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借我(二)

(一)

                    03
迹部把傍晚的训练取消了。

“我知道了,谢谢。”忍足道了谢,有些好笑的想,同班同学,至于让别人跑这一趟吗?走了几步,他突然想起了前段时间谈到未来,对方说可能没办法打职业网球时遗憾又失落的表情。景吾一向不怎么会掩饰他的情绪。他困惑好久了,明明景吾基本上任何情绪都摆在脸上,为什么大家会不懂他呢?那么简单的一个人……

“进来。”

果然啊……忍足靠在门框上有些无奈。迹部难得没有在桌子前坐着,不知道在看什么。大概是没听到动静,迹部回头看了一下,然后漠漠的收回了视线。

心情这么糟?忍足走到窗边,顺着迹部的视线望过去,然后收回了视线,没有问你怎么了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转身靠到了窗上。“我还不知道你想考哪个大学。”

沉默了一会儿,迹部倦怠的揉了揉太阳穴,“东京大学。这还用猜吗?”

“我以为你会去美国。”

“跟爸妈讨论过,最后认为,没有必要。到时候去哈佛大学进修一两年,正好在美国分公司锻炼一下。”

忍足沉默了下,笑,“幸好我努力一把应该还是可以考上东大的。”

“?”迹部把视线定到了忍足身上,满是审视的意味。片刻,忍不住笑了,“侑士,没有必要。”

“跟你没关系的。”忍足愁眉苦脸的盯着天花板,冲迹部摊手,“难道我看起来很自甘堕落吗?”

迹部用嫌弃的眼神把他从头打量到尾,“你再放松点,看起来就更像了。”站的这么歪歪扭扭,当这里是他家吗?一点儿形象都没有。

忍足不以为意的更放松了一点儿,“反正这里又没别人。”他想了想,突然神神秘秘的冲迹部笑,“你知道跟着你最轻松的事是什么吗?那就是我根本什么都不用想,跟着你就能完美迎合我父母的各种要求,非常的省心。而且跟你考同一所大学,听起来还蛮有意思。”

迹部干脆给了他一个白眼,“你以为是去玩的吗?还要人陪你?多大了?”

“大概是比大爷你小几天的年龄吧。”忍足眨了眨眼,“再说了,可不就是去玩的吗?”在迹部开嘲讽前,及时补充,“不然课余时间干什么?”

经过走廊窗户的时候,忍足忍不住向南边看了一眼。对于他们来说最熟悉的一个地方,直到他离开,迹部还在看的一个地方,网球场。

发了一会呆,迹部伸手关了窗户,准备去看书。然后突然想到了刚刚离开的忍足。忍足这趟来什么都没做,就说了一件事。他们会考同一所大学。虽然以前忍足也经常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吐槽或是来玩,刚刚他指出之后他也否认了,但是……

他笑了笑,忍足侑士过来其实是来安慰自己的吧。

岳人总是会说,侑士是个很可靠的人;侑士很会照顾人;侑士真的是个好人。可是,刚开始他对他还是有意见的。

他欣赏坦然的人,像慈郎,喜欢就是喜欢,像若,想超过你就直白的说出来下克上。刚开始相处,他总是感觉忍足侑士性情太淡漠。明明都是身在其中的人,唯有他游离的像场外的观众。表面再温和,都掩饰不了他难接近的本质。

慢慢的,他才感觉,他只是太会克制。十分的热烈克制成了五分,三分的愤怒克制的几近于无。他不习惯如此,甚至不了解,怎么能够做到这种地步?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那一阵子,他认真的观察着忍足侑士,试探他的底线,好奇他这是本性如此还是后天影响。可是后来这个问题对他失去了意义。

无论如何,他就是忍足侑士,忍足侑士就是这样。或许是不擅长言辞,或许是不善于表露感情。但他是个再细心不过的朋友,恰到好处的关心,点到即止的提醒。
其实,刚刚他有一句话没有说。和忍足侑士同一所大学的时光,他也很期待。

   
                  04

迹部景吾真可谓行动上的巨人。

短短两天,网球部部长变成了日吉若,学生会会长的职位辞了几辞,终于被老师给接受了。

老师原话,“既然你想认真学习不被干扰,那也只能这样了。唉,有你帮忙,老师真的清闲很多。”

听着忍足侑士在旁边拉长了语调,富有感情的重复着老师的话,迹部哭笑不得把手里的练习册砸了过去,“恶心不恶心?”

