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你是我的玫瑰吗

summary:一棵树和一朵花跨越种族(?)的旷世之恋(?)

注: 无逻辑     傻白甜     奇奇怪怪

 

D1

虽然是搬来这里的第一天,但是景吾还是不在意的开着嘲讽。哼,它可是连正午的太阳都不害怕的玫瑰,看看这些普通的玫瑰,又丑又弱。还不会说话,笨死了。

“不要听它的。你们也很好看。”

所以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景吾慌张的抖了抖叶子。谁在说话?

“你这样会让那些小家伙们很难过的,”还是那个声音,它摆了摆叶子,试图找出来是谁在说话。

“你也很笨么?”那个声音轻笑了一声,“抬头,我在这些篱笆外面。”

“你才笨。”景吾不开心的反驳了一句,微微扬起了头,哦,我的天哪,它在心里尖叫了一声,它真的好大啊。直到目前为止,景吾还没见过这么高大的家伙呢。

“看起来你好像跟那些玫瑰不一样。”那个家伙的视野肯定很好,那么高都能看到自己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侑士。”

要不要回答他呢?景吾有些纠结,回答吧,他刚刚那么不礼貌的对待自己;不回答吧,就算他每天忙着晒太阳喝水努力开花,没人说话也真的很无聊啊。

“咳,我是景吾。”他骄傲的晃了晃身体,“我当然跟他们不一样。我是……”是什么来着?那个人类介绍自己时说的是啥?“路易玫瑰。”没错,就是这个名字。

侑士没有立即回答他。景吾怀疑的看着他突然剧烈的晃了一下,叶子掉了一地。哦,这让他想起了曾经遇到的一个小姑娘。她一直不停的问他,掉叶子的时候你疼吗?拜托,谁头发掉了会疼啊。不过,这个家伙的头发未免也太多了。“你是在笑我吗?”

“没有。”侑士立即停止了晃动,“原来你是路易十四玫瑰啊,那你真的很了不起啊。”

……原来是叫路易十四吗?自己不知道,对方却知道,这可真尴尬。侑士真的太没礼貌了。愤愤的晃了晃叶子,他决定不理他了。

 

 

D2

景吾舒展身体。

”今天的阳光真好啊。“

停止了舒展身体的动作,景吾怀疑的想,它刚刚有把话说出口吗?

“景吾,早安。”

哦,想起来了。景吾撇撇嘴,昨天认识的那个大家伙。提起这个就让景吾生气。长这么大,他可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场面。

“你在为昨天的事情生气吗?我道歉。”大家伙听起来很难过啊。它才没有听它的话呢,景吾暗自想了想,然后悄悄竖起一片树叶。“主要我太高兴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别的植物说过话了。”

虽然它坏脾气,不讲理,还任性。但它是棵好玫瑰。看在这个大家伙这么难过的份上就原谅它吧。“我刚刚没有睡醒。”它的叶子心虚的晃了晃,不过侑士那么高,肯定看不到啦。“我是说,早安,侑士。”

“我昨天被你吓了一跳。”景吾诚实道,“我没见过你这么大的植物。”

“怎么会呢?”侑士晃了晃,看起来是在打量自己,“我觉得我长的挺合适的。我们家的都长这么高。有的比我还高。你之前在哪儿住?”

“是吗?”景吾有点儿沮丧,这可不多见。它一贯觉得懂得比那些玫瑰多多了。可事实就是这样。它现在看起来也是一棵笨笨的玫瑰了。“一个很漂亮的盒子里?他们,就是那些人类,他们称呼那叫花盆。”

“我知道了,”侑士的声音听起来很有说服力,“你之前居住在那些房子里,所以你才没见过我们。我是一棵树。悬铃木科。”

悬铃木科?听起来真复杂啊。景吾好奇又沮丧的小声嘟囔,“为什么你知道这么多呢?”

