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第一次恋爱

“抖M才会喜欢迹部景吾,谁会跟他谈恋爱?”

 

等迹部景吾听闻有这么一句话的时候,这句话已经传遍了冰帝、青学、不动峰、立海大等这些学校,并得到了男男女女广泛的认可。

一位好心人士是这么说的,“迹部景吾就是冰帝那个土豪吧?刚开始我还因为对方是个标准的高富帅对他很有好感呢。但是那天打完比赛,我好不容易挤到路两边想跟他来个近距离接触就看到他把一个向他告白的女孩子凶的直掉眼泪。人家只不过喜欢他而已,至于吗?喜欢一个人又不是错!”

另一位是这么说的,“他看起来谁都瞧不上的样子,你们不知道。他曾经调戏我们队长的妹妹,还特别嚣张。简直不能忍。”

至于这些好心人士的名字?

你以为为什么会有好心人士?╮( ̄▽ ̄)╭

  

 

#

慈郎哈欠打了一半,惊讶的坐直,“你怎么知道的?”

呵。迹部沉沉的扫了他一眼,“你也知道?”他现在的气压非常低,慈郎没敢接话,“为什么不告诉我?” 

慈郎更惊讶,和困惑。他歪了歪头,“你什么时候这么在意这些谣言了?”

好吧。按理来说,迹部一向是不care这些的。他是怎样的人,他自己知道,他既不需要别人的认同,又不需要别人的理解。懂的人自然懂。但是出于某个不可言说的原因,他现在对那个散播谣言的人非常火大。

前面也说了,这是个不可言说的原因。所以面对慈郎的质问,他只好憋了又憋,强行转移话题,“你知道忍足在哪儿吗?”

慈郎脸上交错的困惑和惊讶在一秒内复杂为一个可以被称得上为意味深长的表情,换成语言表述的话,大概是这么一句拖长的“哦~~~~~~~~”。

迹部一瞬间有些坐不住。他认真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和这句话的内容。没毛病啊。

慈郎扒拉了一下头发,笑嘻嘻的打商量,“我告诉你侑士在哪儿你帮我签个假条呗?文太说他们学校门口有个新开的甜点店。”

“本大爷家那么多蛋糕还不够你吃?”迹部有些糟心的把他撵出去,“不签。”

 

 

 

#

“对所有人好就是喜欢欺负你或是对所有人都不好就是对你好。”

这是那些无所事事的女孩子归纳的两类男人。

迹部舔了舔唇,觉得忍足哪个都不属于。他好像明确归纳了两个圈子。一个圈子的名字叫朋友,另一个是除了他们这些队友的所有人,俗称泛泛之交。

说得好听一点,忍足的性格周到冷静成熟。说得不好听一点儿,那就是游离世界之外的淡漠。他真正感兴趣的东西很少。对任何事情都超不过三分的热度,四分的认真。

所以他对人的态度也差异很大。对于泛泛之交,他不言不语尽量减少存在感,时时刻刻在神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对于像他们这些队友,他会尽量的好,可靠,安稳。

说到这里,你应该知道那个不可言说的原因是什么了吧?对,迹部景吾就想在他心里再划一个圈,里面只有迹部景吾这个人。

不然你以为谁会闲着没事干琢磨一个同性队友的心理情况。

 

 

 

#

打完队内赛,先洗完澡的几个人在屋子里休息。

岳人趴在沙发上看着迹部喝水。突然想起一个他困惑很久的问题。“部长啊,为什么你总是叫侑士忍足呢?这样听起来好生疏的。明明我们队这么团结友爱。呐,侑士?”

侑士不知道正在想什么,闻言,茫然的应了一声,“什么?”
 

“你刚刚在想什么啊?”岳人不满的嘟囔了一句,“我说部长为什么总是不叫你的名字啊?”

本来很简单的问题,迹部哪怕是胡扯一个靠谱的理由,这问题也就解决了。反正岳人也只是随便问一问。但是迹部捏着手里的玻璃杯,内心郁卒。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叫不出口忍足的名字。我们的天才也好,忍足也好,他都开得了口,但他就是开不了口叫他的名字。

气氛非常微妙的尴尬了。

 
慈郎用靠垫捂着脸笑得快撅过去了,岳人还在那儿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侑士伸手拎起迹部挂在一旁的外套,“怪不得你比赛时耐力总是不够,和着你天天在想这些?专注好吗?亲。”打断岳人反驳的意图,他转身看了看迹部,“景吾?收拾好了吗?”

