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看不见的爱人

                                                  (三)

“你真的是个天才。”沉默良久,迹部扬眉笑的恣意。之前在天文课上忍足就感觉到了不对,但这次他却应该已经猜出来什么了。

“所以……你想干什么?”迹部干脆抱臂看着他。从第一次找上忍足,他就已经有了随时可能被发觉的觉悟。 

“诶~”忍足深深地叹了口气,“我只是想让你对我说多一点儿你的事。更多一点了解不好吗?”

“……了解?”迹部神色古怪了一秒,然后不屑的瞥了眼忍足,“你以为本大爷是讲故事的吗?送你一句我刚看到的话,”他起身凑到忍足脸前,眼对着眼,近到呼吸交缠仿佛刚刚交换过一个深吻,“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既然他们都看不到,只有我可以看到,难道不是说明我是特殊的吗?”忍足依然淡定的坐着,仿佛刚刚那一秒心跳如雷的是别人。“我有资格要求你告诉我实情。”

“这个理由并不成立。”迹部皱了皱眉。

“你单方面决定也不合理。”

“那你想知道什么?”迹部无奈折回来坐下。“你问吧。”

“你知道我猜的是什么吧?”忍足垂下眼睫,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没等迹部开口,他忽然露出个非常好奇的笑容,“让我想想,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也是有原因的吧。你说过注意到我是那次我……交错了论文。后来我就在音乐室看到了你,上次你的表现充分说明你不认识那里的乐器,所以你只能是跟着我到那里的。”

迹部挑眉示意他继续。

“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上次我交的论文中间我有提到这么一个论点,关于……黑洞吞噬了无数星云与物质,最后爆炸形成新的星系。但如果黑洞附近的引力足够大,造成了时间、空间结构的扭曲,那么会不会有些物质会在被吞噬之前以某种轨迹发生急速偏移。”

“啊,你猜的没错。”迹部淡淡的笑了笑。“我是因为那篇论文注意到你的。那个黑洞太大了,当我所居住的星球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晚了。”收了笑容,他摸了摸泪痣,“不过既然我都活下来了,大概我的父母也能够逃到别的地方。”

“没错。你说的很有道理。”忍足没想让气氛这么忧伤的,他摸了摸鼻子,“我认识几个这个专业的人,你要不要……”

迹部站起身,语气格外果断,“不要。”

他不需要专业的人告诉他结果。他从来没想过他们会就那么死。迹部家的人,除了死在战场,不会死在别的地方。这是他们家的家训。他相信他父母。

(一切废话全部略过。直接走剧情)

两个月后。

“晚上你在这里能看到你的家吗?”忍足捏着一罐啤酒,对着迹部虚虚一晃,随意的喝了几口。

“你晚上不睡觉?”迹部觉得忍足刚刚的动作是在挑衅。占他的地方,还欺负他摸不到东西,呵呵,他怎么不上天呢?

“你都不回答我的问题。”忍足将手里的啤酒罐捏的咔咔做响。

“不能。”迹部站起来做了个拥抱的姿势,“我只是为了……以前你说的那叫什么来着?”

“吸取日月之精华。”忍足好心提醒。

“对。”

月光透过迹部的身体洒到忍足的脸上。

忍足在迹部身后伸脚作势要踢他。“趁着你现在摔不死,还不多跳几次体会一下跳楼的快感。”

“有病吗?”迹部不想搭理他,甚至连个白眼都不想给他。“你要想跳就跳吧。你的室友们,学弟学妹们就可以愉快的放假了。”

“这样啊~那好吧。”忍足站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上前两步。

迹部侧头看了看身旁的忍足,将自己的胳膊收了回来。虽然碰不到,但是视觉效果有点儿让人不太舒服。

忍足也盯着他,半晌,“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拥抱?”

委屈个鬼啊。迹部觉得他更委屈,“本大爷碰不到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虚空做了个将他头扭正的动作,“不就是去德国大学的进修资格被占了吗?努力考上呗。”

“本来是我的。或多或少有点儿不平衡啊。”忍足有点儿不甘心,“再说了,是别人也就算了,你当时不是看到那个人了吗?”说着,他露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表情,“长的像一只探头探脑的老鼠。还有,腿一点儿也不好看。”

“……喂喂喂。”迹部没忍住笑声,“要不要那么肤浅?颜控。”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第一眼看到你我都不害怕。”忍足承认的也很迅速坦荡。

“那不是因为沉醉在本大爷华丽的气场下了吗?”迹部扬了扬下巴。

忍足没有回答,反而用一种深而缓慢的眼神将他从头打量到脚。

他的眼神真猥琐。迹部活动了一下手指,他好想打人怎么办。

在忍足瞥了眼他的攥着的拳头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后,迹部表示他终于忍不住了。

“喂,你别跑啊。”忍足笑着叫迹部。

迹部的背挺得笔直,“本大爷不想在这儿呆了,谁跑了?”

“诶……”追了两步,忍足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迹部你等我一下。我接个电话。”

“喂?”忍足冲在原地等他的迹部促狭的笑了笑。

“井上……?这么晚……找我?……ok,我马上到。”

看到他皱着的眉头,迹部好奇的问,“井上?”

“呃,我前女友。井上真央。”

“前……”迹部啧了一声,意思很明显,前女友会在晚上找你?

