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第三视角

01

像他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跟迹部景吾这样的天子骄子是不可能有什么交集的,就算见面也只是自己单方面对对方的关注。所以像“那个一年级的”这种好像对方对自己也有点儿印象的称呼,江川根本没反应过来。

“那边那个捡球的!”对方的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了。江川喏喏的走过去,有些不安的想等着他的会是什么事。

他感觉对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几秒,随后漫不经心挪了开来,语调虽淡却不容置喙,“明天开始不用捡球了,去练球吧。”注意到江川的迟疑,对方本来迈开的脚步停了下来,正好停在江川面前,“不愿意?”

对方高自己太多,江川整个人都被迹部的影子笼罩了,那种毫不掩饰的锐利使得对方不喜不怒的声音都带上了几分压迫感,江川一凛,急忙点头,“愿意。”

直到迹部走远,他才往裤子上擦了擦有一层薄薄汗渍的手。长谷那边他该怎么交代?长谷当然不敢对部长的话有意见,可对自己……江川脸色发白。

但他不想放弃这次机会。既然部长说他可以去打网球,是不是说明,部长挺看好自己?

02

江川停下来擦汗的时候看到部长和忍足学长走了过来。
当然,部长和忍足学长没有注意到他。两个人正在聊天。部长不知道说了什么,忍足学长摊开双手表示无奈。然后两个人开始低头狂笑。

这样子的部长看起来一点儿都不高冷,也没有他之前看到的那种距离感。莫名的,他心里有些羡慕。跟这样的部长相处,应该非常有意思吧?

他动了动腿,不是很疼。昨天说了之后,长谷果然非常生气。幸好他再生气也不敢挑战部长的底线,只是踹了自己几脚。不会影响到自己练球,也不会被人看到。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忍足学长停在他面前看了他一眼,一脸隐忍的笑意,“练的很不错,继续加油,部长很看好你。”

“是,我不会丢部长脸的。”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是自己今天的着装有哪里不合适吗?学长干嘛笑成这样。

部长咬牙切齿的揪住还想说什么的学长的衣袖,本想说什么,看到他又咽了回去,淡淡一点头。

忍足学长也一本正经点头,“唔……我跟你们部长还有事,先走了。”

“???”江川懵逼的点头,然后惊奇的意识到,今天从开始就不太对劲。原来人前那么冷峻从不多言的学长,在部长面前这么……活泼的吗?走那么远,他都能听到学长嘻嘻哈哈说着什么的声音。

03

课后江川被老师叫过去帮忙,所以到餐厅已经有不少吃饭比较快的人出来了。但就算人来人往中,那个人也是最抓眼的。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部长和其他正选们自如的谈笑风生,脸上的表情几乎如出一辙,骄傲、自信、飞扬,突然有些黯然和不知从何而来的失落。

可能是他的行迹太可疑,匆匆走到餐厅门口,又站在台阶下面发呆。慈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判断他没什么危险后又继续跟岳人探讨刚刚那道甜点和昨天的比味道谁更好。

他这才意识到他们马上就要经过自己身边,顿时局促的不知道怎么摆自己的手和脚,该怎么问好比较不突兀呢?低下头的他自然错过了忍足侑士注意到他盯着迹部发呆的视线后审视他的眼神,和格外微妙的神色。

迹部不满的提高了声音,“你看什么呢忍足侑士?”他顺着忍足的视线看过来,觉得没什么有趣的复又皱眉看忍足,“本大爷跟你讲话你居然跑神?”

“没有没有,我哪敢。”忍足条件反射举起手,摆出一个求饶的姿势,“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提过你今年的生日礼物?”

迹部果然被他转移了注意力,“生日礼物?”

“啊,对。为了防止你到时候收到礼物生气,我想先问问你……”

“嗯?”

“是这样的,”被忍足顺手揽住肩的迹部一点反应都没有。忍足心气顿时平顺了,“你看,吃的,穿的,用的,戴的,我都送过了。想了想我也没什么好送的了,只剩我自己丰富的内在还……”

“呵呵。”

“哎你先听我说完……”

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了,江川才抬脚上台阶。他好像……还没有把问好说出口。其实以前也是这样,为什么这次感觉特别的委屈和难堪?他缓慢的眨了眨眼,对方只是随便跟自己说过两句话,他怎么就会自我感觉良好觉得对方跟自己关系变亲近了呢?



