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似是而非

心不在焉的翻着书。顿了几秒,他索性把书丢在了一边。脑子里都是刚刚看到的场景。

忍足敏锐抬头看向自己的眼神,带着沉浸在情欲里的幽深和缠绵的温柔。

他和女朋友十指交叉的缱绻。

他们唇齿相依时的依恋……

 

“景吾。”

刚刚还在想着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迹部有一瞬间的慌乱,幸好忍足并没有注意到这些,“说。”

“刚刚……我和……她……其实……”忍足难得说话磕磕绊绊。

“学生会会长也不会什么都管。”迹部攥紧了手指,清空了脸上的所有情绪,“没有别的事了吗?没有就出去。”

“阿拉,景吾你今天怎么这么凶。”听到了答案的忍足反而不那么慌乱了。随意躺倒沙发上,他支着下巴,“你有什么事要做吗?”

“有什么事就直说。”迹部垂下眼睫不去看他,随手抄起一个文件夹,“我时间不多。”

“你还记得半个月后就是天神祭了吧。”忍足眯着眼一脸怀疑,“你答应过要跟我一起回大阪。真的很壮观,也很好看。晚上还有很多的焰火。”

“你干嘛不带你的女朋友回家?”迹部忍了忍把要说的话咽了回去,这不是他的风格。迹部景吾不该这么说话,他随手扔过去一个本。“里面夹着两张宣传部留下的电影票。”看着忍足翻开,他低头开始翻文件,“就算我不管,你以后最好能够找个隐秘的地方。”

忍足懒懒的站直,把衣领拉好,敷衍的答了声知道了,然后强调,”不要忘。“

 

 

”还有别的人?“刚刚起床,忍足谦也原本还有些蔫的打着电话,一听这话,瞬间清醒,”女的?“

忍足瞥了眼车上困得不能行的迹部,”小声点儿行不行?不是女的。要不要猜一猜?”

“我猜对了请我吃饭?”满意的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谦也数了数自己的手指,忍足身边他认识的其实也不是很多,会带回家的……“那个叫……向日岳人……的?”

忍足得意的笑了笑,“No no no。”

“所以真的是你家的部长大人?”谦也有些懵逼的回想他在赛场上见过的华丽的有些夸张的人,不敢置信,“他那么挑剔的人,你确定……”

“你能不能小声点儿。”忍足压着嗓子喊了一句,“认识他你就懂了。来接一下我们。”

看了看外面炽热的阳光,谦也眉脚一跳,“你不是每次都自己来的吗?接什么接?什么?他困了?你看……好吧好吧,一份炒冰,一份章鱼烧。“

叫醒一直在睡的人,忍足摸了摸迹部的额头,”没有生病啊。你昨晚没睡好吗?“看着迹部乱七八糟的点着头,他有些好笑,”一会儿再睡。快到家了。“

 

 

”你就是侑士的朋友啊?“忍足妈妈相当热心的抱了抱他,”这两天就在我们家安心的住着啊。“迹部谦逊的挨着叫人,抽空看了眼忍足,结果惊奇的发现他此刻有些脸红的在踹忍足谦也,谦也注意到他的视线还相当热情的给了个笑容。

迹部注意到他的口型好像是,部长大人?他的部长不是白石吗?

当然,要让迹部听到,他可能就不止是踹人了。因为谦也对着侑士说的是,”这场景好像你带着女朋友回家,婆婆让新媳妇认亲戚啊。“

 

 

”多吃点儿。“忍足惠里奈把菜往迹部那里摆了摆,”忍足谦也,给我坐到一边儿去。让景吾好好吃饭。咦……?小侑呢?“

”我刚刚抱了抱小侄子。真可爱。“刚刚走回来,就听到自家姐姐这么叫,侑士按捺住崩溃的心情,把谦也踹到了一边儿,”去给小景盛份汤。“

 ”小景?“这是好奇的忍足姐姐。

”小景?“这是梗住了的忍足谦也。

迹部额头跳出了一条青筋,咬牙切齿的瞪了一眼一看就是故意的忍足侑士,冲忍足姐姐尽量笑得不那么尴尬,”原来侑士喜欢这么称呼是因为姐姐你叫他小侑的原因啊。你们感情真好。“

