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还是希

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天生一对(上)

背景设定 同性可以结婚。

————————————

01

迹部微微眯起眼打量刚刚出言挑衅他的那个人。他正靠在一旁,双手插兜,姿势闲闲散散。刚刚挑衅完自己,却还是这么漫不经心,明显是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

有意思。他提着拍指向对方,抬了抬下巴,“说那么多,不如过来试一局?”

岳人从刚刚就一脸目瞪口呆,此刻不由自主抬眼看忍足。难道侑士真的有这么看不惯场中那个人吗?平时他可是能低调就低调的。

忍足并没有在意他的目光,听见迹部的邀请,他终于笑了出来。他一直在等这个契机。

 

三局过去,忍足意外的挑了挑眉,比他想象中更厉害啊。

迹部景吾也很惊讶,不过他的惊讶里又带了些果然如此。如果他本身没什么出众的地方,也不会众目睽睽之下挑衅自己。擦身而过的时候,迹部饶有兴致的开口,“我好像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闻言,忍足更为玩味。只不过此刻迹部与他背对背,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忍足侑士。”

忍足侑士?!他竟然就是忍足侑士?他的婚约对象?

迹部豁然转身,脸色一沉,“你故意的。”故意挑衅他,故意跟他打上这么一局,故意告诉自己他的名字。

他这一怒,忍足反而收敛了刚刚故意为之的挑衅和轻佻的笑意,微微欠身,重新自我介绍,“刚刚言行有失礼之处,请多原谅。我是忍足侑士。”

按理说,对方这么一道歉,迹部即便再生气,也不得不缓了神色。但迹部从不是循规蹈矩好说话的人,他生气的时候脾气很差。他扫了眼周围,意义不明的挑了挑唇,“迹部景吾。”

忍足解释道,“本来我打算报道那天便来找你的,可是开学事情太多,我抽不出身。”

“……”

忍足想了想,安慰的笑道,“我只是认识你一下,你可以放心。”

让我放心?迹部缓慢的眨了眨眼,“没所谓。不过……你要是真的好奇,可以直接来找我。”

忍足笑着点点头。

 

 

02

“那孩子来找你了?”迹部凉子有些惊喜,急忙拉迹部坐到了她身旁,“他怎么样?长相好不好?性格好不好?你喜不喜欢?”

迹部嘴角抽了抽,但还是配合着回忆,“长的还行,性格也还行。至于我喜不喜欢……”他点了点泪痣,表情淡然不变,“他网球打的不错。”

“就这样?”迹部凉子失望的撇了撇嘴。不过想了想,她又振奋了起来。“既然他来找你,是不是他也想跟你试试看?你可得好好表现啊,不要耍少爷脾气。”

“我知道。”迹部无奈的应了下来,他脾气也没有很差啊。知道对方故意以那样的方式接近他试探他都没有发脾气,还不够好?

迹部凉子摸了摸他的脸,“妈妈也不是让你委屈自己。本来我跟爸爸的意思都是,一句戏言当不得真。可既然你好奇愿意跟对方相处一下,就要认认真真的,嗯?”

 

“你不是吧!真的想履行那个妈妈一时脑抽跟她的好友订下的婚约?”惠里奈诧异的瞪大了眼睛,“爸妈不是说过当时双方都是随口开个玩笑,不用太放在心上吗?”

“反正我也没有喜欢的人,试试看呗。毕竟不管怎么样,爸妈当年都是做过约定的。如果我喜欢上他,不是皆大欢喜吗?”忍足懒洋洋的靠在床上打游戏,眼也不抬的回道,“试试也不错。”

“他长得很好看?”

闻言,忍足终于把游戏机随手丢到了一边,开口道,“姐姐,我之前是说过我是一个很俗的人。没有人不喜欢好看的脸蛋和身材,我也不例外。没有人会不为美人折腰,我当然更不例外。”说到这里,他轻轻笑了,“但你还记不记得我说过的另一番话。我说,世界上好看的人很多,美人却不多。”不是所有好看的人都称得上美人。在挑选共度余生的人选上面,他可是很挑剔的。他只是……

 

 

 

03

看着站在教室门口等他的忍足,迹部挑了挑眉,丢下他的朋友走了过去,“以前没见过你上这节课?”

