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双重因果(中)

     下

 

05

 

从警察那里得知死者自杀的动机是遭遇到了校园暴力的确切消息之后,迹部并没有显得多轻松。

 

忍足很理解他的心情。迹部又没参与过校园暴力,他也对此毫不知情。但死者临死前确实只给他留了一张纸条疑似想让对方看到她最后跳楼的样子。确实疑点重重。“她是怎么保证你肯定会去的?她都没给你留确切的时间不是吗?难道她觉得你身为学生会会长不够尽责?”

 

但显然他的话迹部并没有听到,所以迹部没有回答只是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过来。

 

他在跟他说话他却在神游天外。

 

又是这样。

 

迹部有什么自己的事情不能告诉他的。或者说,迹部还有什么自己不能知道的秘密吗?忍足感觉自己最近有些过于心浮气躁,“你最近见亚美了吗?她好像有男朋友了?”

 

话题的走向好像太不受控制。迹部轻轻皱了皱眉,“是谁?”

 

“我也不知道。”

 

 

 

 

06

除了发生了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之外,迹部的生活还是照旧。

 

教室,生徒室,图书馆,网球场。

 

照旧的忙碌。

 

 所以作为跟迹部难得关系亲近的亚美也是好不容易在网球部外面才拦到了迹部。

 

“所以,还是谢谢你配合我。”亚美正式的向迹部道谢,“不然长树也不会这么快意识到他喜欢我。”

 

迹部表情微妙,“你从来没想过我可能是在认真的追你吗?”

 

“你有多恨我?”尖叫着反驳了对方的话,亚美有些慌张的扫了一下周围,“忍足君会杀了我的。”

 

没有恼怒,迹部只是困惑的挑了挑眉,“你不知道他现在的女朋友是结衣?说真的你为什么总是觉得本大爷该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几乎是在叹气了。

 

没有关系?亚美眉头不由自主的跳了跳。所以迹部是想说从去年年末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以来忍足侑士对她阴阳怪气的态度跟他毫无关系吗?

 

但是看着迹部难得困惑的表情,她试着解释,“你对他很不一样。你会询问他的意见,甚至会听进去。”看着迹部的表情由困惑变为怜悯时,她及时截断了迹部要说的话,“还有,他跟结衣根本不是情侣的消息你都不知道?呵,我走了,拜拜。”

 

  

 

 

07

 

“本大爷最近很忙。没空陪你们去玩。”迹部没什么精神的抿了一口咖啡,觉得这里的咖啡真是太难喝了。

 

“有没有可能那个女孩子是暗恋你?”不二不怎么在意的胡诌八扯。

 

“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你说话还是过点儿脑子行吗?”迹部懒得搭理他,处在青春期的男人就是这么讨人厌。

 

不二刚想怼回去,迹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迹部看了看,没有回避他们接了这个电话,“怎么?嗯,在上次去的书店那条街,咖啡厅。周助和精市。正好,来吧。他们不介意,呵,他俩什么时候有过正事。”

 

……什么鬼我们就不介意了?我们怎么就没有正事了?幸村和不二面面相觑,觉得当着他们的面还这么诽谤他们的迹部景吾简直是无所畏惧。

 

 

 

 

08

半个小时过去。

 

幸村正准备充满同情心的安慰一下最近显然不怎么愉快的迹部,看到推门而入的人顿时转了心思,“不是我说你,景吾,平时你也注意一下你对女孩子或者男孩子说话的语气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几年前你对那个跟你表白的女孩子说的话我可都知道。”

 

“女孩子我懂,但是男孩子是怎么回事?”不二倏的从自己的心思中回过神,兴致勃勃的开扒。

 

迹部翻了个白眼,“别跟个女孩子一样八卦?嗯?”

 

“景吾,女孩子听到你的话会难过的。”忍足看了看表,大概觉得他们已经聊完事情,悠哉悠哉的晃了过来。“不过说真的,我也不知道男孩子是怎么回事。”他伸手做了个抱歉的动作,“不是故意听到的。”

 

“没什么重要的。”幸村不怎么在意的笑了笑,无聊的搅着咖啡,看了看窗外。

 

忍足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离开的时候,迟疑的转头,“这条街前面路口左拐有条小巷,也许你们进去会发现惊喜。”

 

幸村笑意更深。

 

“刚刚忘了告诉景吾一件事。前两天侑士打电话给手冢对他道谢来着。”把手里的杯子转过来转过去,不二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景吾好福气还是该说他倒霉。”

 

“怎么也算不上倒霉吧?”幸村哭笑不得,“遇到一个能够完全察觉自己心思的人对景吾那样的人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吗?”看着不二欲言又止的表情,他轻轻笑了笑,招来服务员付账。“不要把你的情况代入到景吾身上啊。忍足不是有女朋友了?我们去忍足说的地方看看吧。”

 

 

 

 

 

09

 “前一段时间我去三井家拜访了一下。”忍足低头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他低着头,能看到他排成一排的睫毛和修长的眼角。迹部感觉自己的心里突然痒了一下,像是一片羽毛从高空轻飘飘的落到自己心上。这种感觉让他不自然的扭过了头。

 

“你最近感觉怎么样?”忍足没注意到他的不自然,“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迹部诧异的挑起了眉,不能理解的看着忍足。

 

“呃,我很抱歉。”看着迹部一头雾水的样子,他长出了口气,“这件事大概跟我有关。我去三井家拜访的时候,三井妈妈说三井生前一直很感谢我。”

 

迹部皱了皱眉,有些不解,“感谢你?所以?”

 

“一开始我也没想起来。”忍足苦笑了一下,“大概是去年八月份的时候吧,那天天很热,中午吃过饭我去自动贩卖机那里准备买瓶饮料。当时碰到她被一群女孩欺负,于是我就简单帮了她一下。”

 

-----------------

很好,我又开始狗血了。

唉,愁得慌

 

 

 

 

 

 

评论 ( 3 )
热度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