惠里奈眨了眨眼,完全不跑题,”对啊,可爱吗?那么,我能叫你小景吗?“

”……“迹部有些凌乱的咽了口口水,忍足家的人都什么毛病?他在心里忍住吐槽的欲望,”当然,姐姐你愿意怎么叫都行。“然后他冷冷的盯着忍足。直到忍足毅然决然的扭过头,替谦也夹了个鸡翅。然后在谦也这里面有毒吧的论断声中,看到忍足姐姐温柔的眼神,“小景,别理他们。有什么不喜欢的告诉姐姐。”

忍足姐姐跟侑士果然还是很像啊。

 

 

“哪里像了。”忍足谦也撇撇嘴,没怎么在意的扯开话题,“欸,侑士的部长大人,听说你打球很好。要不要跟我来一场?”

“叫我迹部就行。”迹部听出了他称呼的捉急,眉毛微抬,“不认识我?”

这个人的画风为什么变这么快?谦也懵逼的看着刚刚还一脸好说话的样子,又恢复成了他熟悉的那个状态,“不……不是啊。”所以侑士是不是瞎了才能一脸调侃的叫他小景?这么软萌的称呼一点儿都不符合他的气场。呆了半分钟,他看着刚刚还坐在他身边的人拿着球拍站在他面前,”走吧。“

”欸,等等我。“

 忍足惠里奈摸着下巴,”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人了。所以他果然是你经常提的部长吧?嗯,你说的没错。确实很优秀。“说着,她问正收拾屋子的忍足,“如果你的朋友这么厉害的话,你要不要出去看一下?”

“景吾有分寸。”忍足头也不回的把自己扔到床上,“反正差远了。”

 

 

 迹部摸出自己的卡,看也不看那边幼稚的吵架的两个人,“付账。“卡伸到一半被挡了回来,他抬了抬眉毛,示意侑士干什么。谦也站到他另一边,“他打赌输了就应该让他请客。他是不是在学校经常让你请他?”说着,他一脸愤愤,“不能仗着自己有钱就这么任由他们乱花。”

迹部奇怪又一脸理所当然的嚣张,“本大爷有钱,而且我是部长。”

“……”谦也悲愤的扭头冲侑士嚷嚷,“快付你的钱。”过了几秒,“侑士我们换部长吧。我真的不介意。” 

 "不好意思,我介意。“侑士递给迹部手里的一份章鱼烧,”虽然很不华丽,但是不妨一试。死不了的。你看谦也已经尝过了。”躲过谦也油乎乎的手,他打量了一下迹部的衣服,“你应该不会弄到衣服上对吧?”

“你以为本大爷是你。”迹部给了他一个白眼,小心翼翼的尝了一口。虽然没吃过,但迹部不是缺乏勇气的人。他只是怕连试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仰着头看天空上焰火的迹部,谦也拉过侑士,“如果哪个女孩子长得有迹部八分就是个美女了。”没有注意忍足沉下来的脸色,他继续小声的说话,“你记不记得很久之前那个凯宾?他那次看到迹部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hhhhh我真的要笑死了。迹部没有揍他吗?”

