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愿所有人都不会错过

一发完结

01

“给我来一杯黑咖啡。谢谢。”

他的声音懒懒的满是倦怠。和子冲咖啡的时候忍不住笑了笑,她都能想出来他现在的状态,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搭在沙发上。

被依赖的感觉比什么都好。尤其是放在迹部这样一个什么都会什么都懂的男人身上。

 

02

给眼前仰慕已久的专家道完别,她满足的拿出手机,这次的医学研讨会她看到了很多水平顶尖的专家,真的是太棒了。

“咦?景吾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糟糕,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他不会生气吧?”关了短信,她匆匆的收拾东西往外走。

有一瞬她觉得自己看到了两个迹部景吾。

双手插兜,听别人说话的时候,懒懒的抬起半边眉毛,带着漫不经心又浅淡的笑意。她熟悉的迹部景吾的小动作,迹部景吾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点儿不舒服。

“抱歉,让你久等了。”离近,她才感觉这两个人的气氛不对。迹部敛眉一言不发,对方维持脸上浅浅的笑意,眼神却漠然的没有温度。

她刚刚在会场里面见到这个男人发过言。他的观点很有意思,没想到景吾认识他。

注意到她,那个男人敛去了刚刚若有似无的冷意,冲她点点头自我介绍,“忍足侑士。身份的话,”他微微撇头看了迹部一眼,“大概是他曾经的同学?”

“侑士。”

忍足看起来很想反驳什么,但看了看她,又闭上了嘴。

“和子,你先回去吧。”迹部将车钥匙递给她。

和子曲了曲手指,想说自己还没自我介绍,这非常不礼貌,就看到迹部眉眼间的阴郁。“嗯。”她接过钥匙,有点儿茫然。

03

这不是第一次了。和子瞥了眼迹部无意识发呆时停留的眼神。又是那个叫忍足侑士的男人。

她咬着勺子,内心有点儿不安。

她知道那个男人是迹部最好的朋友没有错。但是………

从刚开始到现在,无论是坐下来时顺手被拉开的凳子,被细心挂起来的衣服,火锅里先后放的符合迹部吃东西习惯的食物。

甚至迹部那种懒洋洋习以为常的样子。

迹部一直是个很独立的人。但是,和子能看出来,他似乎很习惯被陪伴。就像有人曾经给予了他无数……“宠爱”?以至于他被宠坏了。

她在心里用了一个极其不妙的词汇,和定义。

她抬头看着认真吃菜的迹部。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迹部家庭背景的缘故。可是,真的是那样吗?



04

“你不用紧张。”低沉优雅的声音带了几分恰到好处的留白。她才发现迹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

“他去洗手间了。”忍足递给她一杯热饮,“上次我很抱歉。景吾当年不告而别,我有点生气。没有吓到你吧?”

和子倍感冤枉,“景吾都跟你乱说了什么?我才没有那么胆小。”

忍足失笑,“开个玩笑,你要是真的觉得紧张,我就只能让慈郎陪你玩了。他很喜欢你。刚刚他还对我说景吾的眼光一直很好。”他沉吟了一下,”也许他会成为我们中第一个结婚的?”

她捧住热饮笑了笑,“但我可还没有打算结婚。”看着忍足诧异的眼神,她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迹部景吾很招人,但是我也不差啊。”

忍足赞叹的点点头,“说的不错。藤野小姐相当的优秀。”打量自己的眼神很温柔,声调也依然舒缓,优雅的仿佛老电影里独自走在清晨小道上的白衬衫燕尾服的古老绅士。

根本没办法讨厌。她不甘心的咬了咬唇。

“虽然你之前没这个打算,但你不妨现在考虑一下景吾。虽然他看起来很不讲理任性又自我,但你知道的吧?他还是很细心体贴的。”忍足的声音很温柔,“你觉得呢?”


05

“景吾……”她看着前方,“我记得你说你以前上的一直是寄宿学校?”

