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我设计一万种方式与你相遇

00
迹部景吾弯腰捡起来地上那本笔记,抬头看了眼天色。天色暗的可怕,空气里都是泥土的味道,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微微挑了挑眉,他顺手把那本笔记和自己的书搁到了一起。

“哪个系?不二周助你是不是傻?不是医学系的我给你打什么电话?”迹部翻了个白眼,觉得在备考期的不二周助智商下降了不止是一星半点。

“你应该会知道他的。呵,一本笔记做的好不好本大爷还是看的出来的。”迹部慢悠悠的翻着笔记本,看着简洁明了的笔记,不紧不慢的补充,“扉页的名字是……忍足侑士。”

01

迹部跑步回来,看见泷指了指他桌子上的手机,“有人给你打电话。”

“知道了。”迹部点开手机看了一眼,没有存过的手机号?大概是打错了。他不以为意的搁下手机,就去洗澡了。

擦着头发上网的时候,那个电话号码突然又在他的手机屏幕上疯狂跳动。他犹豫了一下,点了接听。

“您好。抱歉打扰,我是忍足侑士,就是你今天捡到的笔记本的主人。”

泷最近喜欢上了一个新玩意儿,好像是网上的直播还是什么的。他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但偶尔也会陪泷看一会儿,电脑屏上总会刷过一大片花花绿绿的字,他记得扫到过这么一句话,“开口跪。”迅速把这条弹幕在脑子里抹掉,他冷静的走到窗边,“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觉得这把声音诡异的耳熟。但这种……令人想入非非的音色,如果真的遇到过,他应该不会忘的。

“电话是我专门问不二要的,”那边的人听起来很有礼貌,“我想约你出来吃顿饭。”没等迹部开口,他在那边开始解释,“你认识不二的话,就该知道我们正在准备考试。丢了这本笔记,我病理就得挂。这种大恩,你得给我一个当面道谢的机会。”

当然没有拒绝。

他在心里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有这么一把声音的人到底长什么样。

纯属好奇。

“忍足侑士?”迹部的视线在对方身上徘徊了一会,有些怀疑的问,不是他丑到自己了。摸着良心说,对方长得并不差,甚至可以算的上英俊,当然比不上他。细看下对方的五官非常冷峻,透着一股漠然疏离的距离感。也许是对方的眼镜缓解了很多锐利的意味,也或许是对方的笑容非常干净,总之,对方表现出来的,是一副温和有礼的样子,毫无攻击性。也不是他跟自己想象中的差距太大,而是……

“我是不是见过你?”

忍足微微推了推眼镜,试图掩饰住眼里漫出的笑意,“毕竟学校就这么大,见过也没什么奇怪的。”

……

刚刚那句话真像极其劣质的搭讪。迹部尴尬的把玩了下手里的手机,拿起旁边的菜单,“先点菜吧。”

迹部点完餐,气氛就陷入了一阵迷之沉默。他看了眼对面视线还落在自己身上,但明显已经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人,眉毛不受控制的上扬了一点,这是第一个坐在他对面堂而皇之跑神的人,“怎么?”

“嗯?”忍足顿时把视线的焦点放在了迹部身上,然后十指交叉,有些不确定的开口,“我刚刚想了想,还真想到一次。大概是前两周的校辩论赛上?”

迹部没兴趣给陌生人介绍自己的生活。但是忍足的态度很自然,语气也很温和,或是那种奇怪的熟悉感,让他没什么抵触心理。“我的确参加过。”

忍足冲过来上菜的服务员礼貌性的道了谢,继续道,“真可惜当时没有碰到。”

02

“首先谢谢你,”忍足一直控制自己不怎么喝酒,但这种度数偏低的酒也可以喝。他端起酒杯冲迹部举了举,喝了几口,“我找了很久,没想到被你捡到了。在哪里捡到的?”

