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十六)论如何安抚一个生气的男朋友

接到管家电话的时候,迹部已经把秘书刚做完的报告和明天的会议安排放在眼前了。所以他听到管家叔叔委婉的暗示的时候,有点儿没反应过来。

“最好不要加班?为什么?”迹部一脸茫然。

管家叔叔声音压得很低,听起来是在偷偷讲话。

迹部更茫然。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当年他向家里出柜,管家叔叔都没这么大的情绪波动。

“忍足少爷心情不好。嗯,不对,好像是非常不好。”

……?侑士?发脾气?

迹部点点头,“我知道了。马上回家。”

其实,正常人都会发脾气。所以忍足发脾气不是那么令人惊讶的事情。甚至可以说太正常了。哪有人可以一直不发脾气的。可是两个人中间,虽然迹部景吾不是爱使小性子的人,都是男人,也没这个必要。但他还是经常会不是很愉快。

忍足侑士不知道是自我调节能力太好还是他根本就没什么在意的东西以至于内心能一直保持平静,除了和迹部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也就后来几年不见后重新在一起的时候吵过几次,基本他两的常态都是迹部景吾心情不爽,然后忍足来哄他。忍足侑士对迹部太包容,从一开始就是。

他很生气的场景基本上也没人见过。说到这个,迹部也有点不爽。不知道忍足是太内敛还是什么原因,他一直都很少说自己的感受。这让迹部很不满。也不是控制欲什么的,单纯是,他确实能看明白忍足的想法,他也尊重忍足的心情,可是他也想看自己的爱人偶尔会向自己示弱。

也许这是男人的通病?

……

进屋的时候迹部觉得管家叔叔确实没有夸大其词。

即使刚开始一起生活的时候,他俩每天都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吵架,甚至打架。小到你原来和我一样喝红茶现在竟然开始喝冰美式,大到床上谁上谁下。而吵完架打完架两人的表现也不尽相同。

都是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绅士,做不出来骂人的举动。迹部景吾生气的时候就游个泳什么的运动一下,之后也就好了。而忍足不一样。严重的话,会冷战。不严重的话,他会选择睡觉减压。

可是哪怕是当时因为床上上下的问题吵架,忍足也没踹过东西。顶多摔过门。

迹部看着倒在地上的茶几,凌乱的外套和领带,再看看床上没换衣服的忍足,有些困惑。

捡起来地上忍足的衣服,顺便挂上自己的外套,他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他。然后手就被按住了。

“我还以为你睡了。还是被我吵醒了?”

“……”忍足翻身露出了脸。

哦,心情果然很糟糕啊。不然他不会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能说一下怎么了吗?”

忍足沉默的注视着迹部的眼睛,就在迹部以为他不会说的时候,突然不着边际的说,“为什么你看起来很开心?”

迹部弯腰在他脸上碰了碰,“可能是父爱泛滥?”

“什么啊。”忍足淡淡笑了笑,坐起身,“其实没什么。”

“没什么?”迹部忍不住挑了挑眉,眼睛微微眯了眯。

迹部这是生气的前兆吧。忍足叹气,“我说给你听。”

哦,简单总结就是,侑士熬夜拍完差不多一周戏后,被导演通知剧本要改。有个人要空降。这种人的存在也很正常,一般忍足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他没想到那个人的演技那么菜,他陪那个人NG了三十条才过。之后还告诉他可能他之前拍的都不算了。

“可这会超预算的吧?他不需要付你违约金?”迹部不能理解。

忍足揉揉太阳穴,“反正那人背后的金主也有钱。他就是投资人。所以导演也不好说什么。”

“是吗?”迹部已经出离愤怒甚至觉得可笑。“不拍了。”他站起身,表情阴郁,“有钱?有本大爷有钱?”

