自己亲口承认过的天才,忍足想套话的话她不可能是对手。虽然他不一定会往这方面想。默默站在原地几秒,他头痛的用指腹摸摸泪痣,好像怎么样他最后都有可能知道。且这种可能性高达80%。如果那天他稍微冷静那么一点点的话……不管怎样,不能说。

可看到校园里宫原玲和忍足侑士笑意妍妍的画面时,他表情慢慢淡了下来,眼里满满的都是阴郁。怎么回事?好烦。迹部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绪,烦的要命怎么办。

在他情绪越来越混乱的时候,忍足敏锐的注意到了他。然后本来还很愉快的表情一顿,眼神深处空白了几秒,他礼节性的给宫原玲道了个别就直朝着迹部走去。

迹部有种接近宫原玲的冲动,可同时他清醒的明白自己对她并没有任何好感;理智告诉他应该尽早告诉忍足,可是他突然很想就这么离开,又想指责他竟然靠近宫原玲。这种种复杂的心绪让他几乎保持不住冷静。可惜几乎只是几乎。对于迹部来说,有种更重要的习惯深入骨髓。

“小景?”忍足伸手摸了摸他的脸,“怎么了?”

迹部顿了顿,奇迹般的感觉心绪有些恢复,“有事告诉你。”

忍足在摸到迹部脸的时候就意识到了不对。他的这个举动不对。看了看没有反应的迹部,他任由注意力转到别的地方,“什么事?”

“……这是宫原玲告诉我的。”他省略了很多不必要的细节,直接跳到重点。

忍足微怔了下,偏头笑道,“你怎么会相信?”

迹部扬眉,“万一是真的呢?”

“不对。迹部,你在骗我。”忍足冷静的看着他,一针见血。迹部沉默。

忍足很少生气,但现在他的心里涌出一种极端的愤怒。这很不正常。他不会对着迹部这么发脾气。无论是不是喜欢他。果然还是宫原玲带来的影响。可是他现在没有考虑那么多,只是看着迹部。

片刻,迹部终于一脸崩溃的闭上眼。“你知道吗?我爸妈他们……让我因为缺席上周渡边末生日晚宴给她道歉,我问为什么,他们竟然说,难得见到一个能压制住我脾气的女孩子,让我抓紧机会,她可是他们属意的儿媳。”简直太蠢了,他默默的想。“我!道歉?!呵。她那样的女孩子……你觉得我会缺女朋友?最不可思议的是,她竟然能跟我打个平手?一个女孩子的力道,竟然比你,比我更强?”

他很少这么说话,可是他不是忍足侑士。他没有忍足那么好的修养和待谁都能很温和的习惯,他会生气。最重要的是之前他竟然都没有想过这件事情的合理性。直到看到忍足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思维一点都不对。所以之前不管忍足跟宫原玲走那么近不只是因为不想,更多是他自己也在怀疑。这太不科学了。

他看着忍足,眼神不自觉的带着一丝期待。
看着难得失态的迹部,忍足笑得愉悦,这样生气的迹部真可爱。“那我就跟你一起去,别担心。其实我觉得应该让她们离我们远一点。”

“她们?”迹部重复。眼神带了了悟,他不止受到了渡边末的影响,还有宫原玲。不过上次见她因为她讲的事情情绪波动有点大没注意。“我只要跟着你宫原玲就不会找我。欸~话说迹部你吓她吓得很成功呢。”忍足忽然扯开话题。

“那也没让她明白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通知过她离你们远点,当耳旁风了么?“可最根本的是解决这个问题吧。”他有些不甘心。

忍足笑笑,“快生日了。”

所以说两人对此的直观感受是愤怒。被人控制什么的,像两人这么高傲的人,想想就觉得自己被耍了。而且这绝壁是在嘲讽自己智商的节奏。报复做坏事什么的,不做还以为他们不会做吗?迹部少爷表示坏人这个词之前一直是他的专属呢。


06
众人看着接过手机后脸色就冷淡的要命的迹部,面面相觑。慈郎一如既往的被推出来挡箭,“景吾?怎么了?”迹部景吾若有所思的摸着泪痣。“小景?”慈郎奇怪的又叫了他一遍。“嗯。”迹部无意识的应着,“没事。侑士,你过来。”

其他人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人,向日有些奇怪的看着慈郎,“什么时候开始部长叫侑士不叫忍足了?”

“唔...不知道欸。”

“对了,今天训练加倍。”看着众人以为他是心情不好所以委屈不敢言的样子。忍足无奈的笑着推了推眼镜,迹部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休息室里,迹部表情隐隐的带着厌恶。挑战他会让他感觉到充满动力。可是这种给自己带来奇怪影响的人,会让他厌恶。忍足看着他郁郁的眼神,不自觉的笑了笑。这两天他倒是看足了跟以往不一样的小景。

毫不意外的,“跟渡边末的约会?”迹部烦躁的看了他一眼。“好啦好啦,”忍足温软了表情,“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迹部点点头,随后感觉这句话有点不对,又觉得……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

“就当我们两一起去吃饭。”
“嗯。”

忍足看了看擦头发的迹部,唇角的笑意温和浅淡,“那现在让他们结束?”

迹部笑着偏头看他,“为什么?”他直起身子,抛下了那点不华丽的隐忧,他还是一往无前、心思缜密的冰帝的王,“本大爷说的话什么时候可以打折了?”说着,他表情一点点的锐利起来,“本大爷才不管她们是什么。书里的人也好,平行时空穿越来的也好,女主也好,在本大爷的世界就给本大爷遵守本大爷的规则。”

忍足不经意的眯起了淡漠凛冽的眼眸,唇角的笑意越发的深,“所以小景你,终于不想跟她们玩下去了?”

迹部侧脸,对视片刻,他突然缓缓笑开,“你到底是有多了解我?我一直想知道在她们那个世界她们是怎么样对我们这个世界造成影响的。”

“可是现在你失望了,不再期望从她们那里得到什么信息了。”忍足接到。迹部环胸从窗里看着场地上训练的众人,表情冷硬,“我想我还是友情送她们去国外呆着吧。”

忍足看看迹部,微微叹息,“知道你不喜欢明明知道对方说的是真的却不得不让对方陷入那种地步。但是为了更在意的人,这也没错不是吗?”

“侑士。”额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眼睛,“假设你还记得她们是一群女孩子。”忍足无所谓的摊了摊手,“但更重要的是你不是她们啊。小景,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我认第二没人可以认第一。”他轻笑着把手搭在他的肩上,哥俩好的姿势简直不要太标准,“你知道的,无论怎样,我都会一直陪着你。”

迹部侧脸,忍足看着他的眼睛,他眼里难见的带着柔和的笑容,“我突然想跟你打一场网球。”

忍足失笑,“遵命遵命,我的少爷。”

————————END——————
其实这篇才是我的第一篇文。

修都不知道怎么修。

自己看着乐还不如大家一起乐。所以就这么扔上来了,顺便让你们看看我刚开始的文风(捂脸)

别嘲笑我!!!!!TAT

评论(6)
热度(52)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