“当然。”忍足把手里拎着的早饭递给迹部,迹部拒绝后,他顺手递给了前来偷听的慈郎,并肩跟他走进教室,“我是因为你才来的。”

迹部看了他一眼。

“你的课表并不难拿,不是吗?”忍足笑着随迹部坐了下来。

这还叫我放心?迹部垂睫掩饰住一闪而逝的笑意,他本来以为自己就是很认真的准备跟对方相处了,没想到对方态度更端正。迹部沉默了片刻,“一会儿把你的联系方式和你的课程表给我留一份。”

追迹部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迹部从来没有对这些人假以辞色,最起码他们没有看见过。没想到迹部谈起恋爱来这么直接。不二他们的心理活动从“喔哟”到“我靠666”,此刻看他们说完话,忍不住坏笑着捅了捅前排的迹部,“哎这是谁?什么关系?”

忍足笑着自我介绍,“我是忍足侑士。至于身份……”他询问的看迹部,不确定他想将自己以朋友还是未婚夫的身份介绍。

迹部本来正在翻书,见状思考了一下忍足看他这一眼的意义。也是。如果感觉不适合他俩还是要各过各的生活的。于是冷冷的扫了眼身后八卦的那一群人,“关你们什么事。”

他们果然不再说什么了。不过迹部转过身后,不二迅速给其他人比口型,“有情况!绝对有情况!”

 

忍足撑着下巴听迹部对老师提出的某一个观点侃侃而谈,笑意更深。他真的没想到他的婚约对象是这样一个人,这样一个看起来被光环围绕的人。

对方做事习惯用命令性的半陈述句,可以看出来非常有条理,有主见,很自信。看到自己没有惊讶反而十分配合想来也是抱着“有诺必践”的态度,负责任有担当。脾气么……目前看不出来什么。

他绝对会欣赏的类型。做不成情人也会做朋友的欣赏。他本来想,也许对方非常纨绔,也许被家人惯坏了,也许会嘲笑他竟然把多年前一个承诺当真,也许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也许性情恶劣游戏人间。但现实中,他比自己的预想好太多,好的超出了预想,让他原本的打算全都作废了。

他需要思索到底是该用对待未婚夫的态度对他,还是用朋友的态度对待他。

他们身后,幸村用笔戳了不二一下,示意他看忍足。不二好奇的顺势看了过去,夸张的捂住了眼。

 

 

 

04

“下雨了,怎么办?”岳人发愁。

忍足慢悠悠的收拾着书,“我记得你很喜欢下雨天的。如果仅仅因为下雨你回宿舍不方便就让你发出这样的感慨,你这喜欢也太不坚定了。真正的喜欢是不管什么都坚定不移的喜欢。这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就说过他这一句,岳人翻了个白眼,很干脆的认错,“我错了。”他跑到门口,刚要催忍足动作快点,抬眼看到有一个极其眼熟的人撑着伞走了过来。“……哇塞。”他转身就要往教室跑,然后撞到了忍足身上。

“别挡其他同学的路。”忍足扶住他,还顺嘴训了他一句,“慌什么?”

“你那个婚约对象……来接你了。”岳人根本忍不住,一脸八卦的推了推忍足。

忍足惊讶,匆忙的往雨里看。雨很大,伞根本遮不住。有撑着伞压着裙边小心翼翼前进的女孩子,有用书挡着头在雨里奔跑的。而他的婚约对象,稳稳的撑着一把黑色碳素伞,慢悠悠的走了过来。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这个画面就像某种隐喻。这种想法让他皱起了眉。他把书抱到怀里,下一秒就跑进了雨里。

岳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忍足就这么丢下他跑进对方的伞下,递给对方自己的外套,然后从对方手里接过伞。“我……”他表情非常复杂的低头看怀里的书,谈恋爱了不起啊?不就是谈恋爱吗,嘁。我马上也去谈恋爱。不过目前最急切的问题是……他该怎么回宿舍?

