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见色起意(上)

01

迹部靠在网球场外的树上,视线扫过那些不时偷偷瞥过来打打闹闹说着些什么的女孩子,不怎么感兴趣的把视线继续定在场内那个挥拍打球的男孩子身上。

说是男孩子,又有点奇怪。他就算笑的再肆意,身上都有种自若的从容。不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他正在陪对面一个人打网球。刚开始他注意到这个男孩子也是因为他的网球打的实在是不错。不过,之后他的注意力就开始一点点偏离。

他在他身上看到了一种很奇妙的气质。留白。就好像这个词,他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随意的气质,他的情绪他的性格他的爱好,是空白的。你可以随意揣度,任意解读。非常奇怪的感觉。很少有人能给他这种感觉。

他的镜头下有过很多表现力、形象个性非常突出的人,这种人很多,越是优秀的人特征越鲜明。也有过很上镜的人,五官不是很优越,但无论怎样的妆容怎样的造型,他都能hold住,因为没有特色。

但是,这个人的五官很优越,属于很有特征的人,按理来说,属于表现力很强、特征很鲜明的人,可整个人又存在着解读的空间。非常矛盾。

也非常吸引人。







02

心动不如行动。迹部摸出自己的手机,按了一个号码后就耐心的等着接通。

“还有要给我的东西吗?”芥川疑惑,“还是有忘了转达的话?”

“都不是,”迹部慢悠悠的回答,“你现在回到宿舍了吗?”

芥川满脑袋的问号,“你问这个干嘛?”

“没到的话,就来你们学校的操场一趟。”

芥川一头雾水,“你还在我们学校?等等,去操场干什么?我要说我已经到宿舍了呢?”

啧。他怎么这么多问题。迹部只回答了他最后一个问题,“那就从你的宿舍来操场一趟。快点儿!”

于是十分钟后,慈郎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张望了一阵,才在操场旁边看到他。“什么事?”

迹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慌张,不过他现在不关注这个问题。他指了指操场上一个人影,“你认识那个男生吗?”

哪个?慈郎站直身,努力从人来人往的操场上辨认出迹部说的那个男生。不过,男生这么多,他怎么知道迹部说的哪个。

“……啧,你真是……”迹部无语,“网球场里,旁边围观人数最多的那个。”

围观人数最多的那个?这一次慈郎终于从人群的夹缝里找到了目标人物。他聚精会神的往那边看了一会,随口一问,“你想做什么?和他约会?”

想什么呢?迹部一巴掌拍到他肩上,扬了扬下巴冲他示意,“我要知道他的个人信息。”

“……???你觉得我是黑客还是怎么着?我怎么可能认识我们学校的每一个人?”慈郎觉得他这一会儿的问号比他一年用的都多。等等,他突然把跑偏的重点抓了回来,如果说他刚刚是开玩笑,这会儿就是真情实感的震惊了,“你这是……一见钟情?”

就知道他不会了解什么叫做艺术。迹部懒得吐槽,直接切入重点,“网球打的那么好,旁边看的女孩子也不少,一看就是个校园风云人物。你不认识不要紧,周围的人认识就行。名字,年级,专业。”

慈郎懵逼的反手指了指自己,“你把我叫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你问人家的名字?”

“嗯。”

嗯?都没有一丝愧疚的么?慈郎出离愤怒,“你喜欢就自己去搭讪啊!干嘛还把我叫来。”

迹部轻飘飘瞥了他一眼,“不去?”

“嗯。”

“真不去?”

慈郎非常有骨气的继续点头。

迹部点点头,“本大爷本来还在考虑多买的那个游戏机有没有人要,毕竟我也不玩……”

游戏机?慈郎眼前一亮,听着迹部悠悠的补充,“既然没人要,我回去就退了吧。”他迅速拉住要走的迹部,“不就是问个名字吗?分分钟的事,等我啊。”




03

“迹部,你不能总这样。”泷气急败坏的摔手里刚整理出来的资料,迹部最近经常不在,那些找迹部的客人全都成了他的活,关键那些人要求还特别多。想到上午那个嫌弃他这样不行那样不够的明星,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对付那些奇葩的客人,就要迹部这种同样难伺候的来应付。“你最近经常去哪儿?约会?”

迹部顿了顿,恍然明白今天为什么总觉得忘了点儿什么,“荻之介,你帮我去跟大学里一个学生谈一下。我想让他当一下模特。”

“……”泷满腔怒火全让瞎子看了,但还是相当的有职业操守,“姓名,联系方式,地址。”

“东大医学院的一个学生,忍足侑士,大学三年级。一会儿我把他课程表发给你,你去找他。”

他总是会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找到奇奇怪怪的人,他已经习惯了。泷点头,但还是忍不住抱怨,“我最近很忙,你能不能少给我找点儿事?”

