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情人节之吻

重温声音特典,听到忍足侑士这首歌,被撩的血气上涌!!!

 

 

 迹部拿着忍足刚刚从路那头买过来的饮料,还没开口,就见忍足突然掉头向前面的路口跑过去,“别动她,让她保持平卧。”他迅速跪到路边晕倒的女孩子旁边,“你们有人打急救电话了吗?”

 

等救护车把那个路边突然晕过去的女孩子接上车,忍足把症状陈述完毕,谢绝她家人热情的道谢回来,迹部已经在路边站了一个小时了。

 

“抱歉。”接过迹部递过来的纸,忍足擦了擦汗,有些喘,“我们刚刚说干什么来着?看电影?”

 

“一会儿去看吧,先去前面那个咖啡厅坐会儿。”迹部率先向前走。

 

等坐下来的时候,忍足才发现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看自己。他有些尴尬的打量着自己的衣服。刚刚给那个姑娘做急救,又帮她包扎腿上被磕到的伤口,现在上面全是灰尘和血迹。先提出来像个普通人一样约会的是他自己,率先打破这个节奏的也是他。他叹了口气,“对不起啊,景吾,破坏你的心情了。”

 

迹部不紧不慢的瞥了他一眼,“还好。毕竟你的职业跟我的不一样,比较严肃,总不能看到不管。”

 

呃……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是感觉怎么那么不对呢?忍足怔了怔,是他想太多了吗?

 

“加冰的。”迹部把杯子推过去,示意他快喝。

 

毕竟他是真的渴了,忍足没顾上想更多,端起杯子喝了几口解了解渴。余光瞥到迹部毫无动作,有些诧异,“景吾,你不喝吗?”

 

迹部把注意力重新放到忍足身上,解释,“我刚刚喝了很多,没那么渴。”

 

渴是不渴了,累也不累了,但是下一个问题出来了。

 

忍足侑士,一个家里条件不错、从小就很挑剔的大少爷,一个有点儿洁癖的医生,穿着一身脏乱、还带着别人血迹的衣服,由衷的感觉到了由内而外的难以忍受。即使是在洗手间做了简单的清理也一样。

 

于是一路上,迹部就感觉忍足侑士像当年跟他表白之前吃饭时一样,坐立难安,顾左右而言他,心不在焉。他忍了忍,试图把他的注意力拽回电影上。

 

“女主身手很酷。”

 

迹部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纠正,这个女的不是女主,刚刚那个哭着躲进洞穴的才是。所有的期待突然戛然而止,没什么兴趣的扫了眼荧幕,他撇了撇嘴,然后迅速把这个略显孩子气的动作收敛,“回去吧。”

 

忍足僵了僵,有些难言,他说错了。

 

“这个电影没什么意思。”他伸手把忍足拽起来,“走了。”

 

直到回到家洗完澡,忍足侑士都没有从自我谴责的状态里出来。景吾难得不加班。说好了看电影吃饭买玫瑰饭后散步的。

 

迹部正用浴巾擦头发,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对不起啊,景吾。”忍足满心的歉疚,“今天我做的太糟糕了。你骂我吧?要不,打我也行,照脸也无所谓。我一不还手二不还嘴。你不要生闷气。”

 

迹部不是很小气的人。忍足去救人,他理解。忍足洁癖,他也知道。他只是……本来设想的好好的,可是突然这么扫兴,搁谁谁不生气?逻辑捋的好好的,再说,这么大的人了,他也没有必要一直让忍足这么哄。“我就像那么无理取闹的人?”

 

忍足抱着迹部的腰晃来晃去,“迹部景吾怎么可能无理取闹。但是,你受了委屈跟我发脾气这不是应该的吗?”他亲了亲迹部的耳朵,“不然就是我做的不好。”

 

“嗯,是这个道理。”迹部往后靠了靠,笑着偏头,“那我说,本大爷就是不开心了。你准备怎么样让我心情好起来。”

 

“这样啊……让我想想。”忍足一本正经的想了想,“我给你唱一首歌?”

 

迹部转过身靠在玻璃上,满脸倨傲的冲他点头,“最好把本大爷哄开心了。不然……”

 

 

 

 

“(シャラララ素敌にキッス シャラララ素颜にキッス)

 (シャラララ素敌にキッス シャラララ素直にキッス)

 明日は特别 スペシャル.デイ

 一年一度の チャンス

OH ダーリン(デュワ デュワ)OH ダーリン I LOVE YOU!”

 

 

唱到darling的时候,忍足把手撑到了迹部耳边,盯着他的眼睛,笑得非常挑逗。

 

 

 

“OH BABY(デュワ デュワ)OH BABY LOVE ME DO!

 甘い甘い 恋のチョコレート

 あなたにあげてみても 目立ちはしないから私ちょっと 最后の手段で 决めちゃう

 バレンタインデイ.キッス バレンタインデ.キッス バレンタインデイ.キッス リボンをかけてシャラララ素敌にキッス シャララ素敌に

 ワインの色した サンセットパーク素敌なロマンス したい

OH ダーリン(デュワ デュワ)OH ダーリン I LOVE YOU!

 (デュワ デュワ)

 あなたを呼び出す テレフォンコール

 気持ちを わかって欲しい

OH BABY(デュワ デュワ)OH BABY LOVE ME DO!

 とっておきの シャレたチョコレート

 それは 私の唇 あなたの腕の中

 わざとらしく 瞳をつむって あげちゃう”

 

 

唱到最后,他的声音几乎就是在他耳边发出来的,顺着歌词,他还俯身在他嘴上轻轻亲一下。迹部听的有些头皮发麻,在他又要继续唱的时候,揽着他的脖子把忍足拉向自己狠狠的亲了上去。

 

一吻终了,忍足继续盯着迹部的眼睛笑,“那迹部大爷开心了没有?”

 

“好多了。”迹部靠在玻璃上,强行让自己没有逃避忍足直白的眼神,“趁你的色相还能对本大爷起作用,好好利用。知道吗?”

 

“我知道了。”忍足上前一步,本来就近的距离更是插不进去一张纸。

 

迹部条件反射的往后贴了贴,“干什么?”

 

“嗯?”忍足继续压低了声线在他耳边说话,“继续取悦你啊。你说好不好?”

 

 ———END———

这首歌唱的真的太色气了!!!

除了躺平任撩我脑子里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评论(13)
热度(50)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