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青葱岁月时期的两人

(九)关于青葱岁月时期的暗恋情怀

那是忍足侑士第一次看到迹部景吾。

他兀自一个人站在网球场,贵气逼人,周身散发着傲慢和嚣张的气息.那人居高临下的气势几乎与生俱来,仅仅站在那里的身影就漂亮贵气的足以蛊惑人心.

于是他下意识出言挑衅,只是打个招呼而已.可是当他站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想,跟着这个人,他的生活...应该会十分有趣的吧.

那个表情嚣张的少年只微微眯眼看了他一眼,他就感觉自己里里外外都被打量了一遍.这是自从他戴了眼镜后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却奇迹的引不起他一点厌恶,就像他本人.他看着他的唇角微微勾了起来,惯有的带着傲慢气息的弧度,眼里也满满的都是坦率的挑衅和不屑,连带着眼角都带着鲜活的情绪.

如果仅仅这样他也不会对他有更大的兴趣。他学网球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谦也。可是...他握了握空空如也的手,那人的网球凌厉又漂亮,让人有种热血沸腾、好像爱上网球的感觉。这之后每次跟迹部打球,他总是拒绝不了。他喜欢他的网球,那种全心全力又凌厉潇洒的打法和肆意挥洒的感觉,让他觉得整个人都燃起来了。跟他打球比他想象中的感觉还要好。不然这之后慈郎也不会那么喜欢跟迹部打球。

之后那个耀眼的少年微扬下巴,你的技术还勉强可以,加入网球部.这是通知吗?他扶扶眼镜.嗯.理所应当的语气,他失笑,刚想吐槽两句却在触及到那人妍丽的五官时恍惚了一下.

翻个身,他微笑,目光无意识放空,那个时候...只是好奇吧,对于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无时无刻都能抓住别人目光的人...面对仅仅一个笑容都高贵的让人有距离感和压迫感的这个人,如果是一般人,肯定只会选择远远的憧憬和敬畏.可是忍足不同.他选择了留在他身边。于是他就真的几乎看到了他的整个成长史。

刚开始相遇,他张扬又骄纵,气场总是嚣张的过分,标准的恶劣大少爷。让人不能苟同的华丽审美。那时候他还不懂收敛。可是真的很好玩。大刀阔斧的把冰帝按自己的审美改革了遍。几乎没有人能明白他下一个会想改造哪儿。充满了恶作剧式的惊喜.

成熟的过分,却又像个恶作剧的孩子。真好玩。他记得他当时是那么想的。

可是慢慢的他开始成长。即使依旧张扬华丽,可是他已经能熟练的把自己的情绪很好的隐藏起来。他独自走在小道上时的身影美丽骄傲,带着独钓寒江雪的冷冽疏离,一身高处不胜寒的冷意。他才发现少年身边除了桦地其实没有人接近;偶尔在图书馆,可以看到他安静认真的在看书,阳光透过曲折的玻璃打在他身上,整个人仿佛都柔和了下来;高傲如他对着慈郎会温柔纵容的不可思议...

迹部这个人有种奇怪的魅力。在第一眼就能够霸道的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带着远超自身年龄的智慧。他的眼神太深太犀利,被他用洞察力扫描就好像面对被磨的锋锐无比的刀锋,什么都被一层层剥开来看透.可他偶尔的傲慢任性,却又带着不谙世故的天真.

他这样的人,就像暗夜里燃烧着的一把火,带着无限的生命力和鲜活.对于像他这种对生活没有多大热情或是说淡漠的人来说,那简直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可当时的他不知道。当他发现自己的感情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那感情霸道的如同迹部景吾这个人,直直的窜入他心里不留余地。

他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可对于自己喜欢上一个同性,他并没有什么惊讶.毕竟那个人是迹部景吾啊。完了,他对自己这么说。迹部这样的人,一个人一生得有多少运气才能遇到一个?

――――――

(十)少年时期之理想型

“景吾~你怎么都不找女朋友啊?”迹部不怎么耐烦的扬扬下巴,“本大爷很忙.”“我懂了,你不找女朋友是不是因为根本找不到啊。你这么优秀肯定会给对方带来很大压力的吧?”迹部抽了抽唇角面无表情看他,“不关你事。”

忍足不以为意的追问,“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坚强聪明?”迹部不确定的开口。“你呢?”难得的,迹部对这种问题也有好奇心。

忍足漫不经心的扫了迹部一眼,“优雅理智,处事镇定,最好是金发凤眸的长腿美人。”“嗯,和你很搭。”迹部漫不经心扫了他一眼,“做忍足夫人也应该够格。”然后他就茫然诧异的看着忍足不知道想到什么笑得惊天动地,趴在桌子上一丝形象都没有。

数年后,忍足侑士提起这件事,被迹部景吾从卧室扔了出去睡了半个月的客房。

―――

(十一)关于景吾第一次见到忍足妈妈

“这种天气你究竟是为什么约我出来?不能看天气预报吗?”迹部景吾气急败坏的摸了把自己湿透的头发。“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好吗?”忍足觉得迹部实在是无理取闹,“我不是都请你来我家了吗?”

迹部接过毛巾擦着头发,一言不发的试图用眼神凌迟他。忍足视若无睹的放下眼镜,开始心无旁鹜的擦头发。

“侑士?你这是…”听到声响忍足妈妈出来看了看,然后惊讶的看着两个湿漉漉的孩子站在门口。

迹部狼狈的理了理头发,努力笑得镇定,“阿姨,您好。打扰了。我是忍足侑士的同学,迹部景吾。”不得不说,迹部同学真是难得有这么这么乖巧的画风。

忍足面无表情瞥了他一眼,呵呵,刚刚还在吐槽他呢?不就是担心他妈刚刚听到他的话吗?你还是坦坦荡荡的迹部景吾呢,怎么不再坦诚点儿?

“是景吾啊,别在那儿呆着了。小心感冒了。”忍足看着自家妈妈一招手带着自家小伙伴去浴室。“不是,难道我是捡来的吗?”

评论 ( 7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