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起风了(上)

又名 #作者和他的男主才是真爱#

01

 

忍足犹豫着没有关门,不知道哪里,他总感觉屋里有些不对劲。就在他犹豫的这两秒,黑暗里有人迅速把门踹上接着一把冰冷的金属就抵在了他脖子上,从触感来看,应该是一把匕首。

入室抢劫?忍足僵在原地拼命思考自救的办法。“大哥,您看我也没看到你的脸。我把钱给你你放过我行吗?”

他身后那个人没有说话,伸手按亮了灯。

忍足生无可恋。如果说没看到对方的脸他还有活命的机会,现在开了灯他还能怎么办?为什么要开灯,非要这么做吗?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意识到他刚进门时察觉到的异样是什么。他身后那个人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我很好奇,”他身后那个人“唰”的在他面前抖开一张海报,“你为什么要珍藏本大爷的画报?不过,这张海报里的我有些丑,要不要本大爷给你拍一张更帅的?”

“……”那张海报是他向编辑要过来自己偷偷珍藏的。不,这不是重点。这样的语气,这句话的内容,忍足侑士目瞪口呆,几乎想不顾脖子上的威胁扭头看身后的人。难道,难道他是,“迹……迹……迹部景吾?”

“对,我是。好了不要激动,注意你的脖子。现在来告诉本大爷,”身后那个人亲亲蜜蜜的靠在他耳边,“谁派你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非常冷,即便是靠这么近,也凉的像冰。碰到妄想症患者了吗?迹部景吾明明只是他上一本小说的男主。小说里的男主怎么可能会……正胡思乱想,他脖子上那把匕首往上动了动,示意他抬头。

忍足顺着对方的力道抬头,然后下意识扭头去看被迹部扔到地上的海报。相似甚至远比他想象中英俊的脸,眼角的泪痣,笔挺得体的暗绿色军装。怎么会……?等等,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对面军装上大片大片晕染开的暗红血迹,“你不先止血吗?”

由于失血过多,对面那个人脸色苍白的吓人,但还是站的笔直,握着匕首的手稳如磐石。

忍足指了指地上那张海报,语速相当快,“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在我家,那是我买的你的周边,你在书房应该还看到了跟你有关的书吧,那是我根据你的事情编的。哦对了,我是人类。”

迹部还是没动。

“这不是你的那个世……年代,”忍足差点说出实情,“不信你可以看,现在很和平,没有伤亡,没有战争,没有病毒。”

迹部几乎凝固的目光一动,整个人毫无预兆的晕了过去。

 

幸好在自己回来之前,迹部知道给自己做个简单的清理,不然真的麻烦了。忍足撑着下巴坐在床边盯着迹部看。

太神奇了。

他自认想象力不错,各种题材的小说都有涉猎。玄幻修真、都市悬疑、灵异推理、星际战争……《末日救援》是他的一本末日文,迹部景吾是这本小说的男主。这个男主刚出来,所有的读者都在质疑。想起来忍足就觉得好笑,因为甫一出场就调戏女孩子的男主可不多。随着剧情的发展,读者对他的观感更复杂。

怎么说呢,喜欢他的奉他为神。他写迹部景吾计划失败,会有读者写一大堆分析来论证这其实在迹部景吾预料之中。结尾他写迹部景吾失踪,直到现在还有读者坚持认为这只是作者为第二部埋下的伏笔,他肯定不会死。

不喜欢的不管怎么样都能从迹部身上找到槽点。救人槽迹部景吾圣母;不救嫌他冷血;生活讲究一些,说他太矫情……

这是他所有小说里争议最大的男主,也是他最喜欢的男主。而现在,他的男主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他眼前。忍足换了个姿势继续盯着迹部发呆。他写的书他自然比谁都知道迹部景吾的伤是怎么来的。躲过病毒,击碎外星来客的阴谋,一切都即将恢复正常的关头却受到了来自同类的暗杀。只是没想到他这一失踪失踪到了自己的世界。

忍足惋惜的看着迹部,要不是没把握不敢告诉迹部景吾真相,过段时间的签售会他一定要把迹部景吾带过去,让那些读者看看活着的迹部景吾,省得天天哀嚎。

 

 

 

 

02

 

忍足醒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自己在床上。

“醒了就去做饭吧,我想吃烤牛肉和约克郡布丁。”