迹部偏头看了她一眼,“嗯。怎么了?”

“没有。突然想问一下。”

迹部眉毛微妙的扬了扬,她很奇怪。怎么了?这种疑问在他准备洗澡时达到了顶峰。迹部僵着脸看着和子,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uhh……what?”

“我说,”和子呼了一口气,“要不要我帮你?”看着迹部不动声色的脸,她咬了咬唇,“我是指,既然我是你女朋友,做这种事也没什么关系。”

迹部倾身吻了一下她,“stop,stop。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说这种话,ok?我们不是说好结婚前不做这种事的吗?”


06

“这个很好吃。”迹部插在口袋的手没有拿出来的意思,冲路边的一个摊子点点下巴。

还是这样~和子叹了口气,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从很久以前她就很困惑,迹部有时候很矛盾。就像第一次约会,带她来这种以前很少被父母允许来的地方。明明很多细节都能看出来迹部也不是很熟悉吃这种东西,甚至是很陌生。

他肯定是私下里做了很多功课。偷偷笑着的和子转身注意到了诧异的忍足。



07

"嗨。在约会?”忍足笑着招了招手。

迹部挑了挑眉,“约会的也不止我一个人吧。对了,之前我们经常去的那家餐馆呢?我应该没走错路吧。为什么我一直没找到?饿死了。”

“没了。”忍足摊手,“早就不做生意了,你走后第三年就不做了。”想了想,他打了个响指,“不过我发现了一家新店,看到对面那条街了吗?进去见路口左拐,走上大概一百米,右手边第二家店,你肯定喜欢那儿的味道。”

迹部点点头,然后顺着忍足的视线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看来你等的人回来了。那我们先走了。”

忍足随意的挥了挥手,突如其来的被迹部的围巾砸了一脸,嘲讽的声音远远的转了个弯,在心脏上轻轻挠了挠,“怎么就不冻死你呢。”

和子揶揄的笑了笑,“那家店有这么好吃?念念不忘这么多年。”

“嗯,很好吃。当年我们晚上写完论文饿了,或是熬夜打游戏,就会来这里吃饭。”迹部漫不经心的回道,认真的找忍足说的那家店。

“那真遗憾。”

“是啊,本来想让你尝尝的。不知道为什么不开了。”迹部漫无目的的看着嘈杂的人群。

“没有什么是不会变的。”和子随口道,“就算是身边的人也一样。总有一天会离开的。”

“不会的。”灯光太暗,她没看到迹部的表情,只能听到很明显的嗤声,“重要的人是不会离开的。”

“但是他总会有新生活,你不再是他生活的唯一了。”和子就那么随口一说。所以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迹部突然生气了。

对。她就是感觉到了。

迹部在生气。

迹部很生气。

可是……为什么?这句话让他想到了谁?

08

迹部枕着和子的腿,突然就觉得这种生活应该就是他追求的生活的味道了吧。“我们结婚吧。”

和子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看着迹部温柔的眼神,心里叹了口气。“我很感动,真的。但是我拒绝。”

直到和子前面半句气氛都很好,所以迹部明显没想到她会拒绝。难堪的沉默之后,迹部试图缓和这个气氛,“这就是传说中的十动然拒?”

和子没有接话茬。迹部坐起来,明显还在以为她在开玩笑,“确实有点儿寒酸。回头……”

“不是因为这个。”和子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景吾,我才知道你竟然现在都不明白你到底爱谁。你不爱我!”

迹部倏忽抬眼,眉眼都沉了下去,是十分的怒意。

赶在他说话之前,和子挑明,“至少,没有你想象中的爱我。你不妨坦白点儿,对你来说,我算什么?相处的很舒服的异性,很欣赏的女人。说真的,我很感激你这一点,被你肯定是件很值得自豪的事。可是侑士算什么?重要的朋友,重要的人,这我知道。但重要又是有多重要?重要到你不能失去他?想到他会离开你就失控?”

