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景色撩人

忍足看着近在咫尺的迹部,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脱离他的控制。

他抬眼看着被他压在沙发上的人。仰着头疑惑的看他。不同于他以往的高傲姿态,是全然臣服的样子。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被迹部景吾全然的信赖的感觉。不,他迟疑的低下头,看着迹部景吾眯起眼打量他。也许不是信赖,最起码不纯粹是那种可以被迹部依靠的信赖。

“你到底怎么回事?”是他一贯生气时候的语调。他眯眼看向他仰着的脖颈,想象着他说话时喉间振动的触感。

“我…”他喜欢开着衬衫的一颗扣子,这个角度,能看到他线条干净漂亮的锁骨。衣服下的风景若隐若现,充满了情色的蛊惑力。

不对,这种感觉。他徒劳的抓紧手指。可是…

他迟疑的看向他的脸。即使是女孩子也少有长的像他那样美艳。其实单看他的五官,他长的像那些精致又脆弱的瓷器。可是他平常太过盛气凌人,眉梢眼角都像刀锋,刮在人身上就是痛。

此刻,那双一向凌厉的眼睛认真的打量自己。柔软,专注。也许…他不确定的想,也许他喜欢的,就是他这样全部心神被自己抓住的样子。

“yushi,难道你…失恋了?”他唇型很好看,颜色也很好看,像春天街道上簌簌落下的淡色樱花。

可是,不对。迹部景吾不是适合用樱花来形容的人。

迹部景吾。他想,应该是适合用玫瑰来形容的男人。

像玫瑰一样。漂亮。可要接受原原本本的它,就要一并接受它随时可能扎到你手上的刺。

人要学会平息自己的欲望。

这是忍足侑士一直的原则。

“其实我想告诉你…”他低头,看到对方唇角恶劣的笑。

可是总有些诱惑抵抗不了。

预想好的人生全部脱轨。所有的设想摧枯拉朽的崩塌。

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他看到迹部景吾在自己摸到他的泪痣时微微颤了一下。

“我没有女朋友。”他在他眼里看到了无数一闪即逝的情绪碎片和…正在笑的自己。

迹部景吾,怎么可能忍受被别人安排好的人生?

“所以呢?”微微上挑的眼角、慢慢加深的唇角、渐渐舒展开的身体,满满的都是无言的诱惑和邀请。

“所以”他俯身,看着他眼里满满的自己的影子,“我是你的。”

评论 ( 6 )
热度 ( 37 )
  1. 熠熠燃烧的穹顶景还是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