这就是忍足不想讲的原因,迹部脾气真的……“不是这个原因。”他向后捋了把自己的头发,“我欠导演一个人情,这是我答应过的。”

迹部沉着脸不想说话。让他想,忍足侑士完全没必要受这份委屈。他的人,凭什么让其他人欺负?他不欺负别人就好了。

看着他沉着脸,一副恨不得弄死那个人的样子,忍足心情突然就好了。“好啦,这种麻烦我还是能解决的。换下衣服,去吃饭了。”

管家叔叔看着恢复眉开眼笑的忍足少爷,摇了摇头,果然叫少爷是正确的。

洗完澡,靠在床上的迹部拎起美亚给他的信,“既然心情不好,要不要看这个啊。”

忍足不喜欢收粉丝的礼物,他喜欢收粉丝的信。无论喜欢什么他都可以自己买。可是信不一样。一笔一画勾勒的都是她们的真心。每次看这个,他心情都会好很多。

“不想看。景吾你念给我听吧。”忍足闭上眼睛,头微微蹭了蹭迹部。虽然心情不是那么糟了,但是景吾担心自己的样子让人感觉特别好。

迹部无奈的看了眼撒娇的忍足,算了,就这一回。

“侑士,只要你觉得现在开心,那么一切就都是最好的样子。”夜色沉沉。有风轻轻吹过窗外的树梢。迹部一向华丽悠扬的声线低沉下来,格外缱绻又深情。忍足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迹部自顾自的挑了挑眉,“我欣赏她凝练的风格。”忍足弯了弯眉,没说什么。

迹部拿起来下一封。“这个姑娘说:侑士,不要听那些不好的话,不要看那些不好的信息。我们会永远在你身前为你遮风挡雨。”

“你知不知道每次看到这样的信都感觉好尴尬啊。景吾~”

迹部不动声色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因为她们说要保护你?”

“嗯。我是男人诶~让一群女孩子保护算什么啊?”忍足无比幽怨,“更何况我根本不在意那些黑我的人说的话。黑粉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说着,他干脆歪歪扭扭的蹭到迹部肩上,“我们一起看吧。”迹部往下坐了坐,让忍足靠的舒服点。

一切都很完美。忍足的心情也一点点的恢复了,直到……

“侑士啊,你好。看到这封信可以帮我把它转交给景吾吗?……景吾?”忍足忍不住提高了声调。迹部揉揉耳朵。伸手抢过来信,“既然是给我的,那你就不要看了。”忍足张张嘴,按住信纸,“既然提我的名字,肯定是不介意我一起看的。”

迹部想了想,嘲笑忍足,“她肯定是沉浸在本大爷的华丽下,不喜欢你了。”

忍足一言不发的继续看信。

“虽然知道你跟侑士在一起了,但听有个以前在冰帝上学的朋友说了你的事迹。

我只想说:啊啊啊啊啊啊啊,男神,求娶。你怎么能那么帅?那么苏?霸道总裁我要分分钟昏过去了好吗?我也好想跟你是同学啊。跟你约会肯定超棒的呢!还有,最近的推特上都看不到你的照片了。

侑士?在看吗?为什么不上传男神的照片了?还能不能好了。景吾,我是你的女友候补一号。么么哒。”

迹部挑眉,刚要说话,就看见忍足默不作声的把信扯回去了。在他看过去的时候自然的把信全收到了一起,“我刚刚看了看表,这么晚了。我们还是早点睡吧。”

仿佛没看到迹部戏谑的表情,忍足伸手关了灯,“你要是不困可以先看会书。晚安。”

迹部思索了两秒,关了自己这边的灯,凑过去。

“诶,你不是吧。那可是的粉丝。”

“……”

“不想理我?“

“景吾,你要真的不困,那我们可以做点别的事情。”

“你明天还要去拍戏。”

“导演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

过了一会儿,忍足突然开口,“刚刚如果我不说你会怎么样?”

“……嗯?”迹部睡意朦胧,“不怎么样啊。找人查。”

这可能这一天忍足侑士心情最好的一刻。

然后他悄声吻了吻迹部的唇,“那你下次要开口问我。”


评论 ( 7 )
热度 ( 6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