看着拎着网球拍笑着跟身边人聊天的男孩子走了过来,迹部整了整西装,深呼了一口气。既然泷跟他谈的结果不理想,那就他自己来。

“我是迹部景吾。”迹部伸出手拦住忍足侑士,递过去自己的名片,“你有兴趣做兼职吗?”

那个叫忍足侑士的男孩子退后几步避开了他的手,才皱着眉看了眼他。他旁边的男孩子把球拍换到另一只手,好奇的想拿那张名片看,被忍足侑士一巴掌拍开,“抱歉没兴趣,谢谢。”

迹部景吾:“……”

被忍足侑士警惕的眼神刺到的迹部非常困扰,他长得很像拐卖人口的人贩子吗?谁家的人贩子能长这么帅?

他正在发愁,那边弯腰捡球的忍足谦也不经意往这边瞥了一眼,吓了一跳,“侑士,你又干什么了?那个人怎么还不走?”

“……”忍足侑士有些无语,“除了陪你练球帮你追心上人,我什么也没干。”

“他不像坏人啊。”谦也直起身琢磨,他腕间的手表、身上的西装,包括身上淡淡的香水味感觉都非常的名贵,“再说你有什么好骗的?”

忍足侑士把球抛起来,“多好笑啊,坏人脸上都写着他是坏人。还有,”瞄准目标,他一个球抽了过去,“你再不努力我觉得就你这技术八辈子也赶不上你心上人。”

谦也撇了撇嘴,刚刚摆好架势,突然脸色一变,“完了完了,他过来了。”

侑士惆怅的叹了口气,扭身看着那个人走近,克制住不耐烦,礼貌性的措辞,“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

“想跟你打一场球。”说着,迹部冲忍足谦也挑了挑眉。

忍足谦也从来不坑爹,只坑他。侑士头疼的看着谦也欢快的把拍递给那个人。既然拍都给他了,也不好拒绝。他扫了眼那个人,提醒,“你的衣服可能会不舒服。”

“没关系。”迹部解开扣子,松了领带,随手把西装外套扔给谦也,活动了一下胳膊,走到对面试球拍。

忍足眯了一下眼睛。板正的衬衫和修身挺括的西裤勾勒出那个人利落又挺直的肩线和腰线,还有那双腿。破天荒,他有点同意谦也的话,他确实不像个坏人。




04

忍足侑士擦了擦汗,走到网前,发自内心的感慨,“你打的很好。”

迹部此时的衬衫都有些湿了,他一勾嘴角,“你也很不错。”

两个人握了握手,忍足自我介绍,“我叫忍足侑士。”

“迹部景吾。”

“那……”忍足侑士刚想继续说话,转眼看到迹部身上被汗涸湿的烟灰色衬衫,“要不要先去我们宿舍洗个澡?”

迹部犹豫了一下,点头。

他们打到中场的时候,忍足谦也就看出来这个发展结果了,早早买好了饮料。“所以您找侑士有什么事吗?”

“想让他在我这儿做个兼职。”他们学校太大了,迹部完全不想再走路。于是拿出来车钥匙去开车。

谦也有些激动的撞了撞忍足侑士,“迈巴赫!谁会开着迈巴赫来骗人!”

侑士有些无语。

穿着对方的衣服坐在咖啡厅的迹部慢悠悠的喝了口咖啡,继续道,“该说的我都说了,该证明的我也证明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忍足收回看向玻璃墙外的目光,随意的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为什么非得是我?”

“……嗯?”

忍足轻轻笑了一声,“姑且相信你,但为什么非得是我?前两天找我的跟你应该是一个工作室的,我拒绝了他,然后你来了。我一不是艺术系,二没有特殊才能,三长相普通、身材一般。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非得是我吗?”

“你太谦虚了。”长相普通?身材一般?迹部嗤了一声,“我觉得你很符合我的审美。就这样。”

忍足抬眼,眼里浮现出很明显的笑意,“谢谢。你也很符合我的审美。”

“嗯哼?”看他一点儿没有松口的意思,迹部微微眯了眯眼。“你想要什么?”

“拍完的照片不能发出去。这也可以吗?”

不能发?迹部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

忍足惊讶,“这个你也同意?”

