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保护欲

可与上篇配合食用

                           一

他从来不知道侑士有这么强大的保护欲。

不,是没意识到。

如果不是今天听到谦也说的话。

 


                          二

“你是说,侑士在家里出柜的说辞是他喜欢我很久了,一直在追我,但现在还没追上?”所以当初他问侑士他父母会怎么看自己的时候他说的是“别担心,他们一定不会为难你的”?

也许是他脸上的诧异太明显,对面的人明显有些尴尬。“侑士从来没告诉过你吗?”

这种话题太过私人性,无论是出于哪种角度,一般不会成为他们的话题。谦也有一瞬间的后悔,靠,让你嘴快,让你嘴快。现在好了,说出了侑士不想说的事情,回头侑士会不会发火?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他发火了。“你能不能当做没听到?”

 


                            三

当时还念书的时候,每每慈郎都会说,“景吾你太主动了……”知道他不爱听,后面几句就嘟嘟囔囔的含在嘴里,欲言又止。

他明白慈郎的意思。他也懂慈郎的心情。

人总是偏心的,袒护自己更亲近的人几乎是本能。慈郎他总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的。

迹部景吾的性格从来没有退缩这一个词。无论是赛场上还是其他什么上。强势且主动,以至于这场感情上,明面上看,总是他单方面的热情。追求、表白、接吻一条龙都是他主动的。而忍足看起来像是从头到尾被动的接受。

但他俩都并不在意这些。

一是性格使然。他喜欢把一切事情的发展走向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不管是不是其他人吐槽的控制狂,这是他的个性,没法改。

但侑士这个人,怎么说呢,从他的爱好也能看出来他性格的一些细节。虽然画风不符,可他确实有点无可救药的浪漫情节。对这个世界存在着非常纯粹的期待。相信缘分,相信命中注定。

简而言之就是,比起对事情的发展做各种设想,他更喜欢生活时不时带来的挑战,品味细节多过注重节奏。

更重要的是毕竟都是男人,没有必要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得失。爱就是爱,不爱就一拍两散。没什么好矫情的。

 

 

 

                            四

但也不是说他什么都没有在意过。

 

 


                            五

他一直耿耿于怀一件事。那就是当年他如果没有表白,那么侑士真的就会沉默着什么都不说吗?以朋友的身份?

他知道以侑士的性格来说,他真的很少有什么想要的。怎么说呢?天才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其他人在被这个世界玩,而他则是在玩这个世界。因为有足够的资本,得到任何东西都太过于简单,所以他对任何事情都缺乏持久的热情。他的漠然是真的很漠然。任何东西都可以得到,任何人都不是必需品。

理他都懂,可是他不能接受的是,即使事实真的像侑士说的那样,在自己表白前就已经暗恋自己很久,他也依然理智且漠然的没有做任何行动。

当时表白的时候,侑士愣了愣,反问的第一句话是“我有什么行动给了你错误的暗示吗?”

就算是他——迹部景吾,他也很难形容那一瞬间他内心有多么尴尬和狼狈。如果,他没有问接下来的那一句,侑士是不是也不会解释,就这么任自己误会下去然后渐行渐远?

就像他说得那样,对于细节方面他一向都不是很在意,毕竟两个人已经在一起这么久了。但是这件事就像根刺时不时梗他一下。不至于让他难过,只是感觉有点儿堵,一点儿点儿堵。每到这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侑士是不是没有他想象中那样爱自己?

很矫情。

他承认。这不是他的画风,可是,那毕竟是他打算过一辈子的人。在朋友之后,他们还是恋人。

默契的朋友时,保持距离、不过多过问私事是他们基本的礼仪。相爱的恋人时,那些默契那些心领神会突然就变成了恼人的东西。希望对方能够坦白,希望对方能够在这段感情中不那么游刃有余,最好是失措失控。侑士喜欢两个人什么都不说就能了然对方情绪的默契,他总是两个人中那个更心思细腻的。

但是他不是。

 

 

 

 


                           六
可是经谦也这么一说,他总是不受控制的想,侑士还有没有做过类似却没告诉自己的事情?

