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还是跟我在一起吧(下)

04

 

毕竟归根到底这是忍足侑士的私事。当时迹部默认了忍足的要求,把这件事撂到了一旁。但这不代表他会在发现忍足还没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时无动于衷。

看着忍足忍耐的挂了电话,他直觉道,“前任?”

忍足看着他,满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当时怎么会找这么一个男朋友?”没等迹部催促,他慢吞吞的解释,“那天我们分开后,没多久,他找到我说他已经跟那边断干净了。希望我能再给他一次机会。我把他的号码拉进黑名单他就换号码给我打电话……”说到这里,忍足抚额,“怎么办?”

迹部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回答了他第一个问题,“缺爱?”

“大概是。”忍足喝了一口水,看着迹部摸出了手机,问了一句,“你准备怎么解决?”

“报警。”迹部坦荡荡看他一眼,“这不是公民遭到骚扰的第一选择吗?”

喂……忍足无奈。

迹部把手机扣到桌子上,直截了当,“对于他,你是怎么想的?”瞥了眼忍足的神色,他道,“我要知道答案。”

他说的是他要,而不是他想。忍足想。也就是说,自己不说他就会自己去找这个答案,不折手段。既然这样,他再次叹了口气,“我只是希望找出一个能够让双方都不尴尬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毕竟……”

毕竟他们在一起过。迹部在心里默默补充完忍足的话,感觉有些烦。不管怎么想,这都不是一个值得忍足心软的对象。之前他对忍足跟他前任之间的感情没有任何实感,但忍足种种不合时宜的心软让他非常烦躁,这不是他认识的忍足侑士。“你对你的前任感情有这么深吗?”

忍足发现今晚的迹部真的很让人无奈。他端起杯子跟迹部碰了个杯,“我不主动说,你就不能不问吗?有些话我真的很难说出口。”

“你该庆幸,”迹部道,“其他人就算主动说,本大爷都不想听。”

“我就是在想,当初如果我能帮到他,他就不会……”他抬眼还要继续,就撞进了迹部眼里。桌子上烧烤的香味、旁边的谈笑声、留在嘴边的道歉,所有的所有都在瞬间消弭于徐徐的晚风中。只剩他眼里种种情绪交织成的温柔和宁和。

这种气氛让迹部忍不住开口,“我一直想……”手机的声音恰好打破了突然莫名的气氛。迹部神情难辨的顿住话头,按掉了手机。

忍足仓皇的撤回眼神,还没冷静下来,就见视线那头杯子被缓缓推了过来,“告诉他你有男朋友。有事情找我来谈。”

 

 

 

05

 

话说出口的时候迹部就知道那个人不会来找他。聪明人都知道谁才是合适的突破点。他只是在等,等对方彻底消耗掉忍足对他愧疚的那一天。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个机会来的那么快。

没有什么亮点的酒宴,一如既往的应酬,他兴味索然的想,真无聊。谁知道交情一向不深的森田财团当家人突然朝他走了过来会。开场白相当的……意味深长。

因为我跑丢了一只小宠

物?迹部皱眉,这句话听起来真令人不愉快。“我没有养宠物的习惯。”

森田笑着摇摇头,“他可是在知道你是谁之后就离开我了。早知道你们认识,我就让他帮忙介绍我们认识了。”

 

 

短信只有短短几个字,但森田的名字已足够让他紧张。户川冷冷的看着慢条斯理坐下来的迹部,没有说话。

他不说话,迹部也没有跟他聊天的意思,甩出来一份调查报告直奔主题,“据我所知,森田对他喜欢的小宠物一向大方。怎么?他给你的分手费还不满意?”

对方的脸瞬间通红。

迹部没给对方开口的机会,继续道,“通过我才想起来调查一下侑士的家境?当断则断,跟森田断干净这个决定很聪明,可惜,太迟了。侑士虽然很心软,但他可不会成为别人的退路。”

“不是这样,我没有这样想。我只是爱他。”户川反驳。

不知道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迹部本来没什么情绪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笑意,“我发现你总是喜欢强调你爱他,却从来没说过他爱你。说真的,你该知道对我而言他爱你比你爱他更有分量。”

“这是我们两个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权利调查我?”户川强撑着不让自己退缩,“而且,侑士爱不爱我我知道就好为什么要告诉你?”

迹部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对我来说,事情从来不是按我有没有权利分的,它只分,我想,还是不想。”

“……”

“钱也要,人也要。哪儿来这么好的事情呢?你太贪心了,”迹部心情极好的点着桌面,“本来我想把你交给侑士处理,侑士不会……”

“你就不怕侑士生气吗?”