迹部点点脸上的泪痣,“本来也只是为了自己看。”看着忍足莫名的神色,他破天荒解释了一下自己的行为,“我只是为了找灵感。”

忍足更加困惑了,他身上有什么能给别人灵感的?迹部洗澡的时候他查过迹部景吾这个人,也查过他说的工作室,人对的上,脸也对的上,那就证明是真的。但是这种非你不可的精神放在一个想让他当个人模特的人身上,让人有些啼笑皆非。






05

“无论是什么样的摄影师,想办个人摄影展都是很正常的想法,”忍足点点头,“可以理解。”

被一个比他小将近十岁的孩子安慰了?迹部有些想笑,虽然他的顾虑只说了一半。作为一个摄影师想搞个人摄影展,像忍足说得那样,也是很正常的。他在意的不完全是这一点。

他爸爸前两天问他打算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他当然是拒绝了。这么久,父亲还是没放弃这个想法,觉得他只是玩票,以为摄影只是纯粹的拍照,没什么意义。可以说,他这么在意这个摄影展,一方面是因为是他长久以来的梦想,想竭尽全力把它做的更完美。另一方面,是想向他父亲证明他是认真的,不是玩票或是一时的兴趣,是毕生的追求。

“你可真不像个刚满二十岁的大学生。”

“我觉得你也不太像个三十岁就已经成功的工作人士。”

迹部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个人真好玩。“哪里不像?”

忍足挑了挑眉,直言不讳,“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能成功的人,对于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应该会有这么多顾虑。尤其是这种毫无意义的顾虑。”

毫无意义?迹部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除了他爸爸,这是第一个在他面前说话这么直接的人,也是第一个觉得他顾虑那么多是件无聊的事。搁下杯子的时候,他突然好奇,“你对所有人都这么没大没小的吗?按理来说我可还是你的学长。”

忍足诧异的抬头看过来,似乎是觉得他这个问题非常的突兀,不过也没有多加评论,反而顺着他的话题继续,“你想听我怎么称呼你?学长?哥?”

他是怎么把这么正常的称呼叫的这么……这么情趣paly的?迹部有些怀疑他是故意的,但他脸上除了隐隐的笑意没有别的了。不自然的垂眸抿了一口咖啡,他才又重新盯着眼前的人看,“随便你怎么叫。你现在想好要不要来了吗?”

忍足没有出声。

迹部也不催促,继续慢条斯理喝着他的咖啡。

“我不知道你需要我怎么帮你,不过我最近的学业很忙,没有多少闲暇时间,”忍足斟酌着用词,抬眼看迹部,“既然你说只是为了从我身上找灵感的话,这个应该不成问题吧?”

迹部有些意外。忍足侑士对他的态度并不是很好,没想到竟然答应了。

大概是他意外的态度有些明显,忍足笑着补充了一句,“我都说了,你很符合我的审美。”

这小鬼。迹部扭过脸无声的笑了,敢调戏他的人,他可是第一个。







06

忍足再次往一旁避了避,为旁边抱着一大堆器材的工作人员让开路。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或是说,这就是你想让我了解的你们的工作?”

“怎么了?很惊讶?”迹部面无表情的冲跟他打招呼的工作人员微微点了下头,然后偏头示意他跟过来。“不过惊讶也没关系,反正这不是我想让你看的。”

“那为什么在这儿停留这么久?”看着周围的人忙的团团转,忍足觉得他此刻双手插兜的轻松简直是罪大恶极。空气突兀的静默了。两秒后,忍足扭头看迹部。

迹部叹了口气,不情不愿的开口,“对,就是你想的那样。刚刚我们的路被堵了。”

“……”忍足认真的看迹部,“你介意我去一旁笑会儿吗?”

话是这么说,但脸上的表情明显已经诚实的反应了他内心的情绪。迹部景吾微眯起眼睛盯着他,“敢嘲笑上级?也就是本大爷脾气好,要换别人分分钟把你揍趴下。小朋友,友情提醒你,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是一门非常重要的功课。”

“好的,多谢教诲,大朋友。”忍足一脸诚恳的点头,“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我跆拳道黑带,而且我还练过空手道。一般人,应该是不能把我揍趴下的。”

迹部倒没有被他的话气着或是噎住,语气相当冷静,“忍足侑士,我发现你这个人是一点儿亏不能吃,一点儿便宜也不让人占。”说着,他带着忍足走进了一个摄影棚的角落,为他指了指最前方在镜头前自如摆着各类pose的模特,“看到了吗?这种就是摄影师最喜欢的模特,不用费心劳力,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要求。当然,”他瞥了一眼忍足侑士,“你不需要这么做。”

既然与他无关,忍足点点头表示了解之后就没再往那边看,反而慢吞吞的打量了整个摄影棚里的人。良久,在迹部认真盯着前面模特看的时候,伸手戳了戳他。

迹部正在评估这个新进摄影师的水平及能力,被这么一打扰语气就有些不耐烦,“怎么?”然后他就听见忍足礼貌的问候,“你好,泷荻之介先生,好久不见。”荻之介?他迟来的反应了过来现状,转身一看。果然是泷。

看着自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偷溜进来的老板,泷僵着脸问完好,深呼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情绪保持在稳定状态,才开口,“我有工作上的事需要汇报,能不能占用您的时间?”

迹部注意到了他不妙的情绪,于是迅速在泷爆发之前开口,“回办公室聊。”

———————TBC———————

见色起意引发的后续

元宵节快乐~

评论 ( 10 )
热度 ( 10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