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娱乐圈au +年下

迹部景吾正在跟同剧组的不二聊天,就被一个小不点亲了一口。虽然这个孩子出现的很突然,但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软软的扑过来瞪着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你,尚且16岁的迹部景吾也发不出火。

“客串的小演员?”不二笑着伸手逗小孩玩。结果小孩理都没理,在迹部怀里歪着脑袋想了想,又对着迹部的嘴亲了一口。

导演正巧溜达过来看到这一幕。三个人面面相觑,同时低头看了眼还赖在迹部怀里的小豆丁,心理活动各不相同。最后还是导演笑着把小朋友拉走,“我儿子他喜欢你。”

不二看着藏在导演身后一直偷偷看迹部的小孩,掏出镜子看了看自己,温柔可亲妆没花,扭头问迹部,“是我身上有味道还是我昨晚熬夜变丑了?他怎么看都不看我?”

迹部也不懂,不过不妨碍他接话,“当然是因为本大爷比你招人喜欢。”

被一个小孩子强吻两次不算什么大事,他也没什么特殊癖好,没多久就把这件事忘了。





“前辈,能不能留一个联系方式?我有一个新剧本,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迹部擦手的动作缓了缓,他转身打量直愣愣看着他的青年。应该是对别人的眼光习以为常,他对迹部的打量并没有什么反应。脸色泛白,大概是喝过酒。笑起来有种疏朗的不在意和和煦,性格很随和。应该也是参加庆功宴的人,身上规规矩矩的穿着一身定制西服。年龄过分年轻,听他的话不是年轻演员,他那身衣服明显价值不菲,应该是星二代,所以才有勇气直接找他约戏?“你是……?”

那个青年这才想起遗忘到天边的自我介绍,他不好意思的拽了拽领带,自我介绍到,“我叫忍足侑士,是个新人导演。”

哦,这个人。迹部恍然,之前他听说过,一个刚满19岁的新人,拍的第一部片子就拿到了国内最佳影片提名。等回过神,思考对方说了什么的时候,他又陷入了深深深深地困惑。“你……这个时候来约我拍电影?”他环视了一圈周围的环境,再怎么干净整洁,也改不了这是洗手间的事实啊。

忍足恍然。他揉了揉太阳穴,抱歉一笑,“我喝大了。”

“……”迹部瞥了他一眼,擦干净手往门口走,几秒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忍足一手扶着墙,一手时不时抬手按着太阳穴,看起来就难受的不得了。迹部顿了顿,折回来,“朋友在吗?我送你回去。”

他是好意,孰料忍足神色反而变得格外微妙,几秒后忍足笑着握住迹部的手腕,身体也跟着贴了过来。年轻人的身体散发着惊人的热量和力度。“谢谢你。”

“其他人还不知道我爸是忍足瑛士,你能保密吗?”

忍足瑛士,他刚入行的时候拍的戏就是这个导演的。迹部猛地一顿,扭脸跟忍足对视了几秒,镇定道,“你是故意告诉我的吗?”

“我以为你猜出我是谁才提出要送我的,”忍足大笑,“是我太阴暗了。”

“哼~我怕把你扔那儿回头你出事怪在我身上。”

忍足很明显没把他的解释当真,兀自笑得开心,然后喜极而悲又急忙闭上眼伸手按住太阳穴,“头晕……”

“年纪轻轻喝什么酒?”看他往自己身上靠,迹部更是无奈,“还回去等着被他们灌酒?直接回家吧。”大概第一个接触的导演就是忍足瑛士,知道他爸爸是忍足瑛士之后,心理上迹部突然觉得忍足侑士变得亲近起来。

“嗯,好的。”忍足侑士从善如流,也不管宴会上的众人有没有告别,从兜里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示意迹部不用管他了。“有人来接我。”

他都这么说了,于是迹部干脆放手,“注意安全。”





要是迹部看到这种样子的忍足侑士,估计就不会这么轻易对他产生好感了。跟刚刚随和又易相处的模样完全不同,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盯着半空一点的忍足显得格外的冷峻,甚至漠然的接近冷酷。

谦也捂着脑袋,非常崩溃,“又怎么了?”虽然他见识过很多次忍足侑士变脸,但每次看到还是适应不良。“你偶像没搭理你吗?”

理了。说上话了。他人很好。 我忘了要电话号码。他到底答没答应拍戏?我能去找他吗?这些念头此起彼伏,最后定格为一句,“他糊弄我。”

听明白他的耿耿于怀,谦也真想一踩刹车把这个傻逼扔到旁边的河里清醒清醒。“你第一次见面就给别人电话号码?你一没带剧本,二跟人家不熟,你偶像愿意把你这个醉的失了智的人送出来就已经仁至义尽了好吗?!”

“我知道。”他又没真的喝太多酒,这些事情还是能想明白的。但……也许是对方回身扶他的动作太温柔,让他忍不住想得寸进尺。

看到谦也还想问什么,他避开眼开始盯窗户。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要不是对方是谦也,他一句都不想说。

———————————————————————
just一个设定,没什么实质性内容

想看娱乐圈年下!

哪个太太写过,快给我安利!

评论 ( 15 )
热度 ( 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