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潜规则?

  summary:一个忍足侑士以为自己在追迹部景吾,迹部景吾以为他接近自己是为了潜规则自己小伙伴的娱乐圈无脑甜故事。


                    A
公司难得下这么大血本。
爵士。听听这个会所装逼过头的名字,要不是这次年终歌会办的成功,八百年公司都不会允许他来这种地方的吧。说真的,刚开始,他还以为公司要把他们集体卖了呢。
靠在沙发上,迹部撑着头看一群新签约的艺人和前辈们high的跟嗑药了一样。
“迹部前辈,要不要来唱歌?”
迹部摆了摆手,“你们玩。”开什么玩笑,平时在舞台上唱的就够多了,给这儿跟这群小朋友抢什么麦。

明明是一群歌手,或至少唱歌水平中上。但因为太过放飞自我,key起的高低不一,硬生生唱出了鬼哭狼嚎的效果。
迹部被吵的有些头疼,上个月刚刚出了专辑,然后就是接连不断的节目宣传,好不容易过了宣传期,又是公司一年一度的年终歌会,他感觉脑袋要爆炸了。
“你是……芥川吧?”他跟上正准备开门的那个后辈,“我也去洗手间。”


高档会所他也去的不少,毕竟他这样的明星,需要时刻注意不被偷拍,这样的场所比较安全。但他还真没怎么来过爵士。毕竟,这个名字,也许是他想太多,听起来有点儿奇怪的味道。
他洗了把脸提神,正好后辈还没有出来,顺便打理了下自己的头发和衣服。
“前辈。”依旧活力满满的声音。
“马上好,”迹部从镜子里漫不经心的向后瞥了一下,然后微微皱起了眉,盯着他小后辈看的那个人是谁?西装领带眼镜一样不落,倒是一表人才气势逼人的精英一枚,但这种表里不一衣冠禽兽的人他见得多了。“走吧。”
大概是这个动作让那个变态心有不满,迹部明显感觉有灼灼的目光刺在后背。是不是有病?他不耐烦的拉了一把自己后辈,提点了他一下,“你现在出道了,有很多的事你经纪人可能还没告诉你。以后不光注意点儿一些大龄富婆占你便宜,更要注意一些有变态爱好的男人。”他看了看这个后辈,水汪汪的眼睛,软软的头发,一看就是那些男人会喜欢的款。“记住了吗?”
芥川乖巧的点头,“记住了。前辈,我叫芥川慈郎,我真的很喜欢前辈你的歌。”
“……”这是记下了还是没有?迹部无语,“芥川慈郎是吧,我知道了。”





“看上了?”
突然被人拍了下肩膀,忍足差点被吓个半死,“荻之介,你什么毛病。”
泷边洗手边冲他坏笑,“没错没错,我有毛病。是我看人看到走不动路。”他扯了张纸擦手,“至于么?你什么身份,还搞这种套路。”
“想什么呢?”能够让他们随便打趣到,就不是忍足侑士了。他表情自然的揭过这个话题,“后面那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孩,好像是岳人的朋友?”
“是吗?”泷只疑惑了一秒就把这个疑问抛到了脑后,“岳人的朋友,那你单纯的玩玩的话,就不太好了呀。”
“别瞎扯。”忍足不轻不重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滑过水池上的镜子的时候,不自觉多停顿了两秒。
看出他没怎么生气,泷笑着搭上他的肩,“我帮你查一查他的资料?万一凑成真爱也不怕没办法对岳人交代,对不对?”
“这两天不忙了是不是?”













                  B
迹部景吾扬了扬眉,“你再说一次?”
经纪人也感觉有点儿慌,“老板应该就是……单纯的让你去陪他吃一顿饭吧。”这句话说起来,他自己都底气不足,不得不自我安慰,“你想,我们公司你可算得上王牌。光专辑、演唱会、周边差不多就占我们公司收入的一半了。”说着说着,他都被自己说服了,“更别提你还帮带了那么多后辈。”
迹部不为所动,“所以让我一个大男人陪他一个大男人吃饭?逻辑被狗吃了?”
虽然嘴上说不,可是这到底不是他说不就可以不用去的。





