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我回顾了以往,发现我真的从不虐。
你们想看虐吗?
要虐真的很简单的

一个直一个弯 :   一个: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最亲近的朋友,可也仅仅是朋友而已;
另一个:全世界都对你说你们俩好配,你们俩感情真好啊,他就真的以为他也是喜欢自己的,没想到又是错觉。没关系,现在的我会难过。但总有一天我不再爱你。

或是那种“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不喜欢我,我爱你的时候你喜欢我,我不爱你的时候你爱上了我。”永远错位的爱情。

或是 双向暗恋。很甜的梗对不对?但是,如果双向暗恋到死都没敢说出来一句类似于我爱你的表白呢? “有默契到底算不算好事呢?你不说,我不问。于是就真的这么错过了。”

或是 两个都很冷静的人。一方甫一开始发现了对自己朋友有了不正常的想法,于是很干脆的离开了,他以为只是相处太久所导致的错觉。另一方也以为会忘记的,年少时的感情做不得准。但是,有那么一句话叫“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

又或是最恶俗最让我下不去手写的一个题材,一方的离世。“我收养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和一个刚开始还算听话现在很熊的儿子。下周带来给你看。”  “我前天去买衣服,看到一件很帅的风衣,是你的尺码,也是你喜欢的style,所以买回家了。”     “如果你在就好了,我现在真是越发管不了他俩了。特别不听话。”    “我有点感冒了,但是我不知道咱们家感冒药放哪儿了。”    “……”
“我想你了。”

“愿你从此前程似锦,无疾病困扰,无风雨相困。江河可渡,孤酒可饮,青天白日海阔天空自能翱翔。即使生生不见,唯愿岁岁平安。”

评论(16)
热度(17)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