迹部景吾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他书房里的躺椅拖了过来,此刻正悠闲的躺在上面翻看一本书,连眼神都没往这边瞥一下,不知道他怎么发现自己醒了的。还有,在别人家这么心安理得的使唤主人是不是太过分了?忍足吐槽。

“哦对了,”被吐槽的人显然并没有自觉,理所应当的追加要求,“有香槟的话更好。”

“……我家只有红酒,没有香槟。”想想昨晚,他一个看护睡着之后不仅没被骂,还被对方拎上了床。这么乖,这么善良,要求多一点也不过分。看着迹部勉为其难的点头同意,忍足叹了口气,自己的男主,除了惯着还能怎么办?再说迹部之前生活的那个世界,就算他再挑剔讲究,也已经很久没有尽情吃喜欢吃的了吧。

他刚走出卧室,迹部唰地合上了手上的书。对方的态度太奇怪,一个对上自己没有还手之力的人,他哪儿来的自信能够拦住自己,哦不,他根本没想拦自己。昨晚趁忍足侑士睡着偷溜出去的时候,他根本大摇大摆就出去了。最重要的是对方的态度非常……仿佛对自己了如指掌。他眼神晦暗的低头,手指摩挲着烫金封面的书籍,这是他最无法理解的事情。他的信息并不算秘密,想知道的人事无巨细总能调查出来,可这本书对他的生活知道的未免太过详细了。他没办法形容这种怪异感,也没搞清楚自己的处境,以及忍足侑士在中间起的作用,不过没关系,不管是什么,他都会一一弄明白。

忍足一边摆餐具,一边发问,“吃过饭让我再帮你看看伤口,这几天好好休息,不要乱动。”他突然倒抽了一口凉气,“昨晚你把我拎上床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迹部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抱你费不了多大力。”

“…………抱?”忍足手哆嗦了一下,差点把红酒洒到桌子上。

“对啊,公主抱。”发现忍足在意的点,迹部先是好笑,随后漫不经心的逗他,“要不要现在给你示范一下?”

忍足顿时安静如鸡的坐下吃饭。吃了几口,他心有不甘的反驳道,“那天你晕倒我也是把你抱回去的,公主抱。”

迹部毫不在意的一耸肩,“那么……谢谢?”

为什么要用疑问的语气,忍足吐槽。

“下午有时间吗?陪我出去逛逛?”筷子刚落,迹部就笑着问道。

这个男主怎么这么不听话!忍足超无奈,“受伤了需要好好休息,这是常识!我真是服你了,以前环境不合适不能好好养伤就算了,但现在还不好好养伤是不是有点儿太劳碌命了?你的人设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觉得对方的态度很奇怪,但忍足这一大串宛如老父亲一般啰嗦的唠叨竟然让迹部有些尴尬。他顿了顿,眼里的情绪翻腾几次又归于平静,起身收拾桌上的碗筷,“我什么人设?”

“……”这个词也不算很突兀,可大概是内心有鬼,忍足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顿了顿,他一本正经的回答,“喜欢享受?”

迹部无语的看了他一眼,他还真的当一个问题回答了,没看出他只是随便搭话吗?

刚刚忙着纠结用词怕迹部发现事实,没注意到迹部在干什么,迹部这一起身忍足才发现桌上的餐具都被收拾了。想到小说刚出场那个骄傲华丽不可一世的少年他顿时心酸,要是那个时候的迹部,大概会继续指挥他做这做那伺候大少爷他,可这个是经历过残忍的末世和同伴背叛的迹部景吾。“等你好了我不会拒绝你帮忙的,不过现在还是我来吧。”

正在思考自身处境的迹部颇为意外。说实话,他一直对忍足侑士话的真实度表示质疑,现在他开始有些相信了。不然对着他这个突如其来一身伤口住到家里的奇怪人物,他态度也太亲切了。

他这幅突然平静下来沉默不语的表情看在忍足眼里就是碍于现状无奈为之的妥协。忍足看着迹部低垂的眼睫和眼角的泪痣。他眼角的泪痣……恍惚间眼前飞速闪过一些破碎模糊的画面。在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开口了,“不能逛太久,帮你买完必需品就回来好吗?”