忍足训练有素的接住了练习册,低头翻了翻,“最后这道数学题我想了另外一种比较简单的解法,”说着他干脆弯腰伏到迹部旁边拿了他的笔和纸,“开始一样,然后这里换个思路。这样。”

迹部耐心的听了会儿,顺着他的思路演算了一遍,点点头,“确实简单很多,不用算这个点。”说着他突然好奇,“你说是不是你太懒,解题都特别喜欢用简单的思路解?”

忍足苦逼脸,“呵呵,说的就跟麻烦的题我就不写了一样。”

慈郎在门前晃了几分钟,终于下定决心推门,却发现迹部并没有在。

“慈郎?”忍足诧异的扬了扬眉。

“嗯……”慈郎踌躇了一下,小声的问,“景吾没在这里吗?”

大概是看起来小的原因,大家对慈郎都习惯宠着。景吾尤甚。所以慈郎从来没在他们面前这么畏手畏脚的忐忑过。忍足在心里叹了口气,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景吾刚去洗手间,你……”

然后迹部一脸困惑的从后面进来了,“侑士,我刚刚听见你叫我的名……字?”

忍足笑了笑,识趣的把空间留给俩人,“我去买瓶饮料。”

其实让他看来,两个人的矛盾说突然也不突然。迹部对队友都很宽容,对慈郎尤其放任,未尝没有这一方面的原因。慈郎对喜欢的事物的执着和热情,迹部不是不羡慕的。坦白的讲,他也很羡慕。谁不想不顾一切的为了喜欢的东西去付出,去努力,去任性。

可是他不能,迹部也不能。能够任性,能够一根筋的执着是要运气的。所以从一开始两人的矛盾就不可调和。迹部从一开始就明白,他跟慈郎是不一样的,他不会也不能因为热爱放弃他对迹部家的责任。时间长了,慈郎或许会慢慢体谅,但他不会真的理解。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前两天迹部跟日吉交接网球部的事情,他们都在,慈郎也一直沉默的在旁边看着。迹部对他很好,他不说话可能是难过。大家都没想到,忍足侑士也没想到,所以听到他尖锐的问题的时候大家都懵了。

“你真的喜欢网球吗?”

“真的喜欢为什么要放弃?”

“打的那么好为什么放弃?”

“就算大学重新捡起,你自己也知道,不能恢复你现在的水平了。”

“网球对你来说只是一个满足胜负欲的东西吗?”

“是你告诉我,如果真的喜欢,就把它变成梦想,然后努力去实现它。”

“你现在是要放弃你的梦想吗?”

景吾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是外人一向都不了解他。就算是这些跟景吾朝夕相处的伙伴,刚开始也不是那么了解他,只是每次结果证明景吾是对的,大家也就习惯听信他的判断。

很大一个原因是,景吾真的不善言辞。他自己也不喜欢把自己的感受赤裸裸的摆在众人面前任人围观,可如果真的需要,他不是做不到。但是景吾不同的是,他从来都没办法很好很坦然的把自己的感受剖析出来给大家听。所以景吾开口的那一瞬间他就预感到了不好。只不过他没想到景吾比他想象中更……

“我从来没说过那是我的梦想。”

气氛顿时僵住了。然而迹部还觉得不够,“我现在才是在努力实现我的梦想。”

“景吾!”忍足头疼的从后面捂住迹部的嘴,“都少说两句。”没看慈郎都要哭了吗?他无视了迹部的挣扎,“慈郎,就算其他人不知道,我们也应该明白他是真的喜欢网球。”

“你更要知道的是,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单凭喜欢就能一腔孤勇的去做的。”

“有些责任是不能推卸的。”

“我希望你俩都冷静下来再解决这个问题。有什么问题的都可以找我聊。不过现在我要先带他去冷静一下。”

