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玻璃杯梗

“这次考试真的很难吗?”泷咬着筷子忧心忡忡,“连你也天天泡在图书馆不出来。”

忍足有些心虚的低头扒了两口米饭。

向日无知无觉的点头附和,“我还指望你帮我复习呢!”

忍足咳了一声,义正言辞,“别指望了。你没听老师怎么说的吗?‘整本书都是重点’,你都看一遍不就行了。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我去占位了。”

不是他不讲义气,主要这不是突然有点儿私人问题么。

图书馆四楼是阅览室。第四排靠窗的那个座位既能够感受到阳光,春天又能看到窗外那棵开花的海棠树。他一贯喜欢坐那个位置,然而就在一周前,他拎着自己的书包走进阅览室的时候,发现那儿已经坐着一个人。但都走到了,避免尴尬,他就坐到了对方后面。

当时他看了会小说就在阳光的爱抚下迅速进入了梦乡。朦朦胧胧中他感觉风小了很多,于是挣扎着睁开了眼睛。半睡半醒中,那位在关窗户的同学温柔的就像他做的一个梦。

当然他清醒后,非常冷静的思索了一下。把那个莫名其妙的想法归为下午的光线太柔和导致的错觉。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想法,他突然对前面那个同学起了莫大的兴趣。

临近吃晚饭的时候,一个很活泼的男孩子坐到他身边推推他,听他们小声的交谈,是来叫他吃晚饭的。

然后他看到了对方的眼睛。那一瞬,他理解了自己看过的所有言情小说的桥段。明明从未见过,却熟悉的仿佛无数次在梦里相遇。亦或者只是他看过无数次的风平浪静的大海,深处不知道有多少波涛汹涌。好吧,后面这是他后来添的,当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好漂亮的蓝色。


走进去的时候,忍足平静的扫了一眼教室。果然,他已经在看书了。他波澜不惊的拎着书包从对方桌边经过,坐到了对方斜后方。

他身上有种很干净的味道~坐下去把纸笔搁到桌子上的时候,忍足忍不住想,每天从他身边过他身上的味道都特别干净特别好闻。看起来是个很爱干净的人!五星好评。

补了会儿自己的笔记,忍足就撑不住打了个哈欠。马上要考试了,还是提提神吧。

他推了推眼睛,支起下巴,用一种隐晦的目光打量着前面那位的背影。

他大概是很喜欢衬衫。从第一天以来,他每天都穿的是各式花纹各种款式的衬衫。腰背笔挺,握着笔的手根骨分明,像一双会弹钢琴的手。如果会弹钢琴更好了,他也会拉小提琴,偶尔还能配合拉个曲子什么的。低垂的眉眼看起来也非常好看。真的是哪哪儿都对他胃口。

忍足揉吧揉吧自己突如其来的躁乱的情绪,把目光从对方身上挪开。然后眼睛一亮。

对方桌子上摆着一只玻璃杯。剔透的折射着窗外的阳光,上面细细的花纹漂亮又优雅。当然,这不是他开心的原因。一个玻璃杯长得再好看也不至于让他有这种反应,离桌边太近极大概率被碰到地上也不会,但如果是一个能让他问出自己喜欢的人的联系方式的玻璃杯,那就不一样了。

他低下头,有些紧张的看着书。他得捋一遍这个过程,不能出什么岔子。

他去洗手间了。

他又回来了。

他开始写论文了。

忍足推推眼睛,不动声色的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起身,经过,胳膊略微倾斜,一气呵成。看着满地的碎片,再看看对方还带着笑意的眼睛,忍足露出一个格外无辜的表情,“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对方啧了一声,没说什么蹲下来开始捡玻璃杯的碎片。忍足赶快蹲下,从对方手里把碎片拿过来,“别划到手,我来。”

对方好像是抬头看了他一眼。忍足没敢抬头看回去,他此刻的心率都比平常快。而且离这么近对方身上的味道更清晰了。把碎片捡到一起,他小声的道歉,“我不是故意的。”说着,他报了一串数字,“这是我的电话,我叫忍足侑士。交换个联系方式吧,回头我再给你买一个。”

“……我是迹部景吾。”对方……哦,现在叫迹部景吾了,按了一串号码,忍足就感觉到了兜里手机的震动。
“好了。”忍足起身把归拢的碎片扔到了垃圾桶,“等我联系你。明天你还来吗?”