 

 

 

 

 

03

 

迹部在镜子前理好身上的衣服,然后面无表情的盯着镜子看了几秒。

“先将就一下。”以为他是对穿自己的衣服不满意,忍足一边惋惜明明很好看不过是不是因为受伤的原因怎么穿在他身上有些宽松,一边思索可能衣服不符合他的审美他喜欢什么牌子的衣服来着。

迹部没有接话,反而抬眸盯着镜子里的忍足勾唇微微一笑,冰消雪融,“买衣服的品味不错。”

等迹部慢条斯理跟在他身后走进来,忍足才伸手按下电梯,“我们先去买衣服,你有习惯穿的牌子吗?”

迹部懒懒的靠在电梯墙上,抬头回答“没有”的时候不知道发现了什么,盯着忍足的侧脸一点点蹙起了眉。

一开始忍足没有察觉,等电梯猛的一顿,几个人笑笑闹闹的走进来的时候,他不经意扫过电梯内墙,才发现身后迹部的眼神。他忍不住回头看迹部,用眼神表达他的疑问。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等两个人都走出电梯,忍足侧脸看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开口问什么。他目前处境非常为难。迹部对自己是书里人物的接受程度怎样他不清楚,解释怕他接受不了,不解释他又不可能信任自己;迹部出来很容易就发现这件事,可他也不能把迹部关在家里。他怕自己贸然间会说出什么,或是被迹部察觉到什么。迹部景吾的敏锐他暂时还不想试探。

也许是看出了他的为难,迹部率先打破了沉默,“现在几点了?”

“十点。”

迹部点点头,没等忍足追问,又开口,“借你的手机上会儿网。”

“……”忍足条件反射想拒绝。

“只是查些东西,不会看你的隐私。”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忍足盯着前面的路恨不得马上出现鱼在天上飞车在水里游等神奇的画面来分散迹部的注意力。拒绝会被迹部景吾怀疑,接受迹部景吾会直接发现真相,简直无路可走。“我手机昨晚忘记充电没电了。你直接问我吧。”

“……”

也许是心里有鬼,被迹部轻描淡写看了一眼的忍足疑神疑鬼。他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他在怀疑吗?

“也没什么,就是想问,他们,我是指……我的朋友们,”看着目不斜视开车的人,迹部难得犹豫,“他们……”

忍足瞬间明了他想知道的问题。即使一开始没想过,但最后落了那样一个结局,迹部应该不是不清楚原因。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他说道,“很好。你不见了,他们当然不能也不见。”

“是吗?那就好。”

忍足怀疑自己说错了话。因为迹部说这句话之前足足沉默了有一分钟,表情也没有一丝波动。那不是得到心安的答案会有的反应。为什么呢?他自己受到暗杀,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被告知他们的故事广为流传,忐忑中知道朋友没有遭受和自己一样的境遇。哪里出错了?没有证据说服力不强?

 

提着装衣服的袋子,忍足望着街上的餐厅正在思考该去哪里吃饭,就被人从身后狠狠的撞了一下。幸好迹部一直站在他身后,及时伸手扶住了他。忍足仓促的抬头,就看见迹部景吾立刻沉下来的脸色和绷紧的下颌。

“啧,等我五分钟。”说完他也没等忍足回答就迅速追了过去。

身手敏捷,行动流畅。那个人没跑多远就被迹部抓住手臂向后一带,向后的重力压过向前的惯性迫使他一个趔趄摔了个四脚朝天。面无表情的回头看了一眼,迹部踩着那个人的手弯腰从对方身上掏出了一个水粉色的钱包。

被迹部回头看了一眼忍足乖乖走过去。本来他的注意力应该放在迹部从小偷身上拿出来的东西,和从他身边跑过去向迹部道谢的女孩子,但迹部身后的蝴蝶骨吸引了他所有的目光。

好眼熟。

太眼熟了。

这个弯腰的姿势,蝴蝶骨的弧度,甚至是这个声音。恩?声音?忍足回过神,发现迹部得不到他的回答正准备自己伸手找答案。“没事,我在想去哪里吃饭。”

迹部一挑眉。

“走吧。”

 

 

 

 

 

 

04

 

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人拿枪指向自己,忍足环顾一圈有些害怕的后退几步。“给你爸爸打电话让他过来。”其中一个人把手机塞给他。

他看着那个手机犹豫。之前说话的那个人恶狠狠的抓着他的头让他看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一把清清朗朗的声音响了起来,“真是不愉快的叫醒服务,刚睁开眼就让我看到一伙大人欺负小孩子。”