忍足很无辜,“我也不知道。好了好了,走吧。听她朋友的意思,大概是喝醉了。”

他去干嘛?经过这段时间忍足的普及,迹部已经很能明白这些关系了。迹部景吾无语的留给他一个背影。万一他们到时候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他会很尴尬。

忍足困扰的摸了摸下巴,两秒后一拍手,“啊,对了,好像还没带你看过夜景?你是不是没出去过这个校园?”

……

迹部有些犹豫。

“晚上学校外面比白天更有看头。”

……

迹部开始挣扎。

“你就陪我一起吧,大半夜我一个人去见前女友很奇怪。”

"那些人在干什么?“迹部指了指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建筑门前熙熙攘攘的人。

“那是大学生活动中心。地下是游戏城,上面是超市,然后最上面是电影城。”指了指吵吵嚷嚷的地方,忍足不怎么愉快的补充了一下,“我曾经在里面做过兼职,每到晚上人总是多的可怕。”

迹部只是好奇了一下那个地方,就开始看别的。直到忍足讲到自己的事,他才勉强给了他一个眼神,“我一直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为什么晚上出来玩?”

忍足整了整自己的耳机,不然他怕自己说话的时候被别人看成神经病。“我是认识你之后才这样的。”

迹部根本没在听,他皱着眉不能接受的看了一眼那些路边摊,“就这么在路边吃?”

“啊,我喜欢这个。烧烤啊!”忍足摸了摸自己的钱包,然后想起来自己是要去找井上。他有点儿遗憾,“如果有一天,我们能一起在这儿吃着烧烤喝啤酒就好了。”

他没听到迹部的回答,转头就发现他正在不停的打量着这道街上的东西。尤其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手工制品。眼睛里满是好奇,表情却在努力表现出不在意。

完全没听到他在讲什么。

“你终于来了。”井上的朋友完全不敢松手。“没想到喝完酒后她这么闹腾。走到半路她突然不走了。一直要去找你。”

“我要去找侑士,你放手。你给我放手。”醉意上头,井上完全注意不到周围出现的人,一个劲儿的扯抓着自己的手。

……迹部瞟了眼正尴尬看他的忍足。

“你快把她拉开。”她朋友咬牙,“在这算什么事儿?那就是侑士,不用你找了,嗯?”

忍足不动声色的跟被推倒自己怀里的女孩子拉开距离,语调依然温和,“找我有什么事吗?井上?”

“真央~”喝醉的女孩子仰着精致的脸纠正,“叫我真央。”

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以这样完全依赖的眼神看,任何一个男孩子大概都会有一些心猿意马。忍足瞥了眼自觉靠在路灯下的迹部,有点无奈,“好,真央,怎么了?”

井上突然一把推开他,“谁让你叫我名字的?不准叫。你不是要跟我分手吗?分吧分吧。你倒告诉我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他妈对你哪点儿不好?”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好像不是这样的。忍足嘴角抽搐了一下,“不是。是你提的……”

“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真央咬牙切齿,“你那不是让我自己提分手的意思吗?冷暴力是吧?绅士风度是吧,去你妈的。” 

忍足没防备被她推的踉跄了几步。

正漫无目的乱看的迹部表情一变,迅速上前,“小心。后面有……”

他看到忍足表情诧异的看向他。

他看到忍足透过了自己去抓他的胳膊。

他看到忍足摔进湖里。

 

“阿嚏。”在打了第三个喷嚏后,忍足揉了揉鼻子,“幸好井上的朋友会游泳。我可能是要感冒了?”

迹部没有说话。

“迹部~?”没听到回答,忍足重新叫了他一遍,从刚刚开始,他就一直沉默的可怕。“你是被井上吓到了吗?地球的女孩子也不全都是这样。”

但是迹部只是语气格外平淡的说,“我先回去了。”

你要回哪儿?没等忍足开口,迹部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第二天忍足睁开眼的时候被吓了一跳。“……井上?”

“嗯。”真央沉默的递过去一条毛巾,“你现在好点儿了没?”

忍足感受了一下,“还可以。”他记得早上迹部来找他,他告诉迹部自己感冒了,今天自己去玩。然后……后来睡着了?可是,“为什么……你在……”

“噗嗤,”真央看着忍足难得懵逼的表情,“因为我你才会感冒,当然应该我负责了。昨晚对不起啦。”

“没关系。”忍足庆幸自己的睡衣不是特别的浮夸,“我现在好多了。不用……”

“你不饿么?”真央示意他看表,“现在可是下午一点。我有给你带粥。”看着迟疑的忍足,她摊摊手,“你不用这么在意。我只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会跟我分手。别想太多。”

接着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至于是不是想太多,两人心里都明白。

直到第二天,忍足终于开始感觉不习惯了。昨天迹部一直没有出现。虽然是自己告诉他自己感冒不能帮他忙,但是都不来看自己会不会有点太伤人了呢?

两天后。他们那个星球的人生病需要很久才能恢复吗?

……

五天之后,他终于忍不住了。

认识迹部之后,他们基本上没这么久不见面。

tbc

我知道中间那段关于黑洞什么的有错误。原谅一个曾经物理不及格的人吧。一切都只为走剧情。

讲真,不想继续写了。一到晚上,脑洞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但是一个都不想写了

今天依然是脑补的很欢乐

 

评论 ( 6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