“这很正常,景吾。”意外的是,侑士竟然听到了。它的语气很温和,这让景吾不那么尴尬,它害怕侑士会嘲笑它。“我在外面生活了好久。果子都结了好几轮了。”

“果子?”景吾觉得自己没听错。它这次是真的很震惊了,叶子都掉了一片。要知道它的叶子很少的。“你还能结果子吗?那你肯定还能开花了?”

“那是当然。”侑士的声音听起来很羞涩,“不过没有你的好看。”

“……啊……哦。”幸好它现在还没有开花。不然的话它深紫色的花瓣可能会变成粉色。那样就太糟糕了。这可不是因为害羞,它本来就好看,侑士只不过是在说实话而已。只不过,有点儿,就像它现在的花苞那么一丁点儿,突然。

 

……

 

D10

”早安,侑士。“景吾伸伸枝条,觉得自己再吸收几天阳光就能开花了。要是能下一场雨就更好了。

“早,”侑士听起来很高兴。

景吾歪歪脑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昨晚我看到岳人发芽了。”侑士说了一个它不懂的词汇,“它终于恢复了。”

它?

景吾恍悟,是它们的小伙伴吗?它也太懒了,现在才发芽。“它在哪儿?”

“喏,在那儿。”侑士抖了抖它的枝条,让景吾顺利的注意到侑士旁边一棵矮小的树。景吾怀疑的又看了一眼,犹豫的开口,“它也是你的同伴吗?为什么它……那么矮?”

“你才矮,你全家都矮。”一个陌生的、听起来很有活力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景吾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好心替它们普及一下常识,“当然,我全家确实都很矮。我们没办法长那么高,不然我们开花的时候就没有那么多的营养了。”

“……”那个声音诡异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在侑士赞同的声音中更加愤怒,“你这个新来的真是太坏了。侑士也太坏了。你们合伙欺负我。”

这次轮到景吾沉默了。它不明白,自己只是好心普及一下知识而已,它为什么这么生气。真是一棵难懂的树。算了,不想这个了。它要好好吸收阳光,开出最好看最漂亮的花。

正忙着吸收阳光转化能量,它突然听到那个陌生的声音,“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啊?我好久没有说过话了。你们倒是陪我聊会儿啊。欸,那个谁,景吾?我们来聊呗。”

搭理你见鬼。景吾心里翻了个白眼,谁知道你什么时候生气啊。莫名其妙。

“不准那么跟景吾说话,”侑士的声音,也许是它太高了还是怎么样,它说话的声音特别好听。“景吾,我忘了跟你说,它就是岳人。”

好吧。景吾不高兴的想,你的小伙伴来了之后你就不准备好好对我了。“哦。”应一声都是我宽宏大量,现在闭嘴,别跟我说话。

“你生它的气了么?”有叶子落到了离它不远处的地方。

它听起来特别难过。好吧,侑士一旦这样它就没办法了。”你的小伙伴来了你还理我干吗?“

”因为我喜欢你啊。“树叶哗啦哗啦的响,就像是早上把它叫醒的鸟鸣,干旱时的雨声,夏天的蝉鸣,让景吾突然产生了开花的想法。”我想跟你一起开花。“

没等景吾感动多久,风温柔的拂过,就听见岳人在那边嘟嘟囔囔什么”到处都是恋爱的酸臭味就我一个散发着单身树的清香“”侑士你说这些话不觉得肉麻吗“”我就睡了一觉而已为什么这么对我“之类奇怪的话……不过它总算知道为什么每次它就算那么小声的说话有时也能及时回应了。

”景吾?“侑士晃晃叶子,温柔的询问。

”嗯。看在你还算聪明的份上,勉强允许你跟我一起开花吧。“景吾觉得这次开花它肯定会开出红色的花。

这可不太好。

对,冷静,它的花是深紫色的。

 

 

                                                                                                                   END

 

 

 

 

今天心情很糟糕。于是开了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然后我觉得,啊,果然还是最喜欢无脑甜文了。


 

 

 

评论 ( 11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