“忍足总裁?”迹部微妙的挑了挑眉,语气说不出来是嘲讽还是惊讶,“久仰。”
忍足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这一个月来,他把迹部的歌听了个遍,节目挨着看完,资料也研究了一遍,只要他留给大众的形象不是演出来的,不说太多,他对对方最起码有了基本的了解。所以他直接开门见山了,“久仰什么,一个月前见面我们还不认识彼此呢。”
果然。迹部心里冷笑,表面客气,“是我……”
忍足没让他把话说出来,“上次是我失礼了,这次是专门来道歉的。因为好久没见到慈郎了,所以一时间没有认出来。没想到你是他的前辈。”
慈郎?认出来?迹部眉毛动了动,原来他们认识?当然,重点不在这儿,“没想到我是他的前辈?”迹部笑了笑,试图把自己的不满说的像是在开玩笑,“我还以为我的歌知名度很广。”
“你的歌我听过,但是人没注意过。”忍足这次决定把坦坦荡荡这个原则贯彻始终,“毕竟从我们男人的视觉效果说,要看也是看女团。你说呢?”
“……对。”对方说的高风亮节光风霁月,让迹部觉得想东想西的自己大概是太自恋了。“但什么冲突都没发生,没有必要向我道歉。”
忍足笑着推过去倒好的酒杯,“只不过想见你一面。”他的手指落在迹部伸过来接酒杯的手上,一秒,自然的收了回来,“毕竟你可是歌坛大神啊。能见为什么不见?”
迹部不是那种纯情的没有见过乱七八糟的场合。潜规则什么的他见得太多。但是,他见到的那叫潜规则,不是爱情。钱色之间的等价交易,你情我愿就决定好了,撩拨什么的,只算偶尔的情趣,交易中还这般做态,那就是作死了。
所以他只是在微微感觉到不对后没有想通哪里不对。“见我还不容易?”他笑着抿了一口酒,嗯?
“听说为了保护嗓子你们不能喝酒。”忍足眨眨眼,“怎么样,这个葡萄汁味道还可以吧?”
在迹部看来,体贴的人分这几种。一种是天生敏感温和,所以对旁人的情绪事情都很上心;一种是过惯了察言观色的日子,本能性自我保护的反应;一种是对在意的人或事。忍足侑士明显不是第二种,那第一种还是第三种?忍足侑士这样跟他们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突然要跟他吃饭,毫无所求?他不信。
“葡萄汁确实不错。”迹部一本正经的点头,“看在它的份上,有什么好奇的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你一下。”
“是吗?”忍足对这方面倒没什么好奇心。不过想了想,他还真想出来一个。“听说你是音乐盛典的颁奖嘉宾?你知道都有谁得奖吗?”
迹部意外的看了眼忍足,没想到他竟然知道自己的行程。不过这也不是秘密,他要真想查,也能查出来。“我突然觉得,拿你那杯葡萄汁换这么一个大消息,我亏了。我只能告诉你,芥川慈郎是最佳新人奖的有力竞争者。”想到忍足认识芥川,他自动认为忍足在问他。
忍足并不知道迹部已经默认他喜欢芥川慈郎了,刚要说什么,就被迹部按住了手,“你介意跟我一起出现在八卦版吗?”
“?”
“都是男人,我都不介意免费给你打广告,你也没理由介意吧。”迹部表情不乱,“我头发乱吗?”
忍足也反应过来了,是有人在拍?“不乱。”犹豫了一下,他问,“要不,我把照片买回来?”
“没必要。”迹部干脆的拒绝了,现在为止,他能够跟忍足侑士这么说话的根本原因是他不需要求对方,也不欠他人情。“你不是不介意吗?”
对我没什么影响,但是你呢?忍足觉得这个问题他没办法问出口,因为他最清楚为什么会有人在偷拍。
那天他上完厕所想去洗手,抬头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外表,对周围的眼光视若无睹。镜子里他的眼神凌厉又带着漫不经心闲散。莫名的,他就开始盯着镜子里那个人的脸发呆。虽然把荻之介的话给无视了,但是……他果然还是有点遗憾。事后找到岳人,约出了芥川,才得知他的名字。
“吃完饭,合照一张?”他偏头对着迹部笑了笑,想想这种新闻被报出去迹部会被别人瞎编排,他突然有点儿后悔当时自己有点儿太莽撞。
迹部无所谓的点点头。










