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一个不造是什么鬼的小段子

迹部端着杯子神色莫测的看着不远处站的一本正经道貌岸然的忍足。不知道对旁边的女伴说了什么,女伴笑得花枝乱颤。

“迹部总裁,你好。”“嗯?你好。”听到寒暄,他回过神端起一幅笑脸。只是余光不经意间扫过还在跟女伴聊天的忍足。

表示过自己对两家合作前景的盼望,他委婉的暗示了眼前人自己有急事要离开的意思。终于离开了。

他用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眼神瞟了瞟忍足。他并没有过来的意向。他眼神瞬间冷了下去,以往哪次聚会不是他把自己从这种地方捞走?这次是跟女孩子聊天聊疯了吗?

他端着酒杯慢慢啜饮了一口,花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考虑了下,笑了。

“侑士,这位是…?”“哦,花间织羽。”看着眼前大方得体的姑娘,迹部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笑得难得温和绅士,“抱歉,只不过我找忍足有点事情,可不可以?”“当然。”那姑娘也很干脆。

“那你别乱跑。”那姑娘一脸好奇的看着迹部拽住一句话都没说完的忍足就往外走,迹部君找表哥是有什么很急的事吗?

终于走到院子里,忍足漫不经心的打量了下四周,调笑,“小景,月黑风高,四处无人,钱包没带,那你这是要劫色?”

迹部的眼神慢慢移到他脸上,缓缓勾起唇角,“是啊。”“诶?小景?那你来吧。”他摊开双手,一脸的任君采撷。

迹部顺势拽住他的领带,忍足笑得一脸纵容和无奈,“虽然衣服很贵,但重点是一会儿还要见人啊。”

迹部淡淡看他一眼,将他拉到自己眼前,偏头在他脖颈闻了闻,“你今天的香水味本大爷很不喜欢。”忍足呼吸瞬间一抖,在迹部想退开的时候反手把他压到墙上,声音有些暗哑,“小景~?”

迹部微微垂落的长睫动了动,抬眼,一向冷淡凌厉的凤眸像揉进去一把星光,带着罕见的柔和。“我们什么时候认识?”忍足不解的开口,“初一。”“对。”迹部重复,“初中,高中,大学,留学,直到现在。”

忍足心里一抖。“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真的觉得有什么东西能逃过我的洞察力吗?”忍足按着他肩膀的手微微收紧,像是不能承受他接下来的话。

他故作镇定的笑了笑,移开眼神,“你应该有事要给我说吧?”不说这个了,说正事。”“正事啊,”迹部轻描淡写的回,“我已经给家里出柜了。这两天记得收留我。”忍足难得有了惊讶的表情。迹部笑笑,伸手摸忍足的脸,“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吗?不知道是谁在我喝醉后偷亲我,不知道是谁半夜做噩梦睡不着在我家楼下呆了半夜?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在半年后也会到我留学的学校?唔…”

忍足低头。半晌,他笑着凑进他耳边:“还有什么不知道的吗?”“没有。就连刚刚那姑娘我都知道那是你表妹。”“嗯…是吗?”忍足慢条斯理的擦掉迹部唇边的痕迹,狡黠的笑笑,“那你刚刚还瞪我瞪那么厉害?”迹部语塞半秒,坦率道,“我怕有人撩完就跑,更怕有人半途而废。”“怎么会?”忍足抱住他,交颈相抱的方式。

忍足的状态有点像得到一个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玩偶,不知道怎么喜欢好了,只能一直看着他。于是接下来,无数想跟迹部总裁谈生意的人都在反省自己是不是得罪过忍足当家。不然为什么一向以绅士礼貌著称的忍足侑士,会一整晚总在自己刚跟迹部总裁聊几句就以各种名义叫走迹部总裁。这还怎么谈生意?

评论(5)
热度(30)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