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岁月情深 (下)

                            (九)
“……”迹部靠在床头,喝完忍足端给他的鸡蛋羹,无所事事的观察着除他之外这屋子里唯一的活人。

忍足正在把自己上午看手术视频和案例的感想领悟总结下来。一时之间屋里面只有忍足敲字的声音。

十八九正是他最爱玩的年岁,玩的特别疯,来者不拒,特别随意。但其实纸醉金迷的生活过久了内心会有一种很厌烦的情绪,身边人来人往,每到深夜却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人。那天他正处于这样的倦怠期,所以他过去也只是单纯为了给朋友的生日party捧个场。

没想到看见了侑士。

迹部有些感慨的笑了笑。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初见忍足侑士的感觉。眉眼间明明满是锋利的锐气,却总是端着一副毫无攻击力的漫不经心,勾唇笑的时候气质静谧的像不起风的月夜,而月色很美。

他没想到对方会拒绝。毕竟从来都是别人主动追他,而对方眼里明明没有任何不悦以及厌恶的情绪。所以,虽然那句话很俗,但确实的,忍足侑士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开始他是想追他的。他想了想自己见到他时的感觉,觉得自己挺喜欢忍足侑士,两个人应该能保持很长一段时间的固定关系也说不定。

现在想想,他当时还挺自恋。

当然这个念头他放弃的也很快。在他们成功成为好朋友之后,有一天他陪侑士出去逛的时候,一路上很多人问他今晚要去哪儿玩。他本来怕侑士觉得不自在,结果忍足侑士对着追他的那些人认真品评了一番,还讨论了一下谁更适合当他的男朋友。

所以他放弃了。反正是忍足侑士的话,当个好朋友也不错。

有时候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大概就是即使它被说千万遍,听到你厌倦,它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虽然他确确实实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好友,但大概就是他从来没有得到过,所以极少数的时候他内心会有些不安分。

比如那天忍足侑士拉着他手腕说“跟谁都是玩,不如跟他试一试。”的时候。再比如现在。

忍足侑士掐着表给他端过来水杯,数好药片,微微挑了眉,“时间到了,把药喝了,再躺会儿就好了。”

就是这样。视线里的忍足侑士眉眼里满是温和的笑意,即使对上他的视线,也只是挑挑眉一副嘲笑他不敢喝药的样子。

迹部默默端过水杯喝了药,果然水是正好可以喝的温度。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想你该去上班了。”迹部把水杯搁在床头柜上,半真半假的回答,“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你少上一天班世界就多一份危险……”

忍足打了个哈欠,坐到旁边,“没事。拯救世界的任务我已经托付给美队他们了,或许你更相信奥特曼?”

“……”迹部沉默了一下,淡定反驳,“他们我都不相信。跟他们比起来,本大爷当然更相信你。”

“天呐,”忍足侑士捂住胸口,“我怎么觉得我被迹部大爷表白了?虽然连个钻戒都没有是很寒酸~但我还是很感动。”像是怕迹部景吾没懂,还专门强调,“真的很感动。”

这样的话题,尤其是在他感觉不对的时候,迹部景吾选择阵亡。“你说的,喝过药就没事了。上你的班去吧,误工费本大爷可不负责。”

忍足推了推眼镜,从头到尾把迹部扫了一眼。“不去。”说着,忍不住痛心疾首,“你以为我没注意到你刚刚看了手机多少次?一天不做事地球也不会停转。”

迹部景吾有点儿心虚的摸了摸泪痣,“本大爷没那么想。”







                              (十)
忍足侑士睡醒的时候躺着把自己紊乱的呼吸捋了好几遍,才扭脸看躺在自己身边的人。

大概他看着电影睡了之后,景吾也觉得无聊,就把电脑关了,现在在他身边睡得正香。

忍足扭回头,叹了口气,有些苦恼的盯着房顶。他刚刚做了一个梦。

梦到了迹部景吾。

当然不是什么不可描述的片段。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梦到了他俩站在海边看日出而……已。景吾逆着光边冲他笑边伸手,“侑士,一会儿去哪儿吃早餐?我饿了。”

看来,昨天那个念头需要重新拎出来审视了。不,甚至不需要审视。忍足微微侧了侧头,感受着迹部轻轻吹在他脖子里的呼吸,无奈的笑了笑,他是喜欢景吾的吧?

没错,他就是喜欢景吾。

原来是这样。忍足看了眼靠在他身边睡觉的人,小心翼翼的伸手在床头摸了半天才摸出来一个手机。

景吾的?他犹豫了一下,只是看时间的话应该没问题吧?嗯……两点二十五。锁屏是手机自带的背景,是迹部的风格。

“猜不到?”迹部揉了揉鼻梁,懒懒的拖长了语调。

“……”忍足先是被吓了一跳,然后有些无语的笑了,“我怎么可能知道你的密码?”发现迹部把自己往被子里深处塞了塞,完全没有继续动弹的意思,干脆翻身挠了挠迹部的下巴,“不要睡了,不然晚上该睡不着了。”

迹部晃了晃,没躲开忍足的手,嘟囔了一句“睡出毛病了?”

忍足眨了眨眼决定当做没听到。正直的收回手起身去看手机上的消息。他中午把自己整理的病例和一些资料发给同事,不知道对方回复了没?

“我今天睡得觉比我过去哪一天睡得都多。”迹部枕着手,边把玩着手机边感慨,“一点儿都不像创业的人。”

忍足低头认真看着手机,听不出有什么情绪,“又是哪个小伙子给你开的玩笑?”