                         C
其实八卦也就那么些事。
仅仅是把照片买断不能解决,你把自己包装的再完美也不行,但你把八卦扭转成正面新闻就行了。
迹部对忍足的做法深表赞同,和欣赏。不愧是能张嘴就胡说八道的总裁,公关能力很强,就算公司倒闭了,他也能随便上任任何公关相关职业。
因为忍足事先在推上发了一张与迹部的合照,花边新闻出来的时候评论下面全是捶桌笑。根本没人会胡说八道,偶尔有几个,也被嘲讽了智商。
不过也因为这件事,他们之间的交流突然变多了。
他内心毫无波动的看着忍足推下一大串的“到此一游” “卡擦,和霸道总裁合影成功” “哇哦,我们景吾的朋友好帅\(≧▽≦)/”的评论,当然也有从那个新闻过来评论的,“本来没有想多的,但是那个新闻突然给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对的颜值……可以吃啊。”
当然热评是忍足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朋友。“这就是那天泷从洗手间回来说你一见钟情的人吗?”
“哇哦,这可是歌坛大神,帮我要一个签名呗?”
“yooooooooooooo~”
热评第一是一个忍足谦也的,“这我可管不了,你得回家自己给爸妈说。”
他翻过忍足前面的推,基本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他和朋友也很少互动。不知道抽什么风,他的朋友倒是不约而同的评论了这条。重点是……他有些微妙的尴尬,这明显都是他自己的粉丝图好玩才赞成了热评。忍足倒想得开,说不用在意,确实挺好玩。
就在他继续往下看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你还蛮闲的。”
忍足含笑的声音在手机里也没有多少失真,“不闲啊,我正在等着看直播呢。特邀嘉宾打算什么时候上场?”
其实迹部对忍足的第一印象并不好。一个想要潜规则他后辈的变态。不过大概是对娱乐圈很感兴趣,所以这段时间他经常找过来。他过来,公司基本就会放自己的假。一个投脾气的朋友还不用加班,你会选哪个?根本不算选择,答案太明显了。除了他喜欢慈郎这一点。
迹部有些糟心。他承认自家后辈很可爱,性格也很好,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绝对也会取得不俗的成就。但是,他的手指不自觉敲了敲桌子,强行把自己内心纠结的原因归于他对潜规则的深恶痛绝。不管他怎么讨好自己,反正他是绝对不会给忍足侑士接近芥川慈郎提供便利条件,顶多不干涉。“我现在就要上场了。”









       

                    D
“这次的最佳新人奖是……”迹部故弄玄虚的拖长了语调,瞥到底下一阵的骚动,笑了笑,低头念出了卡片上的名字,“越前龙马。”
炒了一下氛围,迹部功成身退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拿手机。
一个人可以有很多次奖,但最佳新人奖只有一次。这么重要,忍足肯定会来看芥川拿奖的。即便位置都是提前固定好的,他毫不怀疑忍足侑士能够拿到进场票,坐到最舒适的位置。
但结果无疑是让他失望了吧。他那天说的话确实有故意误导的嫌疑,可是,他也不能提前那么早知道结果。
坐到座位上,他摆好一脸欣慰和喜悦的表情。即便是他,对后辈的成长也是很期待且赞赏的,他只是……
他只是有点儿遗憾。
他也曾经像他们一样年轻气盛的放肆过。那个气焰嚣张的年轻人被黑过,被批评过,被大范围脱粉回踩过,也被捧到天上拿奖拿到手软。
可他现在已经三十二了。
没有人永远二十,但永远有人二十。
他一直觉得做音乐是件很纯粹、很私人的事情。即便他老了,他依然可以唱着自己想唱的歌。所有不想说的话,不想表述的情绪唱出来就好。
二十三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这样回顾过去。那时候的他相信他能够给这个歌坛带来一场革命,灯光一开,他觉得自己就站在世界中心。可实际是,他既没有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革命,也没有成为世界的焦点。
身后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背,“怎么不开心?”
迹部扭脸,看到的就是本不该在这里的人。神色专注,眼里带着微微忧色。大概所有人都有过这样的瞬间,敏感脆弱。这时候但凡有人稍微表露出一丁点关怀,你就容易心软,就容易对人卸下心防。
“失望吗?”他不想问这个的。按他俩相处模式,他应该甩出一句想来早说,本大爷带你装逼带你飞。
忍足诧异,但想了想毕竟他们是一个公司的前后辈,他可能因为慈郎没有得奖失望了。他倒不是不记得那天迹部说的话,但当时迹部就没有直说是他得奖。“还好,”他笑了笑假装没有看到迹部冷淡的表情,“他肯定会有更大的成就的,新人奖不得也罢。”
果然。迹部笑了笑,有时候人生的际遇就是这么让人不平衡。你看,别人在还什么都没碰到也还没火的时候,就有人坚定的一直相信他了。“想得也没人给。”
“……那可不一定,”他的情绪不对,不过这对于自己来说其实是一个机会,忍足想。温水煮青蛙他得花多久才能让迹部明白。这算不算一个好时机?“你要是想要,我能给你买一打奖杯。要吗?”












