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叫我关关。忍迹脑洞堆放处!一个傻白甜!

© 景还是希
Powered by LOFTER

Soulmate

注:一发完;灵魂伴侣梗; 极度ooc;

What is soulmate?

01

“灵魂印记之所以被称为‘神的恩赐’是因为它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是,确有记录证明有人没有,而且概率还不低。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们就不会幸福,只不过他们会更为辛苦。”

“灵魂印记基本都在20——22周岁之间出现,最晚23周岁。所以最早结婚年龄是23周岁。这是为了防止出现你以为你没有灵魂伴侣,结果婚后出现了,那个人却不是你的法定伴侣。那个同学问的好,也曾经有过灵魂伴侣没有在一起的情况,可是这种情况比较少,最后结局也多以悲剧收场。话说回来,18周岁身上就会出现灵魂印记的情况比较少见,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恭喜你,虽然你可能不知道,但他已经在你身边陪伴你很久了……”

台上的老师还在滔滔不绝,迹部若有所思的摸了摸右手的护腕,已经在我身边陪伴我很久了?十八岁成年那天,迹部景吾发现手腕上出现了一个花体英文字母O。他懵了一天,最后才确定那就是传说中的灵魂印记。他不知道这个灵魂印记要花多久才能完全出现,也不知道它隔多久出现一个字母,他暂时也没兴趣去找那个人。可老师这么一说,难道那个人就在他身边?名字以“oshi”开头的人……说多也不少,而他认识的正好有这么一个人。那个人,最近同样也很奇怪。

“侑士,你不热吗?”刚刚训练完,岳人一张脸红通通的,汗水浸湿了额前的发丝,此刻正不拘小节的撩起衣服下摆扇风。

闻言,正在擦汗的迹部怀疑的看了眼忍足,忍足外套的拉链仍然一丝不苟的拉到了最上方,就连他们这些旁观者都替他热。再加上他之前那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疑惑,难得插嘴,“这里又没有女生,捂这么严实干什么?”

忍足相当自然的笑了笑,“我害羞。”

“…………”

肯定不是他。迹部景吾沉着脸想,当我的灵魂伴侣又不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怎么可能这样藏着掖着?忍足侑士更不会这样做。

其实他也不是多在意灵魂伴侣,说实话他反而希望他没有灵魂印记,因为灵魂印记就在一起,这也太搞笑了。他不需要别人帮他挑的灵魂伴侣,喜欢谁他要自己去追。管他是谁呢?老师不是说了吗,不是所有灵魂伴侣都会在一起。他不胜其烦的低头扯了扯护腕,确保能够把手腕上的花体英文挡住。

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这样瞒着不是长久之计,或许要不了多久,迹部景吾就会知道他的灵魂伴侣是谁。忍足面无表情的撑着下巴看球场上迹部打球。

场上的迹部,表情总是带着满满的骄傲,睥睨着对手。他站的地方就是他的主场,一收一放,所有人就都不由自主的被他吸引。像是午时的太阳,扎眼又扎手,不管你喜不喜欢,就那么理所当然的挥洒着他的热情,自顾自的闯进你心里,留下一地的乱七八糟。你想把他撵走,又眷恋于他的温度。

这样的一个人,竟然是他的灵魂伴侣。忍足侑士摸了摸锁骨处的字母。

迹部景吾是他很好的朋友。大家都这么认为,他自己也这么认为。因为阿斯伯格的缘故,他一直不太能恰当自如的跟同龄人交朋友。一直以来,他关系最亲密的,除了姐姐,就是谦也。姐姐惠里奈说过,和别人相处的时候要多学学他们俩和别人的相处模式,他确实也这么做了。但迹部景吾不需要他这么做。他们相处,无论是他不懂得找话题,抑或是思维太放飞话题跳跃太快,迹部景吾都能跟上,毫不在意,还夸他是天才。

之前你问他,他也会从心底里回答,他喜欢迹部景吾。迹部景吾,不可能不喜欢的。所以哪怕只是当朋友喜欢,是迹部景吾的话,他也愿意慢慢培养感情。但是……

惠里奈说过,爱情跟别的感情是不一样。在爱情里,人们的情绪会更为敏感,要求会更为苛刻。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确定跟迹部景吾的相处能否跟以前一样。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时候他确实能够发现惠里奈被他的回应弄得情绪低落。他怕自己不能给迹部景吾合适的回应,到时候不仅关系不能更进一步,甚至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

接下来该怎么办?