是他感觉出问题了还是他又自恋了?这句话的语气是不是有哪儿不对?迹部犹疑的半撑起身看了眼忍足的背影,没有问题。于是手一松又躺回去。“嗯……毕竟现在比较忙,他开个玩笑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完邮箱,忍足皱了皱眉开始收拾摊在桌子上的资料,“这个小伙子还挺活泼,这才几天就能给你开玩笑了。”

“……”迹部微微皱眉,直直的看着忍足的后背。语气不带一点儿波澜,“嗯,毕竟我平易近人又很亲切。说的就跟我对你不好一样?”

“你觉得好?”看着忍足一脸随便的满屋子找领带,迹部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呵呵,说这话你怎么不摸摸你自己的良心?”

“想想你对慈郎,再想想你对我。你什么时候那么干脆的答应我我提出的要求?”忍足开始专心系领带,不怎么上心的回答。

“我什么时候不答应过?”迹部不敢相信世间竟有如此不要脸之人。

背对着迹部,忍足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那行。等我回来再具体跟你聊,现在我先去一下医院。别再睡了啊。”

“……”话都说到这儿了,迹部当然不可能不明白这话是忍足故意的。可他到底想说什么了不起的东西需要让他这么迂回?今天睡醒了之后他的态度就非常奇怪。







#
“饭也吃过了,有什么话现在能说了吧?”迹部手揣在兜里一脸平静的偏头看了看刚刚买热饮回来的忍足。

忍足点点头,递过去热饮,“暖暖手。现在感觉怎么样?还头疼吗?”

“嗓子有点儿疼,其他还好。”迹部端着杯子,刚要说话,看到街边的商店顿时想起另一件事,“要不要给安安再买点儿玩具?”

“嗯?”大概没想到会在迹部嘴里听到小猫咪的名字,忍足反应了下,打趣道,“跟它玩了一下午?”他指的是下午回到家看到迹部拿着逗猫棒逗安安玩。

“我本来开着电脑在看资料,它一直咬我的裤脚。”迹部也有些郁闷,“我不理它它就一直咬,还往我身上爬。”

忍足点了点头,看不出是真信了还是单纯走面子工程糊弄迹部。“不用了。它现在还小,再大一点吧。家里猫粮还有吗?”

“还有。”迹部点点头,“那就过两天一起买吧。”

一阵沉默。

忍足看了眼迹部突然笑了,“下午我走了之后一直在想我想说什么?想出结果了吗?”

迹部被他笑懵了,谨慎的摇摇头。

“不可能啊。”忍足微微挑了挑眉,“我认识的迹部景吾可是一个很敏感的人。还是说你对哪个朋友都可以这样?”

本能性的反驳完对方关于自己人品的质疑,迹部才明白忍足的暗指,艰难的开口,“可那次……算是意外吧?”当时忍足的意思不是不会影响他们的感情吗?难道他当时领会错忍足的意思了?

忍足长叹了口气,“你看吧,还说你对我好。”

“……”迹部有些艰难的不去看他。

“你看过谁跟朋友之间会做这种事的?你觉得这还算是朋友吗?”忍足没理会迹部的沉默,自顾自的说,“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关系,必要的时候可以再升华一下。”

“……”听明白他的意思,迹部的第一反应就是皱眉。然后表情缓缓调到了冷淡那一档,“是因为那件事吗?”他一字一顿的说,“男人在床上的感受做不得真,毕竟冲动上来也是没办法的事。那真的不能说明任何问题。更不能说明你就这么弯了。”他现在的想法跟刚开始的想法已经变了很多,如果真的是因为那次的事件让忍足有自己弯了的错觉,他必须及早离开忍足侑士。“也许是最近的相处时间太长,你才会这么想。”

忍足完全没受这越来越凝重静止的气氛的影响,轻松的笑了起来。“可惜你猜错了。不是那个时候。用我提醒你吗?”

“嗯?”

“你猜当初我为什么明明知道你对我感兴趣,还默许你接近我?我不是那种会给自己找麻烦的人。”

……

迹部倏地停住了脚步,因为忍足拒绝过的原因,下午脑子里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第一时间给pass掉了。可是,“那你当初为什么……?”这说不通。

“因为你当初只想睡我,而不是想跟我谈恋爱。”忍足无奈的揉了揉额头,他也是不久前才想明白的。按当时迹部景吾的性格,可能新鲜劲儿过去了就没有然后了。他们现在还指不定跟谁在一起呢?

中二期太长,黑历史太多,迹部有些尴尬,但是无法反驳。因为忍足说的都是真的。

“所以,看在我守了你这么久的份上,”忍足悄悄地伸手握住了迹部的几根手指,“考虑一下我吧。”

“你这是笃定我一定会答应?”迹部看了看被握住的手,唇角提起来几分轻佻的笑意。

“不。”忍足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真诚,“我笃定的是你还会爱上我。”

迹部迎上忍足坦然的过分的眼神,想了想,微微偏头,歇了逗他玩的心思,点头,“你说的没错。”

“我说的什么没错?”忍足伸手按开电梯,侧头看着迹部笑。

“……”迹部移开眼。

“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意思?”

“……”

“真的不说?”

“啰嗦。快来开门。”迹部摸了摸泪痣,语气僵硬。

“好吧好吧,我们景吾啊,真的是……”



————END————
其实我想写的就是一个以为是日久生情没想到其实是一见钟情的故事~

一小段一小段码的,所以可能读起来有些不对劲,有时间我会再微微改一下。

填完一个坑的感觉简直是太美好。

但其实我更想挖坑

评论(3)
热度(39)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