04

“我还以为你没脾气。”长谷冷笑着看着坐在台阶上的江川。

江川的呼吸还有些急促,没有问既然你看到了为什么不帮我这种明显弱智的问题。

“跟你妈一样啊,当着人一套,背人一套。在我面前怎么从来不还手?不敢?”

他皱了皱眉,抬头看靠在墙上的长谷,竭力让自己的回答听起来不那么有屈辱感和委屈,但还是忍不住刺了对方一下。“毕竟我和我妈欠你和你妈妈的。”谁让他自己是个私生子呢。他的存在,就是时时刻刻在提醒长谷,他的父亲并不爱他的妈妈,他并不是被期待的孩子。

长谷阴鸷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踹了一脚柱子走了。

他复又低下头,血液里崩腾的怒意找不到地方发泄,又变成了说不出口的委屈。他也不想的,要是能选择,谁想做一个这么尴尬的存在?

“是你?”不同于部长惯性上扬的尾音,尾音下压,又低又沉。忍足学长?他匆忙擦干净脸,“这儿比较安静,适合发呆。”话一出口,他就尴尬的发现自己的声音还带着几分哽咽的颤意,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红了,他条件反射垂下了脸。

“你有没有见到慈郎?”

幸好学长没有在意他的不礼貌。他认真回想了一遍,沮丧的回答,“没有。”

“那我去找他了。”

忍足学长好像好说话了很多。可能是处境尴尬,他对别人的情绪非常敏锐。之前在网球部,部长和学长倒是经常见。可是除了正选,他很少看见他俩跟别人交好,就连交流,也从没见过他俩主动跟别人搭话。就连刚开始的他,也偷偷想过,不管怎么样,这种态度也太傲慢、太目中无人了。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部长把这种态度摆在了明面,学长更含蓄一些。

比如听到一些难听话,放在部长身上,仅仅是不喜欢还好,部长通常不会放下身段去跟同学计较这种事,顶多视若无睹当你是空气走过去;要真的厌恶,被部长当着众人的面斥责一番都是轻的。可学长就不同了。学长脾气比部长还阴晴不定,部长的不喜欢和讨厌好歹有迹可循,但学长只分心情好或心情差。如果你撞到他心情好的时候,他大多一笑置之并不放在心上;心情不好就很糟了。别看学长平日温和,一起聊天不会让任何人感觉尴尬,但他恼起来,最擅长的就是和风细雨的让你丢脸,还是丢脸丢到整个学校的那种。

而如今,学长甚至愿意主动跟自己搭话。不管是因为什么,这都让他内心有种莫名的振奋。

05

他正在哭的时候,听到一把费解的声音。“为什么每次碰到你你都这么狼狈?”

部长?江川一懵,旋即手忙脚乱的开始擦脸。

迹部嗤笑一声,漫不经心的走了过来,“要不要纸巾?”没等他说要,迹部又道,“算了,我身上没有。只有忍足侑士才会随身带着纸和手帕。”

……

江川尴尬的想死。但又不敢不接话,于是怯懦的点了点头。

迹部有些不耐烦,被欺负了就欺负回去,哭哭哭,哭能解决什么事?他一不耐烦,也没了搭话的兴致,转身就准备走。

“部长。”他这么狼狈,没有人会喜欢的。江川绝望的想,那以后答谢更没有机会了,还不如趁这次机会,反正都被讨厌了。“我……我就是一直很想说,谢谢您。”

迹部挑了挑眉,转身俯视他。就算不熟,仅凭他在他面前的几次表现,就可以看出对方的性格绝对不勇敢,甚至可以说是懦弱。没想到自己说要走之后还有勇气开口。

江川垂头耷脑的继续说,“是您给了我这次机会。如果不是你,我不会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第二步什么时候走?”

江川紧张的抬眸看迹部,正好看到对方脸上轻快的笑意,像是跟正选们聊天经常出现的那种,谅解又明快的笑容。

迹部本来就没想要他回复,说完就转身打电话,“我怎么没找到你?”

“……很好,那你继续助人为乐,我走了。……来什么来!你还准备让我等你多久?……随便你。”

部长这是在跟谁打电话?江川愣愣的看着迹部的背影,语气那么恶劣,可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还有,他后知后觉的想到,什么叫每次?

难道部长真的记得自己是谁?

——————————————————
听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
这个没有什么剧情,就是单纯的想从旁人的视角苏一下。
可能会有后续可能没有。
最近在忙论文,所以没写多少东西
希望大家谅解一下😊

评论 ( 9 )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