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还是跟我在一起吧(上)

01

 

忍足一系列漂亮的动作迅速吸引了一大批人围在吧台旁。把调好的酒推给迹部,他笑眯眯的冲周围鼓掌的人群点头感谢。

“怎么样?这个用来补偿还可以吗?”虽然那天他是因为要做一台手术才不能去接从美国回来的迹部景吾,但对着迹部,他早已经学会不去计较这些小细节。

迹部大笑。其实他也没有生气,只不过看忍足为了这个愁眉苦脸的样子非常有趣。没想到几年不见,忍足真的给他来了一个惊喜。“你什么时候……”他突然侧了侧耳朵,从酒吧喧哗的声响中分辨出一丝极为微弱的声音,“你手机在响。”

忍足意外的挑了挑眉,然后似笑非笑道,“你确定你跟我是一样的种类吗?”

早在很久之前,大概是初高中吧,每当迹部敏锐的从人群中抓住那个看他的视线,或是分辨出别人善意与否,忍足都要调侃一下。迹部笑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他不喜欢喝酒,但喝几口没问题。毕竟这可是礼物……一转头,就看到忍足不怎么明朗的表情,那甚至可以说是冷漠。

注意到他的视线,忍足把迹部面前的酒杯挪了挪,说了句“抱歉我现在有事”就迅速挂了电话,搁在忍足侑士身上,这种行为简直可以说是失礼。

“谁?”

他真的不想跟迹部谈起对方的身份问题,这让忍足觉得有些丢脸。可是迹部并不是一个喜欢看人眼色的人。他叹了口气,“前男友。”

迹部知道他的性取向。从小在英国长大的人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当初忍足欲言又止好几次,说出来的时候他甚至有点儿失望,觉得不该对忍足的秘密期待过高。忍足的前男友是谁他不知道,但事迹他倒是知道一点。

“那个甩了你跟别人在一起去当明星的人?”

虽然部分细节不对,但大体上没有错误。忍足有些无奈,犹豫之下点了头。

太荒唐了。忍足侑士怎么会变得这么心软。他不相信忍足会放下骄傲接受对方的回头是岸,那么现在的状况是什么?

“他说他看到我了,希望我去找他。”忍足有些疲倦。“我们走吧,反正我想给你的惊喜已经给完了。”

他神情的变化,迹部自然也发现了。他虽然不懂忍足是还爱着他,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总之,这让本来兴致颇高的迹部非常不开心。极其,非常。

也许他回去该翻翻通讯录,找他的朋友帮个小忙。让他彻底消失做不到,但让他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里应该不会很难。

忍足知道迹部很喜欢大场面。他字典中天生就没有小事化了这一说法,当然,在迹部大爷看来,凡是影响到大爷情绪的事情,都不能算是小事。

令人绝望的无言以对。

但忍足绝对没有想到这件小事会引发迹部如此凶残的反应。他个人只把这当作是一件小事,在他把车从停车场开出来结果看到他那个前男友站在迹部身旁之前。

 

 

 

 

02

 

“你说了什么?”他皱着眉关上车门。

凡是跟迹部相处时间的长的人,都不会用质问的语气针对迹部。那无济于事情的解决,只会使事情恶化。但户川作不知道,他只觉得忍足太冷漠。

迹部好奇的扭脸,原来他就是忍足的前男友?他从下到上打量了对方一遍,感觉好像知道忍足跟对方开始的原因了。对方本来非常低调的戴着棒球帽和黑色的口罩,此刻转过身摘了口罩。皮肤很白,长相偏嫩,眼睛尤其漂亮,看起来像是个18岁的少年,穿着牛仔裤的腿看起来也很直很细。从哪一方面看都符合忍足的审美观。

“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迹部挑挑眉,声音也足够清亮。真不怪忍足鬼迷心窍。

发现迹部对其的惊讶后,忍足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他还没有惹到迹部。“我们已经结束了。”他笑得很礼貌,如果没有迹部他可能会冷着脸会一言不发,但在迹部面前他并不想让自己失态,“如果没有别的事,我想我得说再见了。”

啧。迹部走到忍足身边,散漫的对他一笑,在忍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前插嘴,“不好意思,我有事。”

忍足自然会给迹部面子。

“首先,”迹部树了一根手指,“这位前任先生,虽然我不懂为什么会有人这么的……不讲究,但你不懂我也不介意教教你,跟别人分手之后,人们一般不会再回过头联系对方。这叫廉耻。”

“其次,”迹部竖起来第二根手指,“我记得您现在有男朋友?虽然说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但当自己没有足够匹配的资本时,自恋通常被称呼为玛丽苏。很抱歉,我看不出来你有值得两个人同时惦记的资本。”

“再次,……”

迹部还要继续说话,对方看向忍足的眼眶迅速的红了,“你就眼睁睁看着你新男友这么羞辱我?”