迹部点点头率先走了出去。

 

 

 

 

#

“普通人喜欢一个人会为了你改变你自己的爱好习惯。但是迹部景吾喜欢一个人的方式,绝对是让你接受他的爱好习惯。”

说得好像你跟我谈过恋爱一样。

迹部有些不悦。

凤长太郎有些尴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部长表情这么阴郁。冥户亮耸了耸肩,悄声道,“劝你一句话,单身保智商。”

 

当时是他先表白的。虽然那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意外。

当时他刚刚打完他的那场比赛,大概是太累了,靠在更衣室的沙发上就睡着了。等他睡醒,他发现自己身上盖着冰帝的校服外套。忍足坐在另一头玩手机。注意到他睡醒之后,递给他一杯水。

当时他可能有些懵。然后久久开不了口的话突然就那么顺畅的说了出来。“你觉得我作为男朋友人选怎么样?”

忍足很明显有些意外。但是片刻的意外后他捞起来自己的外套,笑得很是散漫,“迹部景吾可不像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啊。这有什么好质疑的吗?”

迹部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最直白的说法,“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直到现在,他都不确定忍足当时同意到底是出于喜欢还是不想让他尴尬。

喜欢一个人总想着跟他在一起就好了,想牵手想拥抱想接吻想让大家都知道他们在一起。可是喜欢一个人又总是怕东怕西。怕他不喜欢自己,怕他不喜欢自己的态度,又怕他会不习惯这种相处模式。

在一起之前默契满分他的心思自己一猜一个准,现在还是那张毫无波动的脸,为什么一点儿都猜不出来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迹部开始怀疑,自己的性格真的很糟糕吗?

 
迹部叹了口气,没什么胃口的拿着把叉子戳来戳去。

有人坐到了他身边,语气带着他一贯的闲散,“怎么了?不是很喜欢意大利面吗?”说着,他递过来自己还没有动的饭,“要不然吃我的?”

看着盘子里的牛排,迹部突然有点儿恼火,凭什么就自己一个人患得患失想东想西。但这样的情绪那又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只能沉默了会儿,解释,“有点儿渴,我先……”

 
“好说。呐,红茶。”过了几分钟,忍足端着饭重坐到他旁边,把饮料推过去,笑意盈盈的看着他,“陪我吃完饭再走?”

 
 

 

#

“桦地在等你吗?”忍足咳了一声打破了沉默。

迹部盯着前面,语气颇为轻松,“我让他先回家了。怎么?找他有事?”

 
“没有,”忍足摇摇头,尽量自然的开口,“明天周六,你应该没事吧?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这就是约会吗?迹部有些紧张。算了,管他什么意思呢,先答应了再说。迹部点了点头,果断的答应了。

 
他就知道是这样的剧情,所以昨晚他特意多睡了一会儿。盯着大荧幕,迹部精神奕奕,准备结束后忍足跟他讨论的时候能够及时跟上话题。

 
所以他跟忍足讨论剧情,发现忍足根本不在状态的时候有微妙的抑郁。忍足这是根本没有认真看的意思吧?难道说他真的就是单纯为了来看这个剧情好不好?开头觉得不好看就不看了?

忍足尴尬的笑了笑,“买的时候没注意,看到中间我一直担心你不开心。不是你说的吗?你不喜欢这种文艺爱情片。”

 
“还好吧。”

他确实不喜欢啊。迹部有些心塞,一个喜欢文艺爱情片,一个喜欢歌剧。除了网球连个共同爱好都找不到。

 

不过,我亲爱的迹部先生,谁告诉你跟喜欢的人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主要目的是看电影?想看电影哪儿不能看?

 

 

 

#

路灯很稳定的散发着温柔的光。

 

迹部仰脸看了看落得安静的雪花,他不是浪漫的女孩子,所以他想的是,“我让我家司机把你送回家吧?万一下大了怎么办?”

 

忍足得寸进尺的跟他十指紧扣,“你今晚都没怎么看我。为什么?今晚我看起来很糟糕吗?”

 

迹部怔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既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他该怎么说?难道说是因为我看见你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想笑?

 

“是啊。”迹部快速的看了一眼忍足今晚的打扮,高领毛衣,羊绒风衣,连个围巾都没带,“冻死你活该。”

 

忍足委屈,“这不是第一次约会要好好打扮吗?我都换了一副新眼镜。”

 

迹部怀疑的扭头仔细观察了一下忍足今晚的眼镜。看起来没什么区别啊?然而看着看着,他的重点就偏移了。忍足的眼睛很深很深,他总是很难看懂这双眼睛的背后是什么情绪。但是现在这双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他,上挑的眼尾笑起来像是扫了心口一下,痒的让人难耐。

 

听见忍足轻笑了一声,迹部倏然回神,有些尴尬的站直。忍足还在笑。

 

笑笑笑,笑屁啊。迹部暴躁的勾掉忍足的眼镜,“那样看不清。本大爷要这么看。”

 

忍足轻笑着点了点下巴。

 

然而没等迹部看出个什么究竟,就被人抬起了下巴。忍足低头蜻蜓点水的碰了碰迹部的嘴唇,注意到迹部集中起来的注意力,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忍足这个人,就连接吻都是点到即止的。迹部不满的咬了一下他,然后就意识到自己这个行为有多幼稚。所以他前面比赛的时候一直避免跟他单独相处。他根本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像这样,会做出很多很失常的行为。