迹部看了眼周围,没有出声,伸手去拿纸和笔。对方没有回答,忍足有些尴尬,对方是不是在生气?然后他看到那张纸搁到了他眼前,上面的笔锋潇洒又凌厉,“这几天都会在。”

忍足后知后觉的扫了眼周围,他差点忘了这是阅览室。忍足做了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回了一行字,“差点忘了还在阅览室。刚刚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没有。没扎到你就好。”

“所以说啊,你以后不要把玻璃杯放的那么靠外,很容易碎的。”写这行字的时候忍足内心有点儿虚,要不是他,对方的杯子也不会碎。

“我喝完水后忘了。”

……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么幼稚的事了。忍足冲迹部挥了挥手,心情好到飞起。直到刚才,他们交换了手机号和推特账号,一切太顺利了。

以至于他回到宿舍脸上还是没有抑制住的笑容。

向日好奇的瞥了他一眼,“碰到什么了?这么开心?”

忍足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故作严肃,“我认识了一个很好的同学。”说着他点开那个刚刚关注的账号,开始一条条翻迹部发过的推特。











迹部从第一天就注意到了后面那个同学。

他之前都在另一个自习室,不过前段时间家里有事回了趟家,回来就发现那里没位置了。他就换了个自习室。不过他似乎坐了别人的座位?他瞥了眼在自己顿了顿坐到后面的那位同学。那个人毫无所觉的掏出了本小说看,如果不是他看到了那本书的名字,还以为他在看什么严肃的专业论著,表情严肃认真的都有点反差萌,让他都对内容有点儿好奇了。

他不是第一次看见对方。第一次是在学校辩论赛,和今天完全不一样,那时候他跟其他人一样的严肃正经。当时吸引他注意到对方的是对方非常有意思的逻辑思维和辩论里透露出来的相当广的知识面。

之后他听自己身边的女同学讨论过他好多次。就是不知道她们清不清楚她们心目中的男神其实这么的……随性。他笑着看了眼已经趴到桌子上开始睡的人,收回了眼神。然后感觉到了嗖嗖的冷意。虽然天气转暖,但温度毕竟还不是很高。他回头看了眼趴着睡的人,起身把窗户关住了。回身就看到了对方奇怪的眼神。

之后他经常能注意到对方的眼神。有时候他都忍不住想说我能感觉到,你真的不用掩饰了。但是除了被看的脸红心跳外,他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后来他坐在他的斜后方,他甚至都不用回头就能看到对方。有时候会有女同学过来问题,那时候能听到他压低的声音,又低又沉,像是他曾经听过的大提琴。琴弦带来的共鸣震得他的心都使劲儿跳了一下。

那天是他老师布置的期末论文要交的最后一天。在这儿坐了这么久,效率还没有在宿舍高。他打开电脑,开始对自己论文的最后一遍修改。

那位同学站起来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他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漫无目的的猜测,他这是要去洗手间?然后对方胳膊微微斜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就了悟了对方想干什么。

接下来的剧情他猜的一点儿没错,他忍不住想笑,这个人明明看了那么久的纯爱小说,为什么做起来还像个初中生。他妈妈当年喜欢看的偶像剧里就已经不写这种桥段了。

动静有点儿大,很多人都在看。迹部往纸上写字的时候,默默吐槽了自己一把,多大了还传纸条。不过对方的字出乎意料的好看啊。果然字如其人。

慈郎回到宿舍的时候他正在修改自己的论文,“怎么样?”

想了想下午的事,迹部忍不住笑了笑,“还不错。”

“还不错?”慈郎神情古怪的看了眼他的电脑屏,“不错你连论文都还没改完?”

“嗯……毕竟,那件事比这件事重要多了。”迹部脸上的笑意根本没有褪下去的意思。



————END————
摸一条鱼
微博上的那个微博
渊博超级萌的,OOC都是我的锅
其实两个人反过来也是很有意思的啊
对了,补上我曾经看到的一个资料,一见钟情离婚的概率比日久生情的低很多。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

评论(15)
热度(59)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