这才是他们这两天比之前还经常待在一起的根本原因。他知道迹部心情不好,他心情也不好。

如果迹部说出来,他安慰一下也不算什么,可是他没有立场在迹部不想提的时候提这件事。别无选择,他只能陪着他。爱哭的孩子有糖吃,并不是大家多喜欢爱哭的孩子,只是他向你发出了求拯救的信号。然而怎么办呢?总有一些孩子,他太害羞,不好意思发出讯号告诉你。没办法,你只能陪着他,告诉他没关系,就算你不说出来我也能感知到你的信号,就算你哭我也爱你。

他也想说出口让迹部安慰他。可是没理由。在迹部景吾心里,忍足侑士不是一个乐于把自己的心搁在解剖台上一点点指给你看的人。当然,他也不是没有私心。有迹部陪着,即便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感觉很好。

迹部有些发愁的看着慈郎前言不搭后语的道歉。当时虽然生气,可是这几天被忍足陪着散了那股怒气后也就好了。

因为他明白慈郎为什么生气。

“真的不生我气了呀?”慈郎惊喜。

迹部点点头,幸好当时忍足及时拦住了他,免得说出更难以挽回的话。

说着,他突然愣了下。当时忍足捂住他的嘴,他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似梦非梦让他纠结了很久的场景。

如果是梦,他怎么会做这种梦?更重点是,感觉太真实了。只是碰了一下嘴唇,当然不会有其他的感觉。但是,他清晰的记得嘴唇微凉的温度和柔软的触感。不是梦,那么忍足过后不提虽然奇怪也不算无法解释。毕竟醉了之后做的事情也算不得数,专门提一下感觉更奇怪。当然亲同性伙伴本身听起来就已经相当不正常了。

他把乱糟糟的想法扫到脑子深处,看着慈郎重新活蹦乱跳的推门出去,在门口还跟在门外玩手机的忍足打了个招呼。

“饮料呢?”他调侃了下除了手机两手空空的人。

忍足淡定,“喝完了。你们聊得太久了……”

其实侑士跟自己做了一样的决定,但是大家都一副很正常的样子。比如慈郎,也只是对他的决定表示了不理解而已,就像……忍足侑士不打网球是一个多么自然而然的选择。

怎么可能呢?

不是热爱,依侑士的性格怎么会打网球这么久。真的热爱,放弃谁会不失落?就像他明明不是软弱的人,最近却经常需要忍足侑士在他身边。

忍足侑士对于他来说是个很特殊的朋友。第一个他不能看透对方心事的人,第一个总能够明白自己在想什么的人,不,有时候甚至比他自己都知道他想要什么。所以不想被他觉得是个软弱的人,不想在他面前丢脸。

他觉得忍足侑士真的矛盾又神奇到了一定地步,所以他一直对他抱着持之以恒的好奇心。

比如,他觉得侑士性格相当自我。涉及到任何除他自己以外的事,他都能够温和理智的做出最合理的抉择,接受批评和质疑。可只要涉及到他自己的决定,他不接受任何人善意与否、正确与否的干涉。他拒绝任何人的接近,就算是喜欢,他也只以自己的方式来喜欢。他一直猜测,忍足侑士喜欢一个人也应该是这样,时刻身上都标注着一句话,我喜欢你,但这与你无关。

“刚刚从慈郎那里得到启发,我决定明天送你一件礼物。”

忍足打了个哈欠,把书盖到脸上,“诺贝尔和平奖?奖励我拉架?”

“呵呵,人际交往的说话艺术。”迹部冷嗖嗖的瞪过去,“另外,还有三十分钟就要上课了。”

“二十分钟后叫我,然后我们拔足狂奔到教室。”没有理会迹部“本大爷是绝对不会踩点去教室”的反对声,忍足愉快的定好了。

————TBC————

其实这种矫情又死文艺的才是我的风格  〒_〒

这篇大概不会坑,但会很慢吧……大概。

咦……我昨天才发现,乐乎大概是有毛病,有些评论我都没看到。没回复的抱歉啦,我一般看到都会回复的。

手机不会贴地址,上一篇点我主页看啊~

评论 ( 9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