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双重因果(下)

          中

 

10
因为突然想到了这件事,于是他就去了三井家。言外之意就是他已经调查过了。这就是这段时间他没有看见对方的理由吗?不,不对。重点不是这个。他想说明的是……

迹部眨了眨眼,停住脚步,“所以她暗恋你。”沉默了一下,他咬牙切齿的重复了一遍,“她喜欢你。那为什么……”为什么最后要给我纸条?

忍足张了张嘴,感觉更尴尬了。

“继续说。”打量了一下路况,迹部索性直接伸手打了个出租车。

“她……”忍足艰涩的解释,“她想陪在我身边。”

迹部好整以暇的挑挑眉表示仍然在听。

忍足报完自家地址,继续道,“我有一些东西给你看。”犹豫了一下,“她看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书,想……她要是你就好了。算了,你到时候一看就知道了。”这想法太灵异,充满了封建主义色彩,绝对唯物论者忍足侑士很艰难才说出口。

迹部难得在第一时间没有领会忍足的重点,“为什么要是我?喜欢你的话她应该想成为结衣才对。结衣不是你身边关系最近的女孩子么?”说完,他抬头看着后视镜。平常,忍足戴着眼镜只会看起来非常的斯文有教养,但在某些时候,这幅眼镜,就像是他的另一副伪装。“抱歉,亚美告诉我你们没有在一起。应该是真的吧?”

忍足抬眼看了眼司机,才把视线定到后视镜上。迹部虽然嘴里说着抱歉,但是表情一点儿歉疚的意思都没有,更像是一种无言的挑衅。“也许是因为她觉得你会在我身边更久。”

不对,这感觉太不对了。心脏开始不受控制的律动,砰,砰,砰。全身的血液都在整个身体里奔腾,灵魂深处有什么东西快速闪过。迹部别开眼,确认自己有点儿问题。“她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你确实有感觉不对劲?”忍足迅速转脸看迹部,表情严肃到近乎不易亲近的冷漠。

迹部从出租车迈出来,敷衍的点点头,“先给我看看怎么回事。”

 

 
 
11
 
“这就是三井借的所有书?”迹部嫌弃的拎起一角看了看,坐到一边不再碰。“她每天都在看这些东西?诅咒?巫术?她的信仰是哈利波特吗?我们学校图书馆为什么会有这些书?”

忍足很无辜的点头示意他了解到的就是这样。“我用的你的权限查到的就是这些了。”

“等等,我的权限?”迹部摸了摸泪痣,怀疑,“也就是说上周你用我的电脑的时候就查到了?”

忍足沉默的忽略了这个话题,“虽然我确信这并不可能。但还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一些让你感觉不对劲的症状?”

“没有。”其实是有的,但直觉让他不想告诉对方。

“好吧。”他回答的太快,忍足也没什么话可以讲。只好默默转身在沙发上找起了遥控器,“果然还是应该相信科学吧,像这种不合逻辑的存在……”

他从迹部背后俯身去拿遥控器。

猝不及防的被忍足的气息环绕,迹部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下一秒就清醒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陡然间失控。

“咦?”忍足本来站直又好奇的趴到了沙发背上,意味深长的看着迹部微微泛红的耳朵,“景吾你确定没事?”

“当然。”迹部咬牙,心中怒火渐炽。拿东西不能好好的拿吗?“我被你吓了一跳。”

“我还能吓到你?”忍足继续研究这个问题,“不然你要怎么解释她为什么没给你留具体时间的问题。毕竟你可能不去,也可能错过那个时间。午休实在是一个太过于宽泛的时间。她要的很可能只是你到那个地方。”

 

12
“等等,”迹部真想砸死自说自话的忍足侑士,“你这个意思就是你已经相信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巫术?”

忍足坦然的看回来,“当然不。但是她相信。”

迹部这次是真的不明白忍足的意思。前后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

“她选择你,是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她让你去那里,是因为按她的计划来说,那里有她的灵魂在徘徊;最后选了一个你十有八九不会拒绝的理由。”

迹部轻轻挑了挑眉,没搞明白忍足说这些的动机。为什么要解释这些一点儿也不唯物的东西?

“所以,”忍足叹了口气,总结陈词,“跟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关系。你只是那条被殃及的池鱼。纯粹属于躺着也中枪。”

“……”迹部静了静,明白了忍足的用意。他这段时间确实略有些自责,如果他早点儿注意到这些事情也许不会有这样的结果,每夜每夜的睡不好。最折磨人的,不是真实,是想象。跳楼的女同学,大片大片的血迹,充满怨念的诘问。

他不是心理素质差的人,但跳楼这样的事情突然发生在自己身边还是难免让人一时无法接受。尤其是出事后,他查过这个女孩子。

喜欢甜食,尤其喜欢香草味的冰激凌;喜欢米色;最爱一串初中好友送的风铃;喜欢卡夫卡……一个个细节拼凑起来,生动的就像你亲身经历过她的生活。

同样是生活,迹部景吾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是不妨碍他难过。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哪一个不是尚且带着稚气未脱的天真,被全世界托在手心宠成了一个小公主。可还有的女孩子,已经没办法任性。

家里父亲的责打、母亲的不闻不问,学校里的排挤欺凌,这个女孩子在这些苦难里无法脱身,哪怕是一缕光都能给她救赎。就像一只飞蛾,死死抓住那缕光不放手。

所以说,忍足侑士这样的人啊,总是温暖人而不自知。“有没有打算以后建一个公益基金?保护在家里收到家暴的未成年少女?”

忍足挑了挑眉,不知道为什么迹部的思路跳到了这里,但还是从善如流,“好啊。但是只保护少女会不会太偏心了,景吾。”

 

13
忍足的胳膊支在椅背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迹部的肩胛骨。带着一点点让人想入非非、心猿意马的温度。

迹部觉得他不能正经的看网页了。

于是忍足惊奇且担忧的端详着颇有些心不在焉的迹部,“你确定你真的没事?”

迹部刚想说没事,对上忍足线条清晰的锁骨,心里突然闪过一丝迟疑。也许,不是没事?

“景吾,你哪里感觉不舒服?”忍足有点儿焦虑。

“你不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吗?”回过神,迹部打趣道。不准备正面回应。

忍足眨眨眼,笑得颇为神秘,“其实我还是相信世界上有魔法存在的。”比如,当你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心跳加速,表情开始不自然,不敢和他对视,他的一点点触碰都会给你带来触电一样的感受。那么恭喜你,你中了最高层次的魔法——恋爱。

不是吗?当你身处恋爱中,不管对方长相如何,体重多少,脾气大小,习惯好坏,哪怕他再平庸再不堪,他的灵魂都是你寻寻觅觅漂泊半生的归宿,都是你所珍视的唯一。

无法解释无法预测,不合逻辑不合常理。和魔法也没差。对吧?忍足笑眯眯的拉住了迹部的手。

 

 

--------end---------

强行正能量

所以说大纲不能随便改,不小心就会改的面目全非没有原来的感觉了

(。-_-。)


 

评论(6)
热度(24)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