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不算段子的段子

假设都是单恋对方,在知道对方失恋之后的反应也不一样的:

迹部景吾是直接打过去电话,语气很平淡,很不容置疑,“请假陪我一天。”即使听到忍足景吾你不是出差后天才回来吗?的疑问也不回答,只说“别让本大爷等。”然后带忍足去玩极限游戏。

我觉得景吾的安慰是属于他不会措辞,不会直说,但你能很明显看出来他就是在安慰你,会陪你玩极限游戏,让你发泄出来所有的情绪。





忍足侑士是假装不知道,一如既往的打电话给对方,“景吾?今晚我不用加班,要不要一起出来吃饭?”
然后默默灌对方酒,任由对方喝醉发泄情绪。
直到迹部醉醺醺的摔杯子,“本大爷这么好她到底哪里不愿意?”
侑士就很温和的摸摸他的脸,“对啊,景吾这么好。所以景吾不要为她伤心了好不好?偶尔你也考虑考虑我的感受啊。我那么舍不得的人为了别人这么伤心我也很难过的。”

我觉得侑士的安慰是他不会让你知道他的目的是为了安慰你,只会让你感觉他这个朋友很棒,跟他聚了聚,发现自己没有那么难过了。
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特别能忍能克制又非常骄傲的人,除非感觉有在一起的可能,否则他甚至不会让你有任何一点你在他这里是特殊的感觉。所以他肯定不会让别人或是你发现他有多在意你,只会在其他人告诉他或是景吾亲自告诉他后,假装自己刚知道的样子。

评论 ( 5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