他意外的抬头,就看到那群人身后有个浑身血淋淋的人一拉一拽,把旁边人的枪拿到自己手里,随后左手拧断了对方的颈骨,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杀了还来不及反应的人,接着和其他的人缠打到了一起。最后一个人也倒下的时候,他弯腰去捡掉在地上的手机,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身后忍足正在愣愣的盯着地上的尸体看,突然开口,“小朋友,你审美可不太好。他们那么丑看他们不如看我。”

 

忍足猛地惊醒。急促的喘了几口气,他才意识到自己又做了很久之前经常会做的那个梦。以前做过太多次了,以至于他不用怎么回想就能记起梦里那个人的背影。不过这次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以前他只大体能感觉到是他小时候被绑架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总是记不清楚具体内容,只记得一个弯腰捡东西的背影。

无论怎么回忆,记忆里那次的绑架并没有这么一个人,最后救他的应该是一个为他而死的卧底警察。他探究过无数次,从背影看那个人大概十六七,身影很瘦削,莫名的,忍足觉得他应该有一双纤细漂亮的蝴蝶骨,身上也带着很多伤。就这么一个背影,给了他强烈的安全感,帮他度过了小时候的很多噩梦。所以就算理论上这个人不存在,他的父母和看过的心理医生也都没有劝他忘记。而这次,他记起了对方的声音。清朗的少年音,说话喜欢拖着华丽的尾音。这是不是说明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他盯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一会儿,起身准备去客厅接水喝。结果刚刚推开门就看见靠在沙发背上的迹部景吾。“呃,我去喝水……吵到你了?”

迹部盯着他没有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开灯看不清迹部的表情,忍足感觉他怪怪的。忍足条件反射看了一眼书房,“你……”

“是不是觉得很好玩?可不可笑?”

他的声音诡异的柔和。完蛋了,忍足倒抽一口冷气,他这是气疯了。

“怎么不告诉我事实?怕我做出什么超出你控制的事情伤害你?”

“不是,我没有这么想。”

“不是?”迹部的声音控制不住的变大,一把掐住忍足的脖子。

忍足这才发现,就算之前迹部一直不相信他,但他已经对自己释放了最大的善意。因为迹部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可怕。虽然他总是看着不着调,也只是看起来,这么冷下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凝重的肃杀和强大的压迫感,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那是久居上位才会有的气势,而且迹部跟他不一样,或是说跟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他的气势是经过鲜血与硝烟洗礼的。

也许迹部说的是对的。他一直觉得这是他的男主,他了解他的优点,明白他大多数时候的想法,对他的缺点了如指掌,所以对他毫无惧意。但或许原因也很简单。他平静的跟迹部对视。就算气到这个地步,迹部都记得他是一个普通人,掐着他脖颈的力道有意识的控制在让他不舒服却也不难受的尺度。

迹部突然松开手转身往门外走。忍足没顾得上揉自己的脖颈,上前阻拦,“你呆在家,我出去。”

迹部隐忍的闭了闭眼,复又伸手去拉门。

“对不起。”

他这句话让迹部忍不住又摔上了门。他按着门把手,声音非常压抑,“为了你的生命安全,闭嘴离我远点。”

忍足相信他是很想杀了自己,同时他也很肯定对方不会杀了自己。他不敢确定的是,迹部景吾会不会离开,离开后还会不会回来。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忍足破罐子破摔上前从背后抱住了迹部。他感觉到迹部有一个想躲开的动作,但出于某种考量,又克制住了这个反应。“感觉到了吗?我们两个人有相同的温度。”

他之前的朋友都知道在他生气的时候最好离他远点,因为这时候他情绪总是不稳。没道理他身后这个人不知道。迹部挫败的闭眼,想起他妈妈告诉过他的话,没有人应当被你迁怒听你诉苦接受你的任性,但总有一个人在看到你所有的消极负面时还愿意拥抱你。他叹了口气,“不是要喝水吗?”

 

 

 

 

 

05

 

看着迹部搅来搅去的筷子,忍足决定拯救一下自己的作品,于是主动问道,“你是因为不相信我才大半夜进书房找答案的吗?”

