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想看校园au
两个都对对方图谋不轨的人暗戳戳的各怀心思。

迹部景吾给逃难来到自己家的忍足侑士随意做了点儿三明治,顺便泡了杯意式浓缩。
忍足一脸受到惊吓,“大少爷你竟然会做饭?看不出来啊,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是个适合娶回家过日子的。”
迹部景吾拍出钱包,每根头发梢都在述说着瞧不起的鄙夷之情,“有车吗?有房吗?银行卡上缴吗?还靠本大爷救济的人就不要设想娶本大爷这种明显就很高难度的事了!”

迹部景吾一脸严肃的研究着车票,琢磨着这地铁要从哪儿坐。不妨忍足侑士一手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脖子,一手从他胸前口袋里摸出他刚刚买车票找的零钱。不等迹部抗议这个姿势太过亲密,低声趴在迹部肩膀上笑道,“刚刚对面有个小姑娘在偷拍你。”
迹部抬了抬眼,不以为意,“所以现在有一群姑娘在偷拍我们俩。对了,饮料呢?”
“没带零钱,这不回来拿了吗?”

迹部景吾眼睁睁看着忍足侑士眨眼间换了那副漫不经心的吊儿郎当,端出一副斯文有礼、游刃有余的翩翩风度,和蔼可亲的对着前来问自己题的女同学搭话,“正巧,我也觉得老师讲的太复杂了,所以找到一种比较简便的方法。要不要听听?”
女同学脸红成小番茄,声音小小的,“那,那就麻烦你了。”
突兀的就成了无关闲散人士的迹部景吾“???”

被忍足侑士千磨万磨终于同意跟他一起去嘈杂的夜市逛一圈的迹部景吾一脸铁青的从人群里挤出来。拍了拍自己被挤得皱巴巴的外套,怒从心起,“忍足侑士你他妈能不能别总往人多的地挤?”
忍足一脸被恐吓了的表情,“哪里来的孤魂野鬼?快从我们景吾身上下来,他可是说话不吐脏字的好孩子。”
迹部景吾:气die

当然还有喜闻乐见的场景:

感觉到有人在看他,迹部景吾不以为意的继续翻找着参考书。然后等他挽完袖子,写完一段论文,发现那个目光还在自己身上。迹部不耐烦的抬头一看,然后发现是忍足侑士正托着下巴看着他。目光一如既往的幽深,注意到他,还坦然的冲他笑了笑。
光明正大坦坦荡荡到迹部景吾都没法多想,显得自己多龌蹉一样,万一忍足只是在发呆。以至于对忍足侑士总是停留在他身上过长的目光渐渐习以为常。

据说总是感觉对方喜欢自己是很容易出现的错觉。
忍足侑士若有所思的敲着自己的手腕,又垂下眼瞥了下迹部景吾搭在他腰间的手。男性朋友之间就算是关系好,搭肩揽背的也很正常。但这就不等于你会跟好哥们十指紧扣或是搂腰……吧?忍足不确定的想,当然也有可能是迹部只是顺手为之,没有任何的想法。
会是哪种可能?忍足侑士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唇。
旁边的迹部景吾还在跟巧遇的同学们聊天,徒留忍足侑士对着那节干净漂亮的手腕发呆,百转千回的想心思。
然后聊完之后,迹部景吾骂忍足侑士,“你是不是傻?里面那个姑娘一直含情脉脉看着你,你竟然怂的一句话不跟人家讲。”
“我说了。”
“什么?”
“拜拜。”
“……害羞个屁啊。真是注孤生。”迹部表面痛心疾首,内心愉悦且大大的点了个赞。

评论 ( 7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