忍足没有把迹部拉到自己事情里的打算。他皱皱眉刚要解释,身旁的迹部就把手搭在了他肩上。“你就是靠这手绝技追到忍足的?”

找一个比对方好几倍几百倍的男友然后在对方身前炫耀一圈气死他。忍足不是什么套路都不懂,事实正相反。让他惊讶的是迹部的反应,听起来像是默认对方的猜测。

可明显对方的战斗力也不弱。

“侑士拿哄我时学的技术哄你我想你并不清楚?”对方笑,说出的话却一点都不温柔,“直到目前为止都只是你在说,侑士可一点儿没说,既没承认你是他男朋友,又没对我说过什么重话。你就这么急吼吼的出头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

“这都什么时代了,找一个更好的男朋友然后刺激前任?您未免太落伍了。”

迹部倒是没被他的话激怒。只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忍足。其实他的做法确实有些自以为是。在不明了忍足对对方的感情前,这是很冒失的。不过管他呢,忍足还能因为这么一个人跟他吵架不成?这么想着他刚想开口,被忍足抢了先。

“到此为止,户川。你不是真的想让我生气,你那位男友也并不希望知道你在跟他保持关系的同时有别的情况。对吗?”忍足本不想发火,尤其是他之前还百般宠着呵护、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的人,但他说迹部的话过分了。

真的生气了?迹部用手指戳了戳忍足的脖颈,忍足看了他一眼。“真难哄。”他挑了挑眉,揽着忍足的脖子把他拉过来迅速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忍足脸僵住了。

“笑一个。”

按逻辑,迹部这是做给户川看的,但对方在他们身后根本看不到前面。最重要的是,迹部这样旁若无人,根本不像故意给对方冷脸,继续给他找场子。忍足忍着百般情绪笑了笑。

 

 

03

 

“当着面的亲密只会让对方以为你是故意的。”迹部笑道,心情颇好的对忍足解释。忍足却一直沉默。这种沉默让迹部忍不住有一些……他不太想承认,但他确实有一些不安。

直到忍足的叹息打破了这种气氛。“我一直觉得这件事很傻逼,所以没有对其他人讲过。”忍足直视着前方,这让迹部没办法判断他的表情,“但现在大概不讲不行了。”

“大一那年寒假,我坐车回家。他当时在找东西,正好掉在我脚下,然后就这么认识了。他很开朗,我们聊了一路。然后惊喜的发现是一个学校的,他是建筑学院的。”

“很倔强,也很聪明,什么事情都会自己解决。但偶尔又迷迷糊糊的,所以又想照顾他又很心疼他。”

“大二他对我告白了,我接受了。但是后来,嗯,大四,我意外发现他每周末去的不是什么该死的兼职。那只是……”说到这里,他小小呼了一口气,像是克制情绪。“我就跟他分手了。他一直说他只喜欢我,这么做只是因为太缺钱了。”他看着迹部笑了笑,“没想把你牵扯进来。不值得。”

“本大爷的出场费是很贵,但看在你的面子上,还是可以友情出演一回的。我在意的问题是……”迹部手指在泪痣上点了点,语气非常微妙,“他知道你家是什么情况吗?”

嗯?忍足好奇的瞥了他一眼。

他竟然真的没想过?!迹部露出一个有些牙疼的表情,“比如,比如我们在一起。无论你要还是不要,我有的都会给。给你我的陪伴,给你无限制透支额度的卡,给你我的爱。”

忍足明白他什么意思了,“如果我要靠钱才能把一个人留住,那才是最可悲的事。再说,我也没刻意掩饰过什么。”虽然也没展示过什么。他向来不太喜欢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又一直一个人住。

“说这么多,你是不想我动手吧。”

忍足神色复杂,“毕竟在一起过。而且我知道他是真的缺钱。这么缺钱,还跟我在一起那几年,也算真爱了。”


———————TBC(?)—————————

just想看一个狗血俗气怼前男友梗

这两天我在努力填坑,万万没想到,我又开了一个坑(也许这不算坑?)

题目是什么我不知道

评论 ( 18 )
热度 ( 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