迹部景吾刚刚收回网球拍转身准备说些什么,就看到忍足侑士沉默走远的背影。…………?他什么情况?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啊。”离开网球,芥川迅速打了个哈欠,然后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他不是一直这样吗?”

迹部皱着眉摇头。打消那个怀疑之后,他现在担心的是忍足侑士出了什么事才这么反常。这个预感让他感觉非常不好。也许,他有必要多关注一下忍足?

02

岳人困惑的看着面无表情抬头看他的忍足,有点儿说不上的奇怪。“你今天心情不好?怎么一个人躲在这里看书?”

忍足合上书,“找我什么事?”

岳人观察了他半天,虽然感觉他此刻不太对,但没察觉哪里不对,于是把这些简单粗暴的归结于错觉,坐到了忍足旁边,“侑士,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顿了顿,他一脸期待希望看到忍足好奇的表情,结果什么都没有,撇撇嘴只好继续说,“你知不知道凤和阿亮他俩是灵魂伴侣。”他就说嘛,怎么可能不震惊。岳人得意的看着表情终于有点儿变化的忍足,补充,“刚刚发现的。唉,说起来,原来两个男的也可以是灵魂伴侣啊。”

嗯?忍足才发现他从来没注意过这个问题,想了想,他开口,“你觉得不正常?但我记得老师说过,异性也好,同性也罢,都是正常的。”

“欸?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觉得他俩不正常,”岳人慌忙摆手,“老师说得我上课当然也听过,我只是……怎么说呢?他俩平常也没有过什么奇怪的行为,我还以为……”他为难的蹙眉,“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我的灵魂伴侣呢?真希望她不要让我等太晚。”

“你很期待灵魂伴侣的出现?”忍足试探的问,“如果她不符合你的想象呢?”

不符合我的想象?岳人望天思考了一下,纠结道,“最好不是男的……我应该不喜欢男的,不过我的灵魂伴侣要真是男的也没办法,诶呀,”他拍了怕忍足的肩,“灵魂伴侣嘛,肯定是我会喜欢的人。”

肯定会喜欢的?“可老师不是说,灵魂伴侣也不一定在一起?”这样的话,灵魂伴侣到底意味着什么。一定会喜欢?

“咦。”岳人惊奇道,“你怎么跟迹部关注的点一样。他也说,他目前很忙,对灵魂伴侣的出现不期待,就算知道是谁,暂时也不会费心去找。”

“……”原来迹部是这么想的。那就是说,就算知道灵魂伴侣是自己,也不会很在意了?

所以他更不明白迹部景吾此刻是因为什么在发火。

迹部一言不发的把忍足按到墙上,扯开了忍足近些天来一直拉的无比严实的外套。Atobe,淡金色花体英文。都这样了,还什么都不说。看着忍足满脸无辜的茫然,迹部景吾心中的怒火更盛。他冷笑一声,“你不会想告诉我,我手腕上的Oshitari和你锁骨上的Atobe没有任何关系吧?”

他在意的是这个?忍足自认为恍然大悟,想了想,谨慎的措辞道,“按理来说有关系。”

按理?呵,很好。迹部景吾怒极反笑,“也就是可以没有关系的意思了?”

忍足侑士只是感知情绪障碍,不代表他智商有问题。迹部这句话说出来,他基本上也明白了迹部生气的点。“不是你说,知道灵魂伴侣是谁也不会去找的吗?”

“……”这句话他还真的说过。所以忍足是因为这句话才一直避而不谈?迹部顿了顿,气势顿时弱了下去,“你是不是傻?这句话是指如果这个人是哪个离我很远的人,我没时间也没心力去找这个人。灵魂印记这种东西,简直就是恶俗的包办婚姻。”兀自别扭了一会儿,迹部重新戴上了护腕,刚想说什么,就被忍足自以为体贴的抢先了。

“没事,我们只要不说出去,没有人会知道的。反正这也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你原先想怎样就继续怎样好了。”

迹部景吾:“……?”

