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双重因果 (上)

01

 

"午休时间可以来学校西边樱花林一趟吗?有一些关于学生会的问题告诉给会长您。”——三井雅望

  

迹部捏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放在自己桌子上的纸条,犹疑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同学。没有确切时间,人他也不认识,但语气严肃的很正式,不像他收过的其他情书之类的东西。

 

抬头看了看表,果然已经错过了时间。中午的时候青学的手冢突然来找他谈一些事情,所以他也没有回教室。 

 

思索再三,迹部将纸条塞进兜里,决定抽空去看看。 

 

樱花还未开,但是整个樱花林却已经弥漫着若隐若现的樱花香。初春的风还带着雪后微凉的气息,让迹部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连接电话的动作都迟钝了一下。

 

拉紧了制服外套,他若有所思的听着电话里老师的通知,“午休的时候有一个姑娘从实验楼顶楼的窗户里跳了下来。现在已经报警了,校长通知先放假几天。毕竟那栋大楼是实验楼,避免大家上课的时候……”老师意有所指的沉默了一下,“其他的事情你先不用管了。”

 

迹部淡淡应了一声,从亭子里走出来,抬头看了看对面。

 

实验楼。

 

 

  

02

 

“所以果然是从那里跳下来的吗?”迹部沉着脸深思,手指无意识的敲着节拍。

 

忍足收起了那副轻松的温和,震惊的问,“你什么时候认识……?”为了尊重死者,他硬生生咽回去“这么奇怪的女孩子”几个字。

 

“相信我,我也不知道。”迹部边回忆自己是否见过三井雅望这个名字,边分神回答忍足的话,“你知道的,我哪有时间去认识那么多不相关的人。”

 

忍足面无表情的盯着迹部。

 

一般情况下忍足看起来都是温和好说话的,大概是托他那双不笑自弯的桃花眼的福,看人的时候几许温柔,自带款款深情。再加上他总是一幅无害的慵慵懒懒的样子,一旦冷起脸,就会看起来格外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锐利逼人的冷漠和强势。

 

神游半晌,迹部突然意识到没人说话,这才发现对面的人不对劲。他有口难言,“我真的想不起来。而且,跟本大爷能有多大仇让她……”

 

是啊,这就是问题。多大仇能够让一个女孩子用自己的生命来报仇?为了让他正好看见还特意约他到正好能够看到的地方。

 

“我先去警察局说明一下情况。”迹部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眼睛下的泪痣,“一起吗?”

 

 

 

 

03

 

从警察局出来,忍足费解的皱了皱眉,“你真的想不起来这个人名?”

 

“我认真思索过了,我的记忆里真的没有和这个名字搭配的人存在。要不然你提醒一下我?”

 

忍足有些困扰,“说不清。对这个名字我没有印象,但是刚刚看到她的照片的时候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毕竟是我们同级的同学。上课的时候总是会或多或少见过一面的。”看着忍足纠结的眉毛,迹部眼里不自觉的带上了笑意,伸手摸出了电话,“算了,别想了。我找人调查一下她的情况。”

 

 “别担心,反正不是你把她推下去的。”等他打完电话,忍足拍了拍迹部的肩,然后注意到迹部的肩膀绷的紧紧的,“怎么了?”

 

迹部忽略刚刚那一阵突然心悸般的心跳,问题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发现自己得了心肌梗塞之类的病。“别说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忍足无言。

 

  

 

04

 

“这两天还好吗?”忍足仔细端详着陷在沙发里不发一言的迹部,他看起来非常不好。“你最近有好好睡觉吗?”

 

“当然。”话虽如此,但迹部还是不自然的低头避过了忍足的目光。又是一次行动快于思考。迹部揉着太阳穴,皱眉,怎么回事?刚刚看到忍足靠在门上的身影时心底居然会有那么一瞬间浮上一层非常隐秘的欣喜。果然是这两天睡得太差了吗?

 

他询问的人很明显的在走神。忍足沉了沉眼神,重新问了一次,“你这两天还好吗?”

 

“嗯?还好。”逼着自己对上近在咫尺的眼神,迹部惯性带上了一副不屑的表情,“本大爷能有什么事?除了认识的人都太八卦。”

 

显然忍足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想到那些数不清的平时不怎么联系突然特别热情的别的学校的朋友,就算是忍足,神色也不由的复杂了起来。

 

“好了,”准备工作的迹部坐直,隐晦的开始赶人,“我的事情我有数。”

 

于是捧着一叠资料的外联部部长向迎面而来的忍足问好的时候,满腹的疑虑。发生了什么,忍足君看起来很生气啊。

 

____________tbc____________

 

 中         下

 

很久前的一个脑洞。

本来是灵异向才对,但是,脑洞实在太逼真,我只好把它放置play

今天灵机一动,改了它就好了嘛……虽然改的跟原梗相差甚远

唉(沧桑的)

评论 ( 8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