“一号楼旁边的那条路上。”

忍足费解,“可是我最近都在实验楼那边上课,怎么会……”算了,这种事情无关紧要。下一秒他就把这个问题抛到了脑后,“不知道这里的饭菜合不合你的口味。事先忘了问你有没有什么偏好。”

迹部放下刀叉,冲他点了点头,“还好,这间餐厅以前跟同学也来过。”说着,他又格外注意了一下对方堪称一丝不苟的用餐动作。以前他从来不会注意这个,更不会从这种细节判断对方的身份家世。可是对方身上那种行云流水的风度真的很难让人忽略。

跟对方聊天也很愉快。从大学生活到假期在南太平洋一个小岛玩的经历,从电影到看过的书本,迹部难得有兴趣跟一个不认识的人聊这么久。

迹部端着酒杯润嗓子的时候,听到对方笑道,“你跟不二很熟吧。”他疑惑的抬眼。就听对方解释,“你刚刚提过他很多次。”

虽说他提不二的原因是他俩共同认识的人只有这么一个,但对方说的也不错。于是他坦然的点了点头,“我们两家是世交。后来又同学过一段时间。”

竹马?忍足点头表示明了,然后轻描淡写的换了话题,“听他说你网球打的很好,要不要来一场?”

迹部觉得自己的关注点有点儿偏,“你还问了他这个?”
“啊,”忍足笑着冲迹部扬了扬眉,“毕竟我是来道谢的,自然要提前做好攻略。他说过你很喜欢网球,刚巧我技术还不错。”

迹部刚准备拒绝,突然想起来那点无来由的熟悉感从何而来。有一次他去体育馆找慈郎拿宿舍钥匙,看到了一场极其漂亮的网球赛,里面一个人就是眼前这个让他觉得眼熟的人。他当即改口,“今晚我们就可以一起打。”

忍足貌似有点儿被他的急切吓到,顿了顿才道,“……哦,是吗?我今天出门没有带拍,改天再约?”

“不二可是这么形容你的,‘迹部景吾的网球是可以打职业赛的水平’,”说着,他轻轻推了推眼镜,挡住了眼里一闪而逝的锐利,“非常期待。”

“啊恩~”在网球方面他从来不会谦虚,也用不着谦虚。迹部往后一靠,唇边的笑容也带上了一丝嚣张的味道,“我也很期待。”

这句话一说出来,对方的表情突然变得微妙了起来。可惜那种微妙的情绪只停留了一瞬,迹部没来得及琢磨,就被忍足拉着交换了联系方式。



03

考试完的当天下午,忍足就打电话约迹部去打网球。
“刚考试完不用休息?”迹部挑了挑眉,“我可不会放水。”

忍足揉了揉手腕,“每到期末,我就会深刻的体会到那句话的含义,”没等迹部发问,他就一脸沉重的道,“劝人学医,天打雷劈。”

迹部咳了一下,好笑的问,“有这么夸张?”

忍足满脸你不懂的沉重,“打球打球。还是打球好。”

迹部用毛巾擦着汗,转头看坐在他旁边的忍足。

忍足揉了揉头发,在迹部明显期待的眼神中偏头思索了一下,恍然的从兜里摸出来一颗水果糖,“喏,奖励。”
“……”我想要的可不是这个,他盯着手心里的水果糖看了一秒旋即冲着忍足挑挑眉。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好哄的。”忍足沮丧着脸往后一靠,对着天空叹气道,“很厉害。你很厉害。迹部景吾果然很厉害。行了吧?”

迹部笑着把另一条毛巾扔到了忍足脸上,看忍足不情不愿的接住毛巾,有些想笑,“你也用不着太失落。本大爷可是使了八分力才把你打败。”

八分……忍足从毛巾后露出一只眼睛,默默的盯着迹部看。表情之幽怨……

迹部更想笑了,于是他也没忍。

“好过分,你真的是在安慰我么……好吧好吧,刚刚我不该过分自信挑衅你的。虽然是因为你态度太傲慢了!”
起身拎外套的迹部冲他不以为意的耸肩,“当实力足够匹配的时候,这就不是傲慢了,”说着,他还故意露出一个傲慢至极的笑容,“是自信。”

平心而论,那个笑容很好看。可忍足只感觉到了极度的不舒服。他想起来很早之前被忽略被无视的懊恼、郁闷,以及……难过。好在他克制力比较好,这种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很快。在迹部催他的时候他就恢复原来的状态迅速跟了过去。“欸,你昨天不是告诉我你考试结束了吗?怎么不回家?”

