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见色起意(下)


07

忍足侑士无语的看着房门,忍不住吐槽,“带我参观完你工作的地点接着就是参观你的房子,这个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你对你客户都这么……呵护备至的吗?”

迹部挂好钥匙,扔给他一双拖鞋,然后去拿杯子给他接水,“你的衣服还在我家,”说着,他扭头冲忍足笑了笑,“至于其他,放心吧小朋友,本大爷还不至于对一个小孩子做什么。用不用我替你试试这杯水里有没有下药?”

忍足接过水杯,一句谢谢卡在这个节点,不知道该不该说。憋了一下,他耸肩,“其实我主要是怕你担心。”

“哈,小鬼。”迹部在他平常放器材的房间门口冲忍足露出个“你很有想法”的表情,然后冲他招手,“要不要过来看看?”

忍足汲拉着拖鞋捧着水杯走过去,视线在这个摆满器材、衣服,俨然一个小工作室的房间转了一圈,然后挑了挑眉,在迹部期待他说出什么赞美的话的时候,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你很有钱啊。你们这行这么挣钱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迹部举着一个相机笑的手抖,“是,没错。确实挣钱。要不要考虑改行?”

忍足装模作样的思考了半天,遗憾摇头,“我挺喜欢我现在这个专业的。”

 

迹部一个个给忍足介绍这些器材的时候,突发奇想,拿着手里的相机想为他拍张照,谁知道忍足正好回头,本来准备拍的侧脸变成了一张茫然的正脸。看着忍足由茫然变为无奈的脸,迹部咳了咳,偏头问,“再拍两张?”

看着镜头,忍足尝试了几次,最后还是不能完全放松,他有些无奈,“我能不能申请不干?”

“不能,”迹部自己都惊讶这么长时间没进入状态,竟然还没有发脾气的想法。大概是脾气变好了吧?他自己暗忖。“有那么紧张吗?”

看迹部没有拍照的打算,忍足放松了一点,“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会害怕镜头了。”

“不是说,长得好看的人是不害怕镜头的吗?而且,就算你不好看本大爷也能拍的很好看。害怕什么?”

哪来的歪理。忍足哭笑不得,“很感谢你觉得我好看。要真的不能理解,你可以认为,我在害羞。”

害羞?迹部挑眉,一脸戏谑,“那你是因为镜头紧张还是因为拍照的是我所以紧张?”

“……”忍足无言。

“不要害羞,”迹部放下了相机,继续逗他,“看着本大爷紧张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不是唯一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忍足一脸服气,“我只是觉得……也许我们该换下位置?”

“我怕模特们集体失业。”迹部把相机递过来,“看一下?”

忍足好奇的看了看镜头里的自己,是比平常的照片好看,但也没觉得哪里特殊,于是干脆放弃,“我可能真的没有艺术细胞。”

 

 

08

本来忍足觉得他的工作是站在镜头前听迹部的话摆姿势,后来他觉得自己的工作是注意自己的行为举止以防迹部抓拍,现在他发现他的工作是陪迹部逛街。想到这里,他低头往手里哈了一口气,觉得今天异常的寒冷。于是他驻足等身后拿着相机慢悠悠晃过来的迹部景吾过来才开口,“要不要先进这个咖啡店坐一会儿?”

“好啊。”迹部慢吞吞的举起相机拍了一张忍足侑士抬头看咖啡店招牌的照片,然后走过去,“很冷?年纪轻轻就这么怕冷可不行。”   

忍足正要推门,闻言轻轻握了下他的手,在迹部挑眉看他的时候,镇定的收回了手,“我还以为你不冷。”

迹部没把忍足突然握他的手这件事放心上,“这么怕冷下一次出门记得多穿点。”

“不全是因为我冷,个人体质问题,我血压偏低。”不管怎么说他也不是小孩子了,忍足觉得被迹部这么嘱咐有点儿伤自尊,强行转移话题,“你一直举着相机看什么呢?”

迹部当然不是很懂他的想法,不过也很配合的被转移话题,“从镜头里看到的世界跟平常看到的是不一样的。要不要试试?”

忍足接到手里相机,学着迹部的样子看镜头。镜头里迹部指尖点在菜单上正对着旁边的服务员说着什么。他迅速按下了快门,然后放下相机,“跟他的一样。”等服务员离开,他才点头,“确实不太一样。”

迹部把相机放到一边,“如果喜欢,抽空我教你玩。”

忍足应了声好。

 

几分钟后他看迹部拿着手机,最起码五分钟内不会说话。这样计算了一下时间,他偏头看了眼门口,低声道,“我先出去一下。”

迹部正在发邮件,闻言头也没抬,只随便点了点头。

良久,点的咖啡都快凉了,忍足还没回来。迹部看了看时间,掏出手机打电话。结果铃声刚响就被人按断了。

????不接我电话?迹部顿时皱起了眉。

就在此时,门口的风铃叮叮铃铃响了起来,忍足拎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门口了。”他解释挂电话的原因,然后从袋子里掏出来一条围巾,“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这个花色,勉强戴一会?”

