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看不见的爱人

        (二)

“嗯……晚会上我就拉今天这一首怎么样?”这一周他选了好几首曲子,哪首比较好?忍足颇为期待的看向迹部,等他给自己一个建议。
迹部完全没留意忍足的眼神,正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的钢琴。“其实,这个,我也会弹。”
钢琴和小提琴的合奏吗?
这个提议好,我喜。
忍足眼神一亮。

 

然后很快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迹部碰不到。
真遗憾。他刚想叹气,就注意到了一道无比犀利的视线。
他脸色真糟糕。他咳了一声,“嗯……我就是觉得迹部你一看就是会弹钢琴的人。”
槽点满满的一句话!完了,迹部会不会暴走啊…… 

 

“钢琴……?”迹部若有所思的摸着泪痣。
嗯?忍足挑了挑眉。 
忍足上前把窗户关起来,顺便把被风扬起的窗帘拉回去。“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出去溜达一圈?我陪你。”

从自己的沉思中回过神,迹部明显对这个提议很有兴趣,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拒绝了,“我现在要去图书馆。历史类的书籍都在三楼对吧?”

他到底是有多爱学习啊!虽然知道这种想法不太合适,但是,忍足还是很困惑,一个鬼,他看那么多书干吗?
果然还是很好奇。
他拉了拉向下滑的外套,要不要……去看一下?

“侑士。”身上突然增加的重量让忍足瞬间回过神。“你最近在音乐室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虽然这个节目很重要,但对你来说应该不是很有难度才对。”
“怎么没跟慈郎他们一起去玩?”把岳人从自己身上拽下来,忍足摸摸他的头发。
没有在意忍足又跑题了,岳人青着脸拉着忍足往餐厅走。“他们竟然没有叫我。我******……”
该吃饭了?忍足恍然,不知道迹部怎么吃饭?话说回来,鬼都是不吃饭的吗?那他们会饿吗?
 

岳人死死拽着吃完饭准备去图书馆的忍足,“你去哪儿啊?下午实验课。你又不上吗?” 
“我去图书馆。”没什么不能说的,“下午要做的实验我都做过了。慈郎估计是去找文太了。你就去找日吉好了。”
“他还在打游戏。”岳人郁卒的盯着忍足,“你也不理我了吗?”
“……”这就很尴尬了。忍足叹了口气,向擦肩而过的泷打了个招呼,“好的,走吧。”

“……”他忘了一件事。
忍足表情有点儿难看。
他一直以自己的思维去揣摩,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迹部他,碰不到书。

迹部显然是比那个拿着书的女孩子看的快。他直起身子,揉了揉腰,然后无聊的靠在书架上,等她翻页。
半分钟后那个女孩子把书合上换了本书。迹部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准备去找另一个人。

迹部对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怎么提过。但是,从言行举止来看,他很明显不是那种受过委屈的人。
他都能想象出他弯着腰到处找有没有人拿自己想看的书的人的那个样子。

迹部看到他了。
这么窘迫的状况……

迹部走了过来。 
他到底为什么还能够这么坦然?

迹部开始说话了。
求助对他来说这么困难吗?

“啊嗯~你竟然在本大爷说话的时候跑神?”问了两遍,他都没有回答,迹部有些不耐烦。
“你想看这方面的书对不对?”
“啊嗯~”这不是废话吗?
“跟我走吧。”
“……嗯?”
“看什么都可以。”

“历史书?”从电脑前站起来伸懒腰的日吉随手翻了下他的书,“你不是最讨厌这种书了吗?”
岳人赞同的点头,“你不知道,他最近特别奇怪。”
把书放好,忍足挑挑眉嘴角含笑的看着他俩。
……
日吉翻了个白眼去上厕所了。岳人眨了眨眼,乖乖的继续写自己的论文。

于是第二天的专业课上。不二专心的听了会课,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眼跟他隔开两个空位的忍足侑士。 
可能天才总是或多或少有些怪癖的?
他正在以固定的频率翻着一本没在看的书。至于为什么他那么肯定他没在看,不二古怪的看了眼忍足隔壁空空的位置。 
费解了一会儿,不二只能得出这么一个听起来不太靠谱又不怎么符合逻辑的答案。

忍足正在记笔记,迹部倒是注意到了。不过本来在家那边他就习惯了被人瞩目的感觉,再加上他肯定了别人看不到他,所以他没什么兴趣的瞥了一眼就兴致缺缺的继续看书。

 

下午月湖边。
好多女孩子都在悄悄的瞥这里。稍微胆大的光明正大的偷看偷拍。
整了整耳机,忍足毫无所觉的继续托腮看迹部。
迹部没有发现他的目光。他看书看的很认真。就像是……
“诶,迹部。”他低声道,“我怎么觉得你好像一点儿也不了解……这个世界?”看着迹部幽深的眼神,他弯弯唇,“你现在是在努力了解这个世界吗?”

 

tbc
科二考完我旋转跳跃闭着眼
重新写。
嘿嘿
哈哈
(๑-﹏-๑)

评论 ( 2 )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