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情敌变情人梗+娱乐圈au

#
“确定,接这部?”泷敲着手里的剧本有点儿惊呆,“景吾,你是不是还没有睡……”

“我确定。”迹部看了眼时间,赤脚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就是忍足侑士确定出演的那部。有问题吗?”

这不是废话吗?泷捏着手机第一百零八次觉得自己上辈子做了多少孽才能过来面对这么一个祖宗?就算你们表面功夫做的再好,圈子里谁不知道你们俩正在追同一个人,正儿八经的情敌?更何况这个祖宗还不喜欢做表面功夫?这位导演到底怎么想的哟~迹部竟然也接受了?

大概是预料到了他的反应,迹部忍不住笑了笑,“如果说他身上有哪点儿能让我肯定的话,除了演技就是眼光了。”摸了几下花瓶里的花,他好心情的补充,“不然,他怎么能跟我看上同一个女人呢?”

挂了电话的泷还是有点儿恍惚。刚刚,迹部景吾是明确夸忍足侑士了???那个恨不得把忍足侑士揉吧揉吧折成不可回收垃圾扔进太空里的标准的忍足侑士黑?

“泷,你怎么了?”

“我得去挂一下耳科。”他感觉自己回到自己电脑前的整个过程都是发飘的。







#
“你怎么还在这儿?”迹部仰着脸任由小姑娘在他脸上涂涂抹抹,瞥到自家经纪人走来走去有碍观瞻的身影,忍不住开口,“慈郎不是有行程吗?你不陪他?”

泷坐到凳子上,也觉得自己太夸张,但是,怎么说呢?他不怕迹部拍戏的时候跟人家吵起来,他相信迹部的职业素养。可是私底下呢?因为迹部的关系,他现在对忍足侑士也充满了误解。如果真的像迹部说的那样的话,像迹部景吾从不吃亏、说话又直的太得罪人,万一指着对方鼻子骂起来,工作人员肯定会对他有意见。

“得了,本大爷还能吃亏么?”迹部闭着眼都能感觉到泷身上焦躁的情绪,“你就不怕慈郎在采访中说点儿不该说的?”

看着泷抉择到最后颇为萧索的背影,迹部弯了弯唇颇为兴味浓厚的笑容。他就不信拍完这部剧,他还找不到忍足侑士的把柄。这样的衣冠禽兽留着就是为祸人间。

没事。时间还长,这件事慢慢来。

至于现在……

他抬起脸,冲推门进来的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好久不见,忍足侑士。”

来人正解着脖子里柔软的灰色围巾,闻声抬了抬脸,扒拉着自己过长的头发,短暂的诧异之色后,露出了一个轻佻的笑容,“哟,外面这么冷怎么还来这么早?”

“反正也没什么事。”迹部重新垂下眼,拿出剧本继续翻。现在试探为之尚早。

“这么用功啊~”忍足摘掉眼镜,乖巧的任由化妆师整理他的头发,“吃过早饭了吗?”

“吃了。”看着忍足诧异的仿佛见鬼了的眼神,迹部好心情的补了一句,“阿月特意嘱咐我早上要按时吃饭。”

忍足挑了挑眉,刻意忽略对方重读的音节。不过他真没想到迹部会在知道另一个主演是他的时候接这部剧。不知道出田是怎么猜到的?






#
这是一个构建非常大的故事背景。不过按忍足惠里奈,也就是他姐的看法,这就是“一篇披着星际战争的竹马竹马互相暗恋的纯爱文。”

虽然让呕心沥血数载、相信其中暗含了无数嘲讽和针砭时弊寓意的编剧听见大概会吐血,但是,忍足还是不得不承认,大概大部分,不,百分之九十九的观众都是这么认为的。想着,他忍不住看了眼穿着一身英伦风校服都不显违和的那位少爷,这位就是他接下来要暗恋的对象了,真愁人。

迹部拽了拽领带,外表不显,内心有些尴尬。他现在这么大还穿校服,会不会太奇怪了点儿?其实对于演戏,他一向很认真,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他抬头看了一眼穿着特制军装拍定妆海报的忍足侑士,不期然想到了慈郎的一句评价,“这部剧就是制服控的福音。”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他脸色开始不好看。太堕落了!





