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温水


迹部认真的看完了忍足带来的财务报表。挑了挑眉,不愧是华尔街的精英。

忍足慢悠悠的喝完了手中的水,搁在桌子上,有些苦恼,“这两天每天忙着去医院,还这么频繁的检查。我说总经理,是你高薪聘请我来的诶?我有这么不值得相信吗?”

“我不会因为你是岳人的好朋友就相信你。还有,是我爸爸聘请你做执行总监的。”迹部合上报告,眼神带着咄咄逼人的锐利,“为什么扩大股东资本?这样,那些小股东会更不满意。”

挑挑眉,忍足十指交叉,“恕我直言,伯父的身体状况恐怕…我觉得你该提前为自己考虑。”

“投入更多资金,趁机掌握更多股份,把握住最大股东的身份?最好能当上董事长?我以为你没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迹部微微抬了抬下颌,审视着忍足的眼神无比犀利。

忍足饶有兴致的点头示意他继续。迹部看了看表,“我给你的工资并没有你在华尔街时候的多。”“嗯…确实是。”起身拎起外套,忍足也不否认,没人跟钱过不去,他也不例外,“你就当这是我的职业素养好了。”

迹部拿起来车钥匙,“说实话,你跟我见过的人都不太一样。”忍足转了转手上的车钥匙,“喂,总经理,”看着迹部侧头,他挑起唇角,“我说是因为对你感兴趣你信吗?”“……”“这就是你刚刚对我做的事。调情。”

迹部翻了个白眼,打开车门,“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看爸爸?”“好啊。”车子刚刚驶出大门,迹部就听见忍足平稳的声音,“谁付我钱我就为谁打工。这点基本的职业道德我还是有的。所以你没有必要担心我会怎样。毕竟我只是打工的,惹不起迹部家。”

他意识到他是在对他做保证。“本大爷不知道现在年薪八位数还只能算一个打工的。”目光浅浅的掠过前视镜,迹部皱皱眉。

他是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如果不是为了照顾自己爸爸,安抚妈妈的情绪,他不会轻易同意自己爸爸聘请忍足侑士的要求。与工作能力无关,纯粹是不舒服。

忍足侑士不同于他见过的这类人。淡定随性,天塌抵不过他开心。都说一个人的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他不一样。他的眼睛平静温和的没有波澜。他看不透他眼睛里的思绪。从这点来说他无疑符合华尔街精英的条件。可是,他蹙眉看了看他,他看起来处处正常,可处处透露着格格不入的味道。

“爸爸,下午好。”迹部认真的把手里的花插起来,将迹部董事长的被子往上提了提。

“景吾,侑士。”迹部董事长的笑容依稀可见当年的杀伐果断。可是他已经病的太重了。忍足意义不明的垂睫,弯腰,笑容温和,“董事长。你好。”“景吾,你妈妈昨晚没有睡。你让她回去吧。”他伸出拍了拍忍足,出声却是对迹部开口。迹部收起所有的疑问,恭敬的点头,“知道了。”

“侑士呀,麻烦你了。”忍足看着吃力的讲话的董事长,眼里极快的掠过一丝悲悯,“董事长,请别这样说。”“麻烦你在这段时间照顾景吾了。”这种语气,迹部董事长想必一辈子没用过,忍足心知肚明,这是嘱托,在争权夺利中护住他的儿子。想了想,他还是开口,“总经理他很担心您。”

董事长笑了笑,看着桌边的花若有所思,“景吾啊,他是个很倔的孩子。”看着但笑不语的忍足侑士,他淡淡笑了笑,“他从小就倔,做什么事都非得做好,做到完美。”

他笑了笑,“有一件事我是现在才知道。他很小的时候我和他妈妈在英国工作。景吾在那里上学。每次问他学校好不好,他就说很好,很华丽。”他摇摇头,眼神里有毫不掩饰的遗憾,“十几年后,我才知道,那时候他在学校其实很不好。英语不好,跟不上老师讲课的速度。私底下没有可以玩的朋友,所以直到现在也总是不太爱说话。喜欢打网球,可是没有人愿意跟他玩。”