“啊,这个啊。某人惹了点儿事不敢回家,我等他。”

忍足漫不经心的应着,心里思考这个某人会是谁。不二周助还是迹部的其他朋友?男性还是女性?等他回过神,迹部正在给他传授解压经验。

“……总而言之,运动非常解压。睡觉不行的话,你可以试试这个。”

“嗯……”忍足表示了解,旋即想到了一件好玩的事情,“其实有时候我还会打游戏放松一下。你玩过游戏吗?”
“玩过一段时间的lol,游戏id我记得好像是常规操作,你呢?”

这下忍足是真真正正的意外了,他言简意赅道,“我是阿乱。”





04

高中慈郎迷上了网游,但奈何现实太残忍,屡屡上分失败的他最终想到了他的终极武器——迹部景吾。哪怕迹部反复强调不会玩都不在意,在他眼里,迹部景吾不会有学不会的东西。就这样,迹部强行被拖着一起玩网游,而“常规操作”就是慈郎给他那个游戏id。

刚开始一切都进展的都很顺利。但不知道是迹部景吾天生招猫逗狗的体质还是怎么的,明明迹部已经够低调了,还是动不动就碰上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甚至屡屡波及到他身边的人。

举个例子:论坛上除了游戏攻略,最火的板块其实是八卦。有八一八大神们之间的爱恨情仇,有扒不要脸出轨的男朋友或跟别人勾搭上的女朋友,还有不知道是写还是编出来的青涩暗恋小故事……这些本来跟迹部景吾没啥多大的关系,他既不爆自己的照片,也没有什么桃色纠纷,顶多是为了游戏一掷千金的土豪玩家。

本来是没什么关系。

可世界上还有一名为“声控”的生物存在。玩游戏当然开语音最方便,迹部也不例外。那次随机和别人组了一次队,刚开始没什么,过了半个月后,突然开始有陌生的妹子一直问他一些奇怪的问题。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有个人发了个贴,说她碰到了一个声音非常好听非常男神的玩家,不过那个妹子还固守住了最后的良心,没有写明id。可这点儿难得的良心,放到迹部这里,却是一场麻烦。

游戏里人太多,没有id无异于大海捞针。那个帖子里也只透露了声音很好听、经常在哪段时间打排位、排名大概在哪一段这些特征,但耐不住有人就那么闲。

当时被他波及到的人还有一个因为双排经常排到一起,所以关系还不错的网友。因为他的id是一串乱码,他们对他的昵称是“阿乱”。阿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有时候特别知情识趣,风趣幽默,光聊天他俩就能聊上个三四十分钟,但有时候脾气又特别差,不到万不得已,能说一个字绝不会蹦出来俩字。就连迹部,有时候不小心惹到对方,都得放下身段去哄他。不然对方打着排位都能彻底甩手不干,迹部想carry都carry不动,被举报、被骂、掉分什么的他根本不在意。

而不巧,这些迹部景吾符合的条件,忍足侑士也非常符合。理所当然的,有人缠着迹部的时候,缠着他的人也达到了一个巅峰,甚至比找迹部的人还要多,所以他的心态也崩的很彻底,贯彻能动手绝不bb的原则拉了不少仇恨。

迹部收回乱七八糟的思绪,有些惊讶,“阿乱?”

“我都懒得抗议你这么叫我了,”忍足五味杂陈的说道,“现在你相信我们是同龄人了吧。”

刚开始他们都不太相信阿乱跟他们是同龄人,就是因为他的声音听起来太……迹部扑哧一下笑了出来,“有什么好抗议的?难道你更喜欢慈郎叫你乱乱?”

