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一则关于送花的小段子

@松鼠☆Yuzu  小可爱,是你吗?我算不清时间,就现在发了,生日快乐啊。

饶是已经对迹部的风格习以为常,看到自己一直奉为女神的女生一脸羞涩的跑上台给迹部送花,日吉还是不甘心的撇了撇嘴。“不就唱首歌么,他怎么不派一架直升飞机往下洒花瓣!”

结果他等了半天都没人附和,他扭头一看。

宍户正坐在凤后边认真听歌,注意到他的视线,安静了几秒,支支吾吾的开口,“我觉得还好。”

“嗯,”凤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唱歌的迹部,“部长唱英文歌真的很苏。”

他们太吵了,岳人刚要捂住日吉的嘴防止他被打,身旁的侑士突然起身。“嗯?………侑士??”

“嘘。”忍足回身冲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又指了指台上。

几个人扭脸看台上,台上几个女生正排着队送花。“侑士什么意思?羡慕部长也想收到花?还是想说他也有节目?”岳人有些不确定的问旁边的泷荻之介,在荻之介摊摊手表示不懂后,戳了戳慈郎。慈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换了只手托下巴,表示无话可说。

很快,他们就知道芥川慈郎叹那一口气是什么意思了。

他们表情麻木的看着忍足趁被他捧着的大捧玫瑰惊到的女生发呆时迅速挤到她们前面把花递给了迹部。

那么多女生里就他一个男生,他都不觉得不好意思的么?而且,他哪儿来那么大一束花,还全是玫瑰,是要求婚吗?几个人齐齐叹了口气。

然而光送花还不够,他还伸手求抱抱。迹部一怔后笑的前半首歌营造出来的深情忧郁荡然无存。

他们是不是该庆幸现在是间奏?台下的几个人继续冷漠脸。

————————————————

评论 ( 3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