”以后不要乱说。“忍足扭过脸看迹部。他仰头安静看焰火的样子确实很美。是那种几近于模糊了性别的美,这么长时间,他一直觉得,迹部景吾真的是上帝创造出来的一块瑰宝。无论是精致的外表还是超群的家世,这些都比不上他独有的灵魂。”这种玩笑不能随便开。“

”为什么?“谦也瞥了他一眼,继续欣赏着迹部的侧脸,”你觉得他不好看吗?“没等到侑士的回答,他好奇的扭头,就被侑士板着的脸吓了一跳,”至于吗?“

忍足反应过来缓和了一下表情,”说他像一个女孩子并不是夸奖。你觉得他的实力不配你尊重一下吗?“

”我哪有不尊重他?“谦也委屈,谦也无辜,谦也就要闹,”男孩子就不能长得好看了?就不能像女孩子了?“说完,他简单有力的总结陈词,”你真是太肤浅了。“

忍足刚想反驳,就看到迹部扭脸看过来,“你们叽叽喳喳说什么呢?”说着,“他若有所思的走过来,”侑士,你说我们学校下一次校庆,我要不要也准备这么一场烟花?你觉得好吗?“

忍足能看到迹部耳朵上茸茸的绒毛,看起来特别……可爱。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忍足皱了皱眉,迅速拉回思绪,”会不会太乱了。“没等他说完,就看到谦也两眼闪闪的看着迹部,”豪,友乎?“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谦也咳了一下,”如果放的话,我能去看吗?“

侑士简单有力的一巴掌呼到谦也头上,”我觉得不合适。“迹部的眼里倒映着漫天的焰火和精致的花灯,”不够好看。”

 

 

“姐,我有个问题。”忍足靠在门口,把玩着一个飞镖。

惠里奈诧异,然后点点头,“嗯,你说。”

“我有一个朋友。他发现他……好像把自己最好的朋友当成了女孩子。”忍足试着让自己看起来若无其事,“大家都说他好看的像个女孩子。”

“当女孩子那样照顾?”惠丽奈整着自己的桌子,”如果他朋友身体比较差的话,也可以啊。“

“相反,”忍足迟疑,“比大多数人都要厉害。”

“哦。”惠里奈表示明白,“你不用这么委婉,我们是医生,见过不少的。嗯……所以呢?”

“可是他不是gay啊?换成别的男人都不会有同样的感觉。”看了看惠里奈看傻缺的眼神,他补充强调,“这个很重要。”

“你还是傻。”惠里奈拢了拢头发,“重点是如果再来一个同样好看的同性,他就会喜欢吗?爱就是爱。他只不过是爱上了同性。这又没什么。“

“这样啊。”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欸,”惠里奈叫住准备走的人,“你有女朋友吗?”

“前一段时间分手了。”说着,他下意识的解释了一句,“她不是因为喜欢我,是因为觉得我跟她喜欢的那个人感觉像才在一起的。”

 

 

 

“对了爸爸,妈妈刚刚找你。”看着自家爸爸不情愿的放下棋子向楼上走过去,忍足姐姐笑眯眯的把果盘放到他手边,“景吾你的棋下的不错啊。诶呀呀,真可惜,要是我再小五岁,我就追你了。不过现在也不晚。你要不要考虑考虑我啊。”

“姐姐,”迹部尝试委婉的说话,“我觉得侑士不会愿意叫我姐夫的。”

忍足刚好端着水杯从卧室出来,”我不愿意什么?姐你让景吾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坐车回学校。“

“睡你的吧。”惠里奈随手将抱枕砸到了他的脸上。

 

 

 

迹部正在看这几天拉下的文件,就听到敲门声。“请进。”

“呐。”

是他送给忍足的电影票。迹部诧异的抬眼,示意他解释一下。

”用不上了。“忍足随便把自己往沙发上一扔,”今天一天复习的我头晕。我现在要睡一下。不要叫我。“

”……“迹部无语,然后看着那两张过期的电影票轻轻的笑了出来。他一直说的,他不缺乏勇气,如果有机会。

 

 

 

 

 

心情不好,决心写虐文。结果写到一半,心情突然就好了,再一看,我是有病吗?虐自己?

于是又删了重写。

写了删删了写……

结论就是我可能真的有病。

 

评论(2)
热度(36)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