“就当完全没有这个东西。”忍足笑着说。

…………

经过长长、长长的沉默后,迹部景吾咬牙切齿的笑着说,“好。”他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本大爷?还是不屑跟本大爷在一起?真当本大爷很在意这个灵魂印记么?



03

接下来的一个月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本来。

给加班才回家的惠里奈把饭菜加热后端到桌子上,忍足刚准备回房间,就被惠里奈叫住了。“等等等等。”

忍足驻足,莫名的看着惠里奈微妙的神色,低头打量了一下自身,衣着整齐,从惠里奈进家到他给惠里奈端出来饭,也没有异常的对话。

惠里奈歪着头咬指甲,一连串问题让人应接不暇,“你有灵魂印记了?什么时候有的?那个人是谁?你告诉人家了吗?怎么不告诉我们?”

答应过迹部不说出去,那就不会说出去。忍足摇头,“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你都看错了。”

忍足惠里奈顿时把眼睛眯了起来。刚刚侑士弯腰往桌子上放饭菜的时候,她明明看到他的锁骨上有字的。忍足侑士为什么要骗她?想了想,她换了一种语气,“你的灵魂伴侣并不打算接受这段关系?”

她的语气非常笃定,也正好说到了事实。本来景吾经常晚上打电话过来聊天。虽然在他看来反正每天都会见也没什么很重要的事,其实没必要打那么久电话。可是迹部这么打着打着,他慢慢被迹部养成了习惯。没有每天接不到电话睡不着这么夸张,但三天接不到电话,他就会很不舒服。习惯很好培养,但是他非常不擅长改正自己的既定的行为模式。忍足一时没控制住,回头看了惠里奈一眼。

被他这么一看,惠里奈顿时会意,自己说对了。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生气。自家弟弟的问题她知道,可是身为灵魂伴侣,对另一半宽容一些包容一些不是应该的吗?还是说,“她是因为你的……”病吗?

忍足侑士摇摇头,“姐,他还不知道。我们不在一个班,也没有什么事情找对方,他最近也很忙,交流自然会变少,可能是因为这个我才感觉他在疏远我。”

其实迹部的态度不明显,正好卡在不会让大家感觉到不对劲、但却稍稍疏离的态度。本来他对这么微妙的情绪一向没有这么敏感,问题是他的一些行为被迹部养成了惯性,一旦被纠正,就有种不知道哪来的焦躁。

就像平常碰到一些和其他学校交流的重要场合,需要会长和副会长一起出现,而这种时候,迹部景吾通常会说“反正我们冰帝没有副会长就让侑士陪我一起去”。而现在,迹部景吾会在大家这么随口一说后笑着反问,“你们对冰帝只需要有会长这件事有什么意见么?”不过他又不太确定是不是自己太敏感,毕竟按迹部景吾平常的风格,会把这种事做的更明显,更直接。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这种事情怎么让他那么做。迹部黑着脸想,因为对方不想说出去两个人是灵魂伴侣这件事就不想搭理对方,显得自己很幼稚很在意一样。更何况别人问起他怎么说,我就是看他不顺眼?谁会信?

“这样吧,”惠里奈也不想为难自己弟弟,于是提了一个非常折中非常普通的建议,“她忙你就主动联系她啊。普通的聊个天,关心一下她。这不过分吧?”

主动打电话?忍足第一反应是想拒绝,想了想又把话咽了下去。他还是非常珍惜跟迹部之间的感情的。他也知道,正常人之间都需要经常联系维系关系的。于是他思考了半天可以聊的话题,迹部喜欢的歌剧,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怎么改进网球招数,慈郎最近睡觉次数越来越少了……然后才踌躇着拨了电话。

“什么事?”

“……”忍足一时语塞,“你在干什么?”

迹部挑了挑眉,“刚刚洗完澡准备睡觉。”

“那你睡吧,晚安。”忍足信以为真。

“……”迹部无奈抚额,还是那么不识逗,“开玩笑的。你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没,就是闲聊一下。”忍足冲好奇靠过来偷听的忍足惠里奈摇了摇手指,关上了阳台的门。

这一本正经的让他怎么接?迹部叹了口气,可真尴尬。“你今天怎么这么闲?前段时间说的那本研究什么什么综合症的书看完了?”