迹部话音一顿,意味不明的挑了挑眉。

户川以为他没有听清,盯着迹部的眼睛重复了一遍,“擅自插手侑士的私事,你不怕他生气吗?我知道,他从来不曾把我们的事情说出去。”说到这里,他甚至笑了出来,“他的骄傲不容许我的存在。”你觉得,这样骄傲的他,愿意被你事无巨细的掌握一切吗?

迹部眼里闪过一丝凌厉,随后缓缓笑了开来,像是能荡开所有的阴霾和寒冷,“看来你比我想象中更在意他。”

户川顿时警惕了起来。

“知道侑士的家世后你有没有耿耿于怀过,比如,他为什么隐瞒你他的家境?这样你不会离开他,他也不会伤心。”

“……”

想想都知道,他这样的人,绝对会把一切归因于忍足。迹部嗤笑,“真可惜。那几年你怎么不问他为什么总是一个人住在这里不回家。就算你当年不知道,前两天找私人侦探调查都没有调查出来他什么时候向家里人出的柜。真让人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

“你真以为他舍不得给你花钱?”如果你真有你想象中那么了解他,会走这一步?迹部完全不把户川说的话当成一回事。前段时间他对忍足说,如果他有爱人,不管对方要不要,他有的都会给。对此忍足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但他想给的,应该是一份安稳妥帖、甚至于不让人有负担的爱吧。所以在他没处理完家庭问题前,没有多提半个字。

想到这里,迹部不打算跟户川继续废话,就这么终结这件事就好。

 

 

 

 

 

06

 

迹部没有让忍足知道这些细枝末节,所以跟忍足再次见面忍足慢条斯理问他这件事的时候他简直火冒三丈。他觉得他对户川已经足够客气,户川居然背地里告他的状。

说到底,他也知道这件事忍足从来不主动提是因为觉得这件事太丢脸,任何男人都会觉得丢脸。初期他随便了解一下也就算,但这次插手解决这件事,忍足会不会介意他还真不确定。

迹部没有立刻回答忍足的问题,忍足也不以为意,倒了杯酒,笑道,“为什么瞒着我?怕我对他心软?”

刚刚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迹部景吾到底是迹部景吾。他镇定道,“挂着你男朋友的名分,总不能让他太放肆。”

“……男朋友?”忍足看起来也没多往心里去,声音里都带着笑意,“我赚大了。”

迹部稍稍放下了心,看着杯里的酒快见底,伸手又点了两杯。直到忍足伸手把杯子拿走,才意识到不对劲。他自己是不太喜欢喝完酒后的感觉,但忍足是因为职业一向不怎么喝酒。今晚忍足怎么突然……

他盯过来的目光太明显,忍足一看就知道他什么意思,随口解释了一句,“有点儿没意思。”

什么没意思?迹部想了半天都没想出头绪。他皱了皱眉,决定不能跟着忍足侑士的节奏来,太容易被带晕。“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惑。”

“什么?”忍足懒懒的发问。

迹部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问出口。他这一犹豫,忍足才侧头看了他一眼,笑着催他,“对着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好吧,既然他这么说了,“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嗯?忍足端着酒杯的手顿了顿,有些不知道接什么好。迹部侧身看着他,眼神带着很直白的困惑,表情也很淡定,仿佛不觉得他刚刚问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迹部并不理解他无话可说的处境,继续道,“我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你都没喜欢过我。我觉得很不能理解。”

“……”即便他知道迹部是一个很喜欢表达自己的人,忍足还是无话可说。他觉得他好像理解迹部的意思了,又好像不理解。迹部是想问既然自己喜欢男的,那么跟他相处那么久,为什么不喜欢他?这样自恋的想法搁到迹部身上确实不算突兀。但他问这个干什么?还“一直”,他为什么要有这种困惑?暗示什么吗?

刚刚忍足还兴致缺缺心情不大好,现在完全没工夫想那些事情。为什么不喜欢迹部景吾?怎么可能,喜欢上迹部是件很容易的事情,跟对方相处久了,他连看别人的眼光都提高了(虽然男朋友挑的也不怎么样就是了)。但迹部明显就很难追,而且对迹部似乎需要格外郑重?在那个时候,他不确定自己能留下对方,所以保持沉默是最好的。“喜欢当然是喜欢的。”

迹部相当随意道,“那就好。反正都是相处,跟我在一起吧。最起码我不会欺负你。”

“……”真不怕我欺负你啊。忍足被迹部说的很无奈,“你就不担心我对前任余情未了?”

迹部莞尔,“我了解你,当然,以后还会更进一步的了解你。”

这种动辄亲密直白的情绪外露,真不像在英国长大,说是在美国大概还会有人信。忍足这么想着,也忍不住笑了,“那就多谢信任了,男朋友。”

———————END—————————

你们看,强行填坑无异于狗尾续貂

所以坑这种东西,我们就让它们随缘吧

是不是…………

评论 ( 5 )
热度 ( 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