刚认识的时候双方也互看不顺眼过。之后都进了校队后,一起打比赛。再加上其他如英语、奥数之类的比赛中不期而遇的次数太多,慢慢的比起其他人,他们关系更熟一点。

可惜那时候都没意识到这个人除了哥们儿,还可以是另一种关系。

后来倒是从校园论坛知道了。可惜那时候已经大学了。也是那时候他才解开高中一个多年的困惑。

为什么那些小姑娘每天看到他俩在一起就尖叫?当时他以为她们是喜欢自己,可整个高中也没见多少女孩子表白。

原来在自己还不知道的时候,那些女孩子已经先他一步明白他和侑士也不仅仅可以是好朋友。

有一个道理大家都知道,有时候有些人陪在身边,因为太熟悉,会把他的存在当做理所当然。他就犯了这个毛病。他俩互相喜欢这件事,就连大众都比他知道的早。

这么一想,也不知道他俩大学没在一个学校算不算好事?

毕竟,如果在一个学校的话,侑士不会因为经常来找他而被他们学校同学注意到;也就不会顶着一个“掰弯校草的男人”名号在他们学校论坛火起来;他也就不会因为室友的打趣好奇的看论坛,也就不会意识到自己的心理。

当时夜晚气氛正好,他难得想跟侑士谈一下人生、谈一下理想。

奈何正困倦。半睡半醒的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将话说出了口。

 

 


                                    七 

现在想来,侑士的很多举动很值得反复思考。

当年分别上了不同的大学,两个人在将近两个月内没有任何联系。

即使有心联系,但说来现实确实是这样。

新到学校,很多事情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上的事情、社团的事情、以及学生会的事情……也是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已经两个月过去了。

俩人的性格都不是会回头看的人。如果不是侑士那晚主动来电话,也许两个人也就这样过去了。指不定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发现自己到底喜欢谁。

这算是侑士的私心吧。

想到这里,那些边边角角到近乎琐碎的细枝末节争先恐后的冒了出来。

疲惫时他安静的陪伴;

来找他时在宿舍楼下落寞的神色和见到他下来时的惊喜;

在他们宿舍侑士略显局促的握拳;

 

他很少回忆他们之间的细节。即使当年确认自己的心,也没有这么细致的回忆。

无聊或是抑郁的时候总能煲一个小时以上的电话粥;
无论麻烦他什么事情都能得到回应;
感冒的时候永远放在手边的温水;
……

当年他就反省过,他大概就是被忍足侑士给惯坏了。以至于面对其他的人,总有种步调不一致的不适应感。

想来不是他不适应,而是对方没有迁就。毕竟对方不是忍足侑士。

 

 


                                      八
   
“你能把侑士父母的住址发给我吗?如果你能够先给我介绍一下他的父母更好。”

谦也张了张嘴,“你要……?”

迹部看了看时间,把手机装到兜里,边起身边解释,“就是你想的那样。”

“不然,你向侑士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件事?”

谦也泪流满面。这俩人真的是半斤八两的讨厌啊……怪不得能走到一起。

“侑士出来了,你回头发给我。谢了。”

 

                      九
侑士站在他身后,冲着谦也招手。

熟悉的距离,熟悉的角度。

迹部侧头看他。

侑士虽然有点不解,但还是微微弯了眉冲他笑。

就像以往无论迹部发生什么事回头都能看到的那样。

 

------END---------

手受了点儿伤,所以打字很慢哒

这篇是我在打那篇时突发的灵感,就先发这个啦。

希望明晚我能把那篇给发出来╰(*´︶`*)╯♡

夸我


 

评论(11)
热度(58)
  1. 九亿少女的梦景还是希 转载了此文字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