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十三)关于对台词

捆绑play,囚禁play什么的好带感,好想写。可是看到大爷的脸,瞬间有种我对不起大爷的感觉。米阿内,请原谅我。

迹部悠闲的靠在床头看着书。忍足眨了眨眼,叹了一口气,然后一脸失意的躺在迹部旁边。

忍足从来没有失落的这么明显。迹部诧异的合上书,若有所思的打量着他。忍足伸手覆住脸,声音闷闷的,“景吾,我不开心。”

迹部嗯了一声表示在听。忍足继续叹气,“我其实不适合拍戏吧?”迹部迟疑了一下,你都拍了这么多年,突然问这个问题是有病吗?但是,鉴于自家爱人实在低落的情绪,他临时把话咽了回去,“出什么事了?”

“我接了个剧本。要演一个变态。”忍足继续垂头丧气。“所以,你是……不喜欢这个角色?”忍足从来都能游刃有余的解决他遇到的任何问题,这是他第一次有类似于求助的行为。迹部来了兴趣,伸手拍了拍忍足,壕气十足,“那就退了。本大爷给你量身定做一个剧本。”

“不是。”忍足轻轻蹭了蹭迹部的手,“我想试试这种角色。但又怕到时候演不好。所以,我想让景吾你帮我对戏。”“……”迹部沉默的盯着忍足,试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骗他或逗他玩的痕迹,忍足坦然的迎上他的眼神,“果然,景吾不爱我了。嘤嘤嘤嘤嘤。”

“以后少看那些脑残剧。”迹部受不了的一巴掌把忍足拍下去,迟疑了一下,“我只念台词。”“景吾真是太好了。”“你到底从哪儿学的这种语气?”“……助理这两天在谈恋爱。”

看了看剧本,这真是一个性格诡异的男主。这种剧情真的让上映?一向敬业认真的迹部迟疑的抬头,“没有这个女主被绑起来的状态,你能演出来你想要的那种感觉吗?”

忍足满脸的严肃认真,“那你让我绑吗?”“……”迹部敏锐的抬头扫了他一眼,感觉到他确实是很正经的在说话,精益求精的迹部景吾点了点头。

“不疼吧?”忍足慢条斯理的把领带打了个结,冲着迹部笑得温柔。迹部不自在的点点头,他感觉忍足现在的状态有点不太对,他已经正式进入这个角色了么?

“哲也?”看着迹部有些尴尬的念着台词,忍足忍住眼底的笑意,按剧本描述的靠近她。迹部刚要挥开他,发现手不能动弹,于是眯起眼睫,诧异的看着自己被绑住的手腕。忍足笑得温柔,“不疼吧?”迹部摇了摇头,念台词,“是你……做的?”忍足不答话,用手轻轻磨蹭着迹部的下巴,“阿绪,乖乖的,嗯?不要让我不开心。”

迹部按照剧本说的偏头躲开忍足的手,于是他没看到忍足眼里一闪而逝的不悦,“不要让我生气,嗯?我不想伤害你的。”他的语气柔和的近乎诡异了。迹部想他从来没觉得忍足这么温柔的语调会让他感觉不舒服。

接着按剧本。忍足伸手缓缓摸着他的脸,“我都做的这么明显了呀。你这么聪明看不出来吗?”迹部努力无视忍足雀跃又开心而显得格外诡异的语调,“我们出去说好吗?”忍足仿佛没有听到,“呐,这样不好吗?你的视线里只有我一个人,只能看到我。我们就这样一辈子好不好?”迹部不适应的被抬起下巴,“那不可能。”忍足表情迅速沉了下来。

迹部不太能适应的皱了皱眉。

忍足眨了眨眼,眼里慢慢浮起他熟悉的笑意,“景吾~我演的好吗?”被扑到床上,迹部回过神开始琢磨着怎么解开手腕上的领带,闻言漫不经心的开口,“还算华丽。”“哦~~~这样啊。”忍足笑笑,看着迹部不悦的让他给他解开束缚,乖乖的摸了摸领带。然后迹部看着他笑得满是意味深长,“景吾,怎么办呢?好像变成死结了。”

身上人已经不紧不慢的摘了眼镜,以至于他能很清晰的看到了忍足加深的瞳色,迹部努力维持镇定,“家里有剪刀。”

“我不知道剪刀在哪里啊。”忍足冲他眨了眨眼,“而且我发现,”看着沉默不语的迹部,他恶劣的把在迹部脸上流连的手慢腾腾的滑到他喉间,在他颈间转了转,一点点伸进他的睡衣里,“当坏人会让人上瘾。你说是不是啊,景吾。”

迹部闭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气,“忍足侑士,我们可以松绑后再做。”“我们要有创新意识创新精神。”忍足单手握住迹部踹过来的腿,一条腿挤进他两腿间,顺便压住他另一条腿,开始慢条斯理的拽迹部的睡衣带子,“今晚我们就响应号召试一些创新的方式吧。”

评论 ( 9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