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幸好。(取名废好忧伤。)

重温了遍忍迹声音特典突然想起的梗。其实我想写的是……忍足在上学的时候就喜欢迹部。可是迹部当时太过在意让自己更完美,更进步。所以没有明确表示自己也喜欢他。迹部很在意手冢这个对手,忍足很吃醋,也有些误会。但迹部大爷没说,忍足不问。之后迹部去外国留学。两人就逐渐断了联系。这应该是背景。渣文笔没写明白。


“总裁,明天你没有时间。明天八点你还要开会,然后和XX的合同谈好了,明天需要签,下午…”迹部面无表情的拿起助手递过来的文件,眼睛没有离开助手,脸上泛起近乎戾气的笑容,一把把文件摔了出去,“我不是征求你的意见,ok?我是命令你,订到神户的机票,马上。” 

“可是神户地震,暂时没有办法通机。”助手尽职的提醒明显情绪不稳的迹部。迹部握握拳,他忘了。“从今天起,需要我处理的事情全部推掉。”他拿起外套,焦虑的打电话。

“总裁发脾气了?”美惠担忧的看着小野沮丧的脸。“总裁听到神户地震后好像情绪不太好。”他勉强笑笑,迹部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他有点无措。 

“诶?侑士啊?他最近去神户了。谁知道他去那里干嘛?好像是医学报告交流大会。”想到前两天岳人的话,迹部扶着方向盘的手有些发抖。不会的。应该不会的。他表情严肃起来,手脚都有点发凉。 

不合时宜的,他突然想起曾经那个一脸漫不经心的人默不作声的握住自己的手。那时他很紧张,其实一向不太暖和的都是那个人的手啊。血压低又不爱吃早饭。不能想了。他缓缓吸了口气,走上自家直升机。马上就会看到他了。

他凝神试图让自己暂时忘掉那些画面。忘掉总是在自己身后的那个人,自己一偏头就可以看到的一个人,平常正儿八经一到自己面前扣子都不好好扣的人。吊儿郎当的用着暗哑磁性的声音说着让人误会的话,“小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冰帝吗?”“小景,别担心,有我。”“景吾,你都不叫我侑士。”“小景~”“小景,在美国要保重自己哦。” 

他从来不是意气用事的人。是的,他是迹部家继承人,他需要对手,需要冷静,需要理智,需要进步。忍足那样懒懒散散从来不认真的态度…“少爷,到了。”他的表情一下子恢复了犀利。“知道了。” 

“请问你是负责人吗?”看着对方点点头,没在意对方疑惑和打量的目光,他敛了表情,“我要打听一个人。” 

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的景象,迹部咬了咬唇。

“我不知道。但是幸存者都在那边。”

幸存者……他迟疑了片刻,大踏步向前走。 确实像刚刚那个人说的这不太可能认清谁是谁。迹部捏紧了手里的照片。他是医生,如果…没事的话他肯定会履行自己责任的。他一直是个温柔负责任的人。他及时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

找完了前面的地方,他有些焦虑的扯开自己的领口。只剩后面那一点了,他迟疑的抬头看了看。

找着找着,他顿住了。

他确定自己不会认错人。虽然他可笑的一蹦一蹦的,脸上戴着口罩。但他的身形他不会认错。

他们几年没见了,这不是他迟疑的重点。他看着忍足蹦到一个女人面前,温柔的握着她的手,专注又认真。

 他不会看不出他眉宇间的温柔和关心。也是。他自嘲的笑笑,忍足侑士什么时候缺过女朋友。这么看来,一门心思跑过来的自己像个傻瓜。他能说什么?我担心你所以来看你?呵~

刚扭过身,就听见叫自己的声音。“小景~小景~”

他迟疑了下,低头看了看自己染上灰尘的西装,有些无措。这种状态的自己他从来没想过会让他看到。他刚想装作没听到,就听见他扯着嗓子开始喊:“迹部~景吾~景酱~我腿伤了,走不了,你再跑我就真的追不上了。” 

他默默摆好表情,扭身,跳过那堵倒塌的墙。“喊什么?”忍足可笑的蹦到他旁边,靠到他身上,“我就说我不可能认错你的背影。我姐还不信。看过那么多年你的背影呢~”

“你姐?”他疑惑的抬眼看了看坐起来的女孩子。“嗯。话说小景你也真是的。”对眼前眯了眯眼的迹部视若无睹,继续训斥着他“不要站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啊。还有,怎么不戴口罩?还穿着西装,小心…诶?景吾?你怎么来了?”

“我恰好路过。”迹部口不择言的说出一个借口就知道不太好,这特么什么破借口。“路过?”忍足没忍住笑出了声,想调侃几句又怕他恼羞成怒把自己给扔了。好容易忍住,“我去给你拿口罩。”

  沉默的看着他转身,他的衣服蹭的乱七八糟,一点都不像那个爱干净的忍足侑士了。

但是幸好。幸好他还是那个他熟识的忍足侑士。那个完整的忍足侑士。他垂下眼睫,上前两步,抱住了他的腰,“忍足。”千言万语梗在喉间,让他一时不知从何说起。“幸好。”

忍足感受着肩膀处抵着的温暖,感受着他因为深呼吸而加重的气息拂过耳畔。弯弯眼眉,握住腰间那双手,“小景,现在能听我说那个秘密了吗?”迹部推开他,眼神不自然的飘了飘,“说吧。”“因为景吾陪着,我才会呆在冰帝。”他转过身握住迹部的手。

迹部不动声色的反扣住了他的手,“冰帝?”忍足意味深长的笑笑,“那就余生都请景吾一直陪着好了。”“本大爷没什么意见。”

“对了,小景你看这次地震震级了吗?六级诶。”
“本大爷说过没有你可以闭嘴了?”
“小景很紧张我啊?”
“本大爷说你可以闭嘴。”
“诶?害羞啊?”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