听到这个名字,忍足的脸色更不好了。“好不容易看到真人,我出神入化的操作,精妙无双的走位,哪怕是妙趣横生的笑话,你都没提。第一反应就是叫我一个这样毫无特色的名字。”

迹部理性反驳,“你觉得毫无特色还起这个名字?”

忍足忍住捂脸的冲动,面无表情道,“当时注册账号的时候,我家猫正好踩到键盘上,我姐坚持不让我改,她说这是猫主子给我的恩赐……”
这会儿他的表情可比之前生动太多了。



05

迹部当年是因为高三学业紧张,所以才放弃游戏不玩了。但忍足早在他半年之前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失踪,几乎不怎么上线。迹部好奇了很久。

“那时候,正好碰到了一些事。”忍足神情古怪的看了迹部一眼,继续解释,“我当时对一位同学一见钟情。”

迹部心里一沉,没有说话。说实话,玩游戏以前,如果有人告诉他他会对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有好感,就算那个人不是智障,他也会把对方打成个智障。可事实就是如此。他没有见过他,他喜欢他。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曾经用过各种理由让自己冷静一点,比如对方是个丑八怪,也许网线对面是个大叔,也许对方是个小屁孩。可是没有办法,每次跟对方聊天时发自内心的愉快是没办法伪装的。

他们没有联系后,他曾经理智分析过自己的心理,最后得出结论,其实他未必真的有多喜欢他,只不过是那段放飞自我的时间太开心,他是这段时光里不可替代的一个人物,时间自动把他美化了,根本不算喜欢。但既然他都能完全不理智的喜欢上一个从没见过面的男人,那他其实也没多少理智剩余了。所以分析是分析,喜欢……还是喜欢。

他的沉默让忍足奇怪的抬眼看了过来。他顿了顿,捡了个其他的话题,“你还在用那个id?”

忍足眨眨眼,“嗯。我还想问你后来你怎么一直不上呢?”

“学习有些忙。”迹部盘算着能不能把那个id买回来,或是重新练个新号?

忍足处在一个激动和懊恼并存的状态,所以没有注意到迹部的不对劲。仍然兴奋的说道,“本来那段时间我也不想玩了,但我偶然上线发现你之前有发消息问我的情况,所以偶尔玩两把想看看能不能再碰到你。我都快不抱什么希望了,没想到这时候会碰到你。”

较之刚刚,他的语气兴奋又热烈,让迹部景吾本来就不怎么稳定的心跳更紊乱了。他是不是真的很喜欢忍足侑士这一款?迹部思索,在知道忍足的这一重身份之前,他就对忍足很有好感。不然他也不会屡次应忍足的约跑出来。可是……他盯着忍足格外兴奋的表情,该不该出手呢?“那位姑娘现在还是你的女朋友吗?抽空一起吃个饭。”

忍足顿了顿才意识到迹部说的是哪个话题。迹部心有不悦,看他那副提到初恋就犯蠢的样子!

“我……”忍足正思考怎么回答、该不该先给迹部打个预防针,就听到叉子划到盘子上的刺耳声音,他意外的抬眼,发现迹部正垂眸喝茶。

哦,他这是等的不耐烦了。忍足忍不住笑了,虽然迹部在他面前一直一副优雅自若什么都可以接受的样子,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迹部景吾真正的习惯,挑剔的不得了。注意到自己的打量,貌似不经意的看了回来,眼神带着刀剑的锋利和尖锐。真是不好应付的性格呢,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首先,我喜欢男人。其次,我现在单身。”

迹部景吾连他喝进嘴里的红茶是什么味道都品不出来了。意外于对方的坦诚,惊讶于对方的信任。他一直把少年时期的那段感情当做青春期一段美好的回忆,没有找出那个人的打算。他知道记忆是会把人美化的,与其被现实毁掉,不如保留那份记忆。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非常好,连带着那段记忆里窗外的鸟叫、阳光下的树叶都格外不同。在知道对方忍足侑士时,他的确庆幸很多。幸好,他心目中的那个人,跟他记忆中一样美好。而现在,对方告诉他,两个人性取向相同,都为单身。简直……

忍足看着迹部木木的表情,心里一沉。虽然他没打算迹部会就这么接受,但是对方的反应也着实太让人低落。“你很接受不了吗?”