“不是。虽然我不怎么相信你,但你有点像我的小朋友,所以对你还是有点好感的。怀疑你对我说的一切是在我问你我朋友怎么样你说我不见他们自然不能不见后。我给他们安排了很多种退路。其中一个是只要我失踪超过十二个小时,那些人就会按我的计划让他们现在的身份消失。所以正确的回答应该是他们跟我一起消失了。”

迹部的眉宇间满是倦怠,这两天,哪怕是第一天迹部伤成那样子,他都没有见过迹部景吾这么无精打采。忍足心里哽了一下,低头吃了一口面,嘟囔道,“看吧,我没给你写cp线,你的女朋友可是你凭自己的努力挣来的。”

“什么女朋友?”迹部莫名其妙的看他,片刻恍悟,“你是说我的小朋友?”

忍足点头。

“什么女朋友,”迹部失笑,“我只见过他三面而已,每次还都是我受重伤的时候。叫他是我的小朋友是因为我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人见过他,一个医生朋友——哦,你应该知道他,精市一直怀疑我压力太大精神分裂。我本来还打算一切结束后去找他。”

他写的是正经小说,不是什么灵异玄幻,忍足心想。

“你说,我还能回去吗?”

“实话吗?实话就是我也不知道。”

 

第二天一大早忍足是被岳人的夺命连环call吵醒的。他摸了半天,才在床头摸到电话,“喂。”

“侑士,你昨天跟谁一起出去逛的街?末日救援的男主真的是以他为原型的吗?他到底是你的男朋友还是你的白月光?我怎么没见过?你能不能让我跟他一起吃顿饭?我画的画像他满不满意?”

吵死了。忍足把电话扔给迹部,“找你的。”

他俩聊到早上才睡,所以迹部也没有回客房。但是这里怎么会有人认识他?他一头雾水的拿过电话,“你好,迹部景吾。”

“…………”电话那头长长长长的寂静,然后变成了一片盲音。

莫名其妙。迹部一扔电话,也躺下去继续睡觉。

再醒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迹部枕着自己的手看着身旁忍足侑士玩手机玩的一脸无语,“有什么问题吗?”

忍足为难的摸着自己的下巴,“你的粉丝想看你算不算问题?”

“我的粉丝?”迹部挑挑眉,坐起来陪忍足一起看手机。

本来这只是忍足的书粉们在激动,但经过昨天晚上加上今天一整个白天的酝酿,网络上他俩的名字一直占据热搜不退。

“靠,怪不得忍足侑士这本小说一直没有cp线,因为男主是作者的!”

“忍足侑士的小说里,第一本小说男主表面浮夸实际强硬,第二本小说男主有泪痣聪明又很有担当,第三本男主有蓝色的眼睛有卓绝的身手喜欢小孩子,第四本男主温柔善良又傲娇……加到一起是什么?就是迹部景吾本人啊!这是何等的深爱才能做出来的事。”

“太浪漫了,你永远是我心目中的男主。”

“理智分析,写《末日救援》的时候忍足已经告白了。不然他也不会把这个名字堂而皇之的写出来。”

“怪不得大大言情苦手,耽美了解一下?”

那条偷拍忍足摔在迹部怀里、迹部帮妹子追回来钱包视频的微博下评论更是夸张。

有因为迹部景吾颜值太高决定去看书的路人,有要求迹部景吾出席签售会的书粉,还有因为书粉对其他人把迹部景吾跟书里迹部景吾等同的抗议。五花八门。忍足尴尬的看了眼迹部,迹部边看边挑眉,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其实这个说的是对的。”迹部指了指一条评论坏笑着偏头看忍足。那条评论讲说‘景吾肯定是因为侑士被撞才去追那个小偷的。’

忍足顿了顿,指着那条分析他写的小说男主身上都有迹部景吾影子的微博,“你是我一直梦想的男主。”

“哦~”迹部扬了扬眉,拍了拍忍足的胸膛,“非常荣幸。”

昨晚聊了一夜,迹部整个人都轻松下来了,刚醒时有些哑的声音含着笑意非常撩人。忍足无奈的拢了拢睡衣,有些好笑的想,迹部景吾原来喜欢聊天,或许……想了想半梦半醒时贴在自己身上的温度,还有肢体接触。

——————TBC——————

本意是想写作者和他的男主谈恋爱的故事

后来听到起风了这首歌,不知道怎么想起来“年少时不能碰到太惊艳的人”这句话

然后成果就成为现在你们看到的这样

我应该是会写完的(其实我主要的问题是不会谈恋爱,所以才一直卡2333333333)

评论(17)
热度(73)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