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五)关于梦想
        或名 上节讲的关于出柜那些不顺利的事儿

不知道是不是这几天提到了以前的原因,忍足猛地睁开了眼睛,意识到自己现在在酒店后他缓缓闭上了眼睛。都过去了。已经过去了。

在自己的脑子不可自控的回想那一幕幕之前,他烦躁的坐起来,在自己床头摸了半天摸到了一根烟。熟练的点上一根烟。这两年其实已经很少抽烟了,但也许是那时候的后遗症。他面无表情的吐了个烟圈,身上总还是会带着烟。

那年是多大来着?二十出头的样子吧?跟所有的人一样,期待自己的人生。期待那不可预知的未来。即便是他,也不外乎如此。

他一直以为对自己的定位已经很明确了。当个医生,也许不错的话还会是个好医生。或是在自家老爸想退休的时候接手他手里的忍足企业。无论是哪一个,听起来也不是那么糟糕。

可惜他好像被景吾动摇了呢。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在迹部身上看到了梦想的影子?是他为了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宁愿辛苦到每天只睡五个小时甚至很少?还是为了满足他们所有人的理想表面轻描淡写的放下自己的自尊背后却近乎自虐般的压抑情绪?

他不知道。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收不回来自己关注他的目光了。他还记得一次跟一个喜欢迹部的女孩子聊天,他忘了对方问了什么,他只记得自己说:keigo这个人啊…你不能深入了解。一旦你走进他的世界,你就没有出去的可能了。

一语成谶。

忍足侑士,你何其活该。何其可笑。何其…幸运。遇到了名叫迹部景吾的这个人。他翘了翘唇角。

可是迹部景吾这个人又是何其无辜,何其悲哀,何其倒霉的遇到自己。

那或许是高傲华丽如迹部景吾这辈子第一次那么狼狈,第一次敛声静气的听别人骂自己。他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那个一向高贵优雅的母亲会说出那么恶毒的词汇。而曾无限赞赏迹部景吾商业潜力的自家爸爸,也会说出迹部家会败在你手上,你怎么配得上你父母对你这么多年的培养这种话。

那是他第一次在迹部景吾眼睛里看到梦想破碎的流光。也是他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感情好像错了。所以后来冥户专门告诉他迹部被家人安排去美国时,他退缩了。他不敢,不敢让迹部,那样一个无限耀眼的少年被他拉到地狱里。因为自己而失去梦想的迹部景吾,他这辈子最大的噩梦里都不会有,也不敢有。

忍足靠在床上,漠漠的把玩着手机。

其实他很少失控。理性和自制。他一直以之自豪。可是那一次,就在他知道到迹部的飞机已经起飞,而自己要失去他的一瞬间,内心无数情绪叫嚣着突破理智的束缚,他突然就不想再管了。

算了。无所谓了。有什么关系呢。迹部景吾已经不是他的了。不会再是他的了。他离开他了。他一直都有听他们的话。可是听话的后果是什么呢?

所以他不想听话了。

演戏。百味人生。酸甜苦辣。

多好。

如果当时不是看到那个关于音乐的剧本;如果不是恰好xxxx示范那首曲子。

黑暗里突然流淌起了忧伤又带着些许温柔的钢琴曲。淡漠的表情突兀的染上了几分温柔。《罗密欧与朱丽叶》——普罗科菲耶夫,那是他的景吾在离开之前他们最后一次约会弹给他听的一首曲子。

当时他不知道名字是什么,问他:为什么弹的这么忧伤?我还想听你弹的《爱之梦》。他的景吾,他憔悴了好多的景吾笑得明亮又自信,语气笃定,你更喜欢这个。

那是他烟瘾第四年。然后他开始戒烟。开始认真拍戏。甚至开始和自己的父母缓和关系。

然后在第六年,他终于等到了他的王子。

他的王子笑得一如既往的高傲又自信,:“啊嗯~忍足。还算华丽。”

他的梦想终究还在。

――――――――――――

忍足妈妈番外

也许是因为小时候他爸工作的原因,搬家太频繁,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侑士突然就长成了一个吝于表达感情的人。克制内敛。

他爸很欣慰。私底下夸他很乖。他一直很乖。他们轻描淡写一句想让他怎样他就会做到怎样。她一直以为那就是侑士了。

她记得那是她第一次见到迹部景吾。那个孩子笑得明亮又张扬。“阿姨,打扰了。”即便他浑身湿漉漉的,但是从头到尾,他笑得一直极为镇定。

从内到外,她隐晦的打量了他一下,都是无可挑剔的孩子。她想,这样一个优秀的年轻人,她是愿意让侑士与之做朋友的。

可惜为什么他们不能一直做一对好朋友呢?

她的女儿安慰她,侑士开心就好了啊。更何况你不是很喜欢景吾的嘛?

景吾那样一个好孩子,她怎么可能不喜欢他。

懂事体贴,嘴硬心软。她见过他们最年少的时光。彼此吵架冷战谁也不理谁,细细碎碎的聊些假期的生活,见过他们互相揭对方的短,却在被骂的时候替对方背锅。

可是她又怎么可能喜欢景吾?

在他身边,她看到了一个鲜活的侑士。那个侑士会做很幼稚的事情,情绪变化的很明显。那个侑士,眼里充满了光芒,像每一个对世界充满希望和期待的孩子。

她是他的妈妈。可她却在别人身边才看到他孩子般的样子。这世界还有比她更糟糕的妈妈吗?

她不喜欢景吾。每个妈妈都不会喜欢那种感受。

所以她愤怒。无法接受。

然后他失去了景吾。

她失去了他的儿子。

她不知道该哭还是笑。她的孩子,乖巧听话了那么多年,终于叛逆了一次。可这次,她已无法挽回。


好像……太狗血了。(捂脸)
ooc.
还有,其实忍足的心态应该类似于“我想让他站在这个世界最高的地方,我想让他永远骄傲张扬,我要他不被任何人所诋毁,我要他永远被所有人仰望”。所以会更为敏感?

《罗密欧与朱丽叶》,它讲的大概是爱,无悔。无论是什么样的阻力,我们相爱,我们不会退缩。
不对请温柔的提出来。

评论 ( 14 )
热度 ( 4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