 

忍足轻笑着低头又吻了吻他,他的嘴唇摩挲着迹部的唇,“我也很喜欢你。”

 

“我可没说喜欢你。”迹部推开他,尴尬的走在前头。

 

“占完便宜所以不准备负责了吗?”忍足跟上他,“原来你是这样的迹部景吾。”

 

 

 

 

#

冰帝部今天也觉得自己在发光。以往他们觉得是他们的颜值和实力让他们发光,现在他们了悟了,他们应该是那种最大瓦数的白炽灯。

 

迹部的性格决定了他根本没有秘密恋爱的打算。所以他正在打算如何能让他的朋友家人最大限度的接受他要出柜的事实。

 

但他没料到一件事。那就是,他和忍足还处在刚刚在一起的热恋时期。热恋的男男女女只要同处在一个空间,仿佛胳膊腿荷尔蒙全在空气里骚动。

以往都是一群人在一起好好的吃饭。但是从他俩时不时就要对视一眼开始,其它正式选手都选择离开这片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地方。

明明什么都没干,但是他俩对视的那一秒,总有一种他俩瞬间陷入了一个粉色的世界的既视感。

更别提他俩并不只是单单对视一眼。

日吉委婉的吐槽,没想到他俩谈恋爱会这么黏糊。

比如,有一次他在一个读书沙龙看到忍足和迹部。到这里一切都还很正常。直到他看到一向理智的忍足侑士边看书边无意识的把玩着拿着ipad看东西的迹部的左手。

再比如,有一次迹部跟学生会的人商量一些事情。通常说着说着,迹部的眼神就会不自觉飘到忍足身上。忍足如果注意到看过来还好,如果注意不到,迹部就会以一种异常频繁的速度时不时瞥他一眼。

两个人一点儿掩饰都没有。

这样下来,即使迹部景吾和忍足侑士什么都没说,只要大家都还没瞎,大家也看得出来他俩的关系不一样。




#
迹部看了看表,忍足现在大概是在图书馆看书,按他的习惯,既然想见对方,去找他就行了呗。但是,那个帖子上的那句话还在他脑子里刷屏。

他是不是要尊重对方的习惯比较好?给他留点儿个人空间?

又一次呆在迹部的学生会会长办公室,忍足前脚进去,后脚就发现了不对。

他绕着那个咖啡机看了看,不解,“景吾,你不是不喜欢咖啡的味道吗?这里为什么会有咖啡机?”

迹部刻意云淡风轻,“你喝就行了。”

 

 

 
吃的东西太辣。忍足撩开头发,扇了扇舌头,“景吾,我去买饮料。想喝什么?”

迹部当机立断的起身,“我去买。你喝什么?”

……

如此这样。

忍足终于在一天的上午拦到迹部。“景吾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没。”迹部坚决否认。

“你是不是……”忍足迟疑,犹豫不定的躲过迹部的眼神,“算了,没事。”

这种标准吊胃口的话。任何有好奇心的人都忍不住。迹部景吾也不例外。

忍足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景吾,你要是喜欢上别人也要直白的告诉我。”

“……”听懂他的意思之后,迹部目瞪口呆,“你觉得我喜欢上了别人?”

忍足颇为委屈。“你最近课间不去找我。还经常拒绝我的照顾。看到熟人就甩开我拉你的手,就连有问题你都不跟我讨论了。”

他一条一条数过来,“感觉你要把我从你的世界剥离出去。”不需要另一个人不就是分手的暗示吗?

“我只是觉得我们的相处模式对你不公平。”迹部不怎么确定的说,“总是让你照顾我。”

虚惊一场,忍足也松了口气,“我还怕呢。你什么都会,什么都好,我除了照顾你什么忙都帮不上。你为什么突然想起这个?”

迹部瞟了瞟天花板,有些心虚的打开手机给他看了一下那个帖子。

忍足简单扫了一眼内容就扔到了一边。“在意这个干嘛?等我什么时候有空开个贴,介绍一下身为迹部景吾男朋友的感受?”

“什么感受?”

“感觉运气终于好了一次。可是拥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宝藏,又时时刻刻怕被人抢走。”最后一个字消泯在唇齿间。


#
恋爱多普通啊,两个人看的对眼就在一起。恋爱多神奇啊,再普通的人在自己恋人眼里也变得闪闪发光,再闪闪发光、光环笼罩的人在恋人眼里都归于普通人。

这就是相爱。饶是之前的你再怎么聪明理智,自信骄傲,在恋爱中,还是会忐忑,会不安,会怀疑自己。因为珍重,反而更加谨慎。

都是因为爱啊。

————END————

就是想写一个两个第一次谈恋爱的人在恋爱中心慌慌的故事。

再怎么厉害的人,刚开始进入恋爱这个陌生的领域的时候都是不安而忐忑的吧?

评论 ( 22 )
热度 ( 4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