 

 

忍足没喘匀气就打量迹部身上。衬衫裤子都被打湿了,这样下去会感冒的。他把刚刚抱在怀里的外套拿出来递给他,言简意赅的道,“别感冒。”

对方比他高三公分,很微小的差异,平常根本看不出什么。不过对方这样近距离站在他眼前,就很明显。迹部松开手任忍足接过伞,视线从对方滴着水的下巴移开。

忍足刚刚接过伞,就被迹部的举动吓了一跳。迹部从自己身上掏出一块手帕,轻轻把他脸上的水珠擦干净。对方沉默的脸近在咫尺,他突然就有些慌乱,“你还随身带着手帕?这习惯很古老啊。”

不,他想说的不是这个。忍足暗自挫败。

“之前没有。不过外面下雨,我想你肯定会被淋。”擦完忍足脸上的雨水,他有些想把手帕扔掉,可是看了看周围,他顺手把那块手帕塞到了忍足怀里,“送你了。”

忍足没在意这个,他此刻有些乱,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感觉到慌乱。“这么大的雨,你不该来的。”

迹部嘴角隐隐有些笑意。

但此刻的忍足根本没注意到。“你接不接都一样,反正衣服都会湿。”

他难得纡尊降贵的照顾别人一次,竟然得到一个这样的评价?迹部语气顿时淡了下来,“顺路。”

忍足被这个回答噎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答。虽然第一次见面他就看出来迹部景吾喜欢直来直去。他也一直努力做到坦诚,可这种方式真的有用吗?他们相处这么久,可他却感觉还没有普通朋友那么亲密。

“进去吧。”迹部格外冷的声音顿时把一路都在沉思的忍足惊醒了。

忍足看了看宿舍楼,又看了看迹部,皱眉,“你要不要在我的宿舍呆会,雨停了再走?”

“不用了。”迹部气到再见都没说,转身脸就沉了下去。接不接都一样?他以为自己很想来吗?他也很忙的好不好!

忍足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05

忍足看了看身旁目不斜视跑步的某人,心里有些好笑。本来他打算一点点接触,但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迹部说真的好奇可以直接找他,大概迹部喜欢直来直去?所以他就直接问了对方的习惯和爱好。从他知道迹部习惯早起跑步之后,他也每天按时陪跑。

但很奇怪的……迹部从来不会说太多话。不是不爱说话性情孤僻,他见过迹部和他的朋友相处,并不是沉默寡言的类型。应该也不是不喜欢自己,不然自己说话他也不会搭话。也不像害羞,这段时间够他判断出来,他的性格非常自我和骄傲。说起来,也就第一次见面,网球打到酣畅淋漓时,才主动问了自己的名字。也许自己需要拿出相应的实力?

当然这些想法并不影响他说话。两个人跑完正绕着操场走的时候,忍足笑着开口,“你知不知道学校论坛里有人专门为你开了一贴,”迹部点头表示他在继续听。莫名有种在对上级做报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忍足面不改色继续道,“他们在猜你是不是单身,我是你什么人。那天我去餐厅,旁边两个女孩子一直边看我边说悄悄话。突然有了我是名人的错觉。”

听到最后一句话,迹部微微挑了挑眉,若有所指,“我以为你早习惯这种感觉了,”顿了顿,他继续道,“毕竟,你从来不曾低调过。”不曾过分张扬,也不故作低调。这才是迹部一直很欣赏他的地方。

第一个这样评价他的人。就连相处五六年的岳人,都一直觉得自己一直低调行事。忍足觉得更好玩了。

迹部没明白他为什么笑,只当他心情好。“我帮你解决?”

“这我还没心里去。”忍足摇头,“你怎么这么正经的,我就是感觉很好玩。”

“因为你也这样。”

我也是这样?什么意思?忍足迅速回忆了一遍前面的对话,你怎么这么正经的?因为你也是这样。他哪里……

忍足错愕。原来前段时间他感觉到的问题……是这个吗?他不曾以自己最平常的态度对对方,对方也不以自己最日常的态度对他。他以好奇的态度接近对方,对方就配合的用同样的态度接受,不远不近,不亲不密。他以为一直以来主动权都在他手里,认识,相处,聊天。但就这么一句话,忍足突然隐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迹部景吾……他眼睛发亮的念着对方的名字,比他想的更有意思。

———————TBC—————————

刚开始只是随便写写

emmm……后来想到这个设定放在他俩身上好像不大合适,两个人都不像遵守婚约的人

我会努力圆回来的

明天就放假了,大家假期愉快啊

评论(15)
热度(67)

© 景还是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