看着一脸惊讶的忍足,他笑得很苦涩,“他不说。他总是不说。英语不好,他就每天都很认真的背英语单词然后拿奖。被羞辱,他就努力练,然后打回去。我和他妈妈错过了他十几年的成长时光。他从来不向我们提要求。我知道你答应来我们公司一段时间已经是报答了当初我提携你一把的恩情。可是,作为一个父亲,我只能给他这个。”

忍足沉默。他知道他在打感情牌。同时,他也清楚的明了,现在迹部面对的问题都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是迹部董事长聘来的。如果不是突发的疾病,迹部景吾手里的权可能都被分走了吧。迹部董事长不可能是无意的,他是自信自己会答应他还是真的毫不在意?

“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思绪纷繁,他笑容诚恳。迹部董事长看了看他,“谢谢。”只要不帮其他人,即便保持中立也可以。

从医院出来,这座城市里已经漫上了夜色。橘色路灯,墨蓝天空,车来车往。

“你开吧。”迹部把钥匙扔给忍足。也许是夜色太温柔,晚风太凉,忍足觉得自己在一瞬间看到了他眼底的疲惫。他沉默的接过了钥匙。

看着沉浸在阴影中看不清楚表情的迹部景吾,忍足低眉思考了一下,“董事长的病情?”“不太好。”迹部压着嗓子,“介意我抽支烟吗?”“当然不介意。”看着迹部摸了半天衣服。忍足沉默的递上打火机。

“我…”他闭上了眼,“也许我今晚得去一趟公司。你自己回家?”忍足没有转头看他,“公司的事情我都处理好了。你有什么事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你在管我?”迹部侧头,眼神里没有半点暖意。

看着忍足没有开口的意思,迹部坐直,脸上拢了他惯有的锐利,“我知道我爸下午是让你帮我。但是我不需要。”

熄了火,忍足抬头看迹部,“董事长是这么说的,但我没有答应。还有,”迹部诧异的侧脸看他,他伸手掐灭了他手中的烟,“我是已经开始做准备。可那是我的职业素养,不需要别人要求。”

忍足推开餐厅的门,最后说的话很快淹没在欢迎光临的声音中,可那不代表迹部景吾没有听到。“事实上,如果没有我,你再接手公司事务的时候,绝对会应付不过来。”

“忍足侑士,你在质疑我的能力?”

本来今天迹部景吾的情绪就不稳。忍足头也不抬,“水就可以了,谢谢。”看着服务员离开,忍足才抬眉,然后微怔。

平时看到迹部,他的神情都是八百年不变的冷淡,很少说什么话。即使有情绪,也多以质疑为主。反正都是谈公事。

可现在他恼怒的样子。金发润泽,蓝眸明亮,泪痣耀眼。平常因为薄而总是一弯就像带着浓浓嘲讽意味的唇此时抿的很紧。像西方油彩画,浓墨重彩的渲染。

说实话,他见过无数人,无论男女,各有风情。让他在意的不是迹部的脸。迹部景吾的五官是很好看,尤其是他的泪痣,长在一个男人身上,显得妖冶风情,会让人瞬间闪过无数暧昧的瑕思。可他本身的气势太强了,强到即使你看到他,你的第一念头注意的不会是他的脸,只会是他本人。

这一瞬间,忍足侑士觉得他看到了18岁的迹部景吾。

无数迹部景吾的岁月。那个他还不认识他时,迹部景吾倔强、嚣张和张扬的时光。

他不得不承认他好像真的对他产生了一点探究的兴趣。

可那是迹部景吾。

抿了一口水,他对着迹部笑了笑。

————tbc————
看着电视剧时突然闪现的脑洞。然后发现一篇根本完结不了。估计不会有后续?也许可以脑补后续?

名字虽然看起来不是很走心,可是我还是走心了的。
我希望他俩谈恋爱,就像温水。安静,平淡,温暖。

评论 ( 5 )
热度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