“不是,我只是……”迹部放下脑子里“天下上掉馅饼”的念头,哂然一笑,“对了,你怎么发现你喜欢同性的?”

他好奇这个干嘛?忍足怪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是说高中我对一位同学一见钟情?他是男的,那我当然就是同性恋了。”

所以也可能是双性恋?迹部皱了皱眉,伸手付了账单。

“抱歉,你如果接受不了,我会跟你保持距离的。”进了学校,忍足善解人意——最起码表面上善解人意的打破了一路的沉默,“之前没有说只是因为……”

“没事,我不是在想这个。”迹部拍拍他的肩,“我是不是没跟你讲过,我小时候在英国住?”我就是在想,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主动上门,我不抓住实在太说不过去了。这难道是那天他做好人好事的回报?

放下那层担忧还没开心两秒钟,忍足又沮丧了起来,不太想分开。可他俩宿舍完全不在一个方向,今天进展已经够快了,还是不要太过冒进。他抬头看了看,“就到这里吧。”

迹部点点头,手放进兜里刚走两步,碰到了之前放到兜里的一个东西。想了一下,他拿出那颗水果糖冲忍足挥了挥,“假期再联系。”看到树荫下忍足的笑意,他转身把糖放到了嘴里,决定以后要做个好人。

——————————END(?)—————————
后续脑补方向:

“你知道了……”忍足拉长了尾音,像是卸掉了什么伪装,懒懒散散的往后一倚,低头盯着手里精致的茶杯,出神的想到了那个碰到迹部的黄昏。

少年试图叫醒他睡着的朋友,未果后无语的蹲下身伸出一根手指戳他朋友的脸。可惜他朋友睡眠质量太高,他只能一脸懊恼的坐在他身边。

矫情的坐下去都要垫衣服,心软的一边抱怨一边替朋友赶蚊虫。简直可爱的不得了。他不是第一次看见迹部景吾,冰帝的人都知道迹部景吾。可那是他第一次看见私底下跟朋友相处的迹部景吾。

真想跟他认识啊,他想。那是一切的开端。

他的眉目掩在茶杯袅袅上升的水汽后,让迹部看不懂他的神色。他知道自己不该问这个。就像不二说的,忍足除了隐瞒他早就认识自己这一件事,其他的什么都没做。他甚至名字都没有改过,是自己没有想起来。而不同于能随便用各种借口糊弄的不二,忍足侑士只要稍稍联系一下他们相处中的一些细节,肯定能发现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因为……

因为他喜欢上了对方。

因为对方在开始就骗了他。

因为他不确定对方是出于何种目的跟他结识。

忍足突然伸手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盯着面无表情的迹部,小小的叹了口气,“我都做这么明显了,你是不想明白还是真的不明白?”

他很少见忍足侑士这么有侵略性。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你身后你看不到我,只好想办法站到你面前。”

“……”

“抱歉。不是因为我骗你,但凡你曾经分一点点注意力在外界,都不会不记得我。我道歉只是因为我本来没打算在这个时候对你说这些。”

“……”

“不过景吾,”迹部的沉默让忍足提着的心放下来一点,语调也活泼了起来,“你现在对我有没有一点好感?不用喜欢,好感就可以。我们试试吧。”

———————————真END————————————

这其实是去年我答应给 @青叶千夏 的儿童节礼物

我觉得写到这里应该够了……(?)

故事大概是一方努力刷存在感,然后成功刷到了的故事(他以为)        或是一个人做了好事,上天把他的初恋给他找了出来,他决定要做一个好人的故事(他以为)

评论 ( 13 )
热度 ( 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