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温水(二)

“你不是说去你家拿落下的文件吗?”迹部睁眼,就看到窗外的霓虹酒绿。酒吧?

忍足侑士关了音乐,“总经理,你觉不觉得这半个多月来我加的班已经超出了你付我的工资?”迹部偏头看了看忍足,眼里掠过一丝淡如风的笑意,“你说的没错。那么,这是要准备绑架我勒索钱?”

“不敢。只是希望总经理赏光陪我一晚。”忍足含笑推开车门。

“一晚?不知道我这一晚算亏了还是赚了。”迹部合上车门,“走吧。”

“你去玩吧。”迹部解开袖扣,卷起袖子,单手敲了敲吧台,“两杯酒,谢谢。”忍足跟着靠在了吧台旁,看起来似乎很困扰。迹部本不欲理他,但无奈对方实在太碍眼,“怎么了?”

“总经理。”忍足接过酒杯,抿了一口,“我记得我刚刚说的似乎是…”他点到为止的顿住了。迹部微微扬眉,心领神会,“你是说陪你?”“嗯。不然这一晚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啊。”忍足一脸认真。

迹部哭笑不得,虽然他不太来酒吧,但他还是知道大家都是怎么玩的。忍足侑士,他当时没有时间详细查,但是大家一致评价是个很会玩的主。很会玩,在酒吧。这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邀请他一起玩?玩什么?一瞬间,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他了解过的所有圈子里他们一些匪夷所思的玩法。

看着迹部诡异的表情,忍足觉得他有必要打断他乱七八糟的联想了,他有时候确实会玩的很开,但那是偶尔。“想什么呢?”

他离得太近了。迹部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过,忍足侑士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轻佻浪荡的桃花眼,看人的时候眼睛一弯就带了几许深情,深不见底的眼里沉甸甸的都是你的影子,仿佛你是他捧在心尖尖上的人。而下一秒他轻描淡写的滑过视线,仿佛你刚刚所有的感觉都只是错觉。

比白天的忍足侑士更危险一点的感觉。可他更知道今晚站在他面前的忍足侑士比起平时已经很克制了。他挑眉笑了笑。夜晚的忍足侑士,真是危险。

“那你想要怎么玩?”迹部淡定的继续喝酒。“跟我来。”忍足脸上的笑意加深,他不知道迹部景吾刚刚在想什么,但他挑眉的瞬间,眼里满满的都是对他的好奇与探究。

迹部打量了下忍足选的地方,还算安静的一个角落。他好奇的摸摸下巴,“你这是…准备卖毒品?”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他爸爸去世后这一个月来他心情第一次感觉尚可。

“玩儿个小游戏。”忍足慢条斯理的倒好酒,示意迹部看人群。“看到那儿的两个姑娘了吗?”“嗯。怎么?”迹部观察了一下为什么忍足会注意到她俩。

“你觉得她俩是来干什么的?”迹部观察了一下,穿黑色吊带的姑娘一脸的跃跃欲试,另一个红色短裙的姑娘故作镇定。“第一次来玩吧。”忍足打了个响指,“你说那个为什么哭?”“……这我怎么知道?失恋?”“呵”忍足不置可否的指指前面的人。
……

“那个呢?”“他……?”“不知道?”忍足眨了下眼。看着走过来的男人,迹部蹙了下眉,“现在我知道了。”

“你好。”意识到对方在对自己讲话,迹部有点诧异又不那么诧异的举了举酒杯。“要一起玩吗?”对这种问题单纯的说自己没兴趣是没什么用的。迹部指了指漫不经心打量周围的忍足,淡定道,“抱歉,这是我的爱人。”“哦,抱歉,打扰了。”“nothing。”

“总经理~”忍足十指交叉靠在沙发上,并没有对他刚刚的行为提出什么质疑,“来酒吧都是因为想发泄。”迹部点头表示回应。“但是…他们背后的原因是什么你有没有猜过?”

“怪不得他们都说你会玩。”迹部笑着跟忍足碰了碰杯,“确实。”忍足无辜的侧头,“这样很有趣啊。感觉就像在看一个个的故事。”

“也许有一天你失业了还可以写小说为生。”迹部语气很平和,甚至还有一丝笑意,但眼神很尖锐,“想听我讲故事?”

“你已经打算好解雇我了吗?我暂时可还没有写书的打算。”忍足避重就轻的笑了笑,他从开头就没打算听迹部跟他谈心,迹部不会那么做。

可是,这两天迹部景吾真的…他蹙眉思索了一会儿,无话可说。一边为父亲筹办葬礼,一边照顾母亲,一边还要在其它股东蠢蠢欲动的时候压住场。

“喝酒?”“干杯。”

“忍足。谢谢。”迹部不是吝于说谢谢的人。
“for what?”忍足偏头看他。
“everything.”

————tbc(?)————

评论 ( 2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