忍足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纠正了迹部的说法,“不是书,是一篇论文,研究的是阿斯伯格综合征。我上次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它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具有与孤独症同样的社会交往障碍,局限的兴趣和重复、刻板的活动方式。在分类上与孤独症同属于孤独症谱系障碍或广泛性发育障碍,但又不同于孤独症,与孤独症的区别在于此病没有明显的语言和智能障碍。”

好像吧,迹部不是很感兴趣的应了一声,“你看完有什么感想吗?”

接收到迹部不以为意的情绪,忍足不知是高兴还是无奈,“我给你讲的只是一个比较通俗大众的定义,事实上更复杂一些。你要真的感兴趣,抽空我可以详细给你介绍一下。哦,对了,岳人说校外新开了家奶茶店,可以去那里。”

请我喝奶茶?迹部微微挑了挑眉,随后笑着应了,“好,有空就去。”难得忍足侑士主动打过来一次电话。不过,忍足侑士这是只想做朋友的意思吗?这种微妙被人嫌弃的感觉……让人很不爽啊。


04

在座位上坐好一抬头就看到端着奶茶走过来的迹部的笑容,惠里奈忍不住感慨,真的太帅了。现在的孩子们怎么这么天生丽质。这要是她的同学,她早就下手追了。“在笑什么?”

迹部把奶茶放到桌子上,坐到对面,“刚刚想到明明侑士约我来这里喝奶茶,没想到被您抢先了。”

惠里奈意外的挑了挑眉,那天晚上跟侑士打电话的竟然……不,果然是他。

“那么您找我有什么事?”很早的时候他就见过侑士的姐姐。很关心侑士,初中很多次开家长会都是她代侑士的父母来的。迹部想不到有什么事情忍足侑士不能跟他谈需要让他姐姐来,不对,他姐姐似乎还是瞒着侑士来的。

惠里奈其实也没有别的意思,毕竟侑士已经18了,再怎么说都是一个有担当可以处理自己事情的大人了。但今天她有些事正好经过这里,看到了迹部,她认识这个男孩子,侑士的好朋友。“我刚刚叫你只是恰好看见你,想请你吃顿饭,顺便想着了解一下侑士在学校的生活。不要告诉侑士,免得他觉得我多管闲事。”

“然后?”

惠里奈喝了口奶茶,斟酌着字句,“结果发现了一件让我很意外的事情。”

迹部挑眉不语。

现在的孩子不仅长得好看,还很早熟。惠里奈在心里默默吐槽,随后无奈一笑,干脆摊牌,“灵魂印记。”看着迹部脸上真真切切意外的表情,她生怕迹部误会侑士,迅速补充,“我自己发现的。那晚侑士在阳台给你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偷听到了。”

“原来是这样,您猜的没错。”迹部笑着点点头,他早知道这种事情瞒也瞒不住,于是态度显得非常的从容不迫。“不过您怎么知道侑士在跟……”

奶茶有些腻,惠里奈喝了两口就没再继续,“叫我惠里奈或姐就行,一直您您的叫,叫的我都老了。他一直以来聊天的对象就只有你们网球部的几个,其中你最多。至于那晚我为什么知道……”她眨了眨眼,“你之前是不是生他的气了?”

迹部飞快的眨了眨眼,试图解释,又不知道从何开始。“我……”

“得了得了,我不关心这个。”惠里奈在外人面前还是非常能绷得住的,云淡风轻一挥手,“我只是觉得,你需要仔细跟侑士谈一下。有些事情,”想到侑士至今没有告诉迹部他的病,惠里奈心里的担忧就满的都要溢出来了,“拖着是没用的。当然我不是要求你们必须在一起,有很多灵魂伴侣都选择成为兄弟或是至交好友,这方面你不要有负担。”

送走惠里奈之后,迹部坐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他姐姐的态度很奇怪啊。说是不在意,但看起来非常担心。顺路过来,结果没有找自己的弟弟,反而找到弟弟的朋友。就这一点就非常的刻意。那么,问题来了,忍足侑士到底瞒了自己什么?

