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继续年下倒追脑洞

忙完最后一个病人,忍足松了一口气脱掉白大褂整理东西关门正准备回家。旁边突然有个熟悉的少年音道,“终于下班了,等你很久了。”

忍足深深的皱起了眉头,第一反应是伸手看表,“你怎么在这里?”

少年——迹部靠在门口的墙上,把手机塞回兜里,注意到忍足下意识看表的动作,眼角顿时弯了起来,笑意盈盈,“我周五下午没课。”他拖长了尾音,发现对方无动于衷,才颇觉无趣的继续道,“你爸爸让你带我回家吃饭。”

“……”忍足喉结动了动,终于忍不住开口发问,“你为什么不继续保持第一次见我时的态度呢?”

他俩的第一次见面……迹部表情僵了一下,十五岁的他不服天不服地,对陌生人更是不往眼里放,看到忍足张嘴就是“大叔你找谁。”

“我那时刚从国外回来,日文不是熟练。而且也不认识你,何必这么耿耿于怀。还是说,”迹部露出一点点暧昧的笑意,眼尾一挑,像是挑衅又像调情,“你不喜欢我现在叫你哥哥?”

忍足一脸精彩纷呈,什么颜色都有。其实对他来说这算不上什么大尺度,可想到眼前这个孩子比他小十几岁,他不禁嘴角一抽,“我要是你爸,听见你这么跟一个男人说话非打死你不可。”

“你该跟我爸学习,我爸是不会管我跟喜欢的人说什么的。”

忍足绷着脸看了他一眼,迹部靠在座椅上表情坦然的不得了,仿佛一点儿都没察觉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忍足侑士被他这个态度噎的说不出话,意识到自己这个反应,又有股说不清的羞恼,再加上烟瘾在心底挠的让他发慌。各种情绪磨得他简直没脾气。他忍了忍,到底没忍住,“介意我抽烟吗?”

迹部做了个你随意的手势,好奇道,“你真的在戒烟吗?”

“戒不了。”忍足伸手去摸烟的手在注意到迹部还未脱稚气的脸颊时拐到车载音乐播放器上的音量控制键上。



“下一次不用管他回不回来了。是不是在医院呆了很久?他都不知道请个假陪你回来。”

景吾低头闻了闻自己,大概是在医院待太久闻不出来,再加上自觉洗过澡,他还真没想到自己身上还有味道,“我身上还有味道吗?”

“你周五一贯回家早,今天这么晚回来,肯定等了他不短的时间吧。”忍足和美接话,“这个家里谁身上没带点消毒水的味儿?侑士身上的味道比你的还重。”

忍足侑士一旁,面无表情的用手指掐了掐眉心,听听这话,他都要分不清谁是亲的了。也许他的确是抱养的,旁边那位才是亲生的。

“是吗?”景吾好像对忍足妈妈说的话很好奇一样,她话音刚落,他就靠近忍足侑士肩膀闻了闻,然后摇摇头笑道,“闻不出来。”

他温热的呼吸扑簌在忍足胳膊上,隔着薄薄一层衣服引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小鬼都跟谁学的这些。忍足头更疼了。本来他之前打定主意在路上绝对要保持安静尽量避免和迹部交流,谁知道一路上迹部一直乖巧的不做声。有分寸,有进退,反而让他有种无从施力的感觉。

看见他俩的互动,忍足妈妈笑的颇有些欣慰的意思,“上一次你俩碰到那反应,我还担心你们没和好呢。”

上一次碰到的反应怎么都不像吵架吧?真要追究的话,难道不更像翻车现场?你父母眼中乖巧听话又讨人喜欢的邻家弟弟竟然是你曾经想约又拒绝过的人什么的……忍足更加缄默。

“怎么会?”迹部停下筷子,抬头给了忍足妈妈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伯母你不知道吧?他曾经帮过我。”

上一秒忍足还誓将沉默是金贯彻到底,下一秒他就忍不住开口,“没有我你也能解决,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其实真的没什么。那天他下班后被一群朋友叫去清吧玩,没多大一会儿就被闹得头疼,想抽根烟解压。结果一摸兜一根烟都没有,才想起来为了能够更好的戒烟,他破釜沉舟给每天定了固定的吸烟次数。但这都什么时代了,别说只是没带烟,就算没带钱,他也未必抽不到烟。

于是他从朋友那儿拿了根烟出去。靠在二楼角落的窗户旁他抽了一口烟,有些嫌弃不是很够味。就这么低头想事情的他一低头看到来找朋友的迹部景吾。

整个清吧慢摇爵士交替播放,灯光用的是安静幽静的冷色调。他就看着那个人双手插兜环视了一圈,不紧不慢的向一个方向走过去。走到地方也没有坐下,反而低头去看放在桌上的杯子。明明离得不算近,但忍足还是莫名的觉得,对方低头的弧度都带着格外扎手的不驯。

“你认识他吗?”察觉到有人过来,扭头发现是自己的朋友就伸手指了指。他的朋友递给他一杯水,然后认真端详了片刻,摇头表示不熟,“他不是常客。”

“这样啊……”想了想,他耐心的继续看下去。看那个人偏头大概在听旁边的人解释着什么,然后下一秒伸手将桌上的杯子全砸了,透明莹亮的酒溅了满地。忍足想了想掐灭了手里的烟,把水杯又塞回他朋友手里,抬脚下了楼。

直到现在,每当他面对迹部景吾百般无奈的时候都后悔他当初多此一举,反正迹部景吾多的是钱。可再想想重来一次他还是会忍不住帮忙就更无奈。

迹部笑容轻快,“帮人是情分,不帮是本分。你不帮我我的确可以解决,但不能因此就不领你的情。对不对,伯母?”

忍足和美点点头一脸欣慰,让忍足侑士一肚子话憋着说不出口。他当然不能当着他爸妈的面说这跟情分无关,我当初只是想泡你。也不能瞪迹部景吾,他不信迹部景吾会不知道他当初的目的。他甚至怀疑正因为这样,迹部景吾才这么胆大的一直缠着他。

可他明明在看到迹部的脸发现他还小的时候放弃了那个龌蹉的念头。他真的以为那就是结束了。谁知道这个小朋友穷的就剩钱,天天去那个清吧找老板,也不知道他到底给了对方多少钱,那个老板对出卖他的信息一点儿都不羞愧,甚至还带着一丝羡慕。

总是有底线的人过得比较艰难,忍足有些心酸的自我安慰。

—————————TBC(?)—————————

忍足的心态大概是 远远的看到分外心动→心动不如行动→他看起来好像还小→比我小太多算了算了

不停挖坑的我简直就是在作死

评论(18)
热度(46)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