                       E
冲动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迹部尴尬的低头吃夜宵,纠结怎么收尾。
“我觉得我好惨。”忍足边戳做装饰用的生菜叶,边碎碎念,“我也就是个垃圾桶的命。好不容易翘班来捧个场,结果没人搭理。唉。”
“……”
“啧啧啧。”
“行了,”迹部头上有根青筋跳了出来,“真的没什么。我只是有点儿感慨,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时代了。”
“……”
“看什么看?”迹部倏地炸了,“有问题吗?”
“有。”忍足一本正经的点头,“你在开玩笑吗?歌坛大神,十六就出道,十八之后每次专辑销量没有出过前三,二十那一年,一首单曲火遍了全球,二十四那一年,你发的专辑销量霸占大大小小所有的排行榜,MV是全球播放量最高的视频一百个视频之一,直到现在你的演唱会门票依然是最一票难求的演唱会之一。还有好多,你让我喝口水。”
这一连串他说的一点儿都不磕绊,流畅又顺利。迹部有点儿想笑,这样的话他在粉丝互撕的论坛里经常见。要不是知道忍足很忙、他们刚开始真的都不认识对方,他还以为对方是自己小粉丝。
“嗯,你说的都对,”迹部严肃的点头,“那么,你给我解释一下那个'之一'是什么意思?除了我还有谁?”
说到最后一个字,他没绷住表情笑了开来。眉眼弯弯,满满的都是笑意。本来佯怒的忍足突然就连装都装不下去了。粉丝最常用来形容自家爱豆的一句话,“他眼里有星星。”他觉得,他们都没见过这样的迹部景吾,这不是星星,这是流淌的星河。
他静静的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想,完蛋了,他真的是栽到他身上了。






“后来呢?你别告诉我你那时候还练出了一手好厨艺?”难得这么晚坐在副驾驶上迹部景吾还不困。
忍足也来了兴致,“第一次最搞笑。我炒菜的时候烟太大,直接把消防车招来了。我被房东叫出去的时候简直一脸懵逼。不敢相信我做一顿饭就做出了那么多钱。”
“哈哈哈哈哈,”迹部笑到流泪,“傻缺,还不如请保姆。”
“哼哼哼……”忍足得意的笑了笑,“这之后我干脆买了一座公寓。想不到吧?”
迹部果断给大拇指。壕,不服不行。
“当时我口语不行,我语言方面根本一点儿天赋都没有。”忍足继续叙述他的心酸史,“你知道我爹怎么说我的吗?”
他模仿他爹的样子,沉下来声音,“把你扔那儿两个月你就会了。不然你还想让我给你聘个翻译随身携带吗?”
“谁想携带了?”他一脸的不可置信,“直接不让我去不就行了。”
“心酸,真遗憾我们认识的这么晚。本大爷的英语还不错。所以那段时间你怎么过的?不出门?”
不等迹部露出 “啧啧啧,真可怜”的表情,忍足就迅速破坏了气氛,“当然没有。大不了不跟那些外国人聊天呗。看看书上上网这么不学无术挺好的。后来学,还是一个美国妹子追我,我迅速get到了学英语的好办法。”

妹子?聊的太high,迹部没怎么思考就直接问了出口,“这么说你不算天生的gay?那你为什么要追芥川?潜规则?”
“……”谁追他了?我他妈不是在追你?忍足一脸懵逼的扭过脸,这句话槽多无口他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愣了半天,他才开口,“第一,我是gay,但当时还不知道。第二,我才不想追芥川慈郎,我第一次请你吃饭的时候告诉过你老板的。他没告诉你吗?”
人们都说表白应该是胜利的号角,而不是冲锋号。但是,他看他再不说出来,迹部景吾永远不会往这方面想了。“还有,我是在追你!不是潜规则!”




“……???”
“!!!”
前一秒聊的愉快的小伙伴突然表白,这转折太快就像龙卷风。迹部一时失语。
到迹部家楼下,忍足熄了火,“我喜欢你,或者换句话说,我想跟你在一起。”趁着迹部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继续放大招,“本来不想现在这么突然的说的,但认识你本身就已经这么迟,我不想让我们的时间继续浪费在无意义的事上了。”
“……”迹部一句话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好蠢。以此为前提,现在想想,忍足侑士从一开始就把目的赤裸裸的摆在了桌子上。他是要多笨,才能一点儿都察觉不到。
“你不用急着给我回复。”忍足替他解了安全带,耐心的笑了笑,“可以认真考虑。但是在此之前给我追求你的机会。”
迹部觉得幸好他出道早,就算他不会演戏,但是掩饰情绪还是能做到的。不然他觉得他的脸会红到爆炸。“你刚刚还说不想浪费时间,现在又不急了?”
“我只是觉得,你要是拒绝我,还是不要现在讲了。其他的,还要我讲出来吗?”忍足拉过迹部的手,贴在自己胸口。
看起来那么淡定,他心跳的频率却什么都掩饰不住。他感觉自己被拉着的手心有点儿烫。
“我……”
忍足坐姿异常端正的听他接下来的话。
“我……给你这个机会。”

————END————

从头到尾躺枪的慈郎: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评论 ( 8 )
热度 ( 1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