当时他问起,忍足侑士回答说是因为自己说过不会去找灵魂伴侣,所以他才选择沉默。那么,他难道不知道就算他不说自己最终也会知道那个人是谁?真像他说的那样,何不一开始就表明态度。

自己是因为不想对方只是因为灵魂印记才会跟他在一起,但忍足侑士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



05

“为什么突然又说起这件事?”忍足有些奇怪迹部旧事重提,“我没怎么想啊。目前我们就挺好的。”

他看起来确实就是这么想的。迹部靠在一边的墙上,暗笑自己前段时间太狭隘了。这么反省过后,他的态度重又温和了下来,说起来,他对内对外的态度确实有够双标的。“ok,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告诉我。”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忍足内心一沉,“我没什么需要帮助的。”

已经打算走的迹部闻言又扭回了头,正经打量了他一会儿之后,低头瞟了眼表,走过去把这间自习室的门反锁住,“准备好逃这一节课吧,忍足侑士。”

“在我们被广播处分之前,陪我玩个游戏?绝对公平。”迹部表情非常疏淡的直直看着忍足。

迹部的情绪一向非常大起大落,又肆意又张扬,很好分辨,从来没有过这么安静这么……忍足搜刮了半天,还是词穷。

他没说话,迹部也不以为意。“交换秘密。我们各说出自己一个最隐秘的秘密怎么样?我先来。”

忍足眼睁睁看着迹部把袖子挽上去,露出了手腕上漂亮的花体英文,然后就用那样淡的几乎看不出情绪的表情看过来,“我喜欢你,在这个印记出现之前,就很喜欢你了。”

“……”

“好了,别发呆。轮到你了。啧,”看着忍足无措的表情,迹部又恢复了往日的状态,“没让你回应我。说你的秘密。”

其实说出来好像也不是很难,看着迹部镇定仿佛自己没说什么了不得的话的样子,忍足也就笑着推了推眼镜,“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的那个病吗?阿斯伯格综合征,我有这个病。”

迹部抚着泪痣若有所思的盯着忍足看。

他这么一沉默,忍足又开始忐忑,其实他本身并没有觉得这个病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曾经知道他有这么病的那些人眼神非常的让他感觉不舒服。无论怎样,他不希望迹部是其中之一。

迹部沉默的时间太长,直到忍足忍不住差些想说点儿什么,迹部突然咬牙切齿的开口,“这就是你的秘密?”

忍足点头。

迹部深吸了一口气,认真看着忍足,“游戏结束。我现在想问你,我们相处的时候你有伪装过吗?不用说话,点头或摇头就行。……好,没有。我们相处你觉得舒服吗?……可以,舒服。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我吗?”

忍足指出,“这个问题并没有意义,我们本来就是灵魂伴侣。”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迹部沉着脸,一点儿都不高兴。他之前一直抗拒这个说法的原因是,他希望对方是真真实实的喜欢他,而不是因为灵魂印记才接受他。

“可灵魂印记之所以这么神秘,不是因为它凭空产生、能指引我们找到喜欢的人,而是因为,灵魂印记很大程度上根据自身的想法才会出现。你的顾虑太多余了。”


06

直到很久很久——大概是两个人结婚之后那么久,迹部才想起问忍足,既然这样,那初见你怎么突如其来在球场上跟我搭话的?那个时候我的表现中二到让你都忍不住出口的地步了?

忍足笑着摇头,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站在那里,看起来真的特别……生动。


——what is soulmate?

——Well,it’s like a best friend but more...it’s the one person in the world that knows your better than anyone else.That someone who makes you a better person,you do that yourself,because they inspire you.

A soulmate is someone who you carry with you forever.It’s the one person who...who knew you and accepted you and...believed in you before anyone else did or when no one else would and no matter what happens,you’ll always love them,nothing can ever change that.

—————————END———————————

刚开始的脑洞来源就是这段英文。

然后写着写着,忘了本来想的结局了。

不严谨,可能存在诸多错误,请多包涵。

评论 ( 20 )
热度 ( 118 )