“虽然这个问题很搞笑,但是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如果我和侑士一起掉进河里,只能救一个人的话,你会救谁?”

也许一开始她还有点儿不甘心,这么优秀的男人凭什么不能属于自己?趁他自己还没发现,就这样结婚吧。以他的性格,他绝对不会不负责任,就算终有一天他发现,他也会自己默默把自己所有的感情隐藏好,不表露出来半分。一如既往的替她挡去所有的风浪。免我忧,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她知道,迹部会做到。他说到的都会做到。

可这样真的好吗?

对她,对迹部,对忍足。





09

与其说爱,她与迹部开始的原因更多的是欣赏。虽然这不代表自己就不爱他,可是被迹部欣赏的人想也不会是什么软弱的人。她可以承认这个事实。

许是被这个事实砸的晕头转向,迹部当机许久终于缓了过来,“你就这么瞧不上本大爷?非要把我往别人怀里推?我喜欢他我怎么不知道?我都不知道的事你怎么知道的?”

和子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口水,“我可还没爱你爱到能失去自我的地步。至于为什么你不知道,”她笑了笑,“现在承认我比你强了吧?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好好想想。你的心思你自己最懂。”

“想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看着迹部青一下白一下的脸,和子觉得自己微微发皱的心开始舒展开了,“现在你是知道了。可是据我观察,侑士可不知道。别忘了上一次他还在和小姑娘约会呢。”

迹部一脸的惨不忍睹,不想听和子继续说。

和子继续幸灾乐祸,“我就看着你怎么追人。他可不像我这么好追。想想你到时候的下场,我就觉得非常之解气。”

迹部尴尬,“我很抱歉。”

和子摸出了电话,开始给闺蜜拨号码,“没事。反正跟你谈恋爱我也没有赔什么。”

“阿纯啊,我失恋了。哪儿能啊,我甩的。嗯,他正哭着求我不要分手。是有点儿烦,对,他以为给我钱就行了吗?特别笨。当时?当时就觉得他长的好看。”

迹部理亏,只能就那么一边听着和子抹黑自己的形象,一边默默消化她砸下来的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10

“真的抱歉。”侑士有些尴尬,怎么看都是自己拆散了对方的感情。

和子示意无碍,想了想,还是解释了一下,“我跟他没有那个……上过床。所以……”

“咳。”忍足觉得这真是要命。“景吾他……他不是故意骗你的。他只是……他只是不明白。”

当局者迷。不过,这已经不关她的事了。“不用太尴尬。比起他来,你能给我的帮助更大啊。”和子冲她眨眨眼,“比如研讨会上在你之前演讲的那位专家的联系方式啊什么的。”

“当然可以。”忍足点头,划开手机,开始找。“那天我说的不对。”看着和子捧着手机疑惑的脸,他收起手机,笑了笑,“你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女士。如果不是景吾,大概我也会追求你。”

“……”他看出来了。不过看出来又能怎么样?和子有些无奈。她确实很喜欢迹部景吾,故意轻描淡写也是怕景吾尴尬。咦,不对啊。有这么敏锐的观察力的话,“你竟然也没察觉自己的心思?”

“习惯成自然。”忍足摊手,“有些事情太习惯了就发现不了。我也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

————END————

很久之前打好的。
一直没发是因为怕大家会觉得这篇有点儿踩bg线什么的
其实不是的。刚开始我只是很单纯的想:如果他俩都没有察觉自己的感情会怎样?
可能会错过,也可能不会。
但是我也相信,你如果爱一个人,那么你是隐藏不了的。
所以这个故事就是他俩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心思的时候,和子感觉到了。然后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她确定了自己的看法。然后果断分手,并且神助攻了一把的故事。

祝这个世界再也没有错过。

另:我是真的不会起名字啊T^T

评论 ( 6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