#
拍完定妆海报,简单休整了一下,就开始拍前两集。描述一下背景和两位主角从小到大的事情,对两位演过无数剧的人来说,揣摩这种情绪难度略等于没有。

于是在这种进展神速的情况下,工作组整个氛围都显得无比其乐融融。

所以换好衣服,正在看剧本为接下来的剧情做准备的两个人和其他人被导演叫住的时候有猝不及防的惊讶。但接受记者突如其来的采访是很正常的事情。

有记者的话,迹部看了眼忍足,努力把自己的唇角提上来几分,就当做磨练演技了。忍足侑士大概也是这么想的。于是两个人互相笑着看了眼,在记者眼里,竟然意外的融洽和般配。当然这个词被后来看到的迹部景吾吐槽了无数遍。

而眼下……

寒暄了一些常见的话题和套路,记者终于进入正题。
“听说你们的剧第一集在同时段收视率第一。祝贺祝贺。”记者笑容满面。

然而还没等迹部露出一个与有荣焉的笑容,就听到了忍足微不可查的叹气声。迹部略略挑眉,侧脸无声的询问他原因。

忍足靠近他一步正要说话就看到记者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毕竟主要演员就这么几个,他俩还是主角,记者自然格外关注他俩的动静。

忍足抬头,刚刚被过长的头发遮住的藏着浅浅笑意的眼睛一下子没了遮挡,带着的无框眼镜衬得他气质更为温和,“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到底是喜欢我的脸还是我的演技?毕竟……”他比划了一下,“我和keigo都这么好看。”

迹部不是觉得自己长的丑,毕竟华丽的大爷没有一处是不华丽的。可是,恕他直言,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长相真的并不重要。

“无所谓,反正颜值也是我的实力之一。”迹部十分尽职尽责的附和。对上忍足眼神的下一秒,却有点儿晃神。刚刚忍足靠近他的时候,他闻到了一阵熟悉的味道。

他身边的人都没有用香水的习惯,他也是。记住这个味道是意外。

那天出田月跟他一起拍完剧后他请出田月吃饭。出田很惆怅的说她有个朋友,最近情况不太好。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当时他问了问对方的情况。知道跟他一样是演员的时候,他就知道怎么做了。但是怕阿月不好做,他没问那是谁,只是请阿月说了他几件事。然后回头就寄了一份礼物给她。其中就有这么一瓶香水,附带着一封洋洋洒洒的类似情书的东西。

“sycomore。

冬天雪夜木头燃烧的味道,尾调优雅又温暖。
这款香水总是会让我想到你。

将侵略的特质裹挟在不温不火、不动声色的外表下,漫长的时间才能看到你偶尔尖锐的本性。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只是当我那天买完香水的时候,突兀的发现原来你已经占据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知道你最近很难过。我不想让你难过。让我相信有你这样的存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救的人,你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存在。”

他是这么对阿月解释的。无论怎么黑暗的岁月,支撑一个人走下去的动力只有两个,爱和恨。只有被爱的事实能够改善对方否定自己不敢肯定自己的状态。

不知道阿月是怎么做的,但是没多久阿月就如释重负的告诉他搞定了。

跑题了。他拉回来跑远的思维,当时写这封信时他找到泷翻了无数慈郎曾经收到的信。结果被慈郎不小心看到这张纸,那张薄薄的纸被抢了又抢,结果不小心将旁边的香水瓶打碎,在屋里留下了经久不散的味道。

他抿抿唇,撇头看了一眼忍足侑士。不确定这是巧合还是某种意味深长的暗示。

“最后一个问题。”记者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听说两位之前没有合作过。那么突然合作这么一部同性之爱的片子,比如拍一些亲密的镜头的时候,会不会有些尴尬?”

迹部有些不耐烦,但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不会。”迹部吝啬的露出一个笑意,努力让自己态度看起来更自然亲切,“更何况,和侑士合作,我觉得非常荣幸。”

摸了摸下巴,忍足一双桃花眼弯的格外勾人,“对我来说,和keigo合作,最大的收获是想了很多之前没想过的事。比如,能够和这样的美人结婚也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所以你问的那个问题嘛……”

记者猝不及防被秒的十分彻底,恍恍惚惚一秒后才想起来自己想说什么。

迹部不知道他刚刚的表情有没有崩坏。

看着迹部不自然的表情,忍足相当意外的挑了挑眉,呀嘞呀嘞,这是……害羞?“我是认真的哟~”

“……”迹部觉得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这个人,是没有节操的么?!







#
“过来,该你们的戏份了。”导演站起身,冲这边招了招手。

迹部顿觉十分糟心。虽然他琢磨了这个剧本十几遍了,剧本不难,不就是和好朋友一起在天台边谈人生谈理想边喝酒,结果被喝醉了的好朋友不小心强吻了一下吗?单纯贴一下唇而已,完全没有难度。但是,他扫了要亲他的那个人一眼,还不如让导演来。

余光瞥到迹部纠结的神色,忍足忍俊不禁的笑弯了眉。真想把迹部景吾这样的表情拍下来,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肯定很好玩儿。

“发什么呆?快点儿,就位。”

猝不及防跟一把络腮胡的导演面对面,迹部震了一下,暗暗扭了个身,他还是很有专业素养的。对面是忍足侑士怕什么,他能演好这一幕的。





——————————————————————
我说过我不会起名字😲

大概是tb……没有c。

其实这样的梗很带感啊!!!

哭着求推文

评论 ( 8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