哦?迹部轻轻挑眉,旋即伸手接了过来,“你没买一条吗?”

“买了。不过花色差不多,你要挑一下吗?”忍足大大方方的递过来那个袋子,果然还有一条围巾。迹部看了一眼就笑了,一个是黑底红格,一个是红底黑格,确实没什么区别。

 

“我以为你会觉得很无聊。”戴上围巾果然没那么冷了。两个人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迹部偏头看一直安安静静、只偶尔才附和他一声的忍足。

忍足笑,“为什么这么问?”

“毕竟你还年轻么?”迹部笑着调侃忍足。

忍足没说话。

“刚刚在想什么?”

“想你其实不需要我。”忍足非常坦白,“我不懂,你需要我做什么?只是陪你吗?”

迹部眼里的笑意更深,“你懂不懂无所谓,我懂就好。”

 

 

 

09

一周后,忍足在校门口又见到了迹部景吾。不过,是他幻听了么?“你说去哪儿?”

“我家。”迹部干脆利落的松离合,挂挡,打方向盘。

“……”忍足欲言又止,最后乖乖的靠在座位上不吭声了。他不说话,迹部一路也没有怎么说话。这也是他刚开始没有料到的,迹部景吾这样活色生香看着就像被金钱繁华堆砌起来的人间富贵花,其实更喜欢安静的独处。

就在他默默琢磨迹部性格的时候,电梯已经到顶层了。迹部在开门前,看了眼一路没有说话的忍足,觉得不能让对方这么忐忑下去。毕竟还是个孩子。他感叹了一下,开口道,“我的底片都在家里,懒得带到工作室。你放心。”

他那个表情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叫我放心?忍足觉得额头青筋跳了一下。

于是迹部刚刚打开灯,一转身就被人按到了墙上。迹部诧异的抬眼,正好看进对方的眼底。他早就发现,忍足的眼睛非常锐利,但此刻对方眼里细碎的笑意只让他想到了他很早之前在伊萨河面拍的星空。天很暗,周围也很静,只有水面隐隐跳跃的星光陪着他。

“我说过,该担心的是你不是我。”

距离太近,他甚至能感觉到对方说话时温热的呼吸。迹部动了动手腕,对方从善如流的放开手退后几步。如果不是因为被抓手腕的就是他本人,他都要夸对方这个动作非常行云流水有美感了。

“生气了?”

迹部若有所思的摇头,换完拖鞋,他才开口,“我发现你越来越幼稚了。”

忍足不以为耻反而笑着摊手,一副我知道你不好意思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样子。


 

 

 

 

10

既然不出门,叫自己过来干什么?忍足不解的看着桌子那头对着电脑修片的迹部,想了想,他轻轻敲了敲桌面,示意迹部看过来。

迹部忙的一脑门官司,顿了顿,思路才无缝衔接上午饭后让忍足在这儿坐着的自己,“无聊?拿着我的平板看电影吧?或是想看书?书架上的书你都可以看。”

“……”忍足有些无奈,“好。”

他需要重新琢磨一下迹部景吾的用意了。毕竟他看起来真的什么用都没有,这一段时间迹部景吾给他的感觉就像……一个怕寂寞的小孩子在找一个玩伴。当然,实际情况绝对不是这样。他只是好奇,总得找到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定位才好对症下药。

迹部抬眼看对面戴着耳机安静看电影的忍足,轻轻笑了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明明那么要强一句话的亏都不肯吃,看起来像是个热血冲动又躁动的少年,偏偏没头没尾的让他这么呆着他连意见都没有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呆着。早熟,偶尔又能看出来他这个年龄段的幼稚。所以看起来就特别的……可爱?好玩?他连续思考了几个候选词,没发现自己对忍足评价的侧重点已经有了微妙的偏移。

忍足把电影看完后,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看着还在忙的迹部,轻手轻脚进了厨房开始洗水果。

中午他进厨房做饭的时候,问迹部调味料在哪儿放,对方竟然沉默半晌提议叫外卖。他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迹部一个从来不下厨房的人,家里食材会这么齐全。

 

 

“钟点工放的吧?”迹部咬着忍足切好的苹果,视线一秒都没从电脑上挪下来。

忍足也觉得是,他吃完手里那瓣橘子,晃到书架旁。

爱好挺古典啊……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那本莎士比亚,那他肯定会喜欢看歌剧吧?

没等他想出个结果,迹部突然如释重负的声音,“终于搞定了。”他看忍足手指在那本书上点来点去,笑道,“喜欢那本书就拿走看。”

忍足不置可否的转身,“结束了?”

“嗯。”迹部冲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跟过来。

忍足好奇的跟过去,是第一次来迹部让他看的那个屋子。迹部挑挑捡捡,拿出来一个相机,“那一晚我不是说抽空教你玩吗?过来。”

他穿着白衬衫,沐浴着阳光,笑容看着不是非常真切。忍足怔怔的走了过去,听迹部低头慢条斯理跟他讲相机跟相机之间的区别,讲怎么拍风景,怎么拍人,不自觉的捂住了胸口。

心跳声太吵了。

 

 

 

11

他把这段时期的作品拿给泷看的时候,泷实打实的震惊了。他舔了舔嘴唇,双眼发亮的翻来翻去。

其实迹部发表过很多风格的作品,无论是抽象、写实、古典、自然,都把握的很好。但他的内容怎么说呢?大多数时候,迹部的偏好都是大气而华丽的东西,生与死的交替转换、战场上的冷冽萧肃,线条硬朗又锐利。他的目光总是放得很远,世界、生死、未来……心胸太大,反而对身边的一些“小”,就显得高高在上,显得冷漠犀利。这也是业界对迹部的作品一直以来的评价。

但这次他在迹部的作品里看到了改变。迹部开始将目光放在身边,放在社会上的一些小人物身上。他一贯的作风,拍人。各种各样的人。但怎么说呢?所有的作品都在身体力行的表现着一种幽微曲折的温柔。

不再是理性的审判,而是细腻的描述。

“状态出乎意料的好,”泷边翻边评价,“不过,你最近进修什么班了还是谈恋爱了?怎么开始偏好文艺风了。”

“……”

“!!!”

好在泷只是随口一说,并不需要他回答。迹部暗自庆幸。

 

 

 

对这些忍足全然不知情。这一段时间迹部突然销声匿迹,说是有重要的事要做。所以一看到迹部的短信,他没多想转头就问谦也能不能帮自己把东西带回去。

“你都在忙什么?怎么这段时间经常找不到你。”谦也不好容易在课下捕捉到了忍足的身影。

忍足忙着赴约,闻言匆匆道,“忙我自己的人生大事。哦对了,谦也,”刚走两步,他突然回身一脸认真的告诉谦也,“有喜欢的人了就要果断去追,不然等你准备好了你喜欢的人都跑了。懂吗?”

谦也一脸茫然的看着忍足消失在门口的身影,喜欢就去追?可前段时间不也是他说的吗,准备充分再去开始一段感情,好聚也好散,从容不迫又有风度。怎么现在就变了?那哪一个说法是对的?

直到一脚踩进宿舍的大门,他才恍悟到忍足侑士话里的另一个关键。人生大事……?忍足侑士有喜欢的人了?!谁?!他认识吗?

 

 

 

 

12

“结束了……?”忍足尽量掩饰着自己僵硬的表情,来时的兴冲冲刹那间变成了兜头一盆凉水,“那恭喜你了。”

迹部不知道是太开心没发现还是不在意,正得意洋洋的形容泷看见他作品时的表情,“……哼,我就说,本大爷是最厉害的。”说完,他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卡,拍在了忍足面前,“报酬。”

忍足看着那张卡,表情难看了一秒,随即面不改色的冲迹部道谢,“好。其实我之前还以为你最后会给我一张支票。你不知道我幻想有人在我面前摔支票——里面最好有几千万,有多久了。”

迹部爆笑,“这么说,我该兑成现金的。钞票甩在脸上的感觉绝对比支票来的更爽。”

忍足笑着点头,“说得对。要不我把卡还给你你去给我兑点儿现金?说起来这绝对是我最轻松的一次兼职。以后再有机会,记得叫我。”

“……好。”顿了顿,迹部犹豫着摸出来一张照片递给忍足。

是那次在咖啡馆他拍的迹部。忍足低头看了看照片,抬头笑着问迹部,“这张拍的怎么样?”

“有本大爷在的照片能不好吗?”迹部垂眸,继续说,“本来我想留着这张照片等请你一起来摄影展的时候再给你,但目前还没定好到底什么时候。等到时候定好日期我再通知你来看。”

“那你最近忙吗?”他把东西轻轻推过去。

是两张歌剧院的票,迹部倏然抬眸。

忍足面无表情的解释,“社团活动多出来的票。你有没有时间?没有时间,就送你的朋友去看吧。”

“你怎么不留给你的朋友?”

“大学生大多都不喜欢看歌剧。”话音刚落,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很大的问题。“不是,我是说……”

“哈哈哈哈,那你们的社团这个活动岂不是没有人参加?毕竟奖品都是没人喜欢看的歌剧。”迹部笑着探身摸了摸忍足发红的耳朵尖,“我还以为你不会说呢。快吃饭吧,距离进场还有一个半小时。”

被迹部用顺毛的手法摸耳朵的忍足脸都开始红。“你……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吗?”

“我等会儿把我的私人号码给你,那个号码我24小时不关机。你什么时候都可以找到我。”迹部盯着局促的忍足笑,这时候才能从他身上看到这个年龄该有的腼腆羞涩。

忍足被他笑得尴尬无比,但还是执着的问道,“你知道我的意思的吧?”

“知道。”年轻人都喜欢用我喜欢你我爱你来确认感情,虽然他觉得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不介意让忍足安心一点,“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

—————————END————————————

emmmm……ooc是基本操作

看完别的太太的文,恨不得删号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TAT

太太们都太棒了!!!!感情细腻文风简练。她们就是世间的瑰宝  